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九十一章 面君(均定1000加更)

第九十一章 面君(均定1000加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鹅毛大雪,天地银装素裹。

    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潮席卷草原,令蒙戈王子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草原上的白毛风,才是最为恐怖的收割机器。

    每年寒潮到来之际,牲畜倒毙过多,往往会造成一个部落的灭绝。

    到了这时,什么战争也打不起来了。

    所有的牧民,只能选择在天威之下簌簌发抖。

    亢北城。

    段玉吐出一口白气,有些恍惚:“时间过得真快,此时已经是庆历十七年末……重生至今,也有一年多了,倒还算快意恩仇,前世的仇人已经杀了一多半……剩下的也快了。至于那只真正的幕后黑手,要对付它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大哥!”

    正思索间,秦飞鱼大步进来,抖落身上的雪花:“朝廷来使!封赏的旨意下来了!”

    他脸色酡红,显然十分兴奋,或者说,最近一段时间被憋狠了。

    段玉深知功劳不能全占的道理,自从说服蒙戈王子,将这意思带回亢北城,确定首功之后,他就避嫌地退居二线,将剩下的事情全部交托给其它文武官吏,深居简出。

    这实际上,也有避祸的意思在内。

    毕竟他可是实打实地干掉了一个天师!神宵门、正阳道、乃至潜藏的大夏势力若报复起来,绝对狠辣无比!

    是以段玉非常猥琐地将住处放在了亢北城府衙的对面!

    有着这庆国的人道龙气节点镇压,还有一大票高手坐镇,再加上妖刀鬼切之助,纵然来的是游神御气的大高手,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所幸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平安无事。

    段玉庆幸之余,又有了些猜测:“这次北燕一方看似大胜,但也是伤筋动骨,正阳道主绝对身受重伤,还是没几年都好不了的那种……而大夏复国组织小动作太多,怕被人抓住马脚还来不及,怎么敢冒头袭击我?”

    饶是如此,段玉修行之时,也偶尔有着心惊肉跳之感。

    很显然,伴随着草原之战细节的传开,他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注目,或者说愤恨。

    击杀了一尊天师,还想没有反噬?做梦呢!

    ‘此时潜藏不发,只是为了蓄势,将来雷霆一击么?’

    段玉心里冷笑不已。

    正阳道的德性,他十分清楚。

    上次一个小字辈弟子失手,都有游神御气的高手前来报复,这次吃下这个闷亏一声不吭,简直不可能!

    ‘所以,此时的我,看似光彩,实际上都是在悬崖峭壁上走钢丝,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暂时保命的办法,便是借势!借庆国之势!’

    ‘潜藏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藏于九幽之中,第二种却是光明正大地站在台前!’

    一旦站在台前,大夏势力未必就敢明目张胆地出手,不怕被抓住破绽,坏了大事?

    别看其潜势力十分恐怖,但这就跟潜规则一样,见不得阳光。

    至于其它的,正阳道暂时出不了手,而神宵门更惨,唯一的天师老祖宗都死了,自保尚且不足,短时间内也难以动弹。

    因此听到秦飞鱼这句,段玉顿时大笑:“设香案,准备迎接天使!”

    “诏曰:神捕司代掌银章段玉,忠勇可嘉、说降草原王子蒙戈,特晋二品四级,为正六品巡城银章,赐金千两,进宫面君,钦此!”

    接下来还有一道,是给秦飞鱼的,只升了一级,为从六品,但给调到了庆都御龙军内,这就非同小可。

    御龙军乃是天子亲军,拱卫国都,里面的军官外调的话,一律都得加上一级,平调都算贬谪。

    “臣等谢恩!”

    起身之后,段玉笑眯眯地上前,拉着使者一阵寒暄,也看出来对方是宫内的太监,不着痕迹地塞了几张银票过去之后,乐得对方眉开眼笑的,看段玉也顺眼了许多,从闲聊中就泄漏出不少消息。

    宴席之后,段玉直接对秦飞鱼道:“国君召我,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出发!”

    “这么快?”秦飞鱼十分诧异。

    “就是要出人意料,不能给摸清楚了所在啊!”

    段玉苦笑一声:“前日我已经快马传信,让三妹与郭先生都先去陈国避避!”

    “竟然……到了如此程度么?”秦飞鱼吓了一跳。

    “毕竟是一尊天师呢!不过我倒要看看谁来给我试刀!”段玉声音幽然。

    他虽然还未突破元神,但人仙之体,论武力几乎不逊色兵家一重、军气灌体的人物,再加上有着妖刀鬼切之助,普通元神真人一不注意肯定要吃个大亏。“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与钦差一起走,也算借借势。”

    ……

    有着钦差这张虎皮,一路上果然十分平静。

    转眼间,庆都赫然在望。

    念及之前来到之时,还是为叶知鱼取得道藏传承,一年不到,却发生如此多变故,连段玉都有些唏嘘。

    到了庆都之后,秦飞鱼去兵部述职,段玉也是找到神捕司总部,交了任务之后,便安静等待国君召见。

    甫入庆都,他便感觉局势有些不对。

    等到了神捕司总部之后,同僚与上司都是不冷不热,更若有所思。

    他自己也清楚,自己身份尴尬。

    既然被宣来庆都,肯定家底都被调查得一清二楚,与八王爷的旧事也被翻了出来。

    好在有着大功傍身,还有国君召见这一道护身符,暂时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直到去了神捕司之后,段玉才知道这所谓的六品‘巡城银章’,竟然就是庆都六扇门的意思,专门负责国都安全,历来只有各州精锐才能被选拔,立下功勋之后晋升也很快,有一半的金章都做过这个职位。

    再联想到国君特旨如此,他顿时就若有所思。

    庆国国君日理万机,只有别人等他,没有他等别人的份。

    好在段玉似乎在他心里挂了号,有些份量。

    才休息一日,便有一位公公前来,宣读了召见段玉第二日进宫面君的旨意,还给了进出腰牌。

    ……

    第二天天蒙蒙亮,段玉便起身,来到庆国王宫之前。

    这宫殿据说还是前朝大夏所留,原本只是一处行宫,修建得富丽堂皇。

    后来庆国又在其基础上扩建,规模宏大,瑞气升腾。

    作为庆国阳面神道龙气的中枢所在,只是靠近,段玉便觉得体内阴神极不舒服。

    毕竟是汇聚庆国数千万黎民百姓的气运与信念,经由法统而糅合而成的龙气,虽然只是蛟龙,但镇压一些元神级别的炼气士,还是绰绰有余。

    段玉上前,出示令牌,由一个内侍领着去偏殿,进行一系列的搜身检查,还有突击的礼仪培训。

    他早知道这点,连鬼切都没带,顺利通过之后,等了大概有半个时辰,终于有内监来传旨:“宣巡城银章段玉觐见!”

    段玉低眉顺眼地跟着传旨太监,步入一间殿堂,一丝不苟地行礼:“臣段玉,拜见陛下!”

    几乎是行礼的同时,他就感觉到周围数道目光的窥视,简直如刀一般寸寸割过,令他忍不住想要反击。

    只是阴神强大,强行忍耐下来。

    毕竟是一国之君,身边安保力量强大,也在情理之中。

    段玉估计,以庆国的体量,国君所携带的龙气,恐怕连游神御气的高手都可直接镇压,天师都要感觉滞涩。

    如此环境,再配合几个兵家高手守护,哪怕正阳道主来行刺也得铩羽而归。

    “你便是段玉?”

    崔放穿着棉袄,正在用着一碗羹汤,漫不经心地道:“将草原之事,给寡人细细说来!”

    “遵命!”

    段玉也知道,崔放对于神捕司如何全军覆没的毫不关心,因此重点放在黑山之战,与后来的招降蒙戈王子上,果然令崔放表情变得十分郑重,最后干脆放下了汤勺,细细听着。

    “正阳道竟然渗透至此,思之令人心惊!”

    到了最后,崔放起身踱步,忽然说道:“段玉,你可知寡人为何任命你为巡城银章?”

    “不知,但陛下有命,微臣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段玉心里翻着白眼,姿态还是摆了出来。

    “很好!寡人要你好好扫一扫这庆都中的蛀虫,特别是与北燕私通之辈!”

    崔放说到最后,声音中都带着一丝杀气。

    而段玉心里却是跟明镜一样,知道这位多疑的国君终于是对八贤王起了怀疑,现在要用自己当刀!

    “寡人赐你金牌令符,可调一营御龙军,就由你兄弟秦飞鱼统领好了……”

    崔放望着段玉,嘴角掀起一丝微笑:“你们兄弟虽然出身草莽,但也懂得报国忠君,比那些不忠不孝的蛀虫却是好多了……下去吧!”

    “遵旨!微臣告退!”

    段玉再次行礼,后退出殿。

    走出大门之后,那种压力蓦然消失,整个人也是松了一口长气:‘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崔放忍不住要动八贤王了,什么侦查北燕,都是幌子!’

    ‘只是这时用着,事后我的下场,肯定也不怎么样!’

    ‘倒是此人我刚才看了一眼,不似长寿之相,若不能雷霆行事,或许还有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