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063章 军主宴始

第1063章 军主宴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什么不可能是那个云婧是浊地馆馆主呢?”白络络不甘心的说道。

    “一来俩人夫妻,你说他们俩个会以谁为主,谁是浊地馆馆主?二来,我看那个云婧也不像是个爱操心管事的。”白西林自觉看人还是有准头的的说道。

    “难怪她不愿意搭理我,不肯说出自身的来历。”白络络郁闷的说道。

    “你说这些浊地馆馆主一个个都是不差钱的,干嘛非要跑到我们这里来购买各种修筑浊地馆的物资?新仙界不好吗?那里的有丰富的来自各界的物资还有一些仙界的特产。”白飒为自己报不平的说道。

    “你咋不说要是他们不来,说不定连今天的事儿都不会发生,说不定血魔军团也不会来?”白西林一副你以后绝对是蠢死的表情望着白飒。

    “咳咳,其实他们不来,我也知道血魔军团最近会出动攻击我们,只是不一定是咱们石堡。”

    “不,就是咱们石堡。就是这里。”白络络忽然激动的说道。

    “啊?你是怎么知道的?”白飒不解的反问。

    “我……我是梦到的。”白络络紧急改口道。

    白飒:你当我是傻子呐?!

    “其实是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有关血魔军团会袭击这里的消息,要不然我们怎么不去别的石堡,偏偏要到这里来呢?难道是因为你的脸张的又圆又可爱,所以我们就为了专程过来看你就跑到这里来了?”白西林无语的给自己的妹子的打掩护。

    白飒摸摸自己的大脸,心说我的脸确实长的不错哒。你们看不见我的美好,那是你们自己眼睛瞎。

    “既然你们也得到了消息,那么老爷子看来也得到了消息,他也提醒过我最近血魔可以会派遣就军团袭击我们只是地点没有你们知道的明确。看他那样子,他也不敢肯定血魔就一定会袭击我们石堡。

    只是有了浊地馆馆主横插这么一杠子,咱们石堡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的高手,血魔还会来吗?”白飒问出自己的心中疑问。

    这事儿谁知道呢?

    白西林和白络络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飒将军,大将有紧急要事请您过去。”有镇守大将的亲卫兽兵站在门外禀报。

    三兽脸色齐齐一凝。顿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感。

    就在他们所在的石堡外的一处俩锋夹道的一侧山间巨石上。一个高大优美的身影正俯视注目着山下越来越多的商队。每只长队都至少派了二十多位合体,返虚的高手押运,商队中坐镇的甚至有大乘期的高手。

    不仅是地面,远处那巨型石堡的外围天空,也不时降落下一艘飞船,或者是飞舟,然后从中走出一行人或兽,脚步急迫的朝着那石堡内部走去。

    “城门口的内应魔还没有被发现吗?”高大优美的身影口中溢出动人悦耳的男声,他身边的一个随从军官的冷峻的绷着脸,在听到的他的询问之后才简单扼要的说道“没。”

    “孙捕风那老家伙越来越懒散了,这警惕心也降低的没谁了。”高大优美的身影直接幻化成一个血红眼睛,暗红色长发飘飞,容色俊美摄人,穿着一袭黑边妖艳的血红色的长袍的魔君。

    他的魔威刚一出现边浩浩汤汤的布满附近的数千里方圆。只是这魔威诡异的绕开了那前方的石堡范围和附近的几条忙碌的商路要道。

    在他身后的山峦,旷野之中,密密匝匝的血魔军团无声无息的耸立着。

    “这出石堡的镇守大将孙捕风一向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会不会他早就发现我等按插在城门入口的细作,并且布好了口袋,专门等候我等陷入他的圈套。”侍从男冷峻的脸上蹦出的声音更加冰冷淡漠。

    “我宴始以军主的身份算计他这么多年,哪里有那么容易被他窥破。刚才我问那一句,也是想着无论多么周密的计划,都有可能出现几个变数,发生点大小意外。”

    冷峻男不再吭声,这位以谋略晋身,刚一出头就被血魔一族大人物看重,短时间内军职接连飞跃,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他还是尽量少说话,多做事得了。省得万一不小心得罪了他,说不定他还要被调走,没了立功的机会。

    “对了,苏长淮那老头那里,你安排的如何了?”宴始军主再次出声询问。

    “已经给他其中一个儿子一个改造成血魔的名额。告诉他身负神裔之血的儿子,改造的成功率越高,成为血魔之后潜力更加非凡。”

    “那老小子指定会牺牲一个儿子来实验我们会不会在帮他改造成血魔的时候动手脚。万一躯壳改造的好,说不定他也就要没了父子轻易,直接夺舍自己的儿子的肉身了。”冷峻男一点感情色彩都不带的说着。

    “老狐狸一只,让他试探。”宴始玩笑爱着说道“他以为凭借着活的年头久,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儿子苏三到是有些看头。”冷峻男又说道。

    “恩,一旦苏长淮没用了,就把苏三提拔起来。”宴始很随意的说道,就好似要丢一块抹布。

    “杨军主那边来了信息,说是想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动手?”冷峻男收到有个侍从魔悄悄递送上来的字条,仍旧慢条斯理的说道。

    “他上次在靴子岛失败了,造成魇魔一脉耗费大量资源构建的跨界通道骤然崩塌,损失物料堪称惨重。这货尤无记性,又跑我这里来挣军功,好的呀,我让他争。”宴始冷酷的浅笑,一瞬间魅色照人。

    可惜他身边只有一个敢正面看他脸的侍从副官。

    这位侍从副官还是背后有硬扎的靠山,被派遣过来跟他学习的。就算他多看自己几眼,自己也不能动他一根毫毛。不过这位侍从副官似乎也是一个心智极为坚硬的,即使他无形中的散逸的魅惑无差别的攻击身边有一切有灵智的生灵,无时无刻不存在。那家伙也从来没有被他引入魅惑幻境,损失一点真魔魂的成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