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七十四章 各方

第七十四章 各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星聚元阵!

    此阵盘乃是白毫山秘传,兼具防御与增幅之效。

    简单而言,这阵法布置时需要至少七名修炼白毫山道法的炼气士,启动之后便能生生不息,将众人法力汇聚,增益元神出窍的真人!

    至于程度么?自然视布阵之人的道行而定。

    这次出行的都是白毫山精锐,五气朝元的核心弟子,按照段玉估计,阵法的威能,应当能将普通元神出窍真人的修为,拔升至这一大阶段的巅峰层次。

    换句话来说,纵然刚刚元神出窍的真人,都能做到元神驱物,飞剑杀敌!

    与此同时,坐镇北斗七星方位的弟子法力连通,宛若一体,虽然无法强行拔升弟子修为至出窍境界,但道法威力大增,能应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袭击。

    ‘其实……此阵法的原理,出自游神御气的境界……游神御气,不过是令元神镀上一层天罡地煞之气,从而威能大增,此阵法却是借助众人合力,为脆弱的元神穿上一层法力衣服,并增幅气力!’

    在核心圈子内的道人们,丹诚、丹朱、丹旬都是元神出窍境界,而白毫山山主丹心修为更上一层,赫然是游神御气之境!

    此时各自出窍,段玉就见得一名神人凌空而立,身后跟着三道虚影,飞上了黑山,不由暗自苦笑:“唉……这就是实力低微者的麻烦啊,那种层次的大战,连围观的资格都没有……”

    在道人阵法之外,数十个道兵又围了第二层,将他与几个向导牢牢看管起来。

    段玉无奈,只能盘膝而坐。

    至于庆国的其它人手,乃至乌延部的高手,则是一个都没有看到。

    “若是神通一类的增援,距离太近反而不好施展,大概都是如同白毫山道阵一般,分散在黑山四周,至于大将与精兵,还有武道高手,肯定是预备偷偷上黑山埋伏!”

    此时的黑山,在段玉看来,无疑是龙潭虎穴。

    纵然一个天师大高手前来,也未必能保住性命。

    那位二十年后传闻突破雷劫不灭的正阳道主,真的会如前世一般,从容而来,轻而易举地获得一场辉煌的大胜么?

    ……

    贺宾举起水壶,默默喝了一口。

    作为叶州行人司的力量,他也在这次行动成员之内。

    实际上,整个叶州行人司,除了指挥使胡德之外,几个有名有姓的官员与高手,基本都在这里了。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之前钱家谋逆大案的牵连。

    出了这等大事,还是由神捕司的高手捅出来,行人司对此一无所知,国君会如何想?

    纵然不下狠手清洗,他们为了洗刷冤屈与罪名,最重要的还是重新获得中枢信任,就必须立功!立大功!

    实际上,若不是叶州行人司不能缺人主持,连胡德都会亲自前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做段玉的罪魁祸首!

    一念至此,贺宾的神色便不由转为幽暗:“听闻……你这次也来了,而神捕司约定之期未传来消息,肯定在草原上遭遇不测……我真希望,你能活下来!”

    唯有对方活下来,他才能亲自报复!

    这不仅是贺宾的想法,几乎所有叶州的行人司高手,都有着这个念头。

    如果让那个银章捕头痛快死了,就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只是望着宛若吞噬一切光线的黑山,一切阴暗念头又都消失无踪,只剩下一个信念:“一定要活下去!”

    不得不说,作为情报机关,行人司在保密上做到了极致,也没有被混入探子奸细。

    在草原上的一路,他们走得非常顺畅,几乎是顺顺当当地来到了延支山外围。

    只是在不走寻常路,强行从另外的山道突破入延支山的过程中,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那些该死的乌延蛮子,在延支山附近可谓重重封锁,光是为了突破那些守护的骑兵,就有一个千户,两个百户被留下断后。

    进入山脉之后,更是有着萨满与巫师布置下来的恶毒陷阱。

    这一路走来,几乎是步步血泪,成员折损超过三成!

    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他们护送的关键太过重要!

    贺宾大口吃着干粮,目光不由转向队伍核心。

    在那里,几位须发皆白、颤颤巍巍的老人正在原州行人司镇抚使的亲自侍奉之下,吃着预备好的干粮与清水。

    他们眼神明亮,博带高冠,纵然是在此种环境之中,一举一动也十分从容不迫,若不是脸上带着倦容,简直就好像是来秋游的一样。

    但贺宾心里清楚,为了掩护这些跟普通老头一样的人前来这里,他们行人司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这一行五个老者,便是他们这次护送的‘关键’!

    五位达到了‘知天命’境界的大儒!

    他们在庆国之内教书育人,闻名遐迩,每一个的影响力都非同小可,享誉清林。

    正是因为这点,连庆国国君都不敢赌乌延部可汗在知道这几人的身份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只能偷偷潜入。

    而这几位大儒,虽然一个个弱不经风,与寻常人没有多少区别,但一身浩然正气,已经到了可辟鬼神的地步。

    虽然对上普通人与武士就是个悲剧,但之前便是靠着他们,才破了几个草原萨满巫师布置的陷阱与大范围幻术。

    ‘儒家浩然之气,一喝可惊鬼神,特别是此种大儒,在他们面前,恐怕连元神出窍的真人都不敢放肆,联手之下,游神御气的元神也可压制,但天师……’

    贺宾望着这几个老态龙钟的大儒,有些忧虑。

    呼风唤雨的境界,乃是道门如今的最高,可称天师!

    作为天师,不仅元神大成,甚至反哺肉身,形神兼妙,连镇压五行、禁绝万法的龙气都能硬抗。

    纵然是国师位格,也可以坦然承受。

    五位知天命境界的大儒,恐怕还无法压下正阳道主。

    实际上,在贺宾看来,这五位‘大杀器’最妥当的用法,应当是趁着正阳道主外出之时,在一队精兵的护卫下杀上正阳道祖庭,又或者是发现某处妖邪据点之后,直接去中心开花。

    那样的话,场面肯定非常壮观,绝对是一喝死一大片的效果。

    如果能抓到几条新鲜出窍的元神,就更加完美了。

    时间在沉默中渐渐过去。

    明月高悬,寒风呼啸。

    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片乌云,将月光彻底遮挡。

    哗啦!

    下一刻,黄豆大小的雨点,便噼里啪啦地从天空中砸落。

    “下雨了?”

    贺宾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呆呆望着这幕。

    反倒是几位正在闭目养神的大儒,忽然睁开双眼:“有风无雷,有雨无电……此云中必藏邪祟!”

    ……

    哗啦啦!

    风雨汇聚,狂风怒号。

    大量的雨水砸落在人身上,没有丝毫阻挡,肯定不好受。

    秦飞鱼浑身湿透,而心里更是如坠深渊。

    此时的他,赫然正在攀爬黑山绝壁!

    人在半空,狂风怒吼,雨水狂涌,甚至视线都因此模糊。

    更不用说,那些攀岩的落脚点,因为雨水的浸润,而变得十分顺滑。

    就在刚才,他手下的一位宗师,就一个失足,从半空中摔落下去。

    如此高度坠落,纵然宗师高手,也是必然化成一堆肉酱的下场。

    ‘这一次的任务,当真九死一生……特别是这风雨,应当是那位正阳道主召唤出来,特意‘招呼’我们的!’

    秦飞鱼暗自咬牙,但只能努力攀登。

    这便是军令!

    在下方有着督战队冷漠注视,逃兵立斩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奋勇向前,争夺那一线生机!

    ‘这次的任务,是配合将军,狙杀正阳道主……也难怪对方会选择这种地形!’

    很显然,正阳道主特意选择这黑山之巅决战,肯定有着深意。

    其中最明显的,便是将军方最大的优势抵消。

    普通士卒,在山林中作战就是个笑话,而此种绝巅之地,纵然是一等一的精兵,一不小心也要有着损失。

    更不用说,还有此种恶劣的环境。

    呼!

    正思索间,旁边又有一道人影落下。

    对方穿着皮袄,赫然是一个草原人!

    ‘不……不能这么下去,若是停在半空,体力消耗,不得补充,我迟早也会脱力……’

    秦飞鱼咬咬牙,努力睁开眼睛,在磅礴大雨与黑暗中辨别上方的岩石与树藤,伸出大手。

    噗!

    暴雨冲刷之下,老树根一滑,小块碎石泥土滑落。

    秦飞鱼猛然失力,幸好眼明手快,另外一只手牢牢抓住一个岩石凸起,总算没有跟着掉下去。

    ‘若是事先上山峰埋伏,白日攀岩,至少没这么多麻烦……’

    此情此景,他心底不由生出一丝怨气。

    虽然也很清楚,若是精兵偷偷上去埋伏,目标的正阳道主也不是傻子,完全可以换一座绝顶。

    因此,这些牺牲,在上位者看来,就是必须的!

    只是他们这些下属,却未必能理解,并且为之捐躯。

    ‘此次之后,我不要再做棋子!’

    秦飞鱼目光如火,咬牙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