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八十章 猜测(均定100加更)

第八十章 猜测(均定100加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刀在手,鬼神不留!

    遥遥望去,仿佛可见一头恶鬼狰狞伸爪,摇动七星!

    噗噗!

    十几个道人口吐鲜血,倒了下去,满脸不可置信之色:“如此大凶之物……怎么会落到他手上?”

    他们感应得很清楚,虽然段玉找到了阵法破绽,但也是以力破巧,硬生生斩断了他们的法力联系。

    “静玄师弟?”

    就在此时,有人又发现了不对劲。

    静玄呆呆怔怔,忽然间一道血痕从额头浮现,笔直落下,均匀地将身体分为了两片。

    鲜血飞溅,内脏狂涌。

    诸多道人一滞,旋即纷纷怒喝:“贼子!我跟你拼了!”

    噗!

    回答他们的,是段玉的刀锋。

    有着前世记忆,哪个是忠臣,哪个是叛徒,段玉一清二楚,当即刀刀劈出,将仇人头颅砍下。

    “割不尽的仇人头,当真痛快!”

    七星聚元阵被破,这些道人都被法力反噬,此时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段玉杀之如杀一鸡。

    于静白萎顿在地,望着这一幕,原本心丧欲死,看到段玉居然向正中几人走去,不由目眦欲裂:“你要做什么?”

    “段银章,只要你放过我师父,一切好说!”

    静风静虚也是大急。

    “谁说我要杀人了,我只是要救人而已!”

    段玉一边说,一边破入核心,一脚踹在丹诚道人身上,将这个前世师父踢飞出去,也不知道摔断了几根肋骨。

    元神出窍的高手,对肉身十分看重,并且有着一种玄妙的感应。

    此时肉身受伤,立即就又有一道流光折返。

    ‘成了!’

    见到这一幕的段玉大喜,眼角看到一道元神已经归位,赫然是丹朱道人,立即上前,鬼切一斩。

    “贼子!”

    丹朱道人面红若血,却因为元神刚刚归窍,还未能彻底恢复行动,只能勉强抬手一指,一道金光射出。

    虽然以元神对敌更占便宜,但他可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的,如何敢让元神暴露在外?

    “给我……破!”

    段玉狞笑一声,鬼切竖斩。

    与此同时,体内二转石印转动,数个法术瞬发而出,刹那间便突破金光。

    嗡!

    刀刃轰鸣,凶恶的刀气直接冲入丹朱体内,令他庞大的法力都来不及调动。

    噗!血水飞溅!一个头颅飞起!

    可怜这个道人刚刚逃回来,便做了刀下之鬼!

    在这刹那,丹诚道人肉身张开眼睛,就看见天地间仿佛多了一轮白色的太阳!

    “你……”丹诚道人起身拔剑,望着段玉,忽然吐出一口鲜血:“你是奸细?”

    “……”

    段玉无语,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虽然他这么做是为了救人,可之前所作所为,根本就是冲入白毫山阵营,大砍大杀,不被当成魔头叛徒才是见鬼!

    “师父!”

    静风静虚、以及一些弟子汇聚在丹诚道人身边,大有要斩妖除魔的架势。

    ‘这样也好……作为敌人,我才有藉口杀那些白毫山高层,至于名声会如何,有什么干系?大不了一战之后就南逃!’段玉手持鬼切妖刀,心里冷笑。

    ‘当然,此时的当务之急,还是将这群货色带回去……要不我先逃跑,让他们一路追杀我?’

    “慢!”

    大战一触即发之际,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忽然开口。

    “掌教?”丹诚道人持剑守护在白毫山主身前,面露疑惑之色:“刚才的浩然之气爆发,到底出了何事?”

    他看得出来,此时的掌教真人简直是五劳七伤,几乎奄奄一息,目中精光涣散,这是元神被重创的征兆!

    这很正常!

    毕竟是近距离承受那等浩然之气的冲击,没有如丹旬那般魂飞魄散,就足见天罡地煞之气淬炼元神的顽强了。

    “八贤王叛国,上元师叔已遭不测……”

    白毫山主一开口便是石破天惊:“若不是他们一心对付师叔,无暇顾及我,恐怕老道这条元神也要交待在那里了……只是事不宜迟,我们速走!”

    “但他……”

    静风指着段玉。

    “你是神捕司的段银章,竟然只诛杀了丹朱一系的人?”白毫山主望了望周围,了解情况后颇为诧异:“你如何知道丹朱叛道之事?”

    他也是先看到丹朱的异常反应,再联系后来之事,又有上元天师提点,才勉强想通。

    但怎么也预料不到营地里这位神秘的段银章,竟然直接下辣手将隐患都去除了。

    “叛……丹朱叛道?”

    丹诚与静风一干道人目瞪口呆。

    “机缘巧合,识破北燕阴谋……”

    段玉耸了耸肩膀,看来是打不起来了:“山主可还能行走?”

    他也看得出来,此时的白毫山主,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可以说若是自己心怀不轨,大概就可以一人灭了这帮白毫山精英。

    “尚可……”

    白毫山主苦笑一声,望向旁边的丹诚道人:“师弟,这次就要靠你了,不能让我白毫山精英尽丧在草原……”

    “我……”丹诚道人略一迟疑,目露坚定之色:“掌教放心!”

    忽然间,面色又是一僵。

    “出了何事?”

    “我……我肋骨断了……”

    ……

    延支山内,白毫山队伍在密林中穿行。

    至于那几个乌延部向导,早在内乱的时候就趁机跑了。

    就算他们不跑,段玉也不准备原路返回,那跟送菜没有什么两样。

    得益于两次浩然之气清场,此时的密林之中萨满巫师布置下的恶毒机关被破掉大半,赶路却是并不麻烦。

    段玉当仁不让,做了开路先锋。

    因为此时的白毫山,已经成了一群残兵败将,其中大部分还都是他的责任,甚至还踢断了丹诚道人的几根肋骨……

    毕竟当时情况紧急,很难掌握力道,更何况若不制造危局,丹诚元神也不一定回来。

    是以,此时的丹诚道人与白毫山主丹心一样,都被人扶着走。

    好在他元神没有什么大碍,可以说是此时白毫山的第一战力了。

    “掌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途当中,丹诚道人终于醒悟过来,向白毫山主问着。

    “之前丹朱一走,我等杀至行人司营地,立即就遭到了大儒浩然之气攻击……那正阳道主,竟然将肉身藏在八贤王庇护之下,我等真是始料未及……”

    白毫山主闭上双眼:“上元师叔被围攻陨落,有他牵制,那些人来不及顾我,师叔因此传音入密,让我立即突围,还有最后一句遗言……”

    “遗言?”

    “丹朱已叛,留意夏龙!”白毫山主望了前面的段玉一眼,大声将遗言说出:“段银章听了,可有何感想?”

    “未曾有什么感想,只是十分诧异!”

    段玉闭上眼睛:“书院一向以正统标榜,投靠八贤王还算勉强,但相助北燕,实在令人费解,而夏龙者何也?”

    “这也正是老朽疑惑之处……”

    白毫山主苦笑道。

    殊不知此时的段玉,心中简直是天翻地覆。

    虽然此句没头没尾,但他联想到前世诸多情报,却是忽然生出豁然开朗之感。

    ‘当年胡人南下,书院的态度实在暧昧,差点就当了带路党,现在回想,又不像被北燕收买的样子……’

    ‘不说这些,光论当年北燕对庆国乃至北方诸国的渗透之深,简直骇人听闻,几乎不可能……’

    ‘所以说,重重黑幕之下,还隐藏着一股势力么?而那股势力,就是夏龙?’

    白毫山主可能一时不解,或者想到了也难以置信,但段玉却是亲眼见到之前的大夏神祗的!

    ‘白毫山主想不到这方面,可能是因为当年大夏龙庭一夜崩灭,所有修者都能感受到,但这就是最大的不合理之处!’

    ‘一个幅员辽阔,堪比数个庆国的大一统王朝,传承多年,龙庭积蓄丰厚无比,纵然阳间朝廷陨落,也足以延续数千年,怎么可能一夜灭亡?’

    ‘更何况……我亲眼见过大夏残存的神祗,从当日所做作为来看,大有兴复大夏的念头!’

    ‘区区一个北燕,无法收买书院、正阳道、神宵门……但若是大夏呢?’

    书院素尊正统,纵然此时的庆国,也只是当年大夏的一部分。

    而十大道脉,只要是历史稍微悠久一些的,哪个未曾跟当年的大夏打过交道?

    段玉骇然发现,如果将幕后黑手定为大夏复兴势力的话,那很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比如此时诸国中庞大的潜藏组织与势力,北燕布置不出,但如果是大夏的遗留,却完全可以说得通。

    ‘如果真是如此,大夏为何要让草原胡人南下?难道便是为了兵荒马乱,好起义出兵么?’

    段玉一个激灵,识海中宛若有着一道闪电劈过:‘还是为了所谓的‘得国之正’?’

    以对方的潜在势力来看,全力发作,未尝不可能在各国中政变上位,只是如此一来,便是得国不正,很难腾出多少利益与位子巩固统治,往往国寿不长。

    只有胡人南下,打破一切枷锁,杀得地主富户文人士大夫血流成河,腾出大量利益,才能令他们知道疼痛,呼唤‘明主’出现!

    到时候,凭借着驱逐胡虏的大义,在各国废墟上重新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帝国,才是真正‘得国之正莫过于此’,或可再开三五百年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