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八十九章 说降(900加更,求订阅)

第八十九章 说降(900加更,求订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残阳如血,映照着一片战场。

    在这片平原上,刚刚爆发过规模上万的铁骑冲锋,人尸马尸倒了一地,偶尔可见断了半截的木矛与羽箭插在地上。

    隶属于巴图可汗的骑兵正在打扫战场,将重伤的敌人补刀,这是唯有胜利者才有的权力。

    ——在经历数场游骑兵试探之后,就在今日白天,巴图可汗麾下的帖木儿,终于抓住了巴特尔的主力,进行了一场惨烈的决战!

    虽然只是取得了微小优势的胜利,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是大局已定。

    毕竟巴图已经获得了绝大多数乌延部贵族的认可,而巴特尔只有一个万骑与寥寥的支持者。

    换句话而言,巴图可以失败几次,依旧有着东山再起的本钱,而巴特尔输了这一次,就是一败涂地。

    因此,他只能带着仅剩的数千残兵败将,一路向西仓惶而逃。

    ……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营帐之内,原本的乌延部继承人,蒙戈王子脸色苍白,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在短短的一月之前,他还是草原上的天之骄子,不论到哪里,附近部落的头人都会以最为尊敬的姿态跪伏在他面前,向他献上最好的东西。

    但这一切,在那一夜之后,就被骤然改变!

    他的叔叔巴图,那个卑贱的北海牧羊人,竟然回来抢走了可汗的位置,甚至,就连父亲麾下的大部分统领,也都向他投降了!

    实际上,在草原人看来,臣服于胜利者,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相反,如同巴特尔这样死忠旧主的顽固分子,才是另类一般的存在。

    但今天过后,也是一切都完了。

    “蒙戈!”

    巴特尔掀开帐篷,嗅到一股酒味,眉头就是一皱:“身为黄金血脉的后裔,在诸多勇士为你浴血奋战之后,你就只会像一个懦弱的羊羔一样躲在帐篷之内么?”

    “巴特尔师傅,我也不想的……如果今天我们能赢一次,或许依靠着传统的大义,能争取到一些支持,战斗就还能打下去,虽然很困难,不过只要再赢几次,我们还有机会!”蒙戈眼珠中有着一丝血红:“但我们输了,我们输掉了一切……我绝对相信你的忠诚,但在你的那些手下里面,说不定就有想着砍掉我们两个首级去献媚的人呢!”

    “……”巴特尔一阵沉默。

    不得不说,草原的孩子都十分早熟,这位蒙戈王子虽然在军事上没有什么才能,但在政治上的敏锐还是有着。

    以这种素质成长起来的话,将来未必不可以成为乌延部的一代雄主。

    但这一切,都在巴图的叛乱之下,戛然而止了。

    看着颓废的蒙戈,巴特尔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不过,有其木格的消息了,她一路往北逃,最后被我们的庆国盟友救下,一路护送了回来……”

    “庆国盟友,北逃……”

    听到妹妹的消息,蒙戈总算来了点精神,旋即就是苦笑:“说实话……我还真希望其木格就这么逃到北方,隐居下来算了,毕竟我们现在的情况,可是一点都不好啊!不过既然来了,还是要见一下的,让他们进来吧!”

    “哥哥……”

    没有多久,明显消瘦许多的其木格公主红着眼眶,飞扑进蒙戈王子的怀里。

    而孙用则是用一种诡异的表情,盯着段玉与秦飞鱼。

    “段银章……难怪当初你拒绝了我的提议,原来你已经是庆国官方之人!”此时的孙用,就以一种低低的声音说道:“可惜你修行之身,就这么被废了……”

    话语之中,竟然有着一些惋惜之意,又有一些傲气。

    “承蒙惦记,只是孙大人你身为王子教习,不知日后打算怎么在草原上混下去呢?”

    段玉笑眯眯地反刺了一句,顿时令孙用噎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这个王子教习的身份,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但之前在乌延部中,各方也是要卖个面子的,而这就坐实了苏赫巴鲁一党的标签。

    等到现在巴图上台,他一个南人,手里也没有掌握什么权力,连投靠都可能没人要,地位的确十分尴尬。

    甚至在他心中,已经暗自打算准备席卷些财物,一走了之了。

    至于发动叛乱,割了巴特尔与蒙戈的头去献忠的想法,都在他脑袋中转过,奈何实在没有什么本钱,连兵变都发动不起来,甚至一动手就肯定被巴特尔割了脑袋,因此只能作罢。

    “好了,多谢你们两位,将我的妹妹送回来!我会给予你们一些让你们满意的奖赏!”

    这时候,蒙戈才回过神来,安慰好妹妹之后,以一种从容的姿态对段玉说着——这神态,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他还是以前乌延部的那个王子,而不是一条丧家之犬呢。

    “请恕我直言,黄金等赏赐对于我而言并无什么意义,并且……尊敬的王子殿下,您的未来实在堪忧啊!”

    段玉笑了笑,以一种洪亮的语气说道。

    听到这里,蒙戈眼神一黯,而巴特尔脸上则多了几丝杀气。

    “据我所知……王子你刚刚输了一场关键战役,现在手上还有多少人马?五千?还是三千?”段玉故作不知,依旧在侃侃而谈:“即使有着巴特尔此等猛将,恐怕也是回天乏术,接下来,难道就准备一路西行,在西戎之北默默积蓄实力么?”

    西戎诸国盘踞庆国之西,小国寡民,但物产极为丰富。

    特别是当草原胡人强大之后,便将西戎诸国看成了钱袋子与肆意纵横的牧场。

    光是乌延部一家,每年就要从西戎诸国那里勒索大量的黄金、宝马、丝绸、以及奴隶!

    当然,形成这种宗主国附属的关系之后,乌延部战士也变成了西戎诸国的守护者,好像狼群看守着自家养的羊一样,不准其它草原部落放肆。

    可以说,繁荣的西戎诸国,特别是靠北的那几家,就是乌延部的禁脔。

    巴特尔之后的打算,便是向西迁移,勒索西戎诸国的人力物力,要是长生天眷顾,或许还能整军再战,有着卷土重来的机会。

    “只是殿下不要忘了,西戎诸国臣服的是拥有十万铁骑的乌延部,而并非只有几千残兵的你!”

    段玉一笑:“更何况,那位巴图可汗难道会坐视你们壮大么?光看他派帖木儿好像猎犬一样跟着你们就明白了,纵然你们向西迁移,他也只会死死咬在你们身后,你们入西戎,他也入西戎,不会给你们丝毫休养生息的机会!而巴图可汗坐镇后方,自然可以从容整军,到时候倾力一战,谁能得胜?”

    蒙戈脸色一滞,手里的黄金酒杯落在地上。

    而巴特尔则是握紧了拳头。

    实际上,这个糟糕的可能,他们都隐约想到过,只是谁也不愿提起。

    此时就被段玉揭开血淋淋的伤疤,必须得面对了。

    “我听说……南人当中总有一些聪明人,能指点江山!”蒙戈沉默片刻,忽然以干涩的声音问道:“你说这些,肯定不是想被巴特尔斩杀在这里,那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只是提出一个建议罢了!”段玉平静道:“也是给殿下指出一条活路!”

    “哦?那我可要洗耳恭听了。”蒙戈似不在意地一笑,手却有些颤抖。

    “殿下可曾考虑过内附?”

    “内附?”蒙戈脸上有些迷惘,旋即听到孙用解释几句之后,立即勃然大怒:“你是说……让黄金血脉的子孙、可汗的继承人、草原上的雄鹰、高贵的王子……去投靠南人的庆国?”

    实际上,以草原人依附强者的特性,也不是没有一些小部落投靠庆国的例子。

    但蒙戈显然不同,他可是伟大的黄金子嗣,甚至还是曾经的可汗继承人,拥有成为草原之主的大义名分!

    一听到这个提议,纵然巴特尔,也是不由拔刀怒视。

    “如果殿下想轰轰烈烈,那大可去西方搜罗实力,与巴图可汗一战!”段玉恍若未觉:“但若殿下想求安稳,乃至未来反扑,此时南归内附是最好的选择!到时候国君必然欣然接受,甚至封你为可汗呢!”

    纵然只是为了分裂考虑,只要庆国国君不傻,也肯定会接受这个提议。

    毕竟,巴图可汗怎么看都是一个铁杆的北燕派,至少在北燕没有出兵占领大草原之前,都是如此。

    这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了。

    甚至,纵然未来北燕与巴图可汗翻脸,庆国重新与乌延部联手,这颗钉子也要留在手上备用,毕竟政治便是尔虞我诈,留一手底牌总没有错。

    而对蒙戈而言,这至少就保证了一条退路,哪怕草原大败亏输,也可以退入亢北城关内休养生息。或许还可以得到庆国帮助,真正控制西戎诸国,再与巴图可汗一争长短!

    一想明白之后,蒙戈便有些沉默,摆摆手:“你们先下去吧……”

    段玉看得出来,此人明显动心了,不由微笑退下。

    若是能说得蒙戈王子降庆,怎么看也是一份大功了吧?至少携此功回去,便不愁成为替罪羊,说不定连带着秦飞鱼的问题都可以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