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五十八章 炼丹

第五十八章 炼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日之后,巨山郡郡城。

    正在休养生息,并等待公文的段玉,得到了一个令他有些吃惊的消息:“什么?董薛那个家伙还活着?”

    说实话,他还真没有想到会有这个展开。

    当初在苍莽山之中,看到疑似神道大能张开法域,他跟于静白哪里还敢多待?不怕被别人一个手指头摁死了,或者倒霉地波及?

    再加上于女冠被抛弃的怒火,是以死道友不死贫道,直接溜之大吉了。

    至于原本的缉捕高冈之任务,更是被扔到了九霄云外。

    但段玉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董薛居然还能活着出来,虽然据说模样十分凄惨,身负重伤,还断了一条手臂,但毕竟走出来了。

    “果然不得不说祸害遗千年么?”

    段玉承认,自己内心的确有着让对方自生自灭的想法。

    毕竟此人虽然掩饰得很好,但那股恶意却还是被他敏锐察觉,此时看到这个死剩种居然还能留着口气挣扎出来,不由诧异。

    “只是废了一条胳膊,还有一身武功,这银章的位置,坐得稳么?”

    纵然如此想,来到病房门口,段玉便换上一脸凄然的表情,推门而入:“卑职求见银章大人!”

    “段玉?是你!”

    床上躺着的果然是董薛,此时挣扎而起,肩膀上包着渗血的绷带,望向段玉的目光却是充满警惕——就好像一头受伤的狼王!

    特别是看到段玉毫发无伤之后,董薛隐忍再好,也不由咆哮:“当日你莫名失踪,去了哪里?为何临阵脱逃?”

    “大人息怒,我当日并未临阵脱逃,而是被神祗法域迷惑,势单力孤的时候遭到突袭……好不容易经历一番血战,才杀出重围,并救出白毫山的于女冠……”段玉不慌不忙地道:“我们联署的公文,已经送去了州里!”

    这就是要造成既定事实,先发制人。

    只是趁着自己这个上司生死不明之际,便越级上报,再加上之前推门而入的行径,一个跋扈的罪名是怎么也跑不了的。

    董薛目光阴暗,几乎恨不得将段玉杀了。

    只是此时还有些理智,看到断掉的胳膊,便什么怒火都熄灭了。

    他是武者,失去一条手臂,再加上受到的重伤,武功起码要打上五折!

    无论如何,此役之后,都会退下来了。

    而按朝廷惯例,对于他这种人,能混个虚衔荣养都是最好的结果。

    一旦失去这身虎皮,家中必定坐吃山空,更何况,还有这些年结下的仇敌落井下石。

    特别是面前这人!

    以他刚刚破获谋逆大案的功劳,虽然不能连升四级,但升到正八品,代掌银章之位,却是几乎十拿九稳了,自己还为他腾出了位子!

    这几乎让董薛咬碎银牙,望了望周围,怒哼一声:“你们都出去!”

    顿时,原本服侍的丫鬟仆役都身体一颤,躬身退出。

    “银章大人有何吩咐?”段玉笑了笑,不以为意地问道。

    “之前之事,也不必再说,但你想不想做个交易?”董薛道:“你可知,你已经深深得罪行人司中一人,必要置你于死地而后快!”

    “不知,但我相信,行人司效忠朝廷,必会秉公执法!”段玉大义凛然地回答:“大人你好好养伤,卑职告退!”

    说完毫不留恋,走出病房。

    至于叶州行人司?就连胡德也不被他放在眼里,如果敢来为难,直接杀了便是!

    长期规划变成短期,段玉立即多了几分戾气。

    ‘更何况……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之前行人司压制我,是为公!但此时,我跟他们的某些目标,却又一致了,若我表现出来,胡德是个聪明人,自然会压制属下……虽然只是暂时,少不了秋后算账,但那时候我恐怕早就海阔天空了。’

    因此,走得毫不犹豫,也不给董薛任何把柄。

    砰!

    身后,瓷器碎裂之声大响,段玉只是一笑。

    ……

    一只巨大的丹炉,在静室内冉冉升温,炉底的红炭彻夜不熄。

    屋内温度不断攀升,几乎是热浪滚滚,好在炼丹的两个人都已经到了寒暑不侵之境,倒也没有什么。

    于静白盘膝而坐,见得段玉进来,也不吃惊。

    只是看着对方熟极而流地将一样样药材倒入炉中,掺以法力,眉目中不由闪过一丝诧异:“想不到道友连炼丹之术也精通!”

    这可不是普通散修能学到的技术,纵然白毫山之中,能开炉炼丹的炼丹师也没有几个。

    而她的师尊丹诚道人,却是其中的佼佼者。

    可惜,炼丹之术耗费太多,并且炼出的丹药最多只能助益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境界的积累,能对元神真人有作用的灵丹少之又少,因此一直被视为偏门,无法有着多少重视。

    虽然明知道这个师姐不修丹术,但段玉还是特地换了一种炼丹手法,保证没有白毫山的丝毫痕迹。

    “炼丹要诀,首先在于药材!没有上好的药材乃至灵药,一切休提!之后才是火候的把握,与法力参与……”

    段玉笑了笑,“也多亏道友倾囊相助,否则还无法凑齐这一炉五行丹的材料!”

    “只是几粒云离石、半截横生木而已……”于静白道:“你却要分我三成,实在是受之有愧!”

    以她的贡献,能分个一两成便不错了。

    段玉如此,显然是故意偏颇,要拉近关系:“道友这些时日看着炉顾火,也是辛苦,多拿一成并未有着什么,更何况,在下久慕白毫山一脉道法精深,正要多加亲近!”

    ‘亲近?’

    于静白一呆,旋即低垂下头,脸上似乎有些……红晕?

    见到这一幕,段玉却是一滞。

    天可怜见,他只是想拉近关系,可完全没有其它绮念啊。

    ……

    虽然有着一点误会,但段玉还是将五行丹炼了出来。

    数个时辰之后,伴随着丹炉开启,整个室内都是红霞蔓延。

    “准备好,五行丹遇火则焦、遇木变朽、遇水即化……成丹之后,必须立即蜡封,并以玉盘承接!”

    段玉嘱咐一句,法力涌出。

    在他面前,铜炉彻底打开,浮现出一团五彩的液体。

    “丹诀·分!”

    段玉一掐诀,十指连抓,五彩液体顿时化为一滴滴,在半空中迅速凝固,雨点般洒落。

    “收!”

    等待良久的于静白一拂袖,一层油蜡浮现,将五彩水滴包裹,形成丹丸模样,宛若雨打芭蕉一般,落在一个碧绿色的玉盘之上。

    心里,却在默默赞叹:“这开炉,取丹,皆是一气呵成,熟极而流,真是……难以置信!”

    段玉取了一枚,直接吞服,感受着一股热流入腹,化为五行之气增益道行,不由一笑:“品质尚可,算是中上吧,有着一百零八丸,道友可取三十三枚!”

    “这怎么可以!”于静白也是在凝练五气的境界,闻言有些心动,又有些不好意思,但段玉盛情难却,还是取了:“实在生受了……”

    又细细感应,叹道:“此丹可为上品,有它之助,想必我可以尽早提升至朝元神境界,真是多谢道友了!”

    “不必客气!”

    一番寒暄之后,于静白便告辞离去,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坐练功。

    毕竟,纵然以蜡丸与玉瓶封印,药性还是会略微丧失的。

    而炼丹术因为对元神难有增益的特性,纵然是白毫山中,能如段玉这样开炉炼丹的土豪之举,也是少见。

    毕竟五气朝元的炼气士还是下层,正是要努力为宗门做出贡献的时候,哪里有着此等好处享受?

    唯有段玉,虽然游离于道门体系之外,风险自担,但收益肯定也是自己享用。

    等到于静白离开之后,段玉盘膝而坐,望着手中的大玉瓶:“有着五行丹之助,又有每日官气,我很快就能完成五行之气的凝练,进入朝元神阶段,而觉醒阴神之事,我早已经历过一次,无比熟悉,最后就是打磨无漏道体,元神出窍了!”

    五气朝元大阶段,可以分为三个小层次,是为凝五气、朝元神、与最后的无漏道体。

    其中凝五气是五行之气的积累,讲究水到渠成,厚积薄发,而朝元神只是一种状态,只要感应到体内阴神,便是成就!

    有着前世经验,甚至还是前世的身体,重走一次,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至于最后的无漏道体,则是肉身圆满无缺……我前世不仅幼时饱受磨难,锦鲤帮灭后更是亡命天涯,几次身受重伤,大损元气,才导致肉身难以圆满,蹉跎了许多时候,但这一世已经好上许多,虽然幼年磨难免不了,但已经在着力弥补根基,想必觉醒阴神之后很快便能打磨圆满……”

    段玉长出口气,不知不觉间,元神已近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