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洛(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洛(求订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段玉腰间时常悬挂的鬼切,就是一柄出云形制的武士刀,这是显而易见之事。

    而能看出这是一柄名刃,就有些考验眼力了。

    只是,纵然公叔蛰,也就最多到这地步。

    不真正接手细查,根本不会发现鬼切的可怕。

    虽然这位公叔大师一脸热切地盯着段玉腰间的鬼切,但段玉可没有丝毫要拿出来请他鉴赏的意思,反而问着:“出云国的冶刀名匠,究竟有哪几位呢?”

    “这个……我之前曾打探过消息,界港之中便有一位乌云禅师,所铸造的刀堪称精品,除此之外,平家之中,还有一位供奉,据说也是铸刀名师……”

    公叔蜇提到这个,便有些眉飞色舞。

    只是段玉听了,唯有摇头。

    那什么乌云禅师他见过一面,只是一介凡人,铸造的刀虽然不能说差,但最佳也就跟秦飞鱼手上的白虹、斩鲨一个水平。

    “还有京师之中的武藏泉守大师,师承传说中的刀鬼,铸造之技有若鬼斧神工!”

    刀鬼并不是人,而是传说中的一种精怪,喜欢寄托于宝刀宝剑之上,久而久之,就精通各流派的锻造秘法。

    “武藏泉守、刀鬼……京都么?”

    段玉听到这里,却是来了兴趣。

    武藏泉守或许没啥,但刀鬼之说,却是令段玉想到一位,那是出云国真正的铸刀名师,人称‘齐刀斋’,还是一位颇有实力的散修。

    出云国崇拜一切非自然之力,并且喜欢牵强附会。

    在传说中,齐刀斋就收了刀鬼为徒,后来又将刀鬼逐出师门。

    实际上,那刀鬼并非精怪,而是一个人!只是跟着齐刀斋学了修行、铸造的法门之后,路子就越走越偏。

    换句话说,就是堕入魔道,甚至连他师父齐刀斋都制不住他。

    此人名为杀生坊,而段玉之所以知晓此事,是因为那个持妖刀鬼切西行,战败大陆诸多高人的东海散修,就是杀生坊!

    杀生坊此时自然连骨头都剩不下了,但如果还有一个徒弟的话,或许能让鬼切尽复旧观?

    ……

    数日之后,一支两百人的队伍缓缓离开界港。

    公孙商会这次总人手也就五百左右,这抽调的两百人都是精锐,一个个穿着皮甲,手持刀剑,虎背熊腰,气魄慑人。

    乡路边上,那些农夫见到这一幕,都是恭敬地让开道路,趴伏在路边,以为是某家大藩主出行。

    而经过一些城寨的时候,那些守军也是如临大敌,连连警戒,宛若惊弓之鸟。

    虽然这里的城池,很多在秦飞鱼看来,就是大陆上的山寨水准……

    段玉望着这一幕幕,却是十分有兴趣:“这些城砦虽然不够坚固,但选址上都相当不错啊,不是处于交通要道,就是依山而建,应当是各地藩主的权威之证吧?”

    这道理,就跟中世纪封建领主修建城堡一样。

    在野蛮时代或者乱世之中,若没有这个,就无法威慑整个辖区,保护自身安全。

    “正是此理!”

    公孙小白没有乘出云国的‘箱轿’,就是两个挑夫抬着的箱子,而是骑着一匹白马,来到段玉身边:“只是这些藩主大小不一,实力不等,所修筑的城砦有的精美浩大,有的却不是那么……好看了。”

    “说到藩主,此地是长野家的领地,长野家一向是本地豪族,领两万石!”

    这里的‘石’,指的就是一亩地一年的产出,可以看成是两万亩地。

    “两万亩?”秦飞鱼点点头,自动换算成一乡领主,县中土豪的级别了。

    “飞鱼你可不要小看,这是实封一乡的待遇,在领地之内,所有领民、律法、军事、赋税……基本都是由藩主一言而决!”段玉补充了句:“并且若不遇到大乱,很难增减……比如这长野家,传了多少代?”

    公孙小白一惊:“想不到段兄对此知之甚深,这长野家传闻祖上乃是平氏庶子,曾立有战功,领五千石于此,是家运之始,后来起起伏伏,已有一百五十多年矣……”

    “这便是分封制的好处了,至少家业长久,虽然于君气不利,于贵族却是大善!”

    放在东陈或者庆国,一个大户占地万亩,历经百年,那简直根深蒂固,要成为国君眼中钉、肉中刺了,县里诸官,难道会坐视此国中之国么?

    不过历代出云国君都没有掌握多少实力,被欺负惯了,倒是颇有几分君主立宪的味道。

    “原来如此……”

    秦飞鱼听了,似懂非懂,又有些羡慕:“这样……好像也不错啊!只是为何他们中的诸侯不取国主而代之,或者国主为何不收拢权力?”

    “这个么……”段玉笑了笑,压低声音:“自然是历史遗留,王室没有直领,只能借力打力,任何忠臣上位后八成都要变成权臣……而摄政为何不干脆取而代之?纵然平家也只有两郡之地,除非想与整岛藩主为敌,否则便只能维持原状,并且,王室背后,也并非没有支持!”

    道门十脉,东海有三。

    而出云岛又是东海第一大岛,若说没有道脉插手痕迹,又怎么可能?

    “据说东海道门与出云龙气有着协议,保其血脉不绝,历代出任国君!”

    段玉随口将一个秘闻说了,旋即就看到公孙小白瞪大的眼睛:“段兄!你所言……是真是假?”

    “我与白毫山有些交情!”看到他这模样,段玉心中一笑:“这些秘闻就是在白毫山道藏内查阅所得,不知真假!”

    “这……”

    公孙小白立即纠结了。

    他与平氏做军械生意,自然是支持那位摄政大人的。

    而根据一些蛛丝马迹,那位平氏家督也是野心勃勃之辈,正准备讨伐另外一个强大的藩主。

    现在竟然知道出云国王室有着这样一个强援,如何不令他心惊胆颤?

    对于段玉的解释,公孙小白却是深信不疑。

    毕竟,段玉与白毫山的关系亲密,是他早就打探到的消息——白云商会虽然低调,但并不代表没人查得出它的跟脚。

    既然如此,那就几乎可以肯定,出云国君背后至少有一家道门支持!

    而摄政与出云王室之间的关系,还用说么?

    难道此次上京,还要劝那位摄政暂息干戈?那他公孙家这批军械卖给谁去?

    段玉望着公孙小白纠结的面容,眼眸之底不由微孕一丝笑意。

    这情报,自然是他故意透露的,不将出云国的水搅得再浑一点,如何能吸引更多人进局呢?

    ‘此时的出云,平氏不乱,就难以大乱起来!要搅动风云,就得先从那位摄政身上下手!’

    ‘至于国君那边?应当已经开始与藤原藩联系了吧?此是平氏死敌,原本也有两郡之地,只是后来战败,被削了一郡,自家主到家臣、武士……无一不想着一雪前耻!这次平氏购买军械,也是为了整治武备,敲打藤原氏……’

    在前世,这次敲打应该是成功了的,否则出云国君也不会等到十几年后再反。

    当时情景,不仅国内风起云涌,更因为平氏的家督已经换了新人,又逢着罗定岛之事,海军损失惨重,进一步降低了威望。

    前世出云国不得不与原六郎率领的海贼和谈,也有国内局势已经刻不容缓的原因在内。

    但现在么?段玉来了,自然一切都不一样了。

    “还有这些领民,一个个面黄肌瘦,简直跟难民一样,只是似乎很恭敬啊……”

    秦飞鱼策马而过,看着旁边跪伏的农夫农妇,不由点头,低声道:“以此种生活条件,若是在庆国内,怕不是早已烽烟遍地,反旗四起了。”

    “哈哈……这些出云国人的确十分温顺忍耐,但不要看他们乖得跟兔子一样,实际上兔子急了咬人比谁都狠!”

    段玉大笑,同时也是给这个小兄弟提个醒:“不要看他们现在对我们毕恭毕敬,那是因为我们衣着光鲜,有马有剑,并且人多势众,要是等到哪一天,你一个人路过的话,就千万要小心了,须知他们乡野之中,可一向有着猎杀落单逃难武士的传统啊,还有个名目,叫做‘落野狩’!”

    实际上,不论是哪个世界,哪个地方,都是有压迫便有反抗。

    而越是贫穷,便越容易失去底线,肆无忌惮,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秦飞鱼听了之后,不由沉默,似是想到了他们幼年之时的岁月,还有锦鲤帮的崛起。

    “出云之国,分封制……呵呵……”

    而伴随着一路深入,不断观察着这个国度,段玉的眸子却是越来越亮。

    之前还是在他心中,一个与篆刻师有关,与世界有关,略微模糊的猜想,此刻却是在被渐渐补全。

    旋即,在艰难地跋涉大半月之后,出云国的京都终于赫然在望!

    “那便是京都么?”

    秦飞鱼策马跑上一个小山坡,遥望视线之内的一座城市,不由瞪大了眼睛。

    并不是因为这座城市如何宏伟壮观,而是因为在这个年代,作为一国首府的京畿重地,居然没有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