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八十一章 拦路虎(均定200加更)

第八十一章 拦路虎(均定200加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也是与旧朝彻底切割,新生的帝国将会没有丝毫历史包袱与罪孽,得以轻装前行……”

    “能想出如此大计划,有如此大魄力的,莫非是大夏祖龙?”

    段玉感觉浑身颤栗,也说不出是兴奋还是惧怕。

    但他相信,自己终于抓到了前世隐藏的一丝脉络!在重重的历史迷雾中,找到了真相!

    若不是有着上元天师临死传递消息,他还有前世诸多记忆印证,根本无法完成这些推理。

    而当这一切都一一出现之时,段玉便相信,自己的猜测有着七成以上的真实性!

    ‘难怪当年北方胡人南下之际,南方楚国也是内生变故,有着高姓之将崛起,他必定是大夏祖龙暗中选定之人,皇室血脉,要完成以南统北的大业!’

    至于之前见过的高冈,前世历史上默默无闻,肯定是由于天机未变,因此真正蹉跎一生。

    只是这一世,有了段玉这只小蝴蝶,很多事情就发生了改变。

    “当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段玉心里默默叹息,真的有了一丝畏惧。

    毕竟按照这个推测来,当年大夏龙庭苦心积虑准备,在整个大陆上埋下的暗子无数,潜在势力极其惊人。

    甚至这次小试牛刀,依旧势如破竹,一举干掉了乌延部大祭司与白毫山上元天师!

    将来北燕一统草原,十年内南下,已经成为定局!

    自己前世懵懵懂懂,螳臂当车,灰飞烟灭当真是没有半点侥幸。

    而这一世,依旧要做那只小小的螳螂么?

    ‘只是……我依旧不甘啊!’

    段玉暗暗握紧了鬼切的刀柄:‘乱我心者,一切皆斩!元神出窍,首先要看破生死,才能谈得上渡心魔劫,连生死都不放在心上了,我还管你是谁?’

    ‘我重生的最大愿望,就是复仇之后,站在世界之巅!要论最大仇人,那只幕后黑手才是正主!难道我要像个懦夫一样,杀掉那些表面上的仇人,然后泛舟于四海?’

    ‘这看似逍遥,实际上就是逃避的懦夫!或者说,只能作为最后选择!我还是要先尝试一下的!’

    段玉深吸口气,在赶路的同时,飞快整理着自己的底牌,庆幸总算不是无牌可出。

    “首先,大夏虽然遗留无数,却终究是潜势力,见不得阳光,否则今日割据大陆的诸国肯定要先一致对付它!只是我不能先喊出来……”

    他只是一个小人物,无凭无据,说出来鬼信啊?还特别容易吸引火力,到时候来一个天师就可以让段玉灰飞烟灭,甚至死前还要被抽魂炼魄!

    “饶是如此,先暗中放出一点风声,还是可以的……”

    大夏虽然施恩众多,有着书院、正阳道此种死忠,但也有在它尸体上狠狠割肉放血,不共戴天的死敌,甚至连白毫山都可以算是其中一个。

    放出一些模棱两可的消息,不求引发什么连锁反应,只要有一两个国君重视,便是大赚了。

    “而第二点,就是它的北境攻略……不知道因何缘故,提前如此多时候,根基一定不稳,纵然花费十年再让胡人南下,依旧太过急迫,只要一场大败便会一溃千里……”

    将原本三十多年的攻略,放在十年之内,是何等急切?

    原本,正阳道主可以顺顺当当地进阶雷劫不灭,以无可匹敌之姿击杀乌启大祭司,协助北燕一统草原。

    而此次,却是不得不暴露了神宵门,甚至还有八贤王与书院,虽然取得的战果更大,但要说他本人没有损伤那是骗鬼。

    更何况,就是因为动作太大,才被上元天师看出端倪,有着密信传出。

    只要白毫山主能活着回去,庆国国君肯定会开始追查大夏余孽。

    到时候一波清洗下来,那些潜伏的棋子肯定死伤惨重。

    若是没有他们当带路党,庆国或许能比历史上多扛几年,甚至将草原人挡在亢北城外,也未可知。

    ……

    夜间的丛林仿佛化为了怪兽。

    更不用说,虽然萨满巫师与他们的陷阱一起死伤惨重,但一些纯物理的陷阱,乃至猛兽毒虫,却是丝毫无碍。

    因此,白毫山一行前进得实在磕磕绊绊,甚至还出现了伤员。

    好在有着段玉。

    他敏锐的反应,还有手上锋利无比的鬼切,为这一支小小的队伍扫清了不知道多少麻烦。

    “段银章……”

    静风与于静白上前,尴尬地笑了笑,有些难以开口。

    虽然段玉救了他们师父还有他们一行是事实,但那先下手为强,毫不讲理地就将丹朱一系屠灭的做法,也实在是让人心悸不已,宛若杀神在世!

    也就是他们两个了,其它弟子现在见到段玉的背影,双腿都有些发颤。

    段玉转过身,一脸和善的笑容:“两位有何事?”

    实际上,虽然他在前面开路与推演,但起码一半的精神,都放在后面这群道人身上。

    虽然现实情况是自己一个人可以灭了他们一群,但也要防着他们偷偷下黑手的情况。

    毕竟,此世的自己跟他们可没有任何关系,之前还下黑手屠灭了一批人,虽然现在被定性为叛逆、道贼,但之前却也是他们活生生的亲朋好友啊!

    这个时候再不多长一只眼睛,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段玉的准备,也就是将他们送到丛林之外,与接应者汇合之后,自己就要离开了。

    这一是避免他们动什么歪心思,第二就是还要寻找秦飞鱼。

    与白毫山主聊过之后他才知晓,军方的精锐竟然那么凄惨,需要连夜上山伏击,秦飞鱼这个二弟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

    是以无论如何,自己总得回去一趟,搜寻对方的踪迹。

    “这个……”

    于静白半天无法开口,最后还是静风道人接过话头:“此次我等损失惨重,但定北军樊灼大都督所率领的精兵部队却是战力犹存,为何不与对方联合?”

    “因为此人难以相信啊!”段玉苦笑了下:“八贤王都能叛国,难道你便如此信任樊大都督?”

    一听这问,静风顿时哑口无言。

    实际上,这也是段玉的真实想法。

    他记忆中的大批带路党,都是三十年后的,而此时活跃的那一批人都已经几乎乞骸骨归隐了。

    对于大夏龙庭到底在其中埋了多少暗手,根本是两眼一抹黑。

    此时冒然联系,岂不是送货上门?

    “好在无论如何,这里毕竟是乌延部的地盘,只要我们与外面的人马汇合……”

    于静白自顾自地说着,忽然沉默了下来,显然也是感觉到了一点不安。

    “若乌延部还可靠,那个巴特尔去哪里了?”

    段玉冷笑一声,劈开藤蔓,现出外面辽阔的草原。

    “终于……出来了!”

    见到这一幕,所有幸存的白毫山道人都是如释重负。

    至于接下来如何联系吉吉部接应,便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只是他们还来不及欢呼,就看到了面前拦路的一个人,更确切地说,是一尊元神!天师级别高手的元神!

    纵然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场面就顿时凝滞,宛若巍峨高山,压迫而来。

    “他是神宵门的赤光道人,与正阳道狼狈为奸……”

    白毫山主站了出来,满脸苦笑:“我想不到,你还能元神出窍……怎么不见正阳道主?”

    “明元道兄伤了点元气,自然只能由我出手!”

    赤光道人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负手而立,一派高手风范:“你们是自裁?还是让我动手?”

    白毫山诸道,自然是必须铲除的对象。

    不仅是为了让那些支持他们的道人上台,同时也是为了彻底将八贤王叛国的罪证消灭掉。

    “唉……”

    段玉叹息一声,在平静的夜空下显得特别刺耳。

    他回首望了望,白毫山此时当真是大猫小猫两三只,丹字辈里面就丹诚一个能打的,白毫山主完全变成了废人。

    至于静风静白等人?连元神都未突破,在此种等级的战斗中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年青人……你很不服?”

    赤光道人瞥了眼段玉腰间:“就凭一把妖刀么?”

    虽然此刀很不错,若掌握在游神御气强者的手上,可能会给他造成一点威胁,但段玉修为差距跟他太大,简直是一目了然。

    连元神都未突破的,在天师眼中自然都是废柴。

    “是的,就凭我手上的刀!”

    段玉神色肃穆,双手持刀。

    “段银章……你大可先走,我为你断后,记得一定要将消息传回庆国!”

    丹诚道人盘膝坐下,预备元神出窍,决一死战。

    而白毫山主望着这幕,却是有心无力。

    纵然他是游神御气的大高手,但近距离被浩然之气伤害,后来又被一路追杀,早已是重创之身,连走路都要人扶。

    “你是神捕司之人?”

    赤光道人却是来了点兴趣:“这次庆国四路人马,以神捕司最弱,也是最先覆灭的一路,但想不到,还有一条漏网之鱼?”

    “是啊,漏网之鱼,这一次我们真是输得极惨,但是……纵然如此,我也要为他们报仇啊!”

    段玉双目赤红,鬼切刀竖斩。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