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寻人专家 > 第三十一章 传奇人物

第三十一章 传奇人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起来,陈力和民政局,或者说和老马哥颇有渊源。

    事情得从二十三年前,也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说起来。当时的老马还是小马,刚考了干,在县民政局上班。

    这一天民政局的收容中心收容了一个流浪汉,按照当时的政策,遇到这种流浪汉动要查明身份,遣送回原籍。

    可是,这个流浪汉也不知道是傻子还是得了病,问他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家里还有什么人,都一问三不知。

    利用公安系统去查,无论如何也查不出什么。

    找医生一看,说是脑子有病。

    就这样,那汉子就在收容所住下来。

    说这汉子脑子有病吧,可人家却挺精明的,也不像那些好吃懒做的乞丐,只知道向政府伸手。

    他白天跑到工地上搬砖打工,晚上才回收容所睡觉。混了一年,竟攒下了一笔钱。

    有了起步资金,流浪汉的心思活络了,想在街上摆个小吃摊好好过日子,可苦于没有身份,又找到了老马。

    老马以前收容流浪人员的时候,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这种汲汲进取不肯向命运低头的人还真没见到过,这简直就是乞丐界的一股清流,心中大为感动。就给他弄了个暂住证,开了个小吃摊子买早点。

    那流浪汉给自己取了个陈力的名字。

    还别说,陈力非常会做生意,一年工夫,早点摊子变成了服装店,然后又开了公司。

    到就是年代末,他也在本地买了房子。

    当年S区刚房改没几年,房价极其便宜,一套三居室不过五万块。

    在这个时候,陈力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在本地结婚落户,新娘就是他从前出租屋的房东的女儿,也就是老马中学的同班同学,初恋女神。

    老马当初很追了那女同学一段时间,让陈力租女神家的房子,未必没有讨好自己未来岳父岳母的意思,结果却成了引狼入室。

    最后,马院和陈力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

    不过,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如今大家都儿女绕膝,风流往事俱往矣!

    所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

    陈力结婚生子之后,服装店和贸易公司的生意却突然不成了,赔了许多钱。最困难的时候,外债几十万,房子都被银行收走了,一家三口挤在岳父母家蹭吃蹭喝蹭房子。

    一般人遇到这种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早就颓丧了。

    可陈力却不肯服输,又弄了个农用车开始跑运输。恰好,当年城市扩容,生意竟好得出奇。最多的时候,陈力手头有五台农用车。

    干了几年,不但欠债全部还清,还将老丈人家的房子都推倒了,建成了一栋四层高的楼房。

    现在的他因为年纪有些大了,已经不能做事。就将自家的楼房、门市租出去吃租金。

    据说,此人的总资产已经达千万。

    在省会的五城、区,千万资产或许不算什么。但一个流浪人员能够从一无所有到如今这般光景,也算是令人佩服的成功人士。

    陈力以前以前开农用车的时候能打能拼,大家都惧他服他,在村里,他就是个一言九鼎之人。

    据说,在城南村,村长和支书文书的话都没他陈某人的话好使。

    每次村两委有什么决议出来,他就要私下招集各家人重新商量定夺,气得村长直骂他刁民,偏又拿他无可奈何。

    他还真是不拿村官当干部啊!

    最近,城南村棚户区改造,陈力就动起了心思。

    他家本有宅基地,起了个四层楼房,有十几个房间,除了两口子自住,女儿一间之外,其他通通都租给了外来务工人员,每月有不菲的房租收入。

    这次改造,拆迁补偿条件优厚,陈力就准备给房子扩容。

    他家的房子本是个大写的字母L,现在准备再弄个L来把这个字母变成一个“口”字。如此一来,家中的房产面积凭空多了一倍。

    本来,城南村的私搭乱建之风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整顿,情况好多了。结果陈力这么一搞,有他带头,此风死灰复燃,再不受控制。

    拆迁工作组也知道,要想遏制这个股风气,只能去做陈力的思想工作。

    去了几次,不但毫无作用,反被人家纠集村民给当进村的鬼子一样赶了出来。

    拆迁工作组震怒,尤其是工作组组长桂花镇书记震怒,直接走法律途径把滋事的陈力给拘留了五天,又拿到法院的判决对他家的私建进行强拆。

    说起这个桂花镇书记,他的丈人是本地人。为了这是棚户区改造,区委特意将他调过来做书记,就是因为他熟悉地方民情。却不想,城南村的人在陈力的带领下根本不给这个女婿面子。

    去执行拆除违建的时候,陈力也是厉害,在家里堆了煤气罐,叫嚣谁敢碰他的房子一下,他就点了煤气自杀。

    就这样,陈力家的房子固然没办法再修,这边的拆迁工作也无法进行。

    听完马院长的话,我倒对陈力非常敬佩。

    这就是个传奇,是个斗士,无论命运对他是如何的残酷,他都能扼其咽喉,依靠着强大的意志和不屈的精神重新站起来。从一个流浪汉到城市中产,这不仅仅是奇迹,这是那一代人精神的缩影。

    试想,如果我是他,只怕早已经倒下来。

    佩服归佩服,可真要和这种人接触,未必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一想到要去城南村驻村,我心中就犯怵。

    我本以为这次被派去驻村是因为廖睿失踪案,给局里找了麻烦,惹火了局领导,这才被发配过去的。等到了桂花镇,见到组里的其他人之后,心中那点不满就消失了。

    这个工作组,除了书记挂名之外,还有房管局和土地局的两个同志。

    另外,派出所的小黄警官也被抽调在工作组里来了,配备了警车和两个辅警,以备不时之需。至于他的工作职责,不便多说。

    工作组最近的工作是配合相关清丈城南村的土地和房屋,登记造册,直接奋斗在第一线。

    至于我,因为还肩负着居里维稳的工作,就驻村和村民同吃同住,联络上下左右,一但有突发事件,立即报告上级。

    除了我们几个人外,镇委政府还抽调了工作人员充实其中。可说,整个桂花镇的在编公务员都在做这个事,棚户区改造成为镇工作的重点。

    毕竟,城南村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和市区连成一片,商业发达,在整个镇的村组中经济排名第一。等棚户区改造完毕,那个什么商业广场一建好,必然成为我区商业中的一处热点。

    为这事,整个镇的人都动了起来,就算局领导不点名,我和老马也跑不掉。

    和工作组的其他人整天在外面干直接工作,直接和老百姓扯皮不同,我仅仅是个联络员,责任也不大,自由时间也多,倒合了心意。

    说是驻村,其实就是进城,美滋滋!

    如此,心中的怨气也消了。

    不过,这事还有个麻烦。桂花镇福利院这边缺人手,或者说缺能够负责的人手。整个单位就我和老马两个公务员,遇到事也只有我们俩能够拍板。因此,在驻村期间,我每天还得来这里一趟把当日的工作做完才能去城南村,两头奔波,交通方面挺烦的。

    福利院有一台加长型五菱,但这是公车,不能私用,每天下班都要入库,我也不可能开着回家。

    想起这事我顿觉好生烦恼,就起了个心要买车。

    就打电话给汽车修理厂的老板,问他知不知道有哪个熟人手头有二手车要卖,帮留意一下。

    听到我的电话,旁边的会计洪燕调侃道:“哟,顾闯你中彩票了,要卖车了,可得请客啊!”

    我说:“请客随时都可以,找个时间串串香走起。至于中彩票,我这人就是个拿死工资的,就没想过发财。一辆车能值几个钱,别以为我和你们这些有钱人一样宝马奔驰走起,咱就买一台长安、五菱微面,还是二手的,估计三五千块钱就能搞定,也不影响生活。”

    洪燕又开了我几句玩笑,说我也算是有车一族了,最后才道:“其实你买车来也没什么用不说,还给自己添了许多麻烦,增加了许多不必要的开支。”

    “愿闻其详。”

    洪燕说,顾闯,一辆车是不值钱,一个月工资就能买。可买回来的费用就多了,停车,油钱、保险,一年怎么也得一万多块。关键是,你有车位吗?

    一听到车位两字,我就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是啊,没车位,你买什么车,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我今天晚上就要搬回出租屋去,那地方可没地方停车。直接停大街上吧,交警抄牌,罚款罚死你!而且,那地方周围一公里范围内根本就没停车位,每动一次车,走都要走死人。

    这简直就是给自己供了个活祖宗。

    洪燕看我一脸烦恼,建议道:“给你出个主意,马哥有个旧摩托正放在车库里吃灰,要不问他买,估计随便给几个钱就行。那车是六七年前他参加老年骑游队时候买的,挂了牌,交警也不逮。”

    “好主意,多谢洪姐,我这就去找老马哥谈生意咯。”

    “等等,我表妹的事情,你是不是抽个时间和她见上一面。”

    “大姐,我无车无房,你这不是把你表妹往我这个火坑里推吗?求放过。”我心中又是奇怪,上次一说起房子和车子的问题,洪燕立即打消了把表妹介绍给我的念头,这次怎么回心转意了?

    难道我是真的帅到惨绝人寰,以至让人忽略我物质条件的匮乏。

    我掏出手机自拍了一张照片,发现真相比较残酷:顾闯同志的颜值也就六十分,帅如吴彦祖也就是句玩笑话而已。

    听我说明来意,老马哥说:“那摩托车啊,要什么钱,快烂成废铁了,你要拿去骑就是,当是帮我保养。”他在办公室寻了半天,才从一个犄角旮旯找到一串钥匙,连带着一顶明黄色的头盔扔给我,说,车就停在养老院的车棚里,你自己去擦干净了,再去换个电瓶。

    摩托车果然在哪里,和头盔一样也是明黄色,只是有的地方已经掉漆生锈,上面积满了灰尘。

    见我端了一盆水拿了毛巾,王进勇殷勤地跑过来帮忙。

    不片刻,就将车收拾干净,换上新电瓶,一点火,着了。

    只是声音有点难听,屁股后面冒出滚滚青烟。

    原来,这车不但要加汽油,还得加机油,很麻烦。

    混合动力,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工作一天,我收拾好日常用具,放在摩托车的尾箱里,一拧油门,冲出了福利院。

    我的东西本就不多,铺盖什么的以前直接就用的是福利院的。现在局里清退员工宿舍,再不能住这里。遇到值夜班的时候,也只能在办公室睡。

    一想到要回去和母老虎邢云朝夕相处,我心中就打了个突。

    我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既然无法拒绝,那就享受吧!大不了回家之后直接躲自己房间,大家鸡犬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就是。

    还别说,这摩托车一清洗出来,还真漂亮。

    黄色的车身,黄色的头盔,发动机那动人心魄的怒吼,让我成为这公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我叫顾闯,我很帅,虽说比不上吴彦祖、吴亦凡,好歹也强过徐山争、黄勃。我叫顾闯,顾盼生辉的顾,闯劲十足的闯,我为自己代言。

    我看到有一个小姑娘骑着小黄车从我的身边轻盈掠过。

    再接着又看到一个正在夜跑的老头和我并肩而行:“小伙子,你这车有点年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