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六十一章 调遣

第六十一章 调遣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军营。

    秦飞鱼手上一条长枪闪动,化为漫天寒星。

    “龙蛇起陆!”

    “龙蛇乱舞!”

    “龙蛇合击!”

    他长枪堂皇如龙,刁钻似蛇,纵横来去,沙石飞舞,一身武功赫然已经达到宗师境界巅峰,距离以武入道,只差临门一脚!

    “枪乃百兵之王,因此龙蛇阴符经,用的就是长枪……军中武艺,也以长枪大刀为上!”

    锻炼过后,秦飞鱼扯过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水,若有所思:“按照武经所言,此时的我能力举千斤,瞬时刺出六枪,绝对比武进士还要强大一筹,若去考庆国的武进士,光论武艺,或许能入三鼎甲,绝对可以筑基入道,奈何……”

    虽然穷文富武,但换句话来说,只要自身资质不差,又有着名师教导,再勤奋努力,成为宗师也有几成希望。

    奈何宗师之后,以武入道的大关卡,卡死了不知道多少武道天才。

    哪怕如宁守玄此种,摸不到前路,也只能黯然而去。

    “武道之后,乃是兵家!我有幸得了龙蛇阴符经,以武入道对我而言再无迷惑,所欠缺的,只是资源!”

    兵家第一重,也是以武入道的第一关,段玉已经对他详细解释过,是为军气灌体!

    唯有统领大军,掌握兵气,方可以此突破武道。

    而秦飞鱼摸索至今,也大概清楚了底线:“想要突破兵家第一重关卡,需要的军气大概是五千战兵,并掌权至少一年,这是将军的级别……”

    五品之下,都是校尉军衔,不可能掌握超过五千人。

    毕竟,一州之兵,常备也是五万左右,要掌握五千兵马,还不能是那种老弱病残与民夫后备,那就必须先晋升正五品游击将军!

    这一步,也是从为兵到为将的跨越,多少武人一辈子都难以突破。

    秦飞鱼自己也明白,他根基单薄,靠着叶州大乱赚了几笔军功,能升到正八品的校尉已经是侥幸,和平年代想要再更进一步,除非熬个一二十年,外带上司青眼,或许才能在四十岁之时混个将军做做。

    “四十岁,人生过半……呵呵……”

    秦飞鱼握紧双拳:“那些将门虎子,少年领兵,下放校尉,打几仗便可提拔为偏将,统领一方,我们这等草民的确没法比。”

    这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五千人的限制,让那些落草为寇的剑走偏锋之法都成为了奢望。

    毕竟要有五千战兵,还要令行禁止,以法度驱使!

    若真有着这种,早就被朝廷剿灭,要不就是受到招安了,谁还会在绿林中打滚?或者说,大陆上不太可能!

    ‘除非……去西戎诸国,听闻那里小国寡民,国君往往拥兵数千不等,大者不过数万,却已经是一方强国。’

    莫名的,一个念头在秦飞鱼心中浮现,又被他尽数抛开:‘我是发了什么疯,才想到这个?’

    脸上,却是苦笑,知道以武入道对临近突破者的诱惑力。

    “大哥说得不错,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虽然有着非凡的希望,但道门有心魔大劫,兵家有兵气之难,儒家就更不用说了,虽然读书种子最多,但在耳顺之前,遇到贼匪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段玉早就发现了,这个世界是不平等的。

    毕竟,这不是游戏,什么一级战士能匹敌一级法师之类的平衡规则,根本不存在。

    打个比方,兵家对上儒家,那简直是通杀,纵然一个未曾以武入道的宗师,都能手刃十几个大儒。

    甚至,真正入门的兵家大将,哪怕只是最基础的军气灌体境界,杀元神之下也跟玩一样——别的不说,手下掌握五千战兵,铁血煞气一冲,纵然元神真人都只有望风而逃。

    正因为如此不平等,是以入门难易程度也有区别。

    儒家只要能读书并领悟道理,都可以养浩然之气,是以最为神通不显,而道门要求高些,便有百日筑基,心魔劫难等等限制。

    至于兵家?恐怖的资源缺口能吓死所有草根武士,但一旦入门成就,却是受到限制最小的一个。

    ‘万类霜天竞自由啊……’

    想到大哥时常叹息的一句,秦飞鱼对此也是非常理解。

    而此时,他对于校尉之上的将军,也是异常渴望。

    不掌大权,如何能修习兵家大道?

    “都督有命,传秦飞鱼!”

    忽然间,亲兵薛真跑来,带着一个命令。

    “大都督要见我?”

    秦飞鱼快速穿好战袍,收拾心情,来到帅帐之内,单膝跪下。

    “卑职秦飞鱼,拜见大都督!”

    陈策按膝虎坐,望着自己的这个下属,神情有些复杂。

    平心而论,此子十分不差,有勇有谋,只是根脚有些不太干净,不是正统将门出身。

    最关键的,还是他身上隐约汇聚的气息,令陈策眼皮一跳。

    兵家自有传承,这就是最大的派系,一些领兵大将,往往会选拔手下优秀将领,传授武经之类,更甚者甚至能传授兵家真法!

    但这个秦飞鱼不过校尉,身上所凝聚的锋锐之气,却已经十分浓郁并且纯净,可以说,一旦能够晋升将军,出掌兵权,就一定能够突破!

    ‘有些可惜……并且也是太快了!’

    陈策暗暗叹息一声,说道:“朝廷有命,我北方三州,尽皆抽调精锐,前往亢北城汇合,准备深入草原,州里问我要军方高手,我觉得你很合适……你敢不敢去?”

    “愿为都督效死!”

    军令下来,哪有愿不愿,敢不敢的问题,秦飞鱼大声回答。

    “嗯,你不错,很不错!我升你为正七品御武校尉,带上你的亲兵,再拨一队精兵给你,去北方吧!”

    陈策望着地图说道。

    庆国北境,有一部分与草原接壤,因此有着一支定北军常驻于此,按照普通道理而言,任何对草原行动应当是由定北军承担。

    但此世不同!

    有着非凡力量的存在,特别是需要精锐深入草原,定北军的实力不足,必须倾半国之力!抽调各州精锐,甚至只是辅助,主力还是白毫山之类的人马。

    “这次我派到你手下的,都是军中精锐,能以一当十,对付武林高手什么的更是如同砍瓜切菜,你北上若能立功,我保你一个将军的前程……”

    陈策又勉励了几句,这才摆摆手。

    “卑职告退!”

    秦飞鱼一板一眼地告退,来到门口,就看到另外一个年青校尉大步过来,见到他之后,脸色更是一变,带着些冷意,不由莫名其妙:“黄校尉!”

    “秦校尉!”

    黄校尉二十来岁左右,细皮嫩肉,面相偏于阴柔,眉宇间又带着点傲气,此时矜持一点头,进入大都督帅帐。

    “可笑的敌意……听闻此人还是大都督妻族……”

    秦飞鱼摇摇头,自从那个参将被杀了逃亡之后,他日子好过很多,但没有多久,又冒出一个黄校尉来处处与他不对付,实在是莫名其妙。

    ……

    “卑职黄勇,拜见大都督!”

    “原来是勇儿……起来吧!”

    见到那个校尉进来,陈策的脸上多了几丝柔和:“事情都办完了?”

    “押解的粮草已经尽数入库,司粮官都看过登记了……”黄勇站起身,脸上带着一丝试探:“都督给那秦飞鱼何任务?”

    “军事在秘,不该你问的事不要问!”陈策一皱眉,觉得自己似乎平时太过疏于管教了。

    “都督……姑父!”

    黄勇却是心中生出一股无名怒火,不由道:“我也想建功立业!为何您总是让我做那些后勤……就连上次围杀追捕道人都不让我去!这次北方草原又是这样!为何总眷顾那个秦飞鱼?”

    “眷顾?”陈策看着这个内侄,忽然已经愤怒不起来了:“你可知此行凶险,九死一生?更何况……你从哪里知道的草原之事?”

    心里更是暗暗惊叹,军中高层如此处事不秘,几乎成为了个筛子。

    如此一来,计划难道还能保密?

    对于朝廷抽调三州精锐,深入草原的举措,陈策内心是十分不以为然的。

    兵者,当藏于九阴,动如雷霆!

    真正要打个措手不及,就应该直接让定北军出动,此时却从三州调兵遣将,消息传得满天飞,真当北燕没有情报探子?

    “我不怕!并且太平时节,不拼命怎么立得军功?”黄勇脑袋一横,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味道。

    “唉……兵凶战危,上次搜索那地煞真人,我饕餮营都损失数人,难道你以为你武功堪比宗师,还是以武入道了?”

    陈策说到最后,声色俱厉,眼神幽幽,竟然令黄勇面色苍白,不自觉地后退数步。

    ‘草包一个!’

    他摇摇头:“你下去吧,想要打仗,还怕以后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