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寻人专家 > 第二章 发配

第二章 发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局,你找我?”推开局座大人办公室的大门,我笑嘻嘻地问。

    王局是严肃的人,不太爱说话。

    他今天正一脸威严地看着一份公文,并不理睬,也不招呼我坐下。

    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办公室中央,感觉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半晌,王局才放下手中的文件:“回来了?”

    “王局,我回来了,足足干满了一个月,算是基本完成局长你交代的任务。”我本打算继续自吹自擂表一表功,可这个时候,却突然发现领导的眉头紧锁,眼睛里蕴涵这将要爆发的怒火。

    心中顿时忐忑,再不敢过多表现。

    “哼,对了,在你去牛栏镇之前,刘沟乡张长贵精准扶贫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那事是不是你经手的?”

    “是我经手的,怎么了?”我想了想,回忆起那次精准扶贫的事情。

    那是在一个月以前,我刚到民政局报到,被暂时安排在办公室打杂。上级下了文件必须在今年之内想尽一切办法消灭区内贫困人口,使之达到省内平均收入水平。

    给困难群众脱贫的办法其实也简单,不外是引进特色种植业。比如种水果、种中药材,我后来去牛栏镇干得就是这事。

    不过,刘沟乡的情况比较特殊。

    那地方的海拔只有一千三百米,比牛栏镇要低得多,但地理环境特殊,境内都是风化严重寸草不生的山地。因为水土流失严重,根本就留不住土壤,已经彻底荒漠化,再搞种植业也没有可能。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不适合人类居住。

    于是,上级就将当地困难群众分解到区各大单位,让派出人员一对一帮扶,给他们找工作。

    我区进经济发达,工资高工作也不难找,只要给困难群众找到合适的活儿,哪怕是去工地搬砖,一年脱贫,两年小康当不在话下。

    我当时因为刚到,没有具体工作,就分到了帮张长贵找工作的任务。

    这事也简单,不就是找活儿干吗,反正有局长大人出面,一切都安排地妥妥贴贴,我跑腿就是。

    去张家,带人到工作岗位,安排好食宿,齐活。

    弄完张长贵的事情,我就去了牛栏镇,一干就是一月,到今日才回来。

    “怎么了,你还问我,人都跑了,说是又回家去种苞谷,再不肯进厂吃苦。你说说,你说说,你是怎么给人安排的。”王局砰地一拍桌子:“今年的精准扶贫工作,别的单位都圆满完成任务,就我们局拖了全区的后腿。今天区政府大会,民政局被点名批评,都成典型了。”

    “人跑了?”我吃了一惊,抓头:“不可能啊,张长贵的事情我明明安排得很好的。接收他的企业领导听说是民政的精准扶贫项目,非常热心。不但免费食宿,一应日常用品都全额报销,工资也挺高的,他又为什么会跑回家去?”

    “为什么会跑回家,马云说过:一个员工想要跳槽只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收入没有达到预期,一是干得不开心。据你说,张长贵的收入不错,那么就是在厂子里的人际关系处理不好,干得不顺心,这才走了的。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每隔几日就去张长贵上班的地方看看,他有什么困难立即和厂家沟通解决,务必要把人给留下。现在人都跑了,你还一无所知的样子。你回答我,自从张长贵上班之后,你究竟去没有去过那里,都干什么去了?”

    一向和蔼的王局劈头盖脑地一通训斥,简直把我说得一无是处。

    可以理解,因为这事干砸,民政局先进集体的称号怕是要摘牌了,最可怕的是局里工作人员年底的绩效悬了,王局说不愤怒也是假话。

    我叫顾闯,茫然四顾的顾,闯祸的闯。

    我好象惹了个大祸,马上要成为全局劳动人民的公敌。

    以后还怎么和大家相处。不,这事好象给我没关系吧,我得把自己摘出去,我只是个实习生啊,我好委屈!

    我是个年轻人,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朝气,或者是火气。

    顿时,就按捺不住:“王局,你听我解释。是,我安置了张长贵之后,是没有继续跟进。可是,这个月我不是去牛拦镇村里吗?那地方的交通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最近的乡场走路都得三四个小时,山区的电话信号时有时无,我在那里简直就是与世隔绝,张长贵那边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又怎么知道?”

    “狡辩,不就是走几个小时山路去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多大点事?你才二十三岁,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我多大年纪了?去年抗洪抢险,一连三天四夜没睡觉,不也过来了。我看你就是玩忽职守,对工作的态度有问题。”

    这已经上升到一定的高度,我接受不了,红了脸和他争辩起来:“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我到王局你这个年龄一样没瞌睡。还有,我看那张长贵就是个懒汉。局长你想啊,他呆在老家什么都不干,每年国家都要拨扶贫款,虽然少点,却是白拣的。这人一懒惯了,就没有志气。在工厂上班收入是高,可是汗水摔地上八个瓣,一分一厘都要使力气挣的。有现成的扶穷款可拿,又饿不死,干嘛要去受那个累。依我看,这种人就该抓起来劳改,狠狠地改造一下世界观和人生观。不改变观念,活该一辈子受穷。”

    “住口!有这么说群众的吗?错了就是错了……”王局霍一声站起来,正要继续怒叱。

    这个时候,一个胖乎乎的五十来岁的人推门进来:“哟喝,这么热闹,王局你这是在发什么火?”

    “马院长来了,”王局长看了我一眼:“小顾你先下去,做深刻检查。在没有认识到自己错误之前,先不定岗。”

    我气呼呼地从局长那里出来,坐在办公室发呆。

    如果没有猜错,去优抚安置科上班的事情只怕要黄,我的麻烦大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先前进王局办公室的那个叫马院的胖子笑眯眯地走进来:“顾闯,你就是顾闯吗?收拾东西跟我走,到我那边去上班。”

    我心情正恶劣:“请问你是谁?”

    胖子:“我叫马远,桂花镇民政福利院的院长,我那边正缺人,刚才向王局要了你。”

    原来他竟是民政居下属单位的院长,这么说来,我要去他那边上班了。

    好好的区局工作不干,却被打发去乡镇,这是变相的发配吗?

    我如同当头被人敲了一记闷棍。

    不过,咱可是干过保险的,心理素质过人。面对着自己的直接领导,立即跳起来:“领导,我就是顾闯,我是个新人。谢谢领导的关怀,在今后的工作中还请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