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062章 浊地馆新馆主

第1062章 浊地馆新馆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进那约定好茶馆时,千山烬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毕竟他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走到今天,凭的可不是莽撞和心胸狭窄。

    拉开眼见的门,千山烬看见了白飒,白西林和白络络。“我曾经以为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出现。”千山烬感慨的叹息了一声。

    “不,你一定觉得这一天来到太早了,让你有点措手不及。”白络络前世着实跟在他身边一段不短的时间,焉能听不出来他的言外之意。

    千山烬:“……”

    “络络你不要说的这样直接,你让小烬下不来台了。”白飒看似呵斥的说道。

    千山烬:“……”难道我已经失去你这个好基友了吗?即使我离开白虎族,好歹我们也有一段美好的过去。

    “按照族长爷爷的意思,不能让你白白为我白虎族付出这么多年。这是爷爷让我带过来的送给你一点心意,请你收下。”白西林将一个储物戒子放在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子里推到了千山烬的面前。

    千山烬:“……”其实你们是想反过来说吧,白虎族白白培养我这么多年!其实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这最后第一点心意其实是打算告诫我以后不要再继续参合白虎族内部的事情,甚至是最要都不要再重返白虎族的族地。

    我都知道!

    但是千山烬还是默默的收下了盒子和戒子。这是他最后一点能够光明正大的从白虎族得到了援助了。

    “我在白虎族还有一些部下和产业。”千山烬看着白西林问。

    他知道那位白虎族长老爷子一向是心思缜密,考量周全的兽。

    “产业已经给你置换出来,都是外界不错的产业。人手也已经从白虎族出发,大约十天后他们就能抵达这里和你汇合。”

    千山烬牵动嘴角,时间还是安排的很恰当啊。当确定他的心思的时候,人家就雷厉风行,将与他有联系的关系一一斩断,干的漂亮!

    “无论以后我在哪里,只要是白虎族召唤我,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千山烬许下承诺。

    可是包括他自己在内,谁都没当真。

    “络络还是尽早回到族里吧,石堡这边随时都有可能遭遇血魔的攻击还是太危险了。你要是继续待在这里,我不放心。”

    “不,你可以放心了。我不会去找你的女人麻烦的。当不成夫妻,我们当一对各不相干的陌生人,挺好的。”白络络的口气像是真诚的祝祷。

    千山烬的无奈的苦笑“我没有担心你去找她的意思。我知道,你恨的是我,是我争取到了与你的婚约,也是我一手毁了它。”

    白络络或许莽撞,冲动,直白。但是她还不屑去欺负一个凡人女子。

    怎么说呢,无论他给自己找个什么真爱无悔的理由,也改变不了他一手把自己所订立的婚约搞到一团遭,到最后破产的事实。

    千山烬觉得自己还没那个脸整天把什么我能为了我的真爱付出一切,包括生命什么的贴在脸上。

    虽然他一样是为了他心中所依恋的女人付出了巨大而惨重的代价。

    不过也好,反正他迟早也是打算出来的。

    就当自己意外提前了。

    只要他自己还能接受这样的兑换,大概就可以了。

    是吧?是吧!

    白络络看着他无言的离去,心中也不是没有悸动的。

    “络络,你后悔吗?你以后再找一个雄兽,可能各个方面都不及他。”白西林的拍拍妹妹的肩膀说道。

    “那又如何,只要他心里有我,就算一千一万不如千山烬又能怎么样?总比一个跟我睡在一起,心里却还想着他的心心念念的真爱的雄兽强。

    咱们这一辈子说漫长也漫长,说短暂也短暂,我早一个心里我有的雄兽,生一窝活泼可爱的小崽子那不是比什么强。即使我不幸战死在战场,那我也不愧于生我养我的白虎族了。”

    白络络十分的感性的说道。

    “别说的像个诅咒一样。”白飒没好气的吐槽她。

    “行了,别说那个千山烬了,反正以后你离他远一点就得了。我们来说说刚才发现的那个神裔,那个云婧和秦无殇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白西林拿着他们最新收到的有关那只小队的资料。

    队长秦无殇,妻子云婧。

    队员,堂弟秦椎,儿子秦煊,秦旭,秦晙,秦晟,人族姐妹月荷,腊梅,以及兽族雄兽武鹏。

    这份简单扼要的名单里并没有他们的来历。这些人中月荷,腊梅的来历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武鹏的资料,好像是假的。秦无殇等的来历,干脆没有。什么都查不到。

    问题是他们是如何被放进石堡的?

    没有来历,他才不相信镇守大将不会将他们填写在黑名单上严格监控。

    白西林想了想,直接问白飒道“白飒堂哥,镇守大将最近有没有跟你说过石堡内来了什么特殊的人,或者是兽?”

    白飒第一反应是摇头,跟着他又点了一下头,然后他又摇摇头。

    “我说你到底是摇头还是点头?”

    白西林查点被他折腾迷糊喽。

    咳咳……

    “最近老爷子没有特别交代过石堡内来了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兽。但是黑市如今的情况你们知道了吧?老爷子跟我说过,这是有人拜托他放进来的浊地馆的馆主。应该是来自新仙界的大人物,听说是为了收集便宜一点的修筑浊地馆的建筑材料。”

    白西林的脸色瞬间变得漆黑一片。

    “可是我觉得应该不是这个秦无殇夫妻和他们的孩子吧?这一家子组团过来,怎么可能是什么浊地馆馆主?”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是浊地馆馆主?”白西林没好气的说道。“没有来历,还安稳被放入了石堡,你说他们不是,那谁是?血魔奸细吗?血魔奸细用得着启用神裔吗?

    就算他们愿意用,人家神裔能同意吗?相反这身份做浊地馆馆主到是再合适不过了。”

    白飒被堂弟白西林喷的直接蔫耷了脑袋。

    “哥,你觉得那秦无殇很可能就是浊地馆馆主?”白络络吃惊的问道。

    白西林无奈的道“傻丫头,人家都没怎么掩饰身份,要不然他们还能找人拜托镇守大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