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六十五章 神符

第六十五章 神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藤国与庆国北方的风土人情并无不同,特别是那些守城士卒与官僚,明显缺乏了一种泱泱大国的气度,在面对庆国来的商队之时略显底气不足,让段玉联想到了半殖民地。

    而换个角度想想,此时的藤国,说是庆国的半殖民地,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商队在此休整了两日,淘换物资之后,便真正进入草原。

    单薄而乏味的路程,接连持续了五日。

    直到这一夜。

    明月高悬,偶尔传来几声狼吼。

    商队营地早已扎起几顶帐篷,并且在周围洒了驱兽的药粉。

    众人就着羊肉汤饱饱吃了一顿面饼之后,除了安排的守夜者之外,尽数进入了梦乡。

    “嗯?!”

    段玉忽然从浅睡中惊,握紧了手头的刀柄。

    营地之内,一声惨叫蓦然响起。

    “怎么回事?”

    火把通明,许士龙走出帐篷,身后是云香香,花四娘等人,尽皆面色一变。

    “出事了!”

    段玉眯着眼睛,与李老三、牛山木来到今夜值夜者的所在。

    这是牛山木手下的一个刀客,此时赫然已经倒地身亡,脖子上一个狰狞的伤口不断流淌着鲜血。

    “该死的,究竟是谁?”

    牛山木举刀咆哮,目光如狼,扫过周围一圈凑数的商旅。

    “这么开阔的草原,凶手行凶之后,应当跑不了多远吧?”

    段玉登高而望,月色正佳,却丝毫没有潜入者的踪影。

    “啧啧……”

    李老头踱在旁边,摇头晃脑地道:“如此看来,敌人要不是缩在土中,要不……”

    “就藏在商队中间?”段玉知道他话中所指,接口道。

    “啊!?”

    就在这时,另外一声惨叫传来。

    牛山木大步上前,掀开帐篷,顿时见到满地鲜血。

    “乃仁台死了!”

    喊话的是一名四十岁的草原汉子,皮肤因为经常接受日晒而呈现出一种健康的黑红色,此时脸上却满是惊慌。

    “竟然是这个向导……巴颜,你有没有看清楚凶手?”

    段玉见着此人,突然一愣。

    “没……没有!”名叫巴颜的汉子慌张地回答,满脸惊恐之意。

    “小段、李老头、牛护卫……许管事叫你们!”不知道何时,花四娘大步进来,说着命令。

    许士龙此时坐在火堆边上,气色不是很好,打开酒囊塞子,狠狠喝了一口:“你们跟我来!”

    他率先走出营地,身后跟着面面相觑的段玉几个银章,不知不觉就距离营地甚远。

    ‘如此开阔之地,反而不惧偷听,四面八方有何动静都可瞬间入目……’

    段玉心里默道:‘这许士龙,是准备交底了么?’

    正这么想着之时,许士龙忽然回过身来:“这次杀人之事,你们怎么看?”

    “凶手若不是能飞天遁地,那便隐藏在营地之中!”在场都是神捕司老手,不暇思索地回答。

    “我也是如此认为……想不到我等一入草原便危机四伏,我许士龙死不足惜,但若误了朝廷大事,就万死莫赎了……”许士龙皱了皱眉:“这次朝廷兵分三路,我神捕司只是一路,还有行人司与军中高手,各护送一关键至延支山,我这一路,押运的便是这个。”

    他右手平举,托着一个铁匣:“你们想不想看?”

    “属下不敢!”

    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李老三几个都是懂得,连连摇头。

    “呵呵……”

    许士龙冷笑一声,摸出一枚金色的钥匙,直接打开铁匣。

    借着月色,段玉可以清晰见到铁匣里面静静躺着一枚符箓,此符箓通体以黄金铸就,金光灿灿,上面又有着一道殷红如血的符文,如龙蛇般游走不定。

    ‘这是……’

    看到这里,他立即瞳孔一缩。

    “此乃大夏朝皇室秘藏的神宵雷符,威力之大,足可弑杀道门元神……后来大夏衰落,此宝物落入大庆手中,妥善秘藏……国君也是为了今日之变,才特旨将其取出……”

    许士龙目光环视一圈,很是满意手下们的表情。

    只是段玉望了,却在心里大喊:‘这根本不是什么神宵符……而是篆刻师秘传的九霄灭神符!竟然是五转金符,难怪可以存世如此之久依旧威压犹存……只不过,有些不对劲……’

    此道符箓,如果是真的,简直是他见过的威力最高者,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五转金符,能制作的篆刻师至少也有天师境界……此符一出,纵然呼风唤雨的天师元神也一定会被重创,至于天师以下,那是一符灭尽,绝无生机!’

    这种等级的金符,纵然段玉前世,也只有仰望的份。

    之前丁让也有一道保命金符,效果奇佳,但段玉后来推测,那位篆刻师虽然也是攻金之匠,但‘攻金’同样也有等级,八成是还在三转、四转徘徊,只是给出的符箓外表好看,饶是如此,也能从死地中掠得一线生机,何等了得?

    换成真正耗费天师心血的五转金符,威能又该有着何等恐怖?

    ‘但是!但是!这道金符,徒有其形其气,却总给我一种内虚之感,恐怕是伪造的……还是照着原本的符箓临摹下来,方才有着此种威压。’

    段玉目光闪动,可以肯定两点。

    第一,就是庆国朝廷,这次真的大出血,发下了五转九霄灭神金符!

    而第二点,便是这个许士龙不怀好意,故意拿张临摹的假货来糊弄他们!

    只是,能制作如此惟妙惟肖的赝品,恐怕非天师不能为也!并且时间也很近,否则难以沾惹真符上面的神宵气息,震慑宵小。

    如此一想,段玉顿时心里有数,知道了许士龙的盘算,不由冷眼旁观。

    咔嚓!

    在众人目光注视之下,许士龙将铁匣关好:“此铁匣乃是神手匠秘制,后来又经过白毫山真人施法,除非用配套钥匙打开,否则立即就会自毁,还会波及周围……”

    他扬了扬手上的金色钥匙,忽然一笑,将它抛给了段玉:“段银章,这钥匙就给你保管了!”

    “卑职遵命!”

    段玉‘面色激动’,将钥匙妥善收好,心里却在冷笑:‘这许士龙,是怀疑我们银章中有内奸?还是拿我当饵,引蛇出洞?’

    不得不说,对方的谋划的确不错。

    除了自己这个正版‘篆刻师’之外,纵然再来几个游神御气的大高手,也未必能辨认出这‘神宵雷符’是假。

    ‘但是现在……’

    感受着周围有些奇异的目光,段玉面色无悲无喜,跟着众人回到营地。

    ……

    距离商队营地百里之外。

    篝火升腾,舔舐着烤架上的全羊。

    这是一支两百人的马匪临时营地,在草原边界,各大部落的缝隙中,这样的匪帮十分活跃。

    他们大部分时候是老实巴交的牧民,不起眼的小部落。

    一旦到了活不下去的时候,所有的男人变成马匪,也不过是一念之间。

    虽然装备落后,上百人中都找不见一件铁甲,用的也是骨头做的箭矢,但敢打敢拼,作风凶残,并且来去如风。

    最关键还是生命力顽强,如杂草一般,割了一茬没有多久又会长出来一茬,因此那些大部落也懒得剿灭,在夹缝中勉强生存了下来。

    “巫师大人,您请用!”

    这一支马匪却明显与众不同,不仅装备相比于草原蛮子而言无比精锐,甚至还有一名巫师坐镇。

    这巫师披着黑色的长袍,脸上涂着红白两色的颜料,身上悬挂着各色骷髅与骨骼装饰的项链。

    马队的首领直接将最好的羊肉那部分切下来,恭敬地送到他面前。

    噗哧!噗哧!

    忽然间,天空中一动,一只黑色的乌鸦飞了下来,落在巫师身边。

    它脚上绑着一支小竹筒,巫师取下了,细细看了,又交给首领。

    “来……吃吧!”

    做完这一切之后,巫师拿出一柄黄金柄的小刀,慢慢切割着羊肉,喂给地上的乌鸦。

    篝火旁边,诸多草原勇士静静望着这一幕,不动如山,唯有眼睛放出绿光,仿佛一群野狼。

    “我们的人已经成功混入其中,并且传出消息……”

    首领飞快撕咬着手上的肉食:“大家好好喝酒吃肉,明天我们就去血洗了那个商队!巫师大人……您看怎么样?”

    “南人十分狡猾……但我们不需要跟他们比拼阴谋诡计,你的选择很正确!”巫师发出夜枭一般的笑声,十分沙哑干涩:“我向伟大的长生天占卜过,明天日出之前,将会是最好的机会!”

    早上太阳未出之际,正是最黑的时候,也是人精神最松懈之时。

    特别是经历了今晚的事情,再紧张半夜,到了天明之际,那一股精气神散掉,当真是铁人都支撑不住。

    能把握这个战机,便如同找准猎物弱点的狼群一般,狩猎成功可能便多了三成!

    至于夜行之类的麻烦?

    虽然中土兵卒久不食肉,晚上难以看清敌人,但对他们这些精锐而言,就绝对没有这个问题。

    更何况,这并非高难度的夜袭,只是夜间赶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