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一百章 杀劫(求订阅!)

第一百章 杀劫(求订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毫山。

    夜色静寥。

    一名女冠在道宫偏径上徘徊,面露犹豫之色,赫然是于静白!

    这位段玉的前世师姐,此时却是咬着红唇,望着某一处院落,几番举步又止住,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庞上有些红晕。

    ‘不知段银章睡下没有?我冒然登门,是否有些……’

    于静白转身欲走,没退几步,又转了回来:“只是此时我白毫山陷于山主之争,一片波云诡谲,唉……他为何要进来以身犯险?我……我还是得去劝劝他!”

    就是这时,一声尖啸忽然传来,在寂静的夜中显得颇为刺耳。

    听音辨位,竟然就是段玉一行下榻的小院!

    于静白顿时再也顾不得什么,飞奔而去。

    “出了何事?”

    她一进院门,就见到了手持雁翎刀的秦飞鱼,立即问着。

    秦飞鱼此时脸色苍白,手臂上还有一道血痕,望着于静白,面沉如水:“有人飞剑刺杀大哥!李如桂与我的一个副手都阵亡了!”

    “飞剑?!”

    于静白神色一下肃穆起来。

    这可是白毫山祖庭!在此之地,竟然有着一尊元神驱物的高手,刺杀一位正六品的朝廷命官?

    特别是这位朝廷命官还相当于半个钦差?

    不由立即问着:“段银章呢?”

    “大哥已经追出,命我守护在此!”

    秦飞鱼面对着不断汇聚的道人,目光如电:“为何在白毫山道宫之中,竟然还有元神真人袭杀?此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此事……”

    赶来的丹诚道人一瞬间手足无措。

    然而,还没有等到他镇定下来,便看见两名弟子,扶着一个颤颤巍巍的白发老者走进,不由上前行礼:“掌教真人!”

    “传令下去,道兵封锁白毫山!”丹心山主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此时腰杆挺直,威严满满:“所有内门以上弟子,立即前往天师殿待命!劳烦几位元神长老,出窍搜索全山,务必要找到段银章与那刺客的踪影!”

    一条条命令有条不紊地下去,加上他以前积攒起来的威严,顿时令慌乱得以控制。

    但细细一数来人,还是十分不对:“丹羽、丹桂在何处?”

    “不……不好啦!”

    一名道童惊慌失措地跑来:“丹羽师父被杀死于房中,身首异处!”

    “什么!?”

    ……

    四周黑暗笼罩,寒风呼啸。

    识海之内,石印轰鸣,劫气缠绕。

    段玉手持妖刀鬼切,在道宫之内如入无人之境。

    虽然白毫山乃是一代道庭,守卫森严,但任何防御大阵都是防外不防内,他可不用突破白毫道兵与大阵的封锁,而是被光明正大地请进来的。

    更何况,自己对白毫山的一草一木熟悉无比,白天还与丹心道人做成了交易。

    因此……

    这什么所谓的刺杀,都是假的!

    就连李如桂与秦飞鱼的副手,也是段玉亲自下手干掉。

    自从出了庆都之后,他就没打算回去!

    一直以来,他就给外人一种假象,似乎他舍不得那高官厚禄,舍不得那权柄,还一心一意要为庆国卖命。

    但实际上,真正生死之际,何物不可抛弃?

    既然如此,那两个负责监视的二五仔,也就走到了绝路。

    甚至为了混淆视听,段玉还特意用那一口得自草原的白骨飞剑来制造伤口,当然,他修为还没有到能驱物的地步,完全就是拿飞剑当匕首砍。

    “丹朱、丹羽、丹桂三个……前世可以肯定是叛徒,而上德?应该只是被一时蒙蔽,但他与我有私仇,我也不介意假公济私一次!”

    段玉狞笑着,摸到了丹羽真人的卧室之外。

    “师傅!”

    此时,两个侍奉的童子童女已经被惊动,大声呼唤着丹羽。

    旋即,他们就看到一道白光冲入卧室,背后还追着一个持刀的少年身影:“大胆元神,你敢刺杀一个朝廷命官?”

    “什么鬼?”

    卧室之内,丹羽真人刚刚起身,就看到段玉扑进卧室,不由神色愕然。

    他当然知道这条庆君麾下的著名疯狗,甚至对方早已在他必杀名单之上,只是后来有着北面传信,让他们稍安勿躁,免得打草惊蛇。

    毕竟,只要八贤王上位,失去了最大靠山,有的是人要杀这小子。

    但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何这人就杀上门了?

    “丹羽真人,你敢刺杀我!”

    段玉望着这位真人,眼珠赤红,面带杀气,这倒不是伪装,而是想起了前世之仇!

    “什么?我刺杀你?”

    丹羽真人面露惊愕之色,明明是此人上门来刺杀自己好不好?怎么还倒打一耙?

    但看到这人满脸杀气,傻子也知道不怀好意,顿时一拂袖,一张符箓就要飞出。

    ‘元神真人最犀利的便是元神,若给他们妥善藏了肉身,光以元神出战,就会十分麻烦……但此时却是狭路相逢,近步之内,人皆敌国!’

    以段玉人仙之体的武力,再配上妖刀鬼切,又是如此近的距离,突然袭击之下,斩杀一尊元神真人,有很大可能成功。

    但他并未如此,而是选择了一个更加万无一失的方法!

    吼吼!

    下一刻,一道龙吟在房中响起。

    段玉身为正六品官员,又令着金牌令符,可不是拿来好看的。

    此时猛地拿出,蛟龙之气升腾,禁绝五行,镇压万法!

    “钦差?蛟龙之气?”

    丹羽真人面露惊容,望着手里的符纸化为灰烬。

    下一刻,段玉就欺身而上,鬼切横斩。

    当!

    丹羽真人仓促抽出长剑应对,却被一刀削去剑尖,掠过咽喉,顿时眸子一暗,大量的鲜血就涌了出来。

    一刀之下,元神授首!连一丝神念都没有跑掉!

    这战果看似辉煌,却是段玉至今的积累所得。

    若没有官位与龙气,就震慑不了此元神真人,无法将他拉到不得不与自己硬拼武技的地步。

    而光论武技,哪怕都是无漏道体境界,段玉也有把握付出些代价强杀此人,更何况他已经晋升到了或许是前无古人的人仙之体?相当于兵家一重的高手?

    再加上一柄妖刀鬼切,查缺补漏,直接一刀斩杀肉身,煞气临体,令对方连元神都跑不掉,才能造成此等形神俱灭的震撼。

    嗡嗡!

    吸收了一尊元神之后,鬼切刀身闪烁,传来一股迫切的需求。

    这是上次被雷殛之后,它凶威顿减,急需吞噬一些高品级的血肉与元神来弥补。

    “放心,今晚一定足够!杀得敌首,实在痛快!”

    段玉长笑一声,直扑丹桂住所。

    而这时,整个道宫都已经惊动起来,警钟长鸣。

    显然是秦飞鱼已经将遇刺之事宣扬出去,甚至或许还发现了丹羽之死!

    段玉原本想就此退去,狠狠往丹羽身上栽一赃。

    但此时,前面拐角处竟然出现一行道士,为首者三缕长须,大袖招展,竟然便是丹桂!

    见到此人潇洒模样,段玉眼底顿时生出血丝。

    前世便是这道人,逼迫自己去送死,甚至暗中出卖自己的消息!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受死!”

    掂量了下时间,段玉飞扑而出,如猛虎下山,直取丹桂!

    “何方狂徒?”

    丹桂快速后退,身边几个道人与道兵飞扑上前,法度严谨,组成一个残缺的阵势。

    “挡我者死!”

    段玉长刀横斩,鬼切发出嗡鸣,一缕锋锐闪过。

    所过之处,残肢断骸遍地,甚至有着一个道人被腰斩,一时不死,嚎叫声冲天而起。

    “段玉!你竟敢在白毫山上放肆!诸弟子,护我肉身!”

    得了这点空隙,丹桂真人立即将段玉认了出来,故意大声喝着,旋即盘膝而坐,一口法剑就从背后飞出!

    此人修为竟然比丹羽、丹朱都高,到了元神御剑的地步!

    这一口飞剑如雾如电,在月光下晶莹剔透,好似一汪秋水,仿佛是用一整块完美无瑕的水晶雕琢而成。

    剑气森然,纵横来去,灵活机动,宛若毒蛇吐信!

    飞剑之术为何令敌人闻风丧胆?

    便是因为此剑来去如飞,轻盈转折,能做到人力难以企及之事!

    更何况,对方只是一柄飞剑,除非能将其直接斩断,否则如何伤得敌人的肉身与元神?

    叮叮当当!

    段玉右手持刀,血战八方,刀法如同泼墨山水一般,肆意纵横挥洒,偏偏密不透风,将要害团团护住。

    鬼切刀与飞剑连连相撞,在半空中溅起星星点点的火花。

    这口飞剑明显不是凡品,以鬼切的锋锐,也无法在剑刃之上留下一丝半毫的伤口。

    并且,随着时间的拖延,越来越多的道人已经聚集此处。

    “大胆狂徒!”

    宛若平地一声雷,爆喝当中,一尊面目清晰无比的元神凌空而来,相貌威严,嘴唇很薄,面相阳刚,显然是心智极为坚毅之辈,但失之柔和。

    此时见到段玉身边一地的尸首血迹,立即大怒,翻手之间,吹沙走石,大量石块翻滚,在天空中迅速凝结为一块万斤巨石,就要压下!

    “游神御气?地煞真人!上德?”

    段玉心底出现一丝后悔,感觉之前所做作为,太过鲁莽了一点,立即故技重施,取出金牌令符!

    但就在这时,这金牌之上的光芒一暗,龙气竟然自行崩溃!

    识海之内,劫气蓦然大盛,一举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