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寻人专家 > 第四十四章 这不是药罐子吗

第四十四章 这不是药罐子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装的,他陈力最喜欢装神弄鬼了。”唐志龙说。

    陈力头疼,我这个思想工作自然做不下去。从他家里出来,接到工作组那个房管局同志的电话,我跑过去和他汇合,和另外几人一道给村民丈量房屋面积。

    这工作已经搞了半月,因为城南村人多,加上又有阻力,到现在还没有弄完。没办法,只得先从村干部家量起。

    今天这户人家位于横贯村子的一条小河边上,三面环水,也没有地方私搭滥建。因此,在这次征地拆迁中,户主的姿态摆得很高积极配合工作组工作。

    唐志龙作为村长,自然要过来带队,接到电话手头的生意也不管了跑过来和我们汇合。

    到了地方,干完活儿,户主就招呼我们坐下喝茶,其间谈到我刚才到陈力家的事情。

    唐志龙之所以任这个村长主要原因是他姓唐,是本地人。若非陈力是倒插门,以老陈的威望,这个位置估计早被人抢了去。

    这十多年以来,二人顶过无数次牛,关系恶劣,唐日龙自然不会说陈力好话:“这人脑子里有病,自从认识他以来,大痛三六九,小痛天天有,药一把一把吃跟吃炒豆子一样,咱们也是见惯不惊了,反正也死不了,也就能吓吓顾书记你。还有,他今天说不好是装病。”

    我迟疑问:“装病?”

    唐志龙:“顾书记你今天去陈力那里,人家摆明了不想跟你废话,可又不方便赶你走。话说多了吧,又得罪人。刚才就装个病,把你晾到一边,这下碰一鼻子灰吧?”

    “不会吧,刚才陈力的样子看起来好象很严重的样子,痛得冷汗都流下来了。”我说。

    唐志龙哈哈大笑:“自从陈力嫁到我们村,大家相处了二十来年,他屁股一撅要拉什么屎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人一向神神鬼鬼的,酒量也差,一喝就脸红流汗,并张口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倒插门到唐家,用的是一个嫁字,大家都低声笑。

    别看这里已经属于省城市区范围,其实民风还是挺保守的。

    “原来是喝酒上脸啊!”我恍然大悟。

    唐志龙见大家留了意,满面精彩地说:“当年认识陈力的时候,这人是滴酒不沾的。后来,这一带不是搞修建,村里的车队跑土方,他还带人和隔壁村打过群架,活生生把生意抢了过来。当年,建筑公司项目经理处欠了我们村很多运费,怎么也要不回来。这个陈力不服气,就单枪匹马跑去找经理扯皮请人家吃饭谈款子的事情,那经理被缠得实在受不了。说我们不就是欠你们村五十万块钱吗,好说,给你就是,五杯酒,你喝完我就给。”

    “说完话,经理就拿了五个二两的杯子让陈力喝,姓陈的倒是霸道,说哪里有这么麻烦还一杯杯倒,直接吹瓶子好了,就将一瓶五粮液给吞下肚子。结果,吐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如果不是送医院早,估计唐芳菲就变寡妇了。”

    大家都是一笑,说这个陈力倒是条汉子。

    唐志龙却是不屑:“出风头,这个陈力就是个喜欢出风头的。”

    我却没有笑,心中暗道,如果当时换成我顾闯,那一瓶白酒就算是毒药也得喝下去吧!说雄心也说野心也好,其实我和年轻时的陈力很像,我们是一样的人,都想做事。

    这老头虽然讨厌,却值得人敬佩。

    喝完茶,继续工作。

    工作组的人商量,陈力他们四十来户的思想工作怕是暂时做不了,但工作不能这么拖延下去,其他人户按照程序进行。该量面积的量面积,该签拆迁协议的签拆迁协议。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转眼就到了周五,又到了双休日,一不留神,三天过去。

    洪燕的电话打过来问我和陈佳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这不是周末了,要不约一下?

    进展,根本就没进展啊!

    一是工作实在太忙,我可没有闲心去和她胡说八道;二是我也曾经在微信上给她留过言,问候过一声。可惜,一个信息放过去,那边老半天才发过来一个“恩”,或者索性就是一个微笑的表情,多的话一个字都嫌多。而且,每次回复间隔时间平均一个小时。

    这样来个几次,我也懒得理睬了。

    接到电话,我大概把事情说了一遍,道:“陈佳根本就没看上我,我有什么呀,没房没车,收入低,长得也不怎么样,这不是耽误人家吗?还有,我对她也没有心动的感觉,感觉这种东西很玄奥,没有就是没有,就算强扭在一起,大家都难受,何必呢?”

    “你少来这一套,还感觉呢?”洪燕咯咯笑道:“培养培养就有了,人家是独生女,从小被父母宠着惯着,性格如此,慢慢就会好的。算了,我送佛送到西,帮你约吧。”

    “别别。”

    等我回到出租屋,洪燕又打电话过来说,人我已经帮你约好了,你自己去联系吧!

    我很无奈,也知道微信留言估计陈佳也不会理睬,索性打了个电话过去:“喂,是陈佳吗,我是顾闯,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看场电影。”

    那边迟疑了半天,说:“我爸爸的病还没有好,我要给他做饭的……要不,你买好电影票,我们在电影院汇合吧?”

    “好的,就这么办。”我一边应着,一边伸出手拍了在旁边偷听的萧萧一巴掌:“你做什么呀,小孩子不要听。”

    萧萧对着电话大喊一声:“多喝热水。”然后咯咯地笑起来:“老顾你要去约会吗,恭喜脱单。”

    我没好气地说:“脱什么单,就是个政治任务,我对这个矫情的女同学可没有任何兴趣,尼玛就算将来成了,那不是请个祖宗回家贡着?实在是脱不开同事的情面,去应付一下,其实我内心中也是很痛苦的。”

    “哟哟哟,老顾你还痛苦起来了,美女在身边,也不知道有多欢喜。”萧萧只是不信。

    我:“人嘛在一起并不一定要长得漂亮,关键是大家相处要自在舒服。说起美女,我见得多了,咱们这屋里不就有一个。美女,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吗,今天是周五,明天不用上学的。”

    邢萧萧欢喜地连连点头:“愿意,愿意。姑妈,我要和老顾一起去看电影了,我要喝可乐,我要吃爆米花。”

    是啊,男女之间相处得随意舒服才是最要紧的。大家在外面忙了一天,累得半死,回到家中若不能彻底放松,家庭对你还有什么意义?

    “去吧,去吧!”邢云端着刚炒好的蒜苗回锅肉过来,看到我穿着鞋子,柳眉一竖。

    我惊得寒毛都起来了。

    邢云:“算了,不用换鞋了,臭的,等下怎么吃饭?”

    刚才还想到男女相处关键是要有一种放松舒适的状态,看到邢云我却只有紧张,吃饭的时候甚至忘记了用公筷。

    看得出来,邢云今天的心情不错,竟然没有对我厉声呵斥。

    吃完饭,我和萧萧打了车去世豪广场和陈佳汇合。

    她还是那副淡漠的样子,问她话半天,才恩上一声。问她要喝什么饮料,回答说“随便”“吃爆米花吗?”“随便。”

    今天的电影非常无趣,是一部国产青春片,说的是大学校园里的恋爱故事,三观好象也有点问题。现在的青春片有个误区,好象不弄个三角恋爱,不堕胎就不算是青春。合则爹妈给花了那么多钱送你进学校,你不学知识,只顾着和人困觉,你觉得这么干妥当吗?

    看到银幕上的帅哥靓女爱得死去活来,回忆起我的大学生活,好象没这么多剧烈的故事冲突。哎,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而我只有大学。

    选择座位的时候,按说我应该和刘佳挨一起坐的,可她也是恼人,竟将萧萧这个小电灯泡拉过来卡在我们中间。

    我忙了一天,尽和村民扯皮,早累得不成,电影院里的暖气开得很足,竟不小心睡着了。

    这一睡就睡到电影结束,被萧萧喊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口水,毫无形象可言。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没什么好说的,陈佳说要回家陪父母,侍侯在二老的病榻前。这可是政治正确,我自然不能留人,就朝她挥了挥手,带萧萧去了下一层的大食代消夜,不带走一丝云彩。

    “老顾,不是我说你,见没见你这么谈恋爱的,也不送送人家,太直了。”萧萧手里拿着羊肉串吃得满嘴是油:“看来,你和这个佳佳是真的完了,这是化悲愤为食量吗?”

    “美女,你吃得比我还凶啊!要不要打包带点回去?”

    “那感情好呀,不过带回家都冷了。”

    “简单,去超市买个微波炉带回去。”

    “老顾你一定是发财了,有钱,任性。”萧萧朝老板喊了一声:“老板儿,再来五十串,打包!”

    “撑死你!”

    我刚领了工资,手头宽裕。对了,忘记说一件事。就在今天,我刚得了一笔钱,是爹妈打过来的爱情基金,有三万之巨。

    事情是这样,自从那天家中老爷子发飚说我不谈恋爱就是犯罪之后,二老开始留意我的终身大事,每日和他们通话的时候,必提此事,都跟念紧箍咒似的。

    就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因为要通知村民到村两委签协议,我一口气打了几十个电话,直接把手机打得没电。二老拨不通电话,以为我还在福利院,就直接把电话打到办公室去,恰好被洪燕接到。

    洪大姐是何等八卦的人,竟然将我和刘佳的事情说了。

    父母大人惊喜莫名,直接打赏。

    我还说什么呢,接着呗。如果把钱退回去,说明情况,害他们空欢喜一场,老头子非杀了我不可。

    电话中,老爹满意地说,甚好,我的儿子总算开窍了。对了,我拿了块地。

    我问,拿什么快递?

    “不,是我准备在省城拿块地,就是给你买套房子。”

    “大姥,你发财了吗,还是在跟我说网络段子?”我大骇。

    旁边,母亲才笑着说:“别听你爸爸胡扯,事情是这样,我和你爸爸存了一辈子钱,手头还有一两百万。你不是有对象了吗,现在的姑娘一听说你没房子,谁还肯嫁给你。我们准备把这钱都给你在S区买房,首付应该够了。过一阵子我和你爸爸到你那里跑一趟,看看有楼盘。钱你不要省,花吧,争取把刘佳拿下。”

    我大喜,我工作单位在S区,迟早要买房,迟买不如早买。如果再拖下去,看房价的涨势,过得一两年,只怕再买不起了:“父母大人的恩情,小的如何能够报答。”

    旁边,父亲又是一声咆哮:“这钱可不能白给你,明年你给老子生个大胖孙子。”

    买了微波炉,回到家里,一阵鼓捣,香味四溢。

    萧萧:“好吃,姑妈,给你。”

    邢云的脸色却变了:“脏死了,我不吃。”

    撸串,油脂难免会滴在地板上。邢云一晚上都皱着眉头,将卷纸一张张扯下来不住地擦着茶几上的油迹。

    看得出来她很怕脏,可依旧咬牙坚持着。

    搞得我这串儿吃得也相当地不开心。

    第二日,福利院临时有事,我赶过去,恰好洪燕也在,问我电影看得怎么样。我还能说什么呢,只道相处的很愉快,双方展开了坦诚而热烈的谈话,初步达成共识。

    洪燕:“加油,继续约啊!”

    “好吧!”

    在她的监督下,我没办法,只得给刘佳打了个电话,问晚上有空没有。

    那边回答说,父亲还病着要照顾他,对不起。

    洪燕鼓励我,别泄气,一次不行,两次,三次,这也是对你的考验。

    我心中摇头,每次刘佳都说她父亲病了,这纯粹就是借口嘛!

    她家的老刘这不是药罐子吗,也就能骗骗三岁小儿。

    到此为止吧,我这个清爽少年可经不起折腾。

    我心里这么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