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寻人专家 > 第二十八章 这地方不能呆了

第二十八章 这地方不能呆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吃完饭,搞定了刘俊才这件破事,我心中松快,哼着歌回到了家。

    一进门,就看到邢潇潇满嘴泡沫地从卫生间出来,眼睛里全是好奇:“大哥哥你回来了,廖睿找到了吗,他挨爸爸妈妈打没有?”

    “萧萧你在刷牙啊,现在几点了。”我掏出手机一看,已经十点半,也到了萧萧睡觉的时间。

    我哈哈一笑:“找到了,小孩子不听话自然要挨打的,但这种拳头专政的教育方法是不对的。”

    萧萧深有同感:“对,家长打孩子就不对。”

    我故意一板脸:“萧萧,你是不是也欺负过廖睿,人家家长还要找你呢!”

    “啊!”萧萧脸色大变。

    “呵呵,开玩笑的,知道怕了吧?知道怕,以后做事可要好好想想。同学之间可要和睦相处,不许欺负人。”

    “大哥哥你好讨厌。”萧萧翻了个白眼,

    我说:“另外,手机的事情我和刘小南爸爸说好了,不让你姑妈买新的。蔡大嫂明天自己去修一修就可以用了,至于维修费,叫你姑妈先欠着,以后有钱再还。”

    “谢谢大哥哥,谢谢大哥哥。”萧萧欢喜地叫了一声,拉着我的手尖叫着蹦了几下。

    我经受不住,连声道:“别跳,别跳,牙膏都弄我脸上了。”

    大约是为了节约电费,客厅里也没开灯,萧萧和她姑妈所住的房间里有光线投射出来。

    这个时候,我看到门缝里有人影一闪,显然是邢云正在偷听。

    邢云的个人财务已到崩溃边沿,估计她也关心维修费究竟是多少。只是我和她之间已经闹得非常不愉快,却不好意思来问。

    萧萧:“大哥哥,修理费多少。”

    我故意逗她:“也不多啦,大概两千块吧!”

    门缝中,那条影子很明显地一颤。

    萧萧满面失望:“这么贵啊,买部新的才三千。”

    “还好吧,至少可以先欠着,等有钱再还。”

    “也只能这样了,真倒霉。”萧萧颓丧地说。

    “哈哈。”我放声大笑起来,摸了摸她的脑袋:“骗你的。这部手机我知道,当初还想过要买的。也就是换个屏幕和后盖板,加一起超不过五百。”

    萧萧嘴唇一嘟:“大哥哥你学坏了。”

    我偷偷看了门缝一眼,那条人影如释重负地一闪,不见了。

    又摸了萧萧小脑袋一下:“快去洗脸洗脚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这一摸,才发现不妥。

    触手处是柔顺的长发。

    萧萧已经十三岁了,站起来已经有我齐耳高,是个大人了。男女有别,不能再当她是个小孩子。

    尴尬地干咳一声,我就朝自己房间走去。

    萧萧突然将脑袋从卫生间探出来:“大哥哥明天早起吗,要不要一起吃早饭,姑妈已经买了菜回来,你想吃什么?”

    我说:“我要去上班的,肯定会早起。”

    “那就杂酱面好了,姑妈的酱炒得可好了。”

    今天一天经历了太多事,加上还有点感冒,喝了不少酒,我已经彻底累垮了,但感觉日子过得分外充实,头一沾枕头就睡死过去。

    第二日起床,精神分外清爽。

    刷牙,洗脸之后,邢云已经煮好了三碗面让萧萧过来叫我过去吃。

    我和邢云本就不和,自然不愿意在她这么吃受气饭。楼下大街上有的是早点铺子,十快钱撑死你。

    但既然邢云萧萧过来叫,大家同处一个屋檐下,场面上还是要敷衍的。

    我坐下去,二话不说,先掏出手机:“今天早餐多少钱,我转给你。”

    萧萧笑道:“大哥哥,要什么钱啊,请你的。姑妈说了,很感谢你昨天帮了我们。以前她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这才明白,毕竟我和邢云以前闹得已经红了脸。人家毕竟是个姑娘,也是要面子的,当面道歉和感谢的话自然不好意思说出口。

    这才消了气,微笑道:“邢云,你是真的这么说吗?”

    邢云恼了:“小孩子的话你也相信,好,你转钱吧,三十。”

    我吓了一跳:“这么贵?大姐,你这是五星级酒店吗,敲诈人也不是这么敲诈的?不吃了,三十块,我可以上街去吃一份牛肉汤锅了。”

    邢云突然爆发:“不行,面都煮了,难到还能倒了,这损失算谁的,你不吃不行!”

    我怒火攻心,我气急败坏:“大姐,强买强卖吗,不能这么做人吧?”

    “谁叫你昨天晚上说要在家里吃早饭的。”

    “得得,我吃,我吃还不行吗?”我今天感觉很好,不想因为这事坏了心情。

    我深吸一口气,在心中告诉自己:空气多么新鲜,阳光多么灿烂,我是个心胸开阔的人。

    发了个红包过去,我沉着脸和着面。

    不得不说,邢云的杂酱炒得真不错,有茄子、剁碎的豆角和臊子,当真是异香扑鼻。嗅之,让人禁不住食指大动。

    如此看来,这三十块钱的早饭亏得也不是太凶。

    对了,里面还卧了个煎鸡蛋,再次减少了一笔损失。

    “啊,有鸡蛋。”萧萧正初在长身体的年纪,对于食物的需求旺盛,顿时欢呼一声,伸出筷子在碗里翻起来。

    但翻了半天,却一无所获。

    气得大叫:“姑妈偏心,怎么只给大哥哥煎鸡蛋。姑妈你这是在搞什么呀,有异性没人性啊!”

    邢云突然脸一红:“放错碗了。”

    还别说,这女子这一红脸挺好看的。看她眉宇,就是个青年版的萧萧,钟灵水秀,美人一个。就是太凶,惹不起惹不起。

    就把筷子伸过来,夹了鸡蛋让进萧萧的碗里,喝道:“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个姑娘啊,快吃,吃了去读书。”

    “谢谢姑妈,姑妈最好了。”萧萧欢天喜地。

    我目瞪口呆,这这这,人家碗里的东西也能被抢走,这太欺负人了:“不行,得扣钱,你还我十块。这位女士,诚信呢?”

    “不还,反正你已经转了款,懒得理你。”

    我不依:“我一个月才多少工资,这饭太贵,吃不起,关键是不能这么欺负人。”

    “还国家干部呢,和一个小孩子争食。”

    “你……”

    “快吃,吃完还收拾碗筷,迟到了算谁的。”

    这碗面自然是吃了一肚子气,我摔门而出。

    背后,萧萧:“姑妈,大哥哥生气了。大哥哥是个好人,你应该多煎一个鸡蛋给他的。”

    邢云的声音隐约传来:“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什么。”接着又是一声厉喝:“快去读书,要赶不上公交车了。”

    我今天和刘军约好去福利院办刘俊才的事,到三楼,却敲门,刘小南说她妈妈出门去买早点了,爸爸则在楼下等。

    到楼下,就在楼梯口看到蔡大嫂端着一大钵热气腾腾的牛肉汤锅回来。

    本地人有个生活习惯,像这种牛肉汤锅在别的地方都是做正餐的。可S区人早上却要吃肉,说是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干活。

    我朝蔡大嫂点了点头,开玩笑地说:“蔡大嫂吃这么好啊!你昨天说是请我吃晚饭的,来得正好,我还没吃呢,我跟你走。”

    蔡大嫂小心地看了我一眼,突然红了脸,柔声说:“不好吧,你知道我家刘军心眼小,他看到了说不好又要闹。”

    我呆若木鸡,大感不妙。

    继而悲愤地想:出租屋有个母老虎邢云,现在又有个蔡大嫂,这地方是不能呆了。

    这个时候,那头刘军已经发动了摩托车冲过来,警惕地看了老婆一眼,然后叫道:“顾闯,上车,走,我们去桂花镇。”

    蔡大嫂:“刘军,你不吃饭吗?”

    刘军:“不吃了,没胃口,昨天晚上喝了酒,现在脑壳还有点涨。”

    “叫你少喝点酒,你又不听。”

    天气已经冷下去了,刘军的125摩托车骑得极快,几乎把我都给吹透了。

    不半个小时就到了桂花镇,接下来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不外是两叔侄签了个协议。约定,先由刘军给他起个坟,把截下的坏腿先葬进去。刘俊才将来死了,丧葬费由侄儿领取。

    两叔侄积怨太深,要和解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至少协议已经达成,我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是把刘俊才送进手术室。

    在手术期间,我跑派出所和小黄合计了一下。

    小黄说没问题,廖睿父母的事情他来做,他们两口子是个好说话的人。

    等到再次回到卫生院,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大侠一脸疲倦地走了出来。

    我忙问:“大侠,手术怎么样?”

    大侠耷拉着脑袋:“对不起,我尽力了……”

    我汗出如浆,惊叫:“什么?”

    大侠朝我一鞠躬:“对不起,我尽力了,还是没有保住刘俊才那条坏腿。”

    我气得给了他一拳,又笑道:“去你的,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吓死我了!”

    “放心好了,手术很成功,病人再住上半个月院就能好完全。”说着话,大侠从身后护士手中接过一个黑色塑料袋递过来:“给你。”

    我接过了:“这是什么?”

    “刘俊才的坏腿。”

    “啊,我靠!”我惊得口袋几乎掉地上。

    大侠:“要不要我帮着做防腐处理?”

    “不用不用,等下就送刘俊才侄儿家去,先装棺材里。”我心中仿佛被塞了一把棉絮,有点难受。

    这个该死的活儿总算圆满解决了。

    还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