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寻人专家 > 第十八章 原来如此

第十八章 原来如此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屋子里一下子塞进来五个人,温度顿时高起来,这让蚊子更加猖狂。

    我本打算靠墙睡上一觉的,却不想脸上被叮了好几个包,当真是痒不可忍。这个时候,我的头又开始隐隐着痛,也不知道是宿醉还是感冒。

    小姑娘受了惊吓,一直缩在我身边,她也在和其他人一样不停拍着蚊子,拘留室里劈啪声不绝于耳。

    实在是睡不着,小姑娘偷偷又手指捅了捅我:“那个,大哥哥,先前对不起啊,我不该说那个小姐姐不漂亮的。”

    我记起了自己的责任,问;“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小姑娘:“我叫邢萧萧,今年十三岁了。”

    “你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吗,怎么不去读书,跑街上卖花?”

    “我怎么没去读书,我在四中初一六班读书的。”

    “你有书读,还上街卖花?”我瞪大了眼睛:“不会是骗人的吧?”

    “我勤工俭学不可以吗?”邢萧萧哼了一声,突然脸色大变:“糟糕,我明天还要上学呢,等下姑妈下夜班回家看不到人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糟糕了,糟糕了,我肯定会被打的。”

    “不要怕,给大哥哥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安慰着她,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我最擅长了。

    邢萧萧这才说,她和姑妈并不是本地人。

    事情是这样,去年她的父母因为车祸去世成了孤儿,就跟着姑妈一起生活。

    因为家里实在太穷,小丫头就和姑妈一起到省城S区。

    如今姑妈在一家大型商场打工,她也在住所附近的第四中学就读。

    姑妈的收入不高,扣除住房租金,一日三餐和邢萧萧的学费之后,日子过得不是很宽裕。

    邢萧萧这个小姑娘在学校里属于成绩不好,比较调皮的那种学生。又正值十二三岁最虚荣的年纪,因为穿着土气,身上又没有钱,很伤自尊。

    前一段时间同学间流行耐克的新款运动鞋,邢萧萧便每天乘姑妈夜班不在家的机会,偷偷跑去夜市卖花攒钱。

    原来她有家长,并不是流浪儿童,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邢萧萧,穿什么鞋子或者家庭经济条件并不能说明什么。任何一个人都想追求更好的生活,这也可以理解。不过,每个人到了一定的年龄都有他需要做的事情。工作赚钱是大人的事情,你们这些小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学习。只有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找到好的工作,才能赚钱。一个阶段做一个阶段的事情。你晚上出来卖花,耽误了学业,将来怎么办?”

    邢萧萧:“大哥哥,你说的道理我也明白啊!不过,我的成绩不好,再怎么努力也没用,反正都是班级最后一名。晚上家里有没有人,一个人呆着无聊,出门勤工俭学也好啊!”

    “最后一名,成绩很差,差成什么样子?”我问。

    小丫头听我问她成绩,神色忸怩,半天才说,基本都是一二十分的样子,最困难的是英语,索性就是个鸭蛋。

    我哭笑不得,这个邢萧萧看起来挺精灵一个孩子,怎么学习差成这样。正要问她为什么不找老师补习,可一想到她家里的情况,就闭口不语。

    是的,现在到处都是补习班,要想找好老师也容易,可补习费却异常高昂。即便是每周一次的二十多人的大班,一个科目每月也得三千块。如果是一对一教学,每个课时更是达到惊人的三百之巨,且上不封顶。

    以邢萧萧刚才所说的家庭条件,去补习显然是不现实的。

    还有,这孩子的学习基础实在太差,相当于从零开始,要想补起来已经没有可能。

    我想了想,安慰她道:“不管怎么说,不管我们的条件是好是歹,只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就好。”

    “是,大哥哥,你是个好人,我对不起你。”邢萧萧自进了拘留室之后都缩在我身边,一步也不敢挪动,很依赖我的样子。

    我知道她是在说先前骂姚老师的事,笑笑;“不要紧的,我同伴是个豁达的人,不会为这种小事生气的。”

    拘留室的大门打开了,那个年轻警察进来,一脸抱歉地说:“顾闯,你的身份核实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可以走了。”

    “你们打电话去问过了?”我苦笑道:“你们啊,完全不听解释就把我关这里来,这工作作风也未免太简单粗暴了。”

    年轻警察连声说:“是是是,是我们工作的失误,当时你不是醉了吗,又找不到你的证件和手机。再说,这吸毒人员都是满口谎话,根本就不值得相信。”

    见他态度诚恳,我又急着离开这满是蚊子的小黑屋,也顾不得生气:“那算了,我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

    “大哥哥,你要走,你不是杀了人吗,就这么被放了?”邢萧萧却面色大变,一把拉住我的手。

    我微微一笑:“大哥哥骗你的,我是个好人,怎么可能是凶犯?”

    “别走,别走。”邢萧萧使劲地抓着我的手腕,指甲都快嵌进肉里去,能够感觉到她的小手在微微颤抖。

    我心中一沉,是啊,如果我离开,这三个地痞流氓欺负她怎么办,那又是何等可怕的光景。正要对年轻警官说请他将邢萧萧换个地方关押,又想问问她究竟犯了什么事,那个警察又道:“邢萧萧,你也跟我走,你姑妈来接你了。”

    “啊,我姑妈……我不出去,我不要见她,我就住在这里……哇!”小姑娘突然大哭起来。

    小小年纪就因为违反治安法被关进拘留所,还让家长来领人,可以预料邢萧萧回家之后肯定会被姑妈一顿臭揍。

    打孩子是不好的。我安慰她道:“不要怕,不要怕,等下见了你姑妈,大哥哥会帮你说好话的。警察叔叔也会替你求情的,是不是啊警官?”

    年轻警察点了点头。

    邢萧萧眼睛一亮:“大哥哥这可是你说的,等下你可得替我求情啊!”

    等我们三人来到治安室,老罗和一个年轻女孩子坐在那里。

    那女孩子大约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身上穿着花格子外套,神色显得憔悴,面上皮肤也有些暗淡。若非如此,以她端正的五官和高挑的身材看来,也算是颜值不俗。

    看到那女孩子,邢萧萧身体剧烈颤抖,苍白着小脸,怯生生叫道:“姑妈。”

    如果没有猜错,姑妈在她心目中很有威信,也畏之极甚。

    老罗忙走上前来,握住我的手不住摇着:“顾闯,不好意思,你的身份我们已经核实了,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职责所在,还请谅解。”

    我面上已经被蚊子叮出了四个大包,心情非常不美丽,气道:“老罗,你们的工作作风也太霸道了,我解释半天你都不肯听。如果不是解除了误会,看样子你们是要把我关上一夜了?”

    看老罗尴局促的样子,又连连道歉,我心中的气顺了些,说:“你们打电话去单位问了?”

    老罗指着桌子上的一堆东西说:“顾闯同志,你的钱包和手机我们找到了,里面有你的身份证和工作证。刚才你去解手的时候掉在巷子里,被我们找到了。还有,恰好卫计局的米家成打电话进来,一问才知道摆了个乌龙。你先查查,东西又没有少?”

    东西也就那几样,一眼就能看清楚。至于钱包里的钱,现在都是电信支付,我钱包只有二十几块钱零钱,也懒得去看:“都全了。”

    老罗又对那个姑娘说:“邢云,我们之所以叫你过来,是因为邢萧萧的事情。她是你侄女吧,先前为了争地盘把另外一个卖花的小姑娘给打伤了,人家大人不依,报到派出所来,要赔汤药。”

    原来,这个邢萧萧的姑妈叫邢云,名字挺好听的。

    邢云向老罗连连鞠躬:“罗警官,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把孩子教育好,给你添麻烦了。”

    老罗:“邢云,这不是对不起我们的事情,处理治安案件是我们做警察的职责。就算你们的家庭条件再差,也不能让这么大点孩子就出来卖花,遇到坏人出了事怎么办?”

    邢云一张脸涨得通红,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没把孩子教育好,以后不让她出来卖花了。也不知道那个被打的孩子伤重不重,药费是多少,我赔我赔。”

    说到这里,她神色有点紧张。

    老罗:“就是把人打出鼻血来,也不重,考虑到你的情况也不太好,我做了伤者家属的思想工作,赔两百块药费就是。”

    邢云松了一口气:“谢谢罗警官,我这就赔。”说着话,就掏出皮包,从一堆零钱里凑了两百元钱递过去。

    接着签字办手续。

    老罗严肃地说:“你们这些做家长的,就是工作再忙也不能管孩子啊!才十几岁的娃娃晚上就不回家,还打架,这已经是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了。再听之任之,将来可是要走上犯罪道路的。”

    这是很严重的指责,邢云满面尴尬。

    我吃了这么大苦头,对老罗非常没有好感,立即严肃地道:“老罗,怎么能够这么说话,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你上纲上线做什么?”

    是的,孩子还小,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老罗一来就说人家是罪犯,象话吗?

    说完,我对邢云道:“邢云,我是区民政局未成年保护中心工作人员顾闯,这事归我管,别听老罗乱说。把萧萧带回家去,不要过多责备孩子。”

    邢云连连点头:“是是是,谢谢你。”

    然后抱住邢萧萧,柔声道:“萧萧是姑妈不对,姑妈天天加班不能陪你,你不是要买鞋吗,姑妈给你买,咱们回家去,你可要乖乖的!”

    说着话,眼圈就红了。

    邢萧萧两眼放光:“姑妈你真的要给我买鞋,可不许骗人。”

    邢云微笑点头:“姑妈还会骗人吗,走,回家去,明天天一亮姑妈就带你去买。”

    “太好了,谢谢姑妈,谢谢姑妈,呜哇!”邢萧萧尖叫一声,欢喜地蹦起来在邢云脸上亲了一口。

    萧萧蹦蹦跳跳地跟着姑妈走了,临行的时候还朝我挥了挥手:“大哥哥再见,你跟那位姐姐说一声,其实她还是很漂亮的。”

    邢云疲倦一笑,摇了摇头。

    看得出来,邢萧萧的姑妈邢云是个温柔的讲道理的女子。只不过,生活的重担几乎把她给压垮了,也没有那么多精力管教孩子。

    哎,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我不像你们这些富人,天生就有优渥的生活条件,为了生存已经拼尽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