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六十章 升官

第六十章 升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兹有铜章巡捕段玉,勇于任事,晋一品二级,代理银章事……”

    伴随着嘉奖或者说升官的旨意下来,段玉顿时觉得一股气运加身。

    此时内视,就可见得心、肝、脾、肺、肾五脏之处,似乎各有一层光华升腾,呈现赤、青、黄、白、黑五色,五行之气轮转,又渐渐纯化一体,正是内炼大成的征兆!

    ‘这些时日吞了不少五行丹,加上这次升官的气运,刚好突破了凝五气的瓶颈?’

    段玉心里有数,领旨谢恩。

    再起身之时,浑身气度又是一变,双目中神光一闪。

    凝五气之后,是为朝元神!

    此元神为阴神,或者说,是人身潜意识之集合!

    毕竟,要元神出窍,就必须先在体内汇聚一切精神,做好准备。

    元神每个人都有,只是在体内之时,性质为阴,还需唤醒。

    这个过程,段玉上辈子已经做过一次,现在更是驾轻就熟,一个激灵间,顿时就突破了朝元神的阶段。

    ‘阴神,说白了就是潜意识,或者说人类脑域中的精神枷锁……’

    实际上,异世有过研究,一个人的力量真正爆发出来,将会非常恐怖,只是容易损伤自身,因此被重重封印限制。

    而觉醒阴神之后,就可以自己决定是否打开这个枷锁!

    可以说,到了这一步,纵然修道者只是个武道废柴,也会立即转化为一位武道高手,至于原本的武道宗师,则是战力更上一层!

    不仅如此,阴神觉醒之后,代表的是对身体精细入微的‘掌控!’

    唯有到这一步,才可以视察体内各处的折损与暗伤,再主动调整内分泌,或者外用药物进行修补,方可将肉窍修补至完美,这便是无漏道体的修炼!

    ‘朝元神已经突破,剩下的便只有打磨无漏道体,预备渡过心魔之劫,元神出窍了……’

    段玉深吸口气。

    前世苦修数十年,才堪堪晋升真人,想不到如今元神却近在眼前!

    识海之内,石印大了一圈,甚至一种凝实的感觉,已经布满三分之二,上面的螭吻咆哮欲出。

    ‘下一步,便是晋升三转铜印了!’

    段玉十分期待,毕竟铜也是五金之一,从木石升级到金,乃是篆刻师的一个大门槛。

    当然,在修道方面,从五气朝元晋升至元神出窍,同样也是鲤鱼化龙一般的突破,纵然放在十大道脉中也是值得遍邀好友庆贺之事。

    种种变化,只是一瞬间。

    在外人看来,这位新鲜出炉的代掌银章只是略微有些激动愣神,旋即就恢复如常,诸多动作皆是一板一眼,没有半点逾礼之处。

    旋即,段玉就收到一条令他诧异不已的消息:“有道人强闯郡牢?甚至杀了熊宜?”

    “正是!金章有令,命大人速速回青叶郡听命!”

    说这话的,是一名神捕司普通探子,在得到打赏之后欢天喜地地将所知的一切情报和盘托出。

    段玉面无表情,打发走其他人,旋即就在内室见到了于静白。

    “恭喜大人!”

    于静白稽首为礼,又有些惋惜:“又加了一品,朝廷何等优厚?恐怕是看在你炼气士的份上了!”

    官品越高,对于炼气士而言负重越为恐怖,甚至到最后会坏了修行。

    很显然,若受奖者不是段玉,提升个一级,赏金百两也就差不多了。

    “此乃我所愿也,道友不必再劝,倒是正阳道如此明目张胆,真是令人不解……”

    段玉端起茶杯,神色有些凝重:“要五百军中,取主将首级,普通的元神真人都力有未逮……”

    “明德真人的大名,我也曾听过,乃是正阳道高层,执法长老之一,凝练地煞护身,修为深厚……”于静白秀美蹙起:“但正阳道此举,实在太过猖獗,果是狼子野心不加掩饰了么?”

    她有些忧愁,毕竟叶州之乱刚平,庆国实在不想再打一场北方之战了。

    “可惜,此事不是你我能够控制……”段玉明面上安慰两句,心里却在苦笑,这位道姑根本没有想到日后战争的恐怖。

    不论是不断升级的烈度,还是波及范围的可怕,完全就是整个大陆级别!

    胡人大战的同时,南方也是不得安宁,整个天下,几乎没有乐土。

    “我今日前来,却是向道友告别!”于静白脸颊微红:“师门有命,我必须北上了!”

    “多谢于道友往昔相助……天下毕竟没有不散之宴席,如若有缘,我等草原再会!”段玉肃穆回礼。

    “草原……再见?”

    于静白有些惘然:“希望如此……”

    ……

    骏马疾驰。

    一支小小的马队,踏出一道烽烟,宛若土龙一般,在地平线上疾驰。

    没有多久,就来到青叶郡城之前。

    “站住!”

    此时的郡城已经全面戒严,威武雄壮的士卒换掉原本懒懒散散的城防郡兵,一个个目如鹰隼,盯着出入行人,见到马队,立即喝着:“来者何人?”

    “神捕司银章!”

    对面出示银符令箭,这些郡兵校验之后立即放行。

    按照庆国制度,神捕司银章,有着入城不下马等等的特权。

    这一支马队到了郡衙,立即有人上前通秉,没有多久就进入其中。

    大堂。

    “卑职见过金章大人!”

    来者自然是段玉,此时目不斜视,一板一眼地行礼。

    只是眼睛斜瞥,就可见得顶头上司聂敏虽然正襟危坐,但眉宇间多有愁色。

    “段银章,巨山郡之事,当真是一塌糊涂!”聂敏国字脸上看不出喜怒,开口训斥着。

    “是,卑职办事不力!”段玉很是坦然,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明眼人都知道,那是董薛的责任。

    实际上,遇到那种程度的神祗干预,纵然聂敏亲自去也要白瞎!

    只是在体制之内,这个态度还是要做一做的。

    “罢了……朝廷既然任命你为代掌银章,便要尽忠职守,不能辜负国君一番苦心……”聂敏照例勉励了几句,旋即毫不客气地下了任务:“正阳道的事,你都知道了?”

    “已看过卷宗,北燕狼子野心,正阳道为虎作伥……思之令人心惊!”

    “正是此理……嘿嘿,也不知道叶州之中,尚有几个钱家,庆国之内,又复如何?”聂敏冷笑数声,望着段玉的眼神颇有几分奇异:“你可知我召你前来,所为何事?”

    “不知!莫非不是为了缉捕之事?”

    “呵呵……钱家之人已经死绝,那崇玉道人也被斩杀当场,而剩下的明德老道,纵然陈策都督发力,也不见行踪,显然伤而未死,已经远遁,如何追索?”

    聂敏心里清楚,要自己这帮人去追索一位游神御气的地煞真人,与送羊入虎口也差不多,此时见着段玉,神色却有些柔和:“段银章,我这有一机密任务,思来想去,实在是非你莫属!”

    “大人请讲,属下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段玉还能说什么?只能心里翻着白眼,听之任之。

    “善!北燕猖獗,正阳道便是其爪牙,此次在草原举办论道法会,锋芒直指乌延部大祭司!朝廷有意选调一批精兵强将,深入草原,我属意于你!”

    实际上,乌延部乃是草原大族,甚至还偶尔骚扰庆国北疆,两边关系实在说不上好。

    但这一次,显然在利益驱使之下,庆国反而隐约站在乌延部这一边。

    朝廷派神通之士大举北上,显然是预备在草原中重创正阳道势力,以儆效尤!

    “愿为大人分忧!”

    段玉大声答应,心里却在暗自冷笑不已。

    北上千里,深入草原,狙击正阳道!

    光是想想,就感觉这个任务从每个字里都透出血腥,绝对是危险无比,九死一生!

    诚然,或许庆国神捕司与行人司,有着自小培养出来的忠诚血勇之辈,愿意为国效死,或者亡命之徒,想要搏一搏富贵。

    但段玉肯定不是这样的人。

    饶是如此,聂敏还是选择让他去,用意便非常明显。

    ‘反噬……么?’

    ‘无论如何,我还是太冒尖了,并且又没有根基……再遇到这种事情,你不上谁上?’

    ‘或许……这个决定,在代理银章的任命下来之后,就已经做下了,无法更改……’

    ‘好在……这在我意料之中,或者说,正是我所求啊!’

    论道法会,这个北燕崛起的序幕,段玉又怎么能错过?

    ‘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去北原一趟,这也是我彻底与前世的告别,亲眼看着自己的幻想破灭……’

    曾经,他以为自己还有很多时间。

    但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这一切都是笑话。

    段玉此时想做的,便是去北方,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一切,旋即,彻底抛下前世的包袱与束缚!

    当然,还要在此种大漩涡中,捞足属于自己的那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