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一百零四章 赶路(求订阅!)

第一百零四章 赶路(求订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陈。

    鹅毛大雪飘飞。

    一处院落之内,叶知鱼穿着大红棉袄,望着窗外雪花,喃喃自语:“过年了呢,转眼间,便是庆历十八年,也不知大哥二哥如何了?”

    此时的她,一身清气萦绕,目光莹莹,显然已经完成百日筑基的修炼,正式奠基入道。

    “叶姑娘,郭某求见!”

    正凝神间,屋外传来一个声音,是郭百忍。

    “原来是郭总管,快请进来!”

    叶知鱼上前开门,郭百忍裹着一蓬雪花入屋,尴尬一笑:“冒昧打扰姑娘,只是刚刚接到庆国消息,主公与秦校尉已经决意出奔,前来东陈与姑娘汇合,让我们立即准备,接应锦鲤帮一行……我算过了,大概有着十户。”

    郭百忍自从筑基之后,修行起来一步一个脚印,极为踏实,进度却也极快,令叶知鱼都隐约生出几分自惭形愧的感觉来。

    “十户……”叶知鱼一怔,旋即怒发冲冠:“后面来的佃户也就罢了,原本锦鲤帮的兄弟都是受大哥庇护,才能成长,居然如此忘恩负义,实在可耻!”

    郭百忍却是苦笑:“人各有志,更何况有家有业,强求不得。”

    “不行!”叶知鱼起身,踱了几步,还是摇头:“我得回去,其他人的不管,但那十家忠诚之辈,可不能丢下……”

    她毕竟也是帮会出身,知道不论从哪里东山再起,第一批心腹手下很关键。

    若是有了这十户,完全可以抵得平时数年积累,随后便可以滚雪球了。

    “这个……万万不可!”

    郭百忍却是个有主见的,直接给拦住:“那十户走白毫山商队的路子,绝无问题,关键一路,反而是在主公!听闻前些日子庆国政变,原本的国君被弑,八贤王上位……若我们再回去,岂不是更加让主公束手束脚?”

    他们都是之前随段玉去过庆都的人,自然知道段玉如何与八贤王结下梁子。

    “可恶!”

    叶知鱼恨恨咬牙:“我的修为还是太浅薄了,若我是元神,当能助大哥一臂之力!”

    一念至此,又不由望着阴沉的天空,内心默默祝祷:“大哥二哥……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

    同一时间,段玉哈着白气,望着飘雪的天空,不由叹息:“庆历十八年,时间过得真快,我也十八岁了啊!”

    十八岁的少年元神真人,说出去绝对会吓呆一大片。

    至少旁边于静白的神色就很不对,几乎以为他是什么转世重生的老怪物了。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段玉见了,却是无语:“游神御气的附体夺舍境界,实际上并非真正转世,而是夺舍,哪来的胎中之迷?若我是夺舍之人,原本就是游神御气的修为了……”

    “主公似乎对修道境界十分清楚?”

    正在驾车的萧静风回过头来,笑着问道。

    “只是机缘巧合间,得过一些典籍,略有所闻罢了……”段玉随口说着:“你们两个也都到了无漏道体的境界,接下来便是专心养护精神,磨练心境,准备渡心魔劫!”

    “唯有渡过心魔劫,才能元神出窍,只是此时的元神十分脆弱,不能遇大风,也不能见阳光,见风如刀割,见光如火焚!唯有慢慢培炼,将元神壮大,才能尝试去渡过地府阴风之劫,还有真火之劫,从此日游夜游,再无限制,元神御剑,飘渺似仙!”

    实际上,到了无漏道体的阶段,打坐修炼,增强法力什么的,都没有多少意义。

    反而应该下山历练,增长见识,培养心境,这才是应对心魔劫的正途。

    是以这萧静风与于静白两人原本就到了下山游历的时候,丹诚道人将他们派出来,也不能算耽误修行。

    不过虽然刚刚修炼出来的元神十分脆弱,但也不是只能一味龟缩在肉身之内,还有一处地方可去,那便是阴曹地府!

    此乃本世冥界,专门供阴神鬼魂居住,元神自然可以往来无碍,如鱼得水。

    段玉对此处也很有兴趣。

    因为那尊幕后黑手的大本营,必然是藏于阴曹地府之中,是为大夏龙庭!

    龙庭者,历代皇帝魂归所在,也有忠臣良将与英灵护卫,可以说是一朝阴神的大本营。

    而大夏龙庭,乃是真龙之庭,非是庆、东陈此种蛟龙可比。

    当年说是一夜覆灭,段玉更加倾向于潜藏隐匿,躲在背后搅动风云。

    只是毕竟是阴神,再怎么跑,也逃不过阴曹地府的范围。

    若想抓住那只幕后黑手的真正蛛丝马迹,阴间不可不去,但冒然追查此事,肯定有着极大危险。

    别的不说,光是上次那一尊刺杀的神灵,若是在阴间相遇,对方可以全力施为,段玉却只有一个元神,八成便要不敌,甚至连跑都跑不掉。

    “至于元神出窍大成之后,则是要寻找天地间的天罡地煞之气,用来淬炼元神,如果说之前是被动渡过劫难的话,此时便是主动寻找磨练,从而令元神坚韧无比,到大成便可附体夺舍!只是这天罡地煞之气乃是仅次于雷劫的毁灭之力,历来直接死在突破过程中的元神真人,也是为数不少……”

    段玉续道,有些不胜唏嘘的样子。

    而听到这些,萧静风与于静白也是神色几变。

    就在这时,马车嘎哒一声,陷入凹陷中,蓦然停了下来。

    “大哥……”

    秦飞鱼跑下去看了看:“灵符失效,马匹也跑不动了……”

    “无妨!”

    段玉又取出两枚青铜符,一枚拍在马车上,顿时令车身变轻了许多,另外一张拍在马匹身上,两匹骏马顿时嘶吼一声,又有了力气。

    “哈哈……这大雪也是帮了我们的忙,路途艰难,也困住了可能的追兵!”

    段玉大笑。

    “关键还是这符,妾身在白毫山修习多年,也未曾见得如此神效的符箓……”于静白眸中带着好奇之色。

    “此乃元神之符,效力自然比普通符箓好点,更不用说还有我的独门手段在内……”

    段玉笑了笑:“若是你们两个想学,突破元神之后,我可以教导你们!”

    篆刻师功法,显然牵扯甚多,不宜传授。

    但普通的攻金法门,纵然学成了也只是一个高级匠人,段玉之前就准备教授叶知鱼,若是这二人经得住忠诚考验,传了也是无妨。

    “多谢主公!”

    萧静风大喜,在他看来,若能学到这么一门神妙的手段,也不枉自己为对方效力多年了。

    这就跟那些江湖中人为了拜师学艺,不惜卖身为奴为婢一样。

    “过了后面的关卡,就到了叶州!”

    风雪隆隆中,一辆马车以违反常规的轻盈姿态,奋勇前行。

    而当重新启程之后,段玉望了望周围地形,对比了下地图,做出判断:“接下来只要横跨叶州,进入东陈,我们便算安全了。”

    之所以如此肯定有危险,还是因为自身官职气运消散之故。

    早在数日之前,段玉就发现不仅金牌令符之上的龙气消退,甚至就连自身的那一份每日可吞的官气,也是彻底消失。

    而他还没出庆国国境,也没有主动上书请辞,很显然是被革职了。

    先是革职,接下来查办入狱的旨意想来也不会太慢,还是快马加鞭,一路逃出庆国比较稳妥。

    至于锦鲤帮搬迁之事?他们跟自己一路才是累赘,甚至还容易受到波及牵连,是以全权交付给了白毫山。

    除此之外,还给了东陈那边叶知鱼的联系方式与信物,让对方做好准备。

    “大哥……莫非日后我们就要在东陈安家?”

    秦飞鱼的神色有些奇怪,萧静风与于静白亦然。

    毕竟庆国与东陈还是敌国,感情上有些难以接受。

    “或许吧……”

    段玉模棱两可地回答:“只是你们不能大意,这叶州之路,可未必一帆风顺呢!特别是飞鱼,这次我们可能要跟你的老上司对上,或许还要再加上我的一帮同僚……”

    虽然天降大雪,赶路不便,但消息传递可没有那么复杂。

    不论是道法,还是军方的飞鹰传信,肯定都早已到了叶州。

    “大都督?”

    秦飞鱼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很显然,陈策的精明强干,还有可怕武力,已经在他心中种下了深刻的印记。

    而见到这一幕的段玉,却是若有所思:“我现在倒是希望陈都督亲自前来了!”

    “为何?”

    “不当着你的面,将他打个落花流水,再剥下饕餮凶甲作为战利品,或许你便走不出他的阴霾……兵家武道,怎么能在心中有着一座难以逾越的巨山?”

    段玉轻笑道。

    “击败陈策?此人可是兵家二重的高手,手下饕餮营,或许是庆国第一精兵!可比上万大军!”

    萧静风一怔,旋即冷静分析着。

    “是啊……大哥不必担忧,我虽然敬重陈策都督,但草原黑山之行,早就让我想通!纵然他站在我面前,各为其主,我也会拔刀就杀!”

    秦飞鱼抚摸着手中战刀,眸光锋锐。

    “很好,这才是以武入道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