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出海(为 人间V盟主贺!)

第一百一十七章 出海(为 人间V盟主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月二,龙抬头。

    伴随着又一贸易季节的来临,临云港的港口也是渐渐兴旺起来。

    码头处。

    大量的力工吆喝着,将一箱箱货物手提肩扛,运输上各艘大翼商船。

    平二将一担生丝挑上甲板,下来后已经好像条狗一样喘着粗气,望着熊黑手提两个大木箱,脸不红、气不喘的模样,不由大是嫉妒,在心里暗道:‘你个熊黑子,活该当一辈子苦力!’

    “都快些,不要误了时辰!”

    在大翼上下,秦飞鱼带着一帮兄弟来回巡视,一丝不苟地监督着。

    平二望着这一幕,不由十分羡慕:“这伙老爷竟然能搭上公孙商会的路子,这次铁定发了……可惜,若是早知道如此,我就是卖身,也得侍奉那位公子爷啊。”

    旁边的熊黑一仰脖,咕噜咕噜喝着凉水,翻了翻白眼,似是懒得理会他。

    而平二终究是个好动的性子,捅了捅熊黑:“你刚才搬的,是啥玩意?”

    “铜钱、铜块、用来压舱!”熊黑瞪眼道:“还不干活?”

    “啧啧……”

    平二听了,跟在黑熊身后,仍旧在絮絮叨叨:“可惜了……熊黑子啊,多好的机会,你咋就不珍惜呢。”

    ……

    大翼船舱之中。

    “乌船主,这次出海,就要请你多多担待了!”

    段玉望着面前的船主,此人姓乌,人送外号老乌头,五十来岁,脸庞因为常年晒太阳,成了健康的古铜色,两鬓微霜,嘴唇很薄,身上有着一种老海狗的独特气息。

    “哪里哪里,公子是少主的贵客,小的自应竭力侍奉才是……只是公子的人手?”

    老乌头搓了搓手,眼底似有光芒闪过。

    “自然归你指挥!”段玉很是大度地一摆手。

    一艘大翼能装载百人是不错,但只有海盗船才这么干,平时的话,十几个水手就能开动起来,或者再准备十几个水手摇橹。

    出于安全考虑,公孙商会在每艘大翼上布置了五十名水手,这里面就连护卫都一起包含在内。

    海上的水手,本来遇到了海盗,就只有挺身而出死战。

    如此一来,十条船便是五百人,纵然遇到海盗船也能一拼。

    不过段玉的座舰有些特殊,老乌头只带了自己的十九个手下,剩下的人都是段玉自己招募而来的水手。

    吃的是段玉的饭,拿的是他发的赏钱,自然是听他的。

    不过在航海一事上,段玉还是尊重行家的意见,实际上,他巴不得秦飞鱼等人被使唤得厉害些,好好学点东西呢。

    这个时候的出海,特别是大商会,是十分郑重之事。

    早在数日之前,公孙小白就命人按照规矩,祭祀各级海神,又占卜出了合适的出港时辰。

    等到今日,又摆了猪牛羊头等祭品,焚香祷告后一股脑抛入海中,这才命令启航。

    霎时间,十艘大翼伸出船橹,快速驶离港口,大帆渐渐升起,宛若一片白云远去。

    这一支船队纵然在整个临云港也是声势不小,立即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围观,有羡慕、也有担忧。

    海上追寻财富的脚步,从来不会停止。

    而由此带来的危险与死亡,也只能各人自己承担。

    “大海……我来了!”

    站在甲板上,望着蔚蓝的蓝天白云,感受着微风舒爽中带着一丝咸腥的味道,段玉不由喃喃自语。

    云澜大陆波云诡谲,大乱就在眼前。

    想要乘势而起,快意恩仇,就必须在东海这个巨大的赌局中成功获得最多的筹码!

    ……

    真正的海上航行,是十分枯燥乏味的。

    更不用说在古代,光是水的限制就十分严格,基本上,不到老天垂怜,下场大雨的话,那是不用想洗澡的了,是以不久之后,船上的味道便十分糟糕,让段玉不得不在自己的单独船舱内贴了‘净衣’‘净气’等符。

    哦,在这艘船上,也就只有他跟那老乌头,才有单独舱室的待遇,还十分狭小闭塞,简直连转个身都难。

    一旦遇到风浪,晚上更是晃动无比,令人难以安眠。

    至于每天的吃食,同样十分单调朴素,还见不到丝毫绿色,很容易让水手得坏血病——如果航程再久一点的话。

    好在段玉这个元神真人,此时便有大用。

    在他做法,驱散病疫之气后,行船至今一个月了,愣是没有一个船员因病减员的,简直是不可思议。

    至少那老乌头在见过几次段玉作法之后,对他就更加恭敬了。

    此时天气晴朗,一望无垠。

    段玉来到甲板上,见到四面都是蔚蓝色的海水,不由一叹。

    原本这景色看着不错,但连望一个月之后,就简直能将人逼疯,特别是容易让人产生一直停在原地不动的错觉。

    就在这时,前方船只忽然打着旗语。

    老乌头爬上桅杆一看,立即兴奋起来:“大人……前面要到我们商会的一个补给岛了。”

    海洋上散布的零星岛屿,对航行的船队而言,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特别是已经勘探出来的岛屿,作为标记能给予这支船队极大的信心——至少他们没有迷航。

    而根据老乌头所说,那个岛屿虽然不大,只有一个乡左右,但有清洁的水源,并且在之前几次行船的时候,他们也埋了一些补给品在这里,岛屿上活动的一些野兽与生菜,更是可以给晚上加餐。

    很快,一个小小的岛屿就出现在段玉视线之内。

    洁白的沙滩纤尘不染,连秦飞鱼也不由欢呼着,直接脱了鞋子,游上岸边,感受着脚掌下传来的细腻触感,几乎感动地要流下泪来。

    不在海上航行良久,根本不知道脚踏陆地的可贵。

    “哈哈……公子你看,还有海龟!”

    老乌头兴高采烈,让水手将一只只磨盘大小的海龟抓住,四脚朝天地搬上船,解释道:“接下来一个月的鲜肉,就靠它们啦!”

    段玉一怔:“难道要吃海龟肉?”

    “当然,这种龟能活很久,以后想吃鲜肉的时候再宰杀,真是天赐的美味啊!”

    “呃……”

    正无语间,又有一个小厮跑来,请段玉前去公孙小白处。

    因为下命休整,船只都已经下锚,其它水手拿着刀枪弓箭往山林中一钻,没有多久就抓了一些小兽出来,放在篝火上烧烤。

    除此之外,还采集了一大堆野菜与蘑菇,经过随船医师看了,剔除掉一些毒物,余下的尽数煮了好几大锅,一帮水手都是兴高采烈地吃喝着。

    相比于他们而言,纵然是航海中,公孙小白也过得十分不错。

    此时,就命令随身小侍在地面上铺了羊毛毯,还有一个侍女在旁边煮着茶水,见到段玉,眼睛一亮,邀请道:“段兄,来品一品茶如何?”

    船舱里面储存的低度酒甚多,因为酒水比清水不容易变质,要煮茶却没有那么方便。

    段玉接过茶杯,面前还有侍女送上的点心,这等享受,那些水手却又是望尘莫及了。

    不过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上下尊卑、等级制度,都是在所难免。

    “说起来,也是托段兄的福,这一月来顺风顺水,没有风暴疫病……”公孙小白抿了口茶,旋即说到正题:“不过接下来一段海路,可就十分危险了。”

    “哦?愿闻其详!”

    段玉来了点精神,正襟危坐。

    “由临云港至出云之国的航线,我公孙商会已经跑了十几年,何时刮风暴、何处有暗礁……都是一清二楚,但唯一捉摸不透的,便是海上妖兽的迁徙规律!还有海盗!”

    公孙小白肃穆道:“妖兽精怪都有着智慧,行动完全没有规律可循,而海盗同样如此,偏偏下半段航线,就要到了这两种灾害的多发段了。”

    “妖兽……与海盗么?”

    “海盗还可以,至少看到我们有十艘大翼,又没有冥吞那种累赘,未必敢来招惹!妖兽却未必了。”

    一般的海盗船,都是一条百人左右,这五百人的船队还当真吃不下。

    当然,如果运气不好,遇到几股海盗合流要做这票生意,或者干脆被那些拥有数十条船的大海盗盯上,那也只能算公孙小白点背了。

    而比这些还危险的,则是妖兽精怪!

    海盗或许只对财物船只感兴趣,若是发现贵人,还会俘虏,向其家族勒索赎金。

    但妖兽不同!它们对人类充满了憎恨,会时不时地袭击船只,若是遇到那种体形特别巨大的,一艘大翼都有可能被撞翻!

    在茫茫大海中,这就与死没有多少区别了。

    若是遇上精怪下场也一样,说不定全船人都被吸走精魂血肉,只留下一艘空空荡荡的幽灵船!

    “不知接下来的海域中,有何妖兽,竟然如此危险?”

    段玉神情一紧。

    纵然是他,要在这茫茫大海中求生,也是压力颇大。

    “别的还好,只是有一巨鱼,名为‘妖鲲’,甚至还是一些群岛部落祭祀的神明……它的游弋范围十分广大,几乎将出云国的航路垄断,不论从哪边都是绕不过去,此兽脾气暴躁,喜欢倾覆船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