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一百零六章 反击(求月票!)

第一百零六章 反击(求月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胡德死得很冤!

    即使看到段玉有弓箭,他也没有防备,因为段玉将距离拉在关隘弩箭之外,同样也是给他一种错觉——纵然对方手持弩箭,也射不到自己!

    宋代有神臂弓,实际上是强弩,立于地而踏其机,可三百步外贯穿铁甲,又称克敌弓,为冷兵器时的巅峰之作了。

    历来弩箭,也就最多三百步的射程。

    而段玉手持神风弓,纵然普通箭矢,也可发出三百步之外,更遑论他拿的还是青铜符箭!

    在箭身的木杆之上,他铭刻的增益咒文,能令箭矢射出四百步外。

    除此之外,青铜箭头上的三转铜符,更是令中箭者不仅绝无幸理,还要牵连周围!

    若是普通道门符箭,这胡德有着五品镇抚使的官气护身,甲士护卫,铁血煞气萦绕,还未必有此效果。

    更何况,敌人还是炼气士,杀官必有反噬!

    但段玉用的却是青铜符箭,抵抗之力甚强,任凭什么武道高手,军中保镖,照样一箭射杀!至于什么反噬?他二转石印之时便敢杀了一个五品金章,现在三转青铜印,承受力更增,就愈加不会在乎。

    “这……”

    后面的萧静风、于静白两人都是识货的,见到这一幕,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虽然元神法术就能略微抗拒官法,但那可是一个正五品!还有甲士护卫,效果未免也好得太过头了吧?

    更何况,纵然元神真人,这么强杀一位朝廷五品命官,怎么可能半点反应都没有?

    ‘一定是施展了某种秘法,强行压住伤势!’

    “走!我们弃马入山!”

    一箭之后,段玉并未强闯关隘,虽然对面的险关已经好像某个楚楚可怜的少女一般任君施为。

    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虽然对上这种小型战场犀利无比,甚至或许可以过五关、斩六将,但那又如何?

    一旦被大军合围,还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朝廷不怕死人,这次死了胡德下次便是陈策带着饕餮营精兵而来!

    更何况,这关隘看着已经毫无防备,谁知道是不是诱敌之策,其中藏了什么恶毒陷阱?

    段玉的命只有一条,却不能行险。

    听到他这么说,萧静风与于静白内心也长松口气。

    虽然他们此时算是段玉的下属家臣,但要跟朝廷开战,还是没有多少底气。

    两人对视一眼,却是更加确认段玉施展秘法,强压反噬的推断。

    若是实力尚在,以他的狂性,恐怕早已冲关而去了吧?

    一行人当即舍了马车,没入旁边的大山中,消失不见。

    ……

    “唉……居然没来,真是可惜呢!”

    关隘之内,一名懒洋洋的校尉嘴上叼着根草棍,见到这一幕,顿时吐了口唾沫:“你们还愣着做什么?马上去收拾残局!”

    再怎么样,一个驻扎八百人的关隘,总有一名校尉作为守备长官。

    看着下属忙碌的模样,这校尉却上了墙头,见到一地的焦黑与狼藉,在碎肉骸骨中细细翻找:“那箭上,到底有什么机关?这是示威?还是挑衅?可惜了……”

    如果对方真的敢冲入关来,他就敢关门打狗,数百人跟来敌死战!

    虽然这么下来,或许第一个死的就是他,但也不得不为,这便是军人的职责所在!

    但现在么,对方既然没有强闯关隘,那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说实话,这名守备内心深处,也未必没有一点放松的感觉。

    他也是肉体凡胎,不想去硬碰那能射超过三百步,还杀人爆炸的大杀器。

    “快快将此地之事上报都督府,请陈都督定夺!”

    这守备连连发号施令,一人在血肉烂泥中打滚许久,终于摸出一块碎屑,眼睛一亮:“青铜?不过接下来,就是都督的事了。”

    ……

    以段玉四人的武功,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一般而言,想要找到行迹乃是痴人说梦。

    更何况,行人司镇抚使被他一箭射杀,叶州行人司接连损失精锐,现在连领头的都死了,绝对是元气大伤,一片大乱,不堪再用。

    奈何,纵然段玉一路疾行,还是在庆国与东陈交界的一处山峦中,被朝廷鹰犬追上了。

    “小心!后面有人接近!”

    第一个发现敌人的,居然是于静白。

    这位温婉女子神色坚毅,纵然多日山中行路,也没有丝毫抱怨,此时一招手,竟然让一只白色的小鸟落下,叽叽喳喳地叫着。

    此也是白毫山道术的一种,名为鸟语术,实际上,就是一些驯化小型雀鸟的技巧,并且可以短暂交流,获得一些情报。

    “唉……”

    听到警告之后,段玉长出口气:“想不到……那崔山竟然能如此快地掌握局势!一个个山头都效忠了。”

    行人司胡德与他有着大仇,蹦跶得那么厉害,是在所难免。

    而此时对方还能追上来,显然不仅军方,连神捕司那一帮精于搜寻觅迹的人也在其中出力,说不定还是聂敏亲自带队!

    所以段玉才感叹八贤王手段了得,篡位没有多久,居然就掌握边州形式,令这里的军方、行人司、神捕司都是凛然从命。

    一般而言,这种政变上位,又犯下弑君罪孽的,国中至少也得混乱一阵,甚至因此内战,发生分裂也是毫不稀奇。

    “八贤王在民间毕竟有着贤王之名,更何况……国中早有传言,这王位本来便应该传于八贤王……”

    萧静风在旁边飞快地补充。

    ‘恐怕,其中还有大夏那只幕后黑手的影子!’

    段玉心里一凜,说着:“你们先走,我去将尾巴砍了!”

    于静白萧静风两人不过无漏道体境界,能自保就算不错了,更何况,他们也不能明着对抗崔山,否则便成了白毫山谋反。

    至于秦飞鱼?武功还没有段玉高,也是一个累赘。

    想来想去,这断后任务,还是得段玉亲力亲为。

    毕竟他才是主要目标,一旦露面,肯定很能吸引火力。

    “你们先去东陈,我们在西叶城汇合!”

    段玉看了秦飞鱼一眼,补充一句:“知鱼三妹也在那里!”

    “大哥……”

    秦飞鱼握紧拳头:“恨我无法突破!”

    若他之前突破了以武入道的瓶颈,此时倒能算个战力,但宗师之身,反击还是十分危险。

    “你们都走了,我反而游刃有余,随时都可以脱身!”

    段玉取过神风弓与箭囊,笑了笑。

    在山林之中,弓箭之术变得更加犀利,要求也更高。

    能纵横山林的神射手,无疑是恐怖的代名词。

    ……

    密林之中,寒光隐没。

    段玉手持鬼切,如猛虎伏卧,将气息降至若有若无的境地,冷冷盯着来路。

    山林之内,大军难至,只能以精锐小队的形式搜捕。

    他的依仗,便是自己的人仙之体,堪比以武入道的兵家一重之武艺!还有朝廷的时间差。

    如此修为,放眼整个叶州,也是屈指可数,在援兵难至的前提下,完全有把握袭杀一支小队。

    沙沙……

    万籁俱静中,半个时辰之后,一支小小的队伍就出现在他视线内。

    “一、二、三、四、五……五个饕餮精兵!还有一个校尉?看来果然是陈策接手了……至于向导……”

    他视线落在一个领头者身上。

    这人段玉认识,乃是一位七品银章,还算自己的同僚,能混个脸熟。

    但此时,来追杀他却是没有丝毫迟疑。

    同样的,段玉杀他之心,也无比坚定。

    “按照之前地图与鹞鹰查看,那一行应当是预备从这里突破国境!”

    那个负责追查的七品银章,名为鲁冒的,很是肯定地说着,又蹲下身体,仔细打量周围每一处。

    见到一根断裂的枝桠,顿时如获至宝:“果然是这里,甚至刚走没多远!”

    虽然段玉一路很小心地清除了自己的踪迹,但手下还有三个小白,还是不可避免地暴露了。

    突然间,那个鲁冒豁然抬头,脸上露出极致的惊恐之色,开口欲喊。

    可惜,还没有等到他开口,一抹刀光就在他眼前绽放,抹过他的脖子。

    噗!

    鲜血奔涌,一颗头颅高高飞起。

    “杀!”

    下一刻,五名饕餮精兵神色冷漠,将暴击而起的段玉团团包围,齐声爆喝。

    这五人论绝对是江湖上的顶尖好手层次,甚至精神坚韧,堪比宗师,只是常年军旅生涯,风吹雨打,还有暗伤损失元气,身体上有所欠缺,否则就是五个宗师!

    此时联手合击之下,施展战阵之法,配合得亲密无间,更以命搏命,纵然宗师遇到也要饮恨!

    当先两人,长刀出鞘,刀法大开大合,根本是要与段玉一刀换一刀的节奏,丝毫不顾忌自身安危。

    而在他们身边,两名同伴持盾逼迫,一心一意护住刀手要害。

    最后一个则是狞笑一声,跳开一步,弯弓搭箭。

    如此夹击之下,纵然是人仙之体,也要付出代价!

    段玉见到这幕,只是冷笑,一张青铜符箓飞出:“木藤!”

    哗啦!

    地面之上,数根藤蔓舞动,缠绕住四名饕餮精兵的大腿。

    趁此机会,段玉掠过他们,鬼切一斩!

    蓬!

    那个弓箭手神色错愕,望着手上一分为二的长弓,半个身体斜斜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