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018章 主动自杀

第1018章 主动自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傲气男子此时已经收敛了自己脸上的傲气,认真虚心的请教道“以后还请师兄多多赐教。只是,师弟有一点不明,哪个秦无殇虽然是位真仙,手下有点人手,师兄您何必对他如此忌惮?就依着我们补天的威名,命令他出手又如何?难道他还敢抗命不成?”

    他在东大陆监管了补天的威风,一个真仙而已,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其他的真仙在他们补天修士的面前低头。修为高算什么?

    掌事看了他一眼,脸色严肃的说道“你太高看咱们宗门的。在东大陆排上前三也就只能在东大陆耍耍威风,离开了东大陆,又有几个人会给你面子?尤其是秦无殇这种几乎整个身家都带在身上。他没有背后宗门,也没有加入什么势力,说起来好像是处在劣势,其实他这样才是最让人忌惮的。

    我们在西大陆有人,但是处于对我们的忌惮,西大陆的兽王家族们只允许我们零散的过来一部分人。我们在这里可没有什么成简直的道军军团。

    所以我们看似强大,但是真打起来,人家稍微纠集点人,都比我们多。我们还不如人家秦无殇势力强大。

    至少正面对上,道军对道军,军团打军团,就算是苏长淮来了也够他喝一壶的。只要能够牵制住他,说不定那件宗门至宝我们就可以挪走了。”

    当然这是在秦无殇不记损失,全力以赴的为他们服务的状态下。可是就从他这俩次接触上来看,人家就不是一个傻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宗门那边压力可是又来了。”傲气师弟一脸无奈的说道。

    “怎么办?就看宗门这次想不想真的把那件至宝给弄出来了。”掌事男子咬牙决绝的说道。

    “师兄您这是什么意思?”傲气师弟不解的问。

    “我爹的意思就是看宗门这次肯不肯出血了。想要请动秦无殇和请动别人都一样,都得有东西。这些年来,我们也在西大陆积累了一些人脉。请动几个真仙还是有办法的。就看这次宗门愿意不愿意付出能够令他们动心的东西了。”

    傲气师弟有些吃惊的看着对面父子俩,他来之前师父可是说了,西大陆是兽族的领地,这边的联络点多是进展缓慢,难以在西大陆拓展人脉,联络盟友。

    要不然,宋长老他们也不会邀请秦无殇夫妻俩过来了。

    “冯师叔,不是我爹不上报这边的真实情况,而是……我爹的前任就说过他成功联络到一些人只要宗门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他就可以带人去夺回咱们宗门的至宝。

    结果呢?

    宗门的长老院下令让他一定夺回宗门至宝,但是一毛不拔怎么夺回?最后那位赔进去自己的全部身家,只请来了小猫三俩只愿意帮助他出手夺宝,最后他憋屈的战死在这里。因为宗门的长老院下令说,如果他不能夺回至宝,那么就只能以死谢罪。因为他是罪人,说了自己能够夺回至宝,但是不全力以赴行动,没有夺回至宝,那么他不是罪人谁是罪人?”

    冯鑫听了这话瞪大眼睛,长大了嘴巴。宗门还能这样玩?这是直接玩死人的套路啊!

    “有那位前车之鉴在,您懂我爹的难处了吧?”

    “我都不知道宗门长老院竟然还这样?”冯鑫一副相信不了神情,有种信仰破碎的窘迫。

    “咱们宗门掌门也长老院的长老们最近几年也不知道怎么了,做事完全不靠谱,多数都是拿我们宗门弟子的性命当成争夺的玩具。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掌事男子叹息了一声,嘴角露出说不出的苦涩。

    “按道理说,我们的一切都是宗门给予的,就算是赴死也没有什么不情愿的。但是向我前任那边死的那样不值得还憋屈,让我等如何心甘情愿?”

    掌事男的质问竟然冯鑫一时间说不出什么可以辩解的话来,他扪心自问,要是他也遇上同样的事儿,还能跟那位师兄一样英勇的去赴死吗?

    掌事男好似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冯师弟,说句心里话,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有一天,咱们掌门或者是长老院以定罪为宗门罪人威胁我,我也会选择在没有定罪前战死或者是自杀的。”

    傲气冯鑫此时此刻竟然骇得心抖手抖了。

    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的,他可是师祖经常挂在嘴边的得意门徒,也是他们这一脉众多同辈师兄弟们的骄傲!

    他竟然说出他也会被逼自杀的话……

    “若是被定义为宗门罪人,那么始祖,始祖,师尊,其他的师伯,师叔,还有同辈的师兄弟,还有下辈的师侄,侄孙等等都要被牵累成为宗门罪人。

    血脉家人更是会被折磨致死!

    这样的惩罚谁能承受,还不如趁着没有定罪之前一死寻个结果。而且只要罪魁祸首死了,师门长辈还能趁机活动活动,不让自己最后落得一个宗门罪人的黑暗下场,至少师门,家族和亲人能够因而得以保全。”

    掌事男说的极为熟络,显然是早就想的清楚明白,所以给冯鑫解释的也非常的清楚。

    冯鑫感觉自己肝都疼了,难怪他打算插手宗门实务的时候他家师傅眼神那样的复杂。

    看看他师兄,这种生活简直是在生命玩耍啊!难怪他师兄这几年一张大脸看着越发的成熟苍老。亏他当初还在笑话师兄说他主持一方久了,威严日盛在了脸上。

    其实是他师兄在日日熬心血,所以才老的快啊!

    他都不知道当时听了他的话的师兄心里在想些什么……

    “师兄,那这一次我们……会不会重复您前任的故事?”他真是怕了,他冯鑫还没活够呢。

    掌事男呵呵轻笑了起来。

    “没事,这次我们有挡箭牌。”

    啊?他们啥时候有的挡箭牌?他冯鑫咋不知道呢?

    “秦无殇啊!人家仙尊大人嫌弃我们小气,就给那么点东西,不愿意全力配合我们行动。要不就要给报酬,要不就嘿嘿……”掌事男好心情的笑了。

    冯鑫不解,人家不帮咱干活,师兄咋还能笑得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