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六十七章 下毒

第六十七章 下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修为到了元神境界,纵然能日游天下,元神驱物,看似神仙中人,但也有诸多忌讳。

    比如天子龙气、浩然正气、乃至铁血军气、天罡地煞之气,都能对其产生伤害。

    当然,百人不到的队伍,对元神的压制便非常有限,此时的元神真人,绝对能将实力发挥出九成!

    在刚才的攻击中,对方还十分阴险地附身于一支普通狼牙箭上,从花四娘背后发起攻击,一箭便取了此人性命!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在花四娘尸首之上,那狼牙箭一阵摇晃,竟然浮现出一道黑烟,里面是一个迷离的身影。

    这便是那道人的元神,显然还未到能彻底显化的游神御气境界。

    特别是此时,这一道黑烟中人影摇晃,竟然发出惨叫:“该死的……怎么可能是一个七品官员?”

    朝廷官员,自有朝廷龙气庇护,抵抗一切非凡伤害。

    而元神之力,便是最为标准的非凡之力!

    是以这元神杀了花四娘,立即就引来反噬!

    而七品官位,已经是一县县令级别,在神捕司中能坐镇一郡,自非同小可!此时被杀,立即就引起神道气运反噬!

    若这个元神修炼到游神御气之境,经历过地煞之气的淬炼,或许还没有什么,但很可惜,游神御气的修为,纵然在十大道脉之中也是内门长老一级,这巫师还没有达到。

    因此,受些伤害是在所难免。

    最最关键的是,此时还在战场上啊!痛打落水狗的机会,难道许士龙会放过么?

    果然,下一刹那,一个独臂的身影如神似魔,策马冲出,在花四娘的尸体前一跃而下,五指并拢,上面鲜血淋漓,一拳砸在黑烟之上。

    “军道霸拳,杀!!!”

    这人影果然是许士龙。

    此人算计之精准,也是非同小可,先是故意隐瞒了身边几个银章的身份,趁着这元神杀官受到反噬,产生的片刻迟疑之时,便悍然袭击,一气呵成。

    特别是这一拳之中,不仅容纳了他的武道气血、兵家煞气,还有身为朝廷正五品金章的官职气运,都是对元神大害之物!

    段玉甚至怀疑,此人身上还有国君密旨,携龙气而击!

    轰隆!

    虚空中仿佛炸起个响雷。

    那道元神惨叫一声,直接炸开,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愣着做什么?跟我杀!”

    许士龙仰天咆哮,重新上马冲锋,化为一道黑影,突刺入敌阵。

    在他身后,牛山木等刀客奋起余勇,呼啸着跟上。

    ……

    一战过后,流血漂橹。

    营地中人人带伤,马尸人尸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也没有人去收拾。

    段玉等人下马,忙着包扎伤口,调配物资。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他咬着一块白煮的马肉,也不管那粗糙的口感,而是望着牛山木。

    许士龙不愧是兵家出身,将虚虚实实那一套玩到了极致。

    这看似憨货的牛山木,才是他暗藏的杀手锏!

    因为此人赫然是一名神射手,不仅如此,还拿着一柄特制的神弓,名为神风!

    有着此弓相助,他的有效射程达到了丧心病狂的三百步!

    百步穿杨就已经是神射手的级别了,此人能三百步射杀敌人,立即就占据了最大的战略优势。

    他们这一支十几人的骑兵小队本来就各个勇武,几乎都是宗师武力,杀穿敌人之后,立即拉远射程,采取风筝战术,立即就将那一支百人不到的精锐骑兵完虐到家。

    当然,神射手虽然厉害,遇到元神御剑的不讲理存在也是没辙。

    因此,许士龙一开始拼着牺牲营地那么多人,还拿花四娘当饵,钓出对方的元神真人,一击灭杀,方才让牛山木大展身手。

    否则的话,你神射再厉害,人家千步之外,飞剑取你首级,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饶是如此,这一次血拼之后,神捕司精锐也是损失惨重。

    事后检查,几乎是人人挂彩,花四娘、云香香两个银章阵亡,牛山木手下的刀客死得只剩两三个。

    特别是许士龙。

    段玉冷眼旁观,此人虽然神勇无匹,但毕竟不是为将时的巅峰之身了。

    从他断了一臂来看,曾经肯定受过重伤,这才退居二线,此次强行灭杀一尊元神,事后又连番强战,虽然看似天神下凡,神勇无匹,但实际上,以军气灌体的兵家一重而言,肯定到了极限。

    此时连拿着汤碗的手都有些略微颤抖。

    至于段玉自己?

    那是肯定稳如老狗,看似刀刀拼命,实际上暗暗留了六七成的气力。

    此时一身血迹,全部都是别人的血染上去的。

    不过有着阴神操控入微,他的演技绝对是实力派,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发挥至极限的武道宗师,还遇到过多次险境。

    比他还凄惨的,就是旁边的李老头,身上几处刀伤鲜血淋漓,肩膀上还中了一箭,哼哼唧唧地道:“这些骑兵当真精锐,险些拆了我这把老骨头喽……”

    “哼!”

    正在喝汤的许士龙冷哼一声:“草原上哪里有这么精锐的马匪?此必是北燕的精骑!倒是那个元神真人,似乎是北原上的流浪巫师,不知怎么被招揽了过去……总而言之,北燕此次狼子野心,并且朝廷中出了内鬼,我们这一路算是彻底暴露了。”

    听到这里,在场几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没有关系,等到乌延部的势力范围,我就会发出信号,自然有着骑兵过来接应……”

    许士龙安抚道。

    这次庆国与乌延部有了共同的敌人,算是暂时的盟友,虽然之前他们因为互相征战而血流成河,但此时统统无视,这便是政治。

    当然,不到真正的生死关头,许士龙肯定也不愿意呼叫乌延部的救援,这不是丢不丢脸面的问题,还有安全方面的考虑。

    毕竟之前还是敌国,将生死安危,还有重宝都交托他人之手,不怕乌延部反悔?纵然他们的大汗没有这个意思,但难保部落中的其它贵人不起什么念头啊。

    “商队没了便没了,我们收拢物资、马匹,快马加鞭,去延支山!”到了最后,许士龙做下决定。

    就在此时,段玉面色一变,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嗯?”

    许士龙一怔,旋即整个人就好像被踩到尾巴的毛一样,浑身汗毛倒竖:“汤里有毒?”

    “保护……大人!”

    牛山木呼啸一声,连手里的弓都拿捏不住,摔倒在地。

    “不……不是我啊!”李老头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得囫囵不清,仿佛长了条大舌头,也是一头栽倒。

    “究竟是谁?”

    许士龙还能保持着勉强站立的姿态,望着四方。

    “呵呵……不愧是在草原上杀人盈野的许大将军……连这‘春风醉’都放不倒你!”

    尸堆当中,一个‘尸体’忽然动了动,爬了出来,正是那个向导巴颜!

    “你装成死人,连呼吸心跳都若有若无,将我隐瞒过去……是正阳道秘传的龟息蛰眠功吧?”

    许士龙眼光锐利:“我只是不明白,这毒你如何下的?”

    “呵呵……”

    巴颜上前两步,丝毫不惧:“将军虽然不是花四娘那个用毒行家,但也是精细之人,在下并未在汤里面下毒,而是在马粪上!”

    草原上哪里有木柴烧火?用的都是马粪牛粪之类。

    这样的东西,烧起来味道浓重,能掩盖其它气味,若是花四娘还在,或许能有所察觉,但换成这些人,顶多仔细检查汤水,对燃烧马粪的烟雾却是视若无睹了。

    “原来如此,你是正阳道的探子!呵呵……想不到堂堂道门,连草原蛮子都收了!”许士龙嘲讽一笑。

    “你们这些南人,侵占我们的草场,杀戮我们的子民,还鄙视我们这些长生天的宠儿……特别是你,许将军,你为将之时,几次出兵草原,见人就杀,屠灭的小部落无数,今日有此报应,还有何话可说?”

    巴颜上前一步,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小心殷勤,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狰狞。

    “我自然无话可说,但你想要的,无非是这个……”

    许士龙拿出铁匣,冷然道:“它就在这里,你敢来拿么?”

    巴颜怔了一怔,居然真的不敢上前!

    毕竟,他也忌惮这个许士龙,竟然在春风醉此等强力麻药之下,还能保持站立,未必就没有一击之力。

    而他的武功,连宗师都没有,挨上一下肯定非死即残的。

    “将军威武,不过我也未必要直接与你动手!”

    巴颜眼珠一转,来到牛山木面前,脸色一冷,直接取出匕首,将这人杀了,又将神风弓拿了起来:“我是草原人,有着几手箭术,正要请将军品评一二……”

    他慢悠悠地弯弓搭箭,明显是要查看许士龙的反应。

    这位金章大人此时却是苦笑一声,望着天空:“国君……臣尽力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