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寻人专家 > 第十二章 天生就是做群众工作的人

第十二章 天生就是做群众工作的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就杯子一丢,转身就朝福利院跑去。

    因为酒喝得实在有点过量,才跑了几步就喘得厉害,差点吐了。

    还好黄院长问侄儿借了部自行车赶上来,他老人家喝了快一斤酒,竟然没有丝毫的醉意。

    到了福利院,就看到卫生所的救护车正停在院子里,警报灯红红绿绿闪个不停,许多老人都挤在刘俊才房间外面的走廊里,伸长了脖子看热闹。

    见到我,都乱七八糟地说:“顾闯你总算回来了,刘俊才是不是要死了?”

    “我看要糟,说不定熬不过今天晚上。”

    “死了也好,你看他腿都烂成什么样了,遭罪啊!”

    “什么遭罪,你现在又可怜起他来,下午时你还骂人家身上臭。”

    我被他们吵得厉害,连声道:“老刘没事的,只要吃药打针就会好的。各位爷爷奶奶,我求求你们还是回屋去歇着吧,这黑灯瞎火的,真磕着绊着,摔在你们身,痛在我心呐!让让,让让好不好。”

    “我不打针,我不打针,滚,滚出去!”屋中弥漫着一股腐肉的气息,刘俊才举着拐杖不停挥舞。

    屋中还有一个拿血压仪的医生和举着吊瓶的小护士。

    那医生身手也是敏捷,显然以前没少和不讲道理的病人动手,他提着血压仪的铁盒不住招架,护着一道过来的小美女,招式舒展优美,宛若白鹤亮翅。

    后来事实证明我的猜测,这位大夫以前是区红会医院的外科主治大夫,医术甚是了得。前番为了保护同事,和医闹发生冲突被人投诉,最后发配到桂花镇卫生所上班。据说,当时医闹被他揍得喊爸爸,经此一役,就得了个大侠的外号。

    小护士什么时候见到过这种情景,抱着输液瓶,不停尖叫,身体瑟瑟发抖。

    不得不说,小护士挺清秀的。

    刘俊才连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也打,还有天理吗?

    我热血上涌,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拐杖,喝道:“刘俊才,你想干什么,还讲不讲道理。再这样,我送你去派出所了。不,直接赶回家去。你扰乱福利院秩序,咱们不要你。”

    其实,我哪里有这个权力,也就是吓吓他。

    在养老院里,老人最害怕的就是因为犯事而被送回家去。

    刘俊才这才住了手:“顾领导,你别撵我回去,我不打人好了。他们想砍我的腿,我肯定是不干的。”

    “这才对嘛,大家都冷静冷静。”我和颜悦色地道:“老刘,谁说要砍你的腿,你的腿不是烂了,又发高烧吗,大夫是我请过来的,就给你吊点盐水退烧。”

    我定睛看去,只见老刘一脸通红,额上全是汗水。可身上却穿得很厚,冷得不住发颤,看起来情况不太好。

    刘俊才:“我不吊盐水,鬼知道里面放没有放安眠药。等我睡着了,把我往手术室里一推,等醒过来,腿没了,又找谁说理去?”

    大侠气得笑起来:“安眠药,还蒙汗药呢?刘俊才,这种手术要做全麻的,还得有专门的麻醉师和专门的仪器,就连我也没有资格给你麻醉。”

    我道:“老刘,你应该相信我。这可是个大手术,没有你签字,没有人能截你的腿,听话,你现在正在发烧,先输液。你是不是感到很冷,头也痛。先躺下,输一瓶水就舒服了。”

    说着话,我手中微微用力,试图夺过他的拐杖。

    上午的医院的时候,刘俊才打伤医生我在旁边不住赔礼,他的出院手续也是我办的。经过这件事,刘俊才在心中也是相信我的。

    他手一松,将拐杖交给了我。

    我松了一口气,忙给大侠和护士递过去一个眼色,示意他们上来给老刘打针。

    “弄好没有,刘俊才,你要遵医嘱啊!顾闯,走,咱们接着喝酒。”一个声音传来,黄院长摇晃着身子进来。

    他刚才骑自行车剧烈运动之后,酒意终于涌上头来。

    一看到他,我心中叫了一声糟糕。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刘俊才就抓起床头柜上的一包米糕就砸到我头上,大声叫道:“果然是,顾闯,你果然是和医院的人串通在一起,想砍我的腿赚钱。黄院长我认识,你们还在一起喝酒,肯定是要害我,你们坏透了!”

    这黄院长来得真是时候。

    我心中大苦。

    那包米糕乃是糯米做成,又松又软,打到身上也不痛。但瞬间散成了粉末,撒得我满脸都是,还钻进眼睛里去。

    我又气有急,加上又喝了酒,再也忍不住了。

    没错,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公仆,受点委屈不要紧,可你这老头也太不讲理了,怎么连好歹都分不清楚了。

    下午才被老马哥训了一顿,我现在还心气不顺,顿时爆发。一把抱起刘俊才就扔在床上,喊道:“动手,给他打针。刘俊才,对,我们就是要给你下麻醉药给你截肢,你又能怎么样?不就是怕死无全尸吗,多大点事。你不是有个侄儿吗,我去找他,在你们家的自留地给你起个坟。你截下了的腿先葬进去。等以后死了,把尸骨一拼不就全了。”

    说来也怪,这话一说出口,刘俊才眼睛一亮,也不挣扎了:“这话当真?”

    “当真。”

    “你能够说服我侄儿让他划一块地给我起坟,如果能够办好,就别说截一条腿,两条你一起砍去就可以。”

    “我拿你那么多腿去做什么,做卤煮吗?老刘你又不是飞天蜈蚣,能有多少条?”我哭笑不得:“这事院里帮你办,也不算是个事儿,人老了,提前起阴宅这不很正常吗?”

    “那好,我答应了。”

    我心中一松,朝大侠一招手,示意他们过来给刘俊才用药。

    果然,一瓶液体输下去,刘俊才的体温降下去了,人也安静地睡去。

    和黄院长的酒自然是没办法再去喝,今天一天出了这么多事,哪里还有心情。

    我便回到办公室值班,心中不觉得意:顾闯啊顾闯,你怎么这么聪明,连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你是个天才!

    我叫顾闯,指顾从容的顾,李闯王的闯。我天生就是做群众工作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