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七十章 贵女

第七十章 贵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回事?”

    那两个贵人也策马回来,是一男一女,男的褒衣博带,披发右衽,身穿长袍,腰间系着绸缎,脚踏牛皮长筒靴,绣以双龙抢珠与云纹,佩戴一柄弯刀,刀鞘上镶满了珍珠与宝石,年纪却只有十六七岁左右。

    女的戴着一顶毡帽,帽顶有着缨子缀下,以白银、珍珠、珊瑚、玛瑙、翡翠五宝为装饰,华丽富贵,闪闪发亮。

    “启禀伟大的草原之子,天空中的布日固德(雄鹰),还有草原上最美丽的如其其格(花朵),有着一个外人,闯入了我们的领地!”

    那骑兵首领马鞭指着段玉:“大胆,见到了贵人还不行礼?”

    “哥哥,我看他年纪也不大,好像是吓坏了……”

    如其其格年纪更小,大概只有十四五岁,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眨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笑眯眯地上前:“告诉我,你是南方来的南人,还是东方来的燕人?”

    ‘这个距离,倒是刚好可以挟持为人质,顺利脱险……’

    段玉心里汗颜了下,使劲摇摇头,将欺负小女生的念头丢掉。

    毕竟,只有十几骑护卫而已,他真要冲,他们也拦不住,不由笑了笑:“我是南方来的巫师,听说在延支山上将会有一场盛会,慕名而来……”

    “你是来自南边的巫师?”

    如其其格兴奋地叫着,而旁边的少年也来了点兴趣:“你会做什么?像萨满与祭司那样么?表演一个看看!”

    段玉听到这话,差点喷了,这么二的少年是从哪里来的?

    再说,临近乌延部,这两人是乌延氏的贵人,肯定血脉尊贵,不说比得上天潢贵胄、龙子凤孙,但五六品气运在身还是没有什么问题,在此等贵人面前演法,实在得不偿失。

    ‘胡人素来不知礼数,不懂规矩……北燕如此,草原更是这样……’

    不过心念一动,懒得与这帮人纠缠,顿时计上心来,拿出一块手帕:“你们看……”

    他将手帕折叠,形成一株花朵的模样,忽然一伸手,变成一株真正的绛红色花卉。

    “我将它送给你,美丽的公主!”

    段玉微笑着,将花朵送上前。

    “谢谢……嗯,我很喜欢!”

    如其其格嗅了嗅花蕊,脸上泛起兴奋的红晕。

    “南方的巫师,果然很有趣!哈哈……”见到妹妹开心,少年也是十分欢喜,随意脱下一个粗大的黄金手镯,就扔了过来:“这是我赏赐你的。”

    段玉心里翻着白眼,但还是顺手接过。

    实际上,这只是戏法的一种,在异世被称为魔术,靠的就是眼明手快,利用视觉偏差。

    成为宗师之后,这种小把戏自然随手拈来。

    ‘南方那些变杂耍的,要是来草原上,或许也能大赚……不过正经来说,异世欺骗国君的妖道之流,与江湖卖戏法的也没有多少本质区别……’

    ‘也幸好,这个年轻贵人没有脑袋一发热就要我做他的奴隶或者弄臣,否则还是砍死他再逃亡好了……’

    段玉随意想着,忽然间发现这个少年看向自己的目光略有些不对,似乎真有着这个趋势,不由眯了眯眼睛。

    “律律……”

    几匹马同时受惊,不断后退,差点将少年掀落马下。

    “怎么回事?”

    其它骑兵也是面面相觑,突然间,又看到一队骑兵冲了过来:“蒙戈王子、其木格公主,阏氏有命,最近部落附近歹人众多,你们速速回去,不得外出!”

    这队骑兵为首者是一名四十来岁的蒙古大将,身穿黑甲,狼顾鹰视,段玉被他目光扫过,感觉简直好像被刀子割过一般,心里立即大凜,知道遇到了胡人中的高手。

    胡人中当然也有勇士,甚至同样有着精兵、与兵家大将。

    或许名称不叫那个,但本质如一,否则的话,也没有办法南下牧马,侵略如火。

    “原来是巴特尔师父,我知道了!妹妹,我们走!”

    面对这个大将,蒙戈显得十分尊敬,一点抗拒的念头都没有,呼唤妹妹离开。

    “哦!”

    其木格转眼望着段玉,似是有些不舍,此时也无可奈何,与骑兵汇合离去。

    “呼……麻烦终于走了!”

    段玉望着他们的背影,却是长出口气。

    那个巴特尔给他的感觉,竟然比许士龙还要超出一头,显然是已经兵家之道入门的强者。

    此种高手,再配合大军,在草原上围杀一人,简直轻而易举。

    好在自己刚才没有与对方起冲突,否则便危险无比了。

    正沉思中,眼神忽然一凝。

    因为看到了前面大队中,一个黑点忽然脱离队伍,向段玉而来。

    这人身穿青袍,头扎发髻,却是个中原人。

    “在下孙用,见过道友!”

    他三十来岁,脸上饱经风霜,带着沧桑之色,见到段玉,眼睛一亮,拱手为礼。

    “道友?”

    段玉嘴角似笑非笑。

    “刚才在队伍中,听到王子说阁下是南方来的巫师,岂不正是道友?”

    孙用哈哈大笑,爽朗非常,但在段玉看来,却是来摸底的。

    距离大会日近,龙蛇混杂,有一个甚至亲近到王子与公主身边,怎么能不细细调查?

    “在下金玉,庆国散修,听闻这延支山上正有一场盛会,是以不远千里而来,刚才雕虫小技,贻笑大方了……”

    段玉诚恳地回答。

    “原来是金兄……唉,我也是散修出身,蒙阏氏抬爱,让我当了两位王子公主的南人师父,教他们读书认字罢了……”

    孙用有些自嘲。

    草原蛮子可不讲天地君亲师那一套,只拿他当个高级客卿,并且地位远远不如传授武技的巴特尔师父,其重武亲文的程度比中原更甚。

    “王子,公主?阏氏?”段玉却是故作惊叹:“想不到……他们竟然是乌延部可汗的子女么?”

    “正是!”孙用捋了捋胡须,目中精光一闪:“金道友想去延支山?恐怕有些不容易,三日之后虽有论道法会,但可汗同时也会派兵封山,唯有受邀而来的客人才能进得……”

    这实际上很正常。

    按照常理推测,正阳道主敢约战大祭司,肯定是有着把握,对于大祭司而言,就是生死之战!

    自己部落的守护神要去打生打死,乌延部可汗的心情肯定不怎么样,难道还能容许一帮蝼蚁在旁边围观?

    “道友也不要想强闯,须知这延支山可是乌延部圣地,平时就专门有着一部看守,到了黄城庆典,也就是论道法会之时,必定戒备森严,还有祭祀与巫师巡逻……”

    看到段玉有些不以为然的神色,孙用立即劝着。

    “原来如此,这可怎生是好?”

    段玉‘大惊失色’,实际上,腰间的鬼切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发出轰鸣,又被他镇压了下去。

    所谓的封山云云,简直是笑话,只要躲过外面军队,进入密林,大军的作用便会被无限缩小。

    剩下的,就是巫师、祭祀们的法术干扰了。

    这方面,纵然来个元神,段玉也能持着鬼切给砍回去,自保绝无问题。

    当然,孙用并不知道这些,看到金玉‘神色慌张’,顿时颇为自得地道:“鄙人身为王子教习,却也有资格带人上山,不知道金兄意下如何?”

    “哦?”

    段玉却是真正惊讶了:“孙兄愿意带我上山?不知有何条件?”

    “这个么……”孙用笑了笑,这才和盘托出。

    原来这厮除了教习之外,也担任着乌延部可汗的幕僚,有着为他搜罗南方人才的人物任务。

    在他看来,这金玉年纪轻轻,便修炼了道术,并且谈吐出色,显然够得上标准,因此有些动心,想要招揽一二。

    ‘靠!’

    打听到内幕之后,段玉却是翻着白眼:“搞了半天,是想收我为小弟啊……你身上有王八之气么?”

    当然,此种招揽,还只是意向而已。

    若是段玉愿意,现在就可去黄城,待遇从优,不过老底也必须交待清楚。

    “这个……孙兄恕罪,在下闲云野鹤惯了,不想进入体制。”段玉立即拒绝,否则的话,这个身份八成就要穿帮。

    “哈哈……金贤弟你是担心道法修为?我等只是客卿,并未领受实职品级,这方面却是无碍的……”

    孙用说到这里,不由气愤:“想那庆国,大力压制我等,以官职束缚,又有行人司、神捕司……修者略微出格便有打压,当真不拿我们当人看,纵然天纵奇才也不得施展……而草原之上,却是白纸好作画啊,此地散修同道,可比中原多多了……”

    草原上对法师之类极为尊敬,并且因为居无定所,多为小部落,消息闭塞,有时候甚至会将施法者当成天神供奉。

    而散修方面,因为少有打压,也是蓬勃发展。

    这点段玉自己十分清楚,之前那个元神真人级别的巫师便是最好的例子。

    要是放在庆国,野生的元神几乎不可能,而对方却一路修行,都到了元神驱物之境,只差一步就要突破游神御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