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极品妖孽归来 > 第76章 情关难过

第76章 情关难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日。

    江来刚刚从修炼中苏醒过来,就听到手机嗡嗡作响,似乎是收到了短信。

    他顺手拿起一看,眼神顿时凝固,嘴角泛起一丝森冷的笑容。

    “你终于肯现身了!”当初他给了海重安一个星期的期限,让他说出卿曼容的下落,现在距离期限还有一天,想不到对方这么积极。

    不过,他并没有放松警惕,像海重安那种老狐狸,谁知道对方会不会耍花样。

    在家休息了一整天,直到入夜,江来独自一人离开华庭御府,然后乘车往目的地赶去。

    经过四十多分钟的车程,郑松驾驶着奥迪轿车来到城郊的一片工厂废墟外,周围连个路灯都没有,黑漆漆的,隐约能看到不少工业废品的存在。

    下了车,江来观察着四周的环境,直接把郑松打发回去了。

    走进工厂废墟,到处都充斥着刺鼻的异味,不远处还有几个废弃的蓄水池,里面积着厚厚的污秽,蚊虫遍布。

    真是难为卿曼容了,居然能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也好,省得有旁人打扰!

    “不用躲着了,我知道你早就来了。”江来背负着双手,目不斜视,声音淡淡。

    伴随他的话音落下,在一座石墩后面,款步走来一个人,虽然隔得比较远,看不清相貌,但那袅娜的身段让他异常熟悉。随着对方的脚步慢慢走进,一身黑色皮衣皮裤的卿曼容终于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看着那张曾让自己痛彻心扉的脸庞,江来的眼中猛地迸发出一道冷厉的寒芒,杀气腾腾,“你总算舍得现身了!”

    “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不会反悔。我已经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放过海家。”

    “我要杀的只有你,你们海家是生是灭,与我无关。所以你尽管放心。”

    卿曼容点了点头,从身后掏出一柄匕首扔到江来面前,“我知道这一天你已经等很久了,既然如此,那就趁早做个了断吧。”

    江来慢慢捡起匕首,直视着对方那双毫无畏惧的眼眸,一字一顿道:“难道你没有别的话想说?”

    听到这话,卿曼容凄然一笑,“你觉得我应该说什么?道歉?还是恳求你的原谅?江来,我们都清楚,你我之间没有和解的可能,血债血偿,这个道理我懂,至于我欠你的情债……今生恐怕偿还不了了,只能来世再还了。”

    “好,希望你记住这句话,来世……我等着你!”说完,江来紧握着匕首,咬咬牙,一步步的走了过去,脚步缓慢而沉重,似乎每一步都重若千斤。

    短短十多米的距离,他却走得异常困难,痛苦,不舍,愤怒,各种情绪交织在他的心头,让他备受折磨。

    这些日子以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二人重逢时的景象,他也曾问过自己,如果卿曼容真的站在他面前,他是否用勇气下得了手?

    直到今日,他都没有得出答案。

    可他心里清楚,卿曼容不死,他就没办法给那些死去的兄弟一个交代,这辈子都良心难安。

    看着越来越近的江来,卿曼容慢慢抬起头,露出白皙的脖颈,眼睛缓缓闭上,似乎在等待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在漆黑的夜色下,没有人注意到,她藏在身后的两只手微微发颤,绝美的脸庞上泛着一丝苍白。

    终于,江来走到了她的近前,看着那张曾经让他魂牵梦萦的脸蛋,他死死攥着匕首,手心早已被汗水模糊。

    似乎听到他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卿曼容暗叹一声,缓缓说道:“动手吧!死在你的手上,我心甘情愿。”

    “为什么……为什么……”江来喃喃自语,声音渐渐变大,最后几乎成了怒吼,“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要逼我?你这个蠢女人,难道你就不知道找个地方躲起来,天涯海角,总有我找不到的地方,为什么?为什么?”

    面对无数个‘为什么’,卿曼容轻咬着薄唇,一言不发,或许……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江来冷笑着道:“你不知道我对你付出了多少感情?还是不知道我的性格?在一起几年,我一直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人,看来我错了,如果你心里真的有我,就不会让我承受这种痛苦。你应该知道,你来了,那我非杀你不可,否则我愧对那些誓死追随我的兄弟。”

    “卿曼容,你活着,我心里只有恨。你死了,我心里只剩下痛苦和折磨,今天……我总算是领教到你的残忍了。”

    话落,江来牙一咬,一脸决绝,猛地扬起手臂,将那柄锋利的匕首刺向卿曼容的身体。

    感受到那股凌厉的劲风袭来,卿曼容只觉整个人好像僵住了,呼吸也跟着停止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卿曼容的意识慢慢回归,她睁开双眼,看着身前的江来,只见对方面色惨白,握刀的手悬在半空中,刀尖距离她的身体仅有一公分。

    到最后,这一刀终究还是没有落下。

    “你……”卿曼容张了张嘴,但喉咙似乎被堵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你赢了!”

    江来惨然一声,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但这一刀……他真的没有勇气下手。当下,他手一甩,扔掉匕首,失魂落魄的退了两步。

    卿曼容看得心头不忍,“你没事吧?”

    江来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渐渐恢复冷漠,“滚吧!有多远滚多远,永远别再让我见到你,从今往后,你我恩—断—义—绝……”说完,他转过身,大步朝着工厂废墟外走去。

    站在荒凉的马路上,感受着周围微凉的夜风,江来激动的情绪慢慢平复。

    “唉!”

    良久,他内心的苦楚全都化为一声长叹,酝酿了那么久的仇恨,最后还是败在了一个‘情’字上。

    “不要!”

    就在这时,一阵尖叫声突然从废弃工厂中传来,江来猛地回过头,面色微变,拔腿就往回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