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七十七章 狼陨

第七十七章 狼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儒家虽然入门最为简单,但能知行合一,养浩然之气,成就大儒者,还是极少数。

    甚至,纵然成为大儒,也只是普通人的身体与寿数,没有丝毫神通。

    但就是这样的普通人,一口浩然之气喝出,能辟鬼神!

    任何妖魔鬼怪,元神邪祟,在浩然之气面前,都仿佛冬雪遇烈日一般,被克制至死。

    纵然那些大神庙宇,也有很多大儒祭拜之后,就承受不住,神像轰然裂开的。

    这就是读书人的道!

    虽然渺小如蝼蚁,但一朝发时,能震动寰宇!

    五位大儒齐声爆喝,将一辈子读书养身,精炼的浩然之气吐出,再加上朝廷配给的一品官气,有着何等恐怖?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一轮白色的大日,在黑山脚下冉冉升起。

    “该死!”

    “哪里来的大儒?”

    “不要啊!”

    白光笼罩之处,大量阴兵一个个仿佛肥皂泡一样炸开,瞬间尸骨无存。

    不仅如此!

    在黑山周围,大量正在施法的萨满与祭司,同样面露惊惶之色。

    还来不及收手的,法力就混杂着一丝浩然正气卷入体内,整个人惨叫着燃烧起来,仿佛一团明亮的火炬。

    地面上的阵法,乃至他们身上的法器,也是在刹那间一件件炸开,毁得尸骨无存!

    浩然之气,荡涤寰宇,便是如此霸道与恐怖!

    白色的太阳不断扩大,从山脚将黑山吞噬。

    黑山之上,一群祭祀面色一变,逃跑不及,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身上浮现出妖狼、巨虎等精怪之形。

    “这是……被精怪附体了?”

    旁边一名少女祭司呆呆望着这幕:“阿达祭司什么时候被精怪附体了?”

    “啊啊!我要死了!”

    在她旁边,一名青年萨满满地打滚,不断撕扯着自己的衣袍。

    少女认得这个人,他修炼的是十分邪异的一脉,需要炼化妖精入体,借得妖力,但实际上,就是人魂与精魂合一。

    但在这时,却是仿佛被火烧一样,身体都在缓缓融化,最终轰然炸开,再无声息。

    白光过去,少女却是望了望自己的双手。

    在这场变故中,她居然毫发无伤!

    浩然正气,只伤妖邪乃至无形鬼物。

    换句话而言,没有肉身的精怪肯定死得不能再死,正在施法的法师也会被顺势入侵,如果没有妖邪之气还好,否则也会变成一团火炬。

    但这个少女修为低微,也没有沾惹什么妖精邪祟,甚至都被吓得忘了施法防御,反而因祸得福,什么事都没有。

    “真是……好壮观啊!”

    段玉不管身上黑刀刀鞘碎裂,连石符吊坠上都浮现出一道裂痕,收了灵眼,以普通人的视角遥望黑山。

    只见整座黑山狼哭鬼嚎,仿佛活了一样,不知道多少牛鬼蛇神呼啸着想要离开,却在惨叫中消融殆尽,不由嗤笑:“都是一群傻子!”

    浩然正气,对无形之物伤害最大。

    打个比方,这个世界的妖精是两码事,有肉身者为妖,无肉身者为精怪。

    遇到浩然正气,精怪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但妖如果不出元神,那最多就是被废了神通,凭借庞大的妖身,说不定还能反杀,将大儒咬死一群!

    但一旦施展妖法与浩然正气硬抗,那便是找死了。

    那些草原萨满巫师哪里知道这么多?甚至有的还专门找精怪修炼,将自己整的半人半鬼,在浩然之气到来之际还施法硬抗,就是自取死路了。

    不见白毫山主遇到这种情况都元神乖乖回到肉身暂避,普天之下,有几个妖邪修为超过游神御气的?

    “这一下,乌延部真的是死伤惨重了……或许,这便是庆国的谋划!”

    见到浩然正气扫荡黑山,整座山都似在缓缓融化,段玉却是豁然开朗。

    这次为了帮助大祭司,不知道多少乌延部精锐巫师都了来到此处,甚至请了大妖大精怪助阵,毕竟草原可不是中原,没有那么多教条束缚。

    但此时,却是统统在这爆喝之下化为飞灰。

    由此可见,庆国根本是想做渔翁!

    “难怪只有我道人一路光明正大地进来,其它几路都是偷偷摸摸潜入延支山,果然所图非小,是想做渔翁,将乌延部与正阳道一网打尽?”

    段玉推测出这点,心中却是一沉。

    有多大量,吃多少饭。

    庆国想做渔翁,却忘了正阳道可不是鱼,而是一条恶蛟,说不准便会被反噬!

    “变数!变数在哪里?”

    段玉闭上眼睛,飞快回忆:“有着乌延部封锁,正阳道不可能有着大批精锐来草原,只能是高端战力,多出的那一尊天师么?”

    “接下来,或许还有一大批元神真人?不!在大儒面前,普通元神出窍就是找死,连游神御气一不小心都会受伤,那就是……”

    他豁然睁开双眼,盯着道阵中的丹朱等人!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这就是唯一的解释了,只是我想象不到,正阳道对庆国的渗透,竟然会到此种程度!”

    ……

    黑山之上,乌延部祖灵们各自发出怒吼。

    他们都是纯正的阴魂之身,正是浩然之气的针对对象。

    白光笼罩之时,一个个阴兵就好像炸豆子一般炸开,连带着阴将都是如此。

    甚至,白色的太阳之内,还有一条赤色蛟龙,张牙舞爪,这是庆国龙气!由五位一品大员身上的官气所汇聚之龙气!

    配合庆国中原大国的法统与人气支持,甚至能有当年大夏真龙之气的三成威严!

    那些英灵在白光之中本来就是勉强支撑,再被龙气横扫,顿时抵挡不住,纷纷碎裂,连阴魂之气都在浩然正气中渐渐消融。

    这真正是万劫不复,再也不可能重新凝聚。

    等到啸声安静下来之后,天朗气清,寰宇都为之一阔。

    黑山之巅,此时唯有正阳道主立定不动,虽然羽衣有些狼狈,星冠摇曳,看起来狼狈不堪,但神色却是从容不迫:“好一个庆国,五位大儒携龙气而击,一扫妖氛,这次乌延部的祖灵福地阴灵十去其九,唯有寥寥几个可汗龙气护身,勉强捡回一条性命,却也是元气大伤,难以再庇护阳世了……”

    龙气在于威严体制,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集众。

    但此役过后,多年积蓄的阴灵消耗一空,当真是摇摇欲坠!

    阴面损失如此严重,甚至会直接影响阳世,可以说乌延部大劫难逃!

    “不错,只是还需要道友授首,方能算圆满!”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一尊元神缓缓浮现,化为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

    “白毫山上元!”

    正阳道主点头:“庆国这次,是预备将我与乌延部精锐一网打尽,当真好算计,好魄力!那庆君的确是个人才,可惜其寿不长,否则的话,当是北燕大敌!”

    “明元,事到如今,你还不愿承认么?”上元天师面色一肃:“国君的身体,是不是你们北燕做的手脚?”

    “哈哈……上元你果真是聪明人!不过这句话下了山我便不认,毕竟若给北燕国主知道了,说不得就得猜忌我了!”

    正阳道主大笑。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

    上元天师横眉倒竖:“剑来!!!”

    嗡!

    黑山之下,白毫山主一直背负的一柄法剑飞出。

    这口法剑通体晶莹,上面有着七个小孔,以北斗七星排列。

    “七星法剑飞出,师叔有召,走!”

    白毫山主见状,同样一闭双眼,元神再次出窍!

    ……

    时间稍微往前,就在五位大儒爆喝,荡涤寰宇之时。

    黄城,大汗金帐。

    “啊……”正在宴请诸位王公贵族的苏赫巴鲁捂着心口,惨叫一声。

    “大汗!”阏氏连忙上前掺扶:“出了何事?快传医者、巫师!”

    “我……我无妨!”

    苏赫巴鲁咬着牙,望着下面的诸个部落头人,暗暗打了个手势。

    阏氏明白自己失态,连忙坐好。

    而几个亲兵偷偷下去,带着各自使命离开。

    “哈哈……刚才淋了些雨,有些不适,我们再喝三杯,明日去狩猎,发些汗就好了!”

    苏赫巴鲁举杯痛饮,唯有阏氏才能看到他嘴角有些抽搐,却也知道他为何硬撑。

    草原部落,就仿佛狼群一般,只要狼王稍微展露出疲态或者受伤,地位立即就会受到挑战。

    乌延部也是这样,虽然大汗掌握了最为精锐的五个万骑,但这些头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更不用说其中还有他的几个弟弟与侄子,都是虎视眈眈。

    这时却都是大笑:“可汗说得对,我们草原上的男子,都是铁打的……”

    便在这时,喊杀声传来,几个满脸带血的护卫被扔进帐篷。

    “怎么回事?”

    苏赫巴鲁脸色一沉,摔下酒杯:“传我金帐亲兵!”

    “我亲爱的哥哥,你不用故作镇定了!”

    一名三十来岁的草原王子掀开帐篷进来,满脸笑容:“你的金帐亲兵,已经向我效忠啦,你不信么?帖木儿!”

    苏赫巴鲁大惊之下,见到刚才被派去带兵镇压乱民的帖木儿一身戎装,跟在弟弟巴图身后,不由神色一凜:“巴图!你这个被放逐的罪人,还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