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野武士(为@我为人神@盟主贺!)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野武士(为@我为人神@盟主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生坊师匠?”

    武藏泉守肃容而坐,望着茶盏上升腾的袅袅白雾,陷入沉思之中。

    “师匠并不能单纯地说是好人还是坏人,只是十分偏执,他认定的事情,纵然一千个人都说不对,也会坚定地将其完成!”

    “根据师匠所说,我们这一脉源自大陆,属于道家传承,而他在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在修为与炼器术上,都超越齐刀斋大人了……”

    “本门炼器术博大精深,可惜传到出云之国后就逸散大半,师匠一直有个愿望,便是去大陆,将传承收集齐全,他痴迷于炼器,特别是其中的血祭炼器之法,渐渐的,就为世俗所不容……”

    血祭之法,本来就偏向魔道,十分凶邪残忍。

    有时候为了炼制一柄魔器,甚至需要残忍地杀害十人数十人,妥妥的破坏安定和谐。

    段玉听了,心里却是在暗想,八成这齐刀斋一脉就是中土道门中的败类,被定为邪魔外道的,否则也不会被打压得辗转海外了。

    武藏泉守仍在继续:“师父其实本性并不坏,只是为了追求心愿……后来他遇到了我,就将传承尽数交给我,又打造出鬼切刀胚,便义无反顾地登上了去大陆的船只……”

    “原来如此……”段玉听得连连点头:“那么你所说的遗留的那张阵图,到底有何用?”

    “此物乃是师匠遗留下来的,据说是一个祭祀之阵,或许能对阁下有所助益!”

    武藏泉守点点头,去到隔间,没有多久就捧着一个盒子出来,慢慢打开:“请看!”

    在一张不知名的白色兽皮上,用朱红的线条描绘出诸多花纹,层层叠叠,十分复杂。

    但段玉眼界高超,却是认出了几处,在鬼切之上可以找到痕迹。

    “祭祀之阵?原来如此……”

    他查看一番之后,心里就有了计较:“若是能吃透这个,质量不行数量补,倒也是一个法子!”

    虽然鬼切需求的是高品质的血肉与元神,但段玉却不想成为修行界的大魔头,立即就将主意打到了海洋之上。

    毕竟,不论什么鲸鱼的体量,对大陆而言都是匪夷所思了。

    若是能抓个一条两条的进行血祭,哪怕转化会损失很多,应当也不比几个元神差了。

    收下图纸之后,段玉非常满意,望着武藏泉守,忽然心里一动:“武藏泉守,你可愿出仕于我家?虽然我现在还没有知行,但我可以保证,在未来给你起码一千石的安堵!此外,鬼切也可以让你时常观摩学习……”

    对于一个领地而言,铁匠、裁缝、医师等生活职业也少不了,若是能拐回去一个铸造大师,岂不是大善?还可以教出不少徒弟。

    段玉不知道的是,早就有过藩主请武藏泉守出仕,知行都是五千石起步!却被拒绝了。

    “出仕?”

    武藏泉守眼神一凝,望着鬼切,忽然间一咬牙,以头撞地:“若大人还愿意为我完成一事,我就誓死追随大人!”

    “什么事,说吧!”

    段玉正襟危坐,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鬼切只是个敲门砖,要想真正收服这样的人才,可不是容易之事。

    “哈……”武藏泉守没有抬头,以低沉但清晰的声音道:“请大人为我讨取藤原正清的首级吧!”

    “藤原正清?当代藤原家家主,你与他有仇?”

    段玉嘴角泛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正是!”武藏泉守再次以头抢地。

    纵然他是闻名出云的铸刀师,也是修行者,但对于此等一郡之主,还是有如螳臂当车。

    因此,只能将仇恨深深埋在心底。

    只是,越是掩埋,便越是刻骨铭心,难以忘记。

    “我明白了,必为你取得藤原正清之首级!”段玉肃穆答应下来,根本没有问事情经过与原因如何。

    这不过是一场交易,用仇人的首级换取忠诚,合情合理,只要他觉得可以做,便去做了。

    实际上,在他计划之中,这位藤原家家督,本来就是该死之人。

    说起来,此人就在京都之中!

    这也是平氏摄政以来大力推行的制度,命令各藩藩主每年都必须来京都参拜,视为人质,也是消磨他们人力物力财力的方法。

    只是藩主长期不在本藩,家业便有被架空的危险。

    “论起来,这平氏与藤原氏乃是死对头,一个在西、一个在东,这两代家督却十分有意思。”

    走出竹林之后,段玉仍在默默思索:“平原盛老而弥辣,继位的儿子却不怎么样,出云国便是在此人手上彻底陷入乱世,而藤原正清一辈子庸碌,儿子却是个人物,煽动出云王室谋反,取得大义名分,悍然起兵……”

    此时不过矛盾一时激化,最终还是会妥协下来,直到十几年后总爆发。

    但这根本不符合段玉的利益,因此必须要插上一手。

    “若藤原氏发现他们的家督死于京都呢?”段玉摸了摸下巴:“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去了一个包袱,还有极好的藉口吧?据说此藩大权早就被正清之子元德掌控,从这次袭击中就看得出来,根本是无所顾忌啊。”

    “等一等,按照出云国人的思维与习俗,搞不好这位藤原正清,已经预备摄政一旦问罪,就切腹以谢了……而平原盛显然也是看到了这点,是以纵然抓了几个证人,也未曾立即动手?”

    段玉思索了下,发现已经策马来到京都正中,看到一角残破的围墙。

    这个时候的出云王室,已经窘迫到了极点,每年大雪都得冻死几个王室偏支,与此相比,那些侍女有的还需要去卖身以补贴家用度日,就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正沉吟间,忽然看见对面一阵骚乱。

    诸多行人让开一个圈子,里面是两个对峙的浪人野武士。

    浪人轻生贱死,很容易为了一点小事刀剑相向,发生械斗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唯一令段玉多看一眼的,是其中一个野武士武艺似乎不错,而且出人意料的年轻,大概只有十七八岁,头发乱糟糟的好像个鸟窝,脸上也乌漆嘛黑的一片,此时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却是一柄竹剑。

    “连真正的武士刀都没有,简直是耻辱!”

    在他对面的,则是一名三十来岁的浪人,正处于生命中的巅峰期,不仅勇武过人,更是有着丰富的经验,看出来这个小鬼武艺不错,没有冒然进击,而是不断兜着圈子,希冀以刀对攻。

    凭借他手上的真刀,肯定能将这小鬼头的竹刀一刀两断,再慢慢料理。

    实际上,在刚才双方拔刀的刹那,这个野武士手上就中了一刀。

    只是竹刀并没有什么伤害,却令他更加警惕。

    “居合斩?”

    段玉望着那个少年,越看越是疑惑。

    此人的刀术非同小可,明显有着传承,只是不知为何如此落魄,并且,对敌经验也太少了。

    若是在拔刀之时,他狠下心用居合斩攻击对方的要害,纵然是竹刀也能立即结束战斗。

    所谓的居合斩,也是一种另类的‘拔刀术’,旨在用比对方拔刀更快的速度,抢占先机,一刀击败对手。

    一击不中的话,就将自己陷入一个十分不利的境地。

    “哈!”

    又游走了几圈之后,对面的野武士一声大喝,举刀扑来,声势十分威猛。

    这少年退了一步,脚下一个踉跄,不得不举着竹刀对抗。

    啪!

    毫无意外的,他的竹刀被斩断,只剩下一个木柄在手。

    “死吧!”

    那野武士神色狰狞,想要将这个少年斩杀当场。

    关键时刻,少年不退反进,舍身一扑,竟然撞进这野武士怀里,想要施展无刀取。

    可惜,他气力不济,这一招也没有修炼纯熟,短暂的相持之后,反而被那武士推开,满脸涨红,一刀斩落。

    啪!

    这必杀的一刀,却直接被一枚石子撞飞。

    野武士一怔,旋即又是一枚石子飞来,正中要穴,将他撞晕倒地。

    如此突然的一幕,让旁观者都惊呆了。

    段玉大大咧咧地骑着马,进入战场,来到少年的面前:“你的名字?”

    “我叫拳兵卫!”

    少年抬起头,仰望着年轻的武士大人,肃穆回答。

    “你的兵法很不错,跟谁学的?”段玉想了想,没听过这个名字,不过也正常,大浪淘沙,龙蛇起陆,想要活到最后,名传大陆,需要的不仅是资质,还有运气!

    “这是……我……我在西国的道场偷看的!”

    少年羞愧地低下头。

    “难怪……”

    段玉不以为意:“拳兵卫……你以后跟着我怎么样?我给你一月十两的俸禄,还能指导你的刀术!”

    “多谢大人厚爱……”拳兵卫额头深深抵着地面:“不知大人是?”

    “我并非出云国人,但可以保证三年内给予你真正的武士身份,如何?”段玉知道此人心中的疑虑,直接说着。

    “许诺成为武士啊……”

    周围顿时轰然炸开,几个浪人的眼珠都要红了,特别是刚刚醒转过来的那个野武士。

    “我愿成为大人的家臣!”

    听到这里,拳兵卫也没有犹豫,再次重重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