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六十八章 夺宝

第六十八章 夺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啪啦!

    许士龙惨叹一声,将铁匣抛出几步之外,整个人萎顿坐地。

    “将军大人,奉劝您一句,千万不要耍什么花样……”

    巴颜上前,用脚尖将铁匣拨弄至自己面前,俯身拾起:“钥匙呢?”

    “在那个属下身上!”

    许士龙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巴颜想了想,抬脚一踢!

    咻!

    一块尖石破空,砸在许士龙头上,将这位金章大人砸得头破血流,一头栽倒在地。

    “很好!”

    他点点头,没有下杀手,显然是以防被骗,留个活口,来到段玉面前,立即就看到了一抹金光。

    “果然是钥匙!”

    巴颜放下弓箭,取来黄金钥匙,对准铁匣,插入之后一转。

    咔嚓!

    齿轮咬合的声音传来,他脸上更是惊喜,慢慢打开匣盖。

    “啊!”

    忽然间,一阵明光之中,巴颜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双目流血,脸上还插着不少牛毛般的细针。

    原来这个铁匣之中,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被改造成了一个致命的陷阱!

    只要一打开匣子,立即就有牛毛毒针攒射,近距离之下,绝无幸理。

    这巴颜只是一个低层间谍,也不是什么高手,自然瞬间毙命,死得不能再死。

    霎时间,营地内又是一片寂静,唯有几只乌鸦欢快地在天空盘旋,不时鸣叫几声。

    “唉……”

    一声苍凉的叹息,在此种环境之下,显得越发刺耳。

    李老三缓缓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你……你……”

    许士龙眼珠暴突,舌头都有些大了。

    “呵呵……看来金章大人中毒已深,难以言语,我便替你说了吧……你是要问,为何我也是叛徒?”

    李老头愁眉苦脸:“我身家清白,一心慕道,少年投了白毫山,虽然只能做几年外门弟子,但无疑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只是后来回乡,行人司、神捕司……嘿嘿,你们一个个要拉我入体制,便是要削掉我那原本就单薄的道性,让我一辈子都入不得道门!”

    “若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后来我潜心修习武道,入神捕司,屡破大案,对朝廷可谓忠心耿耿,但朝廷给了我什么……黑风盗越狱,杀了我那可怜的女儿女婿全家,从此之后,老头子就成了真正的天煞孤星……”

    李老头明显怨念积蓄已久,此时大声宣泄:“好一个朝廷,好一个庆国!既然如此,老夫为何还要留恋不去?”

    “不修道也有不修道的好处,老头子筑基无望,身负官气也没有什么,更因为只是武者,神道龙气也伤不了我,潜伏更深,嘿嘿……更因为投靠了北燕,反而得到资助,连连升官,做到了七品银章,何其讽刺?”

    “许老大,你是一个好人,昔年不惜杀孽缠身,屠灭草原部落,为我原州保了十年太平,但你被围攻,身受重伤之后,又得到了什么?昔年五品游击,今日五品金章,嘿嘿……当真是敲骨吸髓,榨尽最后一滴油水!”

    “刚才,巴颜只知道除了那个牛山木之外,我们之中还有一个潜伏的探子,比他更加高级,方才不敢痛下杀手,但此时,老朽却是不惧……”

    李老头来到许士龙面前:“许老大,为了少造杀孽,你还是将那张神宵雷符交出来吧,否则我杀了你们,再慢慢搜查,也肯定能找到!”

    他手上一根旱烟杆,此时却化为一柄刺剑,下手狠辣,将剩下几个刀客杀尽,又来到段玉面前:“段老弟,老哥本来跟你很是投缘,但各为其主,只能得罪了!下到阴曹地府,不要怪我!”

    下一刹那,他眼前就看到了一道刀光。

    那刀光妖艳邪异,摄人心魄,令他不由一愣神。

    宗师交手,被突然袭击,又失去先手,下场几乎早已注定。

    一道刀光亮起,从李老头下半身划过。

    他面色怔怔,往前走了两步,一条胳膊连着肩膀,还有上面的首级,就这么斜斜滑了下来,半边身体鲜血狂涌,内脏流了一地。

    “这是你说的,各为其主,不要怪我!”

    段玉一吹刀刃,鬼切上的鲜血自动流下,又有一丝丝被刃纹吸纳,顷刻间光亮如新。

    所谓的春风醉之毒,对他而言,就是个笑话。

    阴神之能,完全可以闭住所有毛孔,甚至将毒素排出。

    此时见到一地狼藉,不由上前,扶起许士龙,在他脖子上扎了一根银针。

    “你……”

    许士龙此时勉强说出一句,望着段玉的目光却满是警惕:“段玉……你藏得好深!”

    “咳咳……金章大人过奖了,只是你以我们为饵,便不要怪我们各自藏私了……”段玉咳嗽一声:“此时我们神捕司一路尽灭,只有我一人,你是不是应该将重任交托给我,让我去延支山呢?”

    “哈哈……哈哈……原来你的目标,也是那神宵雷符,但很可惜,我昨夜给你们看的只是赝品,真的根本不在我手上……我们这一路,本来就是注定的弃子……”

    许士龙面上露出戏谑之色。

    “事到如今,大人又何必骗我!”

    段玉见此,脸上却是露出失望之色,旋即耸了耸肩膀:“算了……我找你,只是为了让你给我一些接头密语与信物之类,至于神宵雷符在何处,呵呵……”

    他走到巴颜那个倒霉蛋的尸首面前,将铁匣拿起。

    里面那张赝品符箓落在地上,段玉根本看也不看,而是将盒子翻了过来:“难道大人觉得我是傻子么?一张符箓,薄不过纸,居然用这么厚的铁匣盛装……”

    铁匣之底,绝对是厚厚一层,但段玉摸索几下,顿时打开一个机括,掀起一层薄板,现出夹层。

    一张金符静静躺在其中,光华反而内敛。

    “你……你怎么知道?”许士龙见此,不由一脸见到鬼的表情。

    “你倒是好心计,敌人眼中只有符箓,难免便会做下买椟还珠的蠢事……只可惜,我是不同的!”

    感受着体内二转石印欢呼雀跃,段玉有些愣神。

    旋即,令他有些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金符一触到手掌,顿时化为金光,融入进去。

    识海之内,石印轰鸣,作为印纽的螭吻雕刻一下醒转过来,大口张开,将这道金符吞了下去!

    片刻之后,一张一模一样的金符被吐了出来,在石印旁边悬浮不动,表面却是洗尽铅华,上面的朱红篆文鲜艳欲滴,隐生雷霆,只要一念便可汹涌而出。

    “原来……这才是金符的真正使用方式……唯有篆刻师,才能发挥最大威力,甚至以本身道印温养符箓,威力更增?”

    段玉若有所思,领悟到高级篆刻符箓的正确使用方式。

    甚至,这么做对他同样大有好处,只见印纽之上,螭吻的一双龙睛,赫然化为了金色!

    这就是从高级符箓上借得了一丝种子,对日后突破境界大有助益。

    “这一枚五转金符,原本存于外界,无论再怎么妥善保存,元气还是有所流失……但在我识海之内,总能慢慢弥补回来,变成巅峰状态!并且,螭吻化金,至少突破元神就少了一点关隘……”

    段玉心里默念,来到许士龙面前。

    “你……竟然能收服此符?”

    许士龙的表情也很奇怪:“罢了……既然你愿意继续效忠朝廷,我便给你我的信物与口令……”

    “许大人,您说错了……”

    段玉脸色转为冰冷:“此种事情,既然被你见到了,我就不会让你活下去……更何况,纵然你给了我信物,我也不敢用啊!”

    纵然有着接头暗号,但故意给出错误的,或者设置了几句不同内容,代表不同讯息,都是常有之事。

    到时候,拿着错误的信物上门,与自投罗网又有什么两样?

    “因此……我们身陷重围,内有奸细,属下无能,保得大人杀出重围,大人却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之际,将最重要的金符托付之后便撒手人寰,是最好的解释了!”

    段玉上前两步。

    他之所以做了神捕司铜章,只是为了避免一些麻烦,还有借用朝廷之力复仇。

    至于为了这个国家打生打死,那简直跟开玩笑一样!

    此时,鬼切刀轻轻一动,许士龙的头颅就飞了起来。

    嗡嗡!

    长刀嗡鸣,吸尽精血,显然对于这个军气灌体的兵家高手十分满意。

    “放心,之后还有更多祭品呢!”

    段玉将鬼切收归鞘里,开始打扫战场。

    这一次他能杀许士龙,实在是侥幸。

    此人毕竟是兵家大将,要不是受伤退役,而是带着数千精兵的话,纵然元神真人也只能望风而逃。

    并且,之前还被元神反击,又血战连场,伤上加伤。

    最后中毒,这才被他轻松拿下,实在是侥幸。

    反倒是杀了此人之后,石印轰然一动,螭吻大口一吞,竟然仿佛变大了些许,显然修为又有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