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五十九章 地煞

第五十九章 地煞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叶郡。

    夜色渐浓,郡衙内的大牢却是灯火通明,外面把守的也从衙役换为了披甲执锐的郡兵!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这里关押了欲谋大逆的钱家重犯!

    大牢最深处,某间狱房内。

    正阳道崇玉道人,也就是那个武道宗师,挑战段玉不成,被擒拿下的年青道人,正被捆成一个奇异的姿态跪在地上,脸色青白,披头散发,显然吃了不少苦头,特别是还戴了木枷,上面盖了太守的官印!

    牢狱的铁栏杆之上,也有着红漆的封条。外面以精兵镇守,自然有着一股铁血煞气盘旋。

    基本上,有着这些,元神之下的道法,都要被尽数镇压,掀不起什么浪花来。

    当然,这个道人还是武者,因此挑断手筋脚筋,穿了琵琶骨,也是应有之义。

    明月高悬,凉风习习。

    忽然间,一阵狂风吹来,连监牢内的火把都是一颤。

    被关押的崇玉道人若有所觉,豁然抬头。

    只见牢房之上的封条哗啦一声落地,尽数无火自燃,大风吹进监牢,卷起稻草,又在半空中化为一个老道。

    这老道面容奇古,戴着一顶漆黑的道冠,足足有着三尺高,身后放出一圈明光。

    “弟子崇玉,拜见师叔祖!”

    青年道人见此,立即挣扎着叩首,泪流满面:“师叔祖,您可要给我报仇啊!”

    此老道在正阳道辈分甚高,道号‘明德’,乃是修炼到了游神御气境界的道家大能!

    唯有渡过心魔劫,方能元神出窍!

    而元神出窍之后,又有风火大劫!只有接连渡过,方能算小成,从此日游夜游,元神驱物,能人所不能。

    再往上,便是游神御气之境!

    此气非凡气,乃是天罡地煞之气!

    元神本来便免疫凡物攻击,聚散无形,只是依旧会被法术、龙气、浩然之气、与铁血煞气震慑乃至伤害。

    而游神御气的境界,便是要以元神炼化地煞天罡之气护体,从而真正成就不坏!

    先是一重地煞之气,旋即一重天罡,当两者都熔炼之后,元神便真正大成,可以附体夺舍,重活一世!

    这天罡地煞之气都是天地极致之力,与煞气龙气力量相同,一旦元神能驾驭与熔炼这两气,自然便会获得抵抗铁血煞气与龙气等等的能力。

    若说元神出窍的真人只是获得了迂回能力的话,那游神御气,便是元神真正成长,甚至能与侵害之物抗衡!

    “你……糊涂啊!”

    明德老道见到痛哭流涕的崇玉道人,显化的元神脸上浮现出一丝哀怒之色:“明明元神都未成就,便敢抗拒官军……我正阳道怎么教出了你这等蠢材!”

    “弟子万死!”崇玉道人赧然,又有些不甘:“弟子只是未曾料到,官军中竟然还有一位持着神兵利器的宗师!”

    “罢了,成王败寇,又有何好说?”老道摇摇头:“断了手筋脚筋,穿了琵琶骨,武功废了也没有什么,肉身本来就是一件臭皮囊……你收拾一下,准备跟我走吧!”

    说着,伸手上前一拂。

    那木枷、官印、乃至绳索尽皆碎裂,化灰而去。

    “这是……道主的意思?”崇玉道人勉强站起,望了望外面。

    虽然不远处就有两个精兵,但此时他们仿佛化为了雕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道主的意思?嘿嘿……”老道冷笑:“我本奉命前来庆国查找变数,还与宇文商过了一次手,可惜一无所获,正在这时,叶州出事,便只有老道我来了,那钱家知情之人,已经尽数杀了,若非看在你是我一脉传承的份上,嘿嘿……”

    崇玉道人冷汗直流,知道若非前来接手的是这位师叔祖,自己的下场可当真不好说的。

    这时从容敷药运功,脸上便多了些血丝:“多谢师叔祖大恩!”

    老道眼皮都不动一下:“罢了,等会我带你出去,小小一个郡级牢狱,还未曾放在我眼里!”

    “多谢师叔祖,只是弟子还想报仇!”崇玉道人咬着牙,脸上泛起仇恨之色。

    “坏我正阳道大事,的确该给个报应!”明德老道颌首:“这次查抄钱家的,黄子平与那校尉已死,剩下的便只有熊宜与一个铜章捕头了,那熊宜正好在外看守,却便宜了那巡捕……”

    “既如此,先杀一个也是好的。”

    崇玉道人走出牢门,施施然取过一名士卒的腰刀,随手几挥,将这些守卫尽数杀了。

    “这牢狱内还有其它重犯,一起放掉,也算混淆视听……”

    明德老道元神化为狂风,在崇玉道人耳边低低说着,霎时间,整座监狱便立即骚动起来。

    ……

    “出了何事?”

    郡狱之外,熊宜被喧嚣惊动,带着亲兵前来镇压。

    “启禀校尉,似乎是营啸!犯人造反了!”一名军官赶来,冷汗淋漓。

    “冲进去,命令弃械跪地,否则一律格杀!”

    熊宜明白此时就是要杀伐果断,不暇思索地下命:“注意几个甲子号内的重犯!快去!”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

    大牢墙壁上竟然被轰出一个巨大的洞孔,石头横飞,砖屑升腾,一大群蓬头垢面,身穿囚服的犯人就拿着原本狱卒的武器杀出:“冲出去!否则就是死!”

    “乌合之众,射!”

    熊宜见此,目露不屑之色,命令弓箭手放箭。

    咻咻!

    一阵箭雨过后,地面上便多了十几具尸体,囚犯们惊恐后退,有的跪地求饶:“不要……是他们挟裹我的!大人饶命!”

    “我有五百人在此,还镇压不下一些暴动的囚犯?”

    熊宜冷笑一声,又传下命令:“上前镇压,注意那几个重犯!”

    披着甲胄的士卒上前,挥舞着手中战刀,也不顾忌几个落入敌手的狱官,放手大砍大杀,当真是势如破竹,血流成河。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原来是你!”

    伴随着狂风,一个道人身影在虚空中浮现,周身外放玄光。

    “神灵啊!”

    士卒震怖,握着兵器的双手都有些颤抖。

    “混账,这是妖道,给我射!”

    熊宜目眦欲裂,夺过一柄长弓,弯弓搭箭。

    咻咻!

    弓箭徒劳无用地从道人身体中穿过,仿佛只是一片虚影。

    “犯吾道者,虽远必诛!”

    明德老道手一伸,捻起一支羽箭,随手一抛。

    咻!

    箭矢似闪电般射回,上面光芒一闪,穿过熊宜的胸口,落在地上。

    “校尉……”

    “校尉死了!”

    军官一死,这些士卒纷纷大惊,而囚犯们则是欢呼雀跃,奋力突围。

    “嘿嘿……区区一个校尉!”

    明德老道身影一晃,玄光似有些削弱,但片刻后便站立稳了,冷笑不已。

    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区区百人级别的军气,乃至太守封条上的官气,都不放在眼里。

    杀了一个小小校尉,也不算什么,根基雄浑,完全可以撑得住这点神道人气反噬!

    除非是万人级别的大军阵,又或者州牧国君一级的龙气,才能令他有所忌惮。

    可以说,元神到了游神御气阶段之后,就真正成长起来,犹若穿了坚固的铠甲,不惧伤害。

    “哈哈……师叔祖神威!”

    趁着这个机会,崇玉也混在囚徒中逃出,心里暗喜。

    但就在这时,咻!

    一支弩箭从他胸膛穿过,带起红梅点点。

    崇玉望着胸膛上的血洞,满脸不可置信之色,缓缓倒了下去。

    哗啦啦!

    从几处房屋中,忽然涌出几队甲士,人数不多,只有二三十个,但每人都身披铁甲,目光冷冽,杀人如割草,顷刻间就将逃亡的犯人杀尽。

    “正阳道明德,你敢劫狱?”

    聂敏大步踏出,声如洪钟:“你正阳道狼子野心,已经是路人皆知,给我杀!”

    他赫然早早在周围埋伏了一支精兵,人数不多,借着道法官气的掩护,终于骗过了这个游神御气大高手的探索,完成这引蛇出洞之计!

    此时一声令下,身后便现出一座笨重的床弩,上面的箭矢有着鹅蛋粗细,上面刻满玄妙的符文,箭头上还有着淋漓的鲜血。

    轰隆!

    宛若平地起雷,这箭矢如风如电,穿过凌空而立的明德道人,在他胸前留下一个大洞。

    明德道人神色一变,显化的元神都有些维持不住:“好浓烈的铁血煞气,还有这饕餮营精兵……陈策到了?”

    “正是本都督!”

    在聂敏身后,缓缓走出一个黑衣人,原本悄无声息,但此时一出现,便吸引走在场所有视线:“要围猎一位地煞真人,怎么能少了本都督呢?”

    陈策深吸口气,旋即大喝:“传我将令,正阳道明德道人,以法犯禁,当诛杀之!”

    他乃朝廷正三品武将,手握一州兵权,身上汇聚的龙气垂青与铁血煞气何等恐怖?

    “杀!”

    与此同时,所有饕餮营精兵放声大吼,虚空中似现出一只凶兽虚影,向明德道人杀去。

    半空当中,原本就涣散的明德道人元神尖叫一声,终是彻底散开。

    “此贼终是死了!”

    闻讯赶来的太守擦了把冷汗。

    “死了?”陈策摇头:“若是元神出窍的炼气士,一定死得不能再死,但这道人毕竟元神经历过地煞之气淬炼,只是重伤而已……速传我军令,立即搜索方圆百里,或许能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