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寻人专家 > 第十七章 一方天地

第十七章 一方天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咣”一声,铁门关上了。

    屋中一片黑暗,竟是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到蚊子嗡嗡飞舞的声音。大冷天的,它们竟然还活着。

    没错,我被关进了派出所的一间房子里,算是被拘留了。

    刚才做笔录倒是快,先后用不了两分钟。反正我身上的身份证、驾驶证、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估计是先前解手的时候弄丢的。派出所也没有人脸识系统,要查明我的身份只能等明天天亮再说。

    录完口供,老罗他们又取了我的尿样送去化验,还说,如果检查呈阳性还要进一步抽血核实。

    流年不利,无妄之灾,我还能说什么呢?

    既来之,则安之,只能在这里呆上一夜,等明天再说吧!

    “啪!”清脆的巴掌声,有人在拍蚊子。

    屋里还关有其他犯人。

    我心中一紧,作为一个守法公民,我一辈子没进过派出所。

    桂花镇派出所虽然就在福利院隔壁,我还一直没机会过去坐。

    被关在拘留室里的能是好人吗,要和他们相处一夜,心中未免有点犯怵。

    这个时候,我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定睛看去,却见这间拘留室不大,也就十来个平方。挑高大约三米,在最高处有一扇装了铁栅栏的小窗户。

    有幽幽夜光投射下了,照在蹲在地上的三人身上。

    这三人的形象就不用描述了,反正用一个词就能概括——歪瓜劣裂枣。

    “来了,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事?”一个人率先发问:“带烟没有,关了几天,憋死我了。”这人长得非常猥琐,瘦高个,一口烂牙。看得出来,他是这三人的头儿。

    另外一人道:“国哥,进来的人身上的东西都被清理干净了,怎么可能还带着打火机和烟。”

    那个叫国哥的拍了那人脑袋一记,骂道:“老子每年都要进来几回,不比你清楚,这不就是随便一问吗,要你多嘴?”

    那人畏惧地一缩脑袋。

    我听人说,犯人被拘留或者被关押的时候,都会被所谓的牢头打一顿,杀杀威风,以宣示自己的地位。

    心中不觉一紧,看得出来,这个国哥显然是不怀好意。

    再看了看三人,看看自己的身坯,我明显比他们高半个头,如果一对一较量,倒不会输,怕就怕他们一涌而上,好汉难抵群狼。况且,我喝多了酒,正骨酥手软,怕是要吃亏。

    要命的时候,这个时候,我的尿意又来了。一想,刚才起码喝了七瓶啤酒,竟是把循环系统给喝通了。

    又看了看,发现墙角有一口用来给嫌疑人解手用的痰盂,心中一松。也不理睬国哥,忙脱了裤子坐下去。

    那国哥被我的不理不睬激怒了,骂道:“谁叫你坐上去的,弄脏了老子还怎么拉屎,鬼知道你有没有病,滚起来,憋着。”

    我故意用冷冷地目光看着他,良久不语。

    国哥:“狗日的,你看什么?”

    我一拳打在水泥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回音袅袅。

    虽然疼得厉害,却装着若无其事的表情:“闹什么,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懒得跟你说我叫什么。大家认识了也没意义,反正我明天要转去看守所。”

    被拘留在派出所和被转去看守所性质不同,一般来说,如打架斗殴一类的治安案件都会在派出所关几天。而转去看守所,那就是犯罪,等待判决了。

    这话成功地勾起了他们的好奇心,一个人问:“兄弟,你犯了什么事?”

    “杀人!”我冷哼一声,依旧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国哥:“估计要被重刑,我也不想好了。”杀一个人是死,再杀一个也是死。

    国哥也明白这个道理,心中惧了,又坐了回去。口头却不肯服输:“别把痰盂淋湿了,别人还怎么坐?”

    见成功地震住屋中三人,我偷偷松了一口气。看来,我要再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呆上一夜了,罢,算是一次难得的人生经历。

    我也只能怎么安慰自己。

    这一泡尿的酣畅淋漓更胜先前,空气中充满了骚气还有啤酒的味道。

    国哥抽了抽鼻子:“我嗅到了女人的味道,还是年轻女娃子。”

    这人是神经病吗,如此荡漾的味道他竟然能嗅出脂粉气息?

    “咣”铁门又开了,年轻警察押进来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我心中大骇,这国哥是狗鼻子吗,这都闻得到,还有,这人霍然是先前那个卖花姑娘。

    这才是冤家路窄啊!

    小姑娘和先前的我一样,眼睛一时适应不了眼前的黑暗,等到年轻警察关门走人,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国哥突然怪叫一声:“小妹妹,那边风大,哥哥这里暖和,坐这里来。”

    小姑娘没想到屋中还有人,禁不住尖叫一声。

    又有一人笑道:“国哥,你是不是想让小妹妹坐你怀里啊!国哥,看来这小姑娘是不给你面子,要不我帮你把他请过来。”

    说罢,就站起身低笑着朝她走去。

    小姑娘的眼睛已经能够看东西了,她叫着朝旁边跳去:“别过来,别过来,干什么,我要叫了。”

    国哥:“你叫啊你叫啊,哥哥最喜欢听了。小妹妹,你解手不,这里有痰盂。”

    小姑娘继续跳,可屋子就这么大点,又能跳到哪里去。

    我一把抓住她,低喝:“别怕。”

    小姑娘认出我来:“你……你……”

    “是我,别怕。”我放开她,用身体拦住那个靠过来的人:“滚!”

    那人一窒,停下来,看着国哥。

    国哥站起来:“那姓顾的,咱们自寻开心,关你屁事?”

    我:“我就要护着,怎么,不服气。”

    我和他的目光在空中碰在一起,良久,国哥在我一步不让的目光中退缩了,嘀咕一声又坐了下去:“不跟你这亡命之徒废话,进看守所了不起啊,刑事犯了不起,杀人了不起啊?”

    “我就是这么了不起。”我扬了扬下巴。

    监狱里有一条鄙视链,重刑犯鄙视经济犯,经济犯鄙视小偷小摸,小偷小摸鄙视强奸犯流氓犯。至于吸毒鬼,那就是垃圾、狗屎,连人都算不上。

    杀人,那可是站在鄙视链顶端的。

    “哇,你杀了人,是行侠仗义,路见不平一声吼吗?”突然,身后的小姑娘一声惊呼:“好厉害!”

    声音中充满了赞叹。

    我:“……”杀人犯罪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吗,我得意了吗?

    这小丫头片子什么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