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刀剑(为何以问苍天盟主贺!)

第一百二十二章 刀剑(为何以问苍天盟主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出云之中,也有人才啊!”

    说实话,此国人口密度,在东海诸国之中都是顶尖,甚至不输大陆内县。

    并且,时不时也能出些人才,在某些工艺上也是精益求精,比如他们的武士刀。

    段玉叹息一声,拔出鬼切,慢慢擦拭。

    此妖刀自从那次被九霄灭神符波及之后,当真是凶威大减,已经退化到一柄普通神兵利器的程度。

    这次前来出云,倒是可以好好寻找几个铸刀名师,看看能否补救一二。

    将刀收好归鞘之后,段玉吹熄蜡烛,元神出窍。

    “陌生的土地,陌生的气息!”

    此时他的元神比数月之前自然凝实了不少,但距离渡风劫还有一段距离。

    毕竟是元神之后的修炼,若是数年能到巅峰,都是绝世天才那一类别了。

    只是站在此处,感受着属于出云国的阴曹之土,顿时有些皱眉。

    毕竟国度不同,此地的冥土,自然有着出云国特有的一些景物,甚至……连神祗都是如此!

    自己一个大陆来的元神,在此种环境下还深入冥土,恐怕会引来敌视。

    “不过云澜大陆才是世界的中心,这出云之岛不过一个边角,放在阴曹,同样也是如此,我大陆才是主流。”

    元神也不出去,直接在屋内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不知多久过去,月尽天明。

    段玉肉身睁开双眼,出门对着东方一线紫气吐纳。

    ‘说起来……公孙小白身边不可能就一个周大管家外加三个宗师吧?公孙可是东陈大姓,氏族之力雄浑,供养一个元神真人还是不成问题,这种军械交易的大事,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或许是家族倾轧?这个公孙小白受到打压,准备铤而走险?那这趟京都之行,可就有些不妙,难怪他要多方笼络我,原来是要我给他保驾护航。只是这也是我原本的打算……’

    “公子!请用早膳!”

    修炼完毕之后,段玉正缓缓调息,一名少女迈着细碎的小步进来,跪在地上,手捧铜盆与毛巾。

    “谢谢,昨日也是你吧?”

    段玉随手接过,擦了擦脸:“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做惠子!”

    这个侍女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正是天真浪漫的年纪,不过在出云国,却是要早早出来,为生计奋斗了。

    出云国虽然小乱不断,但大乱未起,再加上建国日久,人口繁衍,已经大大压迫着原本的资源。

    偏偏这是个岛国,摄政又没有对外扩张的意图,造成的后果就是国家越来越不堪重负,普遍性的公中之税高达六成!

    放在云澜大陆,老百姓说不定都要揭竿而起了。

    好在出云国的子民比较顺从,但也是苦不堪言,基本上,普通贫民一年到头,甚至是一辈子都难得吃几次洁白的饭团。

    家中的次弟三弟都没有继承权,只能靠给哥哥当牛做马换一口饭吃,什么成家立业就更是笑话一般。

    而每逢灾年,卖儿卖女也是家常便饭。

    惠子便是如此被父母卖掉,几经周转之后,被公孙氏买下,成为了公馆中的一个小侍女。

    说起来,相比于那些直接成为艺妓的少女,她倒是还算幸运。

    略微聊了几句之后,段玉就将惠子的来历套的差不多,笑了笑:“你的大夏语说得不错!”

    作为云澜大陆上最后一个大一统政权,大夏也推行过诸多旨在消灭地区语言、文字差异的法律,也就是说,此时云澜大陆上的官话,就是大夏语。

    各国蛟龙上位之后,也没有费力不讨好地修改,自找麻烦。

    “少……少主曾经请了老师来教我们,惠子学得最好,因此被指派来侍奉贵客!”

    惠子不算美人,勉强长得清秀而已,一双眼睛乌溜溜的极有灵性,听到段玉夸奖,却是立即匍匐行礼,诚惶诚恐地说着。

    “很好……接下来这段时间,你教我出云语!这是赏你的!”

    段玉摸了摸怀里,掏了一块碎银子扔过去。

    “遵命,大人!”

    惠子不敢有违,只是低垂着头,那种柔顺的感觉,在云澜大陆的女子身上都很少见到。

    ……

    倏忽之间,大半月过去。

    语言的学习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起码需要数年,才能交流无碍。

    不过段玉成就元神真人之后,本身资质再一次拔高,在学习语言上就成了天才级别,此时已经能流利地跟惠子对话了。

    而秦飞鱼那一帮人,纵然是头脑最聪明灵便的杨彩,跟出云人打招呼还要结结巴巴的呢。所谓的买卖交易,都得靠着公孙商会的人帮衬,当真是给人卖了还得帮着数钱。

    “好了,今日之后,你就不必再来教我了!”

    竹室之内,段玉用流利的出云语说着。

    “是!”

    惠子低头,心里有些惘然。

    知道客人的要求后,少主也十分支持,还多给她一倍的工钱,而这位客人也十分平易近人,令少女的心中有些隐约的窃喜。

    奈何任何美梦,总是有醒来的一刻。

    “惠子……你有什么愿望么?毕竟一起相处快一月,也是有缘!”

    段玉笑了笑:“若你要向主人取回卖身契,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

    “请千万不要这么做!”

    他话一出口,惠子就吓得趴在地上请求,几乎要害怕地流下眼泪。

    “怎么了?”

    段玉又细细问了,才知道她现在生活不错,工作不累,还有工钱,每年还能扛几袋米回家。

    而一旦取得了自由之身,反而会失去工作,纵然回家里也只会被再一次卖掉。

    “这真是……”听了这些,段玉无语,不由想起一句,古代只有求作奴隶而不得的人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人,此时一见,倒是颇为精辟。“好了好了,我不会这么做便是!”

    “大哥!”

    就在这时,外面秦飞鱼大步进来,看到惠子红着眼跑出去,神色不由有些奇怪:“我……打扰你了?”

    “哪里的事?”

    段玉一瞪眼:“说吧,出什么状况了?”

    “一好一坏,坏事是……我多方打探,找到几个叫原六郎的,但不是年龄不符,就是已经出海去了。”秦飞鱼挠挠头皮。

    “失之交臂了么?”段玉叹息一声。

    他手头上有着秦飞鱼跟一帮铁杆,未来陆军不缺,但海战人才却是奇缺无比。

    那个原六郎,还真不能放走。

    ‘纵然做了海盗,也必然留下痕迹,日后慢慢追索便是!’

    打定主意之后,段玉又问着:“好消息呢?”

    “公叔大师刚才命人传来消息,妖骨刀剑已经彻底完成!”

    “哦?这倒是不错!”

    那位做皮甲的韩师傅,倒是比这位公叔大师提早交货,七具妖鲨皮甲已经穿在段玉、秦飞鱼,还有几个心腹手下身上了,至于白骨匕首也是渐渐交割,段玉试了试,说是削铁如泥有些夸张,但普通刀剑与之相碰,肯定得留下个豁口。

    此种等级的利器,已经十分了得。

    只可惜匕首太短,用不到战阵之上,还是长刀长剑最为趁手。

    “走,我们去看看!”

    想到鬼切之事,段玉沉吟了下,带着秦飞鱼,来到公馆某处。

    这里热浪冲天,偶尔有叮当响声传出,门口凌乱地堆放着诸多铁条、铁锤等物,仿佛一个铁匠铺。

    “公叔大师?”秦飞鱼张着大嗓门进去,没有多久就跟另外一名体壮如牛的赤膊中年出来。

    “见过真人,这是公子命交付的刀剑各一柄!”

    公叔大师名为公叔蜇,虽然身份尊贵,但在一位元神真人面前,还是摆不起什么谱,命学徒将两个剑匣送来。

    段玉直接打开一个,一股煞气便扑面而至。

    不过他是连鬼切都常年把玩之人,这点煞气根本什么都不是,直接取出里面的一柄骨剑。

    这剑剑刃呈现森白色,有着一种金属的质感,长约三尺,剑柄则是一根骨头模样,缠绕了大量蚕丝,手感十分牢固。

    “此剑名为‘白虹’,刀名‘斩鲨’,主材是妖鲨之骨牙,辅料有百锻精钢、风息铜、天蚕丝……端是削金断玉!”

    提到这得意之作,饶是公叔蜇也不由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的确不差!不逊色于将门的传世之兵!”

    段玉将剑往秦飞鱼手上一丟:“都给你了!”

    心知要铸造此等精品,匠人手艺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材料。

    要是没有那一头妖鲨,便绝对做不出来此等利器!

    “多谢大哥!”

    秦飞鱼把玩着刀剑,很是喜欢。

    他也知道大哥手上的鬼切锋利无比,不需要其它兵刃,拿得毫无心障。

    “公叔大师当真鬼斧神工,这刀剑我很是喜欢……不知这出云国中,可有什么出名的冶刀名匠?”

    段玉来找这人,自然不会是为了接收刀剑那么简单,直接问着。

    “真人明见,这出云国铸剑不行,唯有在武士刀上精益求精,很是出了一些精品!”

    说到这个,公孙大师的眼睛就微微发亮:“比如真人腰上的,就绝对是一柄名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