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寻人专家 > 第二十四章 难道我有特殊体质

第二十四章 难道我有特殊体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记耳光如此响亮,惊得众人顿时一惊。

    我还没有弄清楚刘军这是为什么要殴打妻子,他就张口骂蔡大嫂:“家里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废话,老子还没有开口,就就替我做主了,谁给你的胆子?”

    “别打人,你这是家暴。”我忙上去拦住他,喝道:“政府会管你的,妇联会管你的。”

    我不拦还好,这一拦,刘军和我之前的龃龉彻底爆发了。他暴躁地骂道:“我打自己的老婆关你什么事,心疼了?心疼还轮不到你。”

    这已经说得很不象话了,蔡大嫂脸一白,尖叫:“刘军,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

    刘军咆哮道:“我说了又怎么样,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自从你嫁给老子之后。你们娘家当初嫌我穷,可没少拿气给我受。MLGBD,你当时不也嫌弃我,吼过要离婚是不是?这人一但有了二心,就不能相信。是不是看这个小白脸长得好看,他说什么你都答应,玛德,这可是三千块的东西。对了,上午他还帮你搬东西来着,你们在屋里坐了半天,鬼知道你们搞了什么,当老子好欺负。”

    “刘军,你竟然说我,竟然说我,我和你拼了!”蔡大嫂呜一声,就低头朝丈夫撞去。

    好在几个太婆将她死死拉住,又分开两口子,连声喊:“各人少说一句,各人少说一句,夫妻没有隔夜仇。”

    话虽然这么讲,但八婆们却都同时有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我,里面全是精彩。

    我气得一口血几乎要吐出来,骂道:“真是个不讲道理的,有这么坏自己老婆名声的吗?”

    我叫顾闯,顾此失彼的顾,我一头闯到别人泼来的脏水里去了。

    可怜我今年才二十四岁,身为一个吊丝,有生之年还没谈过恋爱,没牵过女孩子的手,就这么背上了污名,以后还怎么谈恋爱?

    我气愤难平。

    蔡大嫂披散着头发还在哭,刘军还在旁边暴跳如雷,刘小南显然被父母这间的矛盾惊呆了。

    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是小孩子之间有了矛盾,引起经济纠纷,怎么演变成我和蔡大嫂有私情,然后他们夫妻打成一团?

    后来,我才知道,刘军之所以有这么大反应,那是和他早年的经历有关。

    刘军二十来岁的时候很穷,和蔡大嫂结婚后出门打工,一不小心得了肺结核,身体非常虚弱,在家休息了一年多。养好伤之后,也干不了重活儿。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日子自然过得艰难。

    蔡大嫂经常向娘家请求帮助,后来家里办加水站也是岳父岳母出的钱。

    当初向娘家要救济的时候,蔡家可没有少给刘军脸色看,小舅子甚至还挑唆过让蔡大嫂和他离婚。

    加水站开办之后,刘军的身体还虚,为了招揽生意,没办法,只能由蔡大嫂努力和过往司机拉关系。

    对于老婆和过路司机的说说笑笑,刘军异常不满,两口子闹过很多次矛盾。

    后来,刘军养好了身体,家里的生意一日好过一日,他们才没有再吵了。

    刘军表面上看起来很粗豪,其实是个很敏感的人,心中的那一口怨气就积压在那里,今日一不小心就爆发了。

    这事是小区一楼谭婆婆后来告诉我的,这些阿姨婆婆们太厉害了,蔡大嫂才搬过来没两天,她们就把人家的底细查了个底儿掉。

    正当我气得发抖,身后的萧萧朝刘小南吐了一口唾沫:“坏女人,不要脸。”

    刘小南已经被大人的纠纷惊呆了,闻言大怒:“你说谁不要脸?”

    萧萧先前被刘小南一口一个穷逼地骂,心中大恨,有心报复。立即骂道:“谁不要脸勾引我家大哥哥谁知道,不要脸,坏女人。”

    刘小南:“你再说一句。”

    “坏女人坏女人,勾引大哥哥。”

    小孩子童言无忌,邢云却知道厉害,厉声喝道:“萧萧,你住口!”

    “呜,我打死你!”刘小南突然大哭一声,扑上来,对着我的肩膀就是一拳,然后又是一口唾沫吐来。

    这种生瓜蛋子的力气不小,我被打得朝后退了一步。

    也因为这一步,堪堪避开那一口唾沫,不然这个脸就丢大了。

    心中顿时气愤、憋屈、难过,可刘小南是个孩子,你一个大人又能怎么样呢?

    看到儿子动了手,刘军大吼一声冲上来,一把扭住我的领子,举起沙锅大的拳头:“狗日的,你勾引我老婆,还打我儿子,老子要捶死你!”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我措手不及,也无力抗拒。

    今天也是邪门了,两个孩子的事情怎么不管怎么扯都能扯到我头上,麻烦一件比一件大,我又招谁惹谁了?

    难道我有撞邪的特殊体质?

    眼见着要吃个大亏,看到正在刘军身后一脸仇恨看着我的刘小南,我心中一个激灵,如同是一盏通电的灯泡,瞬间通透了。

    我不但没有还手,反张开双臂,笑吟吟地说:“我有一句话要问小南,刘大哥你等我问完,如果要打也不迟。”

    刘军:“你问我儿子做什么,废那么多话做什么,是男人咱们就动手打一架。”

    我道:“小南,你是不是打过廖睿?”

    不等刘小南说话,萧萧就喊:“打过,打过,他天天欺负人家,还让别人用零花钱请客。廖睿胆子小,也不敢告老师。”

    刘小南大怒:“打了又怎么样,你不也打过,上星期一,你还分了三块钱去买可乐,说什么上山打猎见着有份。”

    “欺负同学,不是好孩子,那是校园霸凌。”我一脸严肃。

    刘军不以为意,冷哼一声:“娃娃们闹着玩很正常,又没伤着人,什么霸凌不霸凌,你吓唬谁?”

    我正色道:“廖睿昨天放学后没有回家,到现在还没找着人,家长已经报警了。刘军,我怀疑廖睿是因为受到你儿子的欺负,得了抑郁症在,这才离家出走,你说,这个问题严重不严重?”

    是的,就在刚才,我心中猛地一动,突然有了个主意。

    廖睿是四中初一六班学生,说来也巧,刘小南、邢萧萧也在初一六班。

    那天我看到廖睿的照片之后,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只是不对在什么地方也没想通。就在刚才,我突然明白,廖睿那张脸的神色显得很木讷,和我们福利院收容的那些老实孩子或者患有自闭症的儿童有点像。

    未成年孩子还没有建立正确的三观,很多事情做起来也不知道后果。所以,必须承认的是,孩子的世界里有的地方还是挺残酷的。

    像廖睿这种孩子,平日里肯定要受到别的同学的欺负。

    刘小南一看就非常皮,想来以前肯定也没少欺负人家。眼见着我就要被刘军打,没办法先拿廖睿失踪一事先把刘军给震住再说。

    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

    没想到,廖睿以前果然受过刘小南这个讨厌鬼的欺负。但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萧萧也欺负过人家……现在的孩子,得好好教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