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五十六章 突围

第五十六章 突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识破一切之后,段玉法力一震,整个人都似乎变得精神了几分。

    之前的天街山市为何好像笼罩着一层迷雾?

    那些行人为何神色诡异?

    山中为何如此违反常理地存在一个城镇?

    因为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有着一尊诡秘的存在,以无上的法力神通,在深山中硬生生地造就出一幕幕幻景!甚至连不惑境界的林不器都能骗过去。

    细思之下,实在可怖可畏!

    “所以……那些黑衣黑甲的骑士,也是……阴兵阴将?我们进入了一尊神道大能的法域?难怪一开始便有石印嗡鸣示警……”

    但纵然看穿了,也无济于事。

    纵然是深山老林,不见天日的所在,能在阳间活动自如的阴兵阴将,也实在是恐怖无比!

    段玉疾步追赶,就见到了被追杀的董薛一行。

    纵然再是武功好手,道术强人,被一大队骑兵围剿,也只有抱头鼠窜的份。

    “为何会出现如此多骑兵,一个个武功精强,简直是一等一的精兵!”

    一个骑兵冲锋过来,人借马力,一刀竖斩。

    董薛强接一刀,感觉整条右手臂都在发麻,不由哀叹:“难道今日要毙命于此?不……我可是七品银章,怎么能死在这里?大家分头跑!”

    他面容扭曲,宛若恶鬼,率先冲入一条小巷。

    有着此人带头,后面的铜章捕头们顿时作鸟兽散,只留下一人,赫然是于静白!

    她修炼道术,虽然也有几手武功,但显然不如宗师,体力不行,此时就成为了牺牲品!

    “骑兵成军,自生铁血煞气,与龙气一般克制道术,若是元神真人,或许还有活命机会……”

    于静白连连挥剑,终究寡不敌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目光涣散:“想不到,我今日要毙命于此!”

    “驾!”

    在她对面,一名黑甲骑兵赫然发起了冲锋。

    这时候的重甲骑兵一旦冲锋起来,简直是无解,特别是骑士借着骏马冲锋之力劈砍,力道甚至还要超过宗师!

    此骑士马术精熟,手中长矛就要将于静白挑飞。

    就在于静白以为自己无幸之时,面前忽然多了个背影。

    “杀!”

    段玉拔刀出鞘,双手持刀,猛地向前一斩。

    呛!

    鬼切刀发出嗡鸣,隐约可见一道紫红色的光刃出现,沿着骑士的头顶劈了下去。

    哗啦!

    突然间,这个骑士连人带马就从中间分成了均匀的两半,冲势未减,从段玉与于静白两边飞了过去。

    “这……”于静白见到这一幕,死里逃生的庆幸未生,有的只是满满的诧异:“兵家绝顶,降龙伏虎之境?”

    兵家以武入道,军气灌体之后,还需训练精兵,掌握生杀予夺的铁血煞气。

    修炼到极高境界之后,便可生出龙虎大力,能降龙伏虎!

    否则的话,纵然有着神兵利器,也无法像这样将冲锋的骑兵从中一斩为二,这需要的臂力,简直超出人体极限,连宗师都望尘莫及!

    “道长不要迷惑,这些并非阳世骑兵,而是阴兵!”

    阴兵乃无形之气凝聚,跟有血有肉的实物不同,其中起码有着一百倍的差距,再加上段玉的鬼切之刀自带凶煞,最为克制这种无形之体,才能造成这种可怕的视觉效果。

    要是换成阳世的骑兵,段玉肯定是迂回攻击,不可能主动迎接冲锋,找死也不是这样的。

    “阴……阴兵?”

    所谓的知见之障,实际上也就是一层纸而已,捅破之后,于静白顿时恍然大悟:“难怪我总觉得有些不对,不过还是要多谢这位捕头相救……我名于静白,你呢?”

    段玉苦笑,若不是见到她被陷在这里,自己也不会冲出来,只是这个前世师姐的性子还是没改啊:“我名段玉,铜章捕头!”

    “多谢段铜章……”于静白暗暗心折,又一比董薛,更是高下立判。

    “好了,还是等冲出重围再说……阴兵不比阳将,不必害怕煞气反噬之类,尽管施展道术,我主攻,你在后面辅助!”

    段玉一震长刀,望着对面又汇聚成阵形的阴兵,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这些阴兵阴将绝对已经达到了极高水准,培养起来不逊色道门道兵,只是自己掌握鬼切,便是刚好克制,杀起来如同砍瓜切菜。

    “杀!”

    对面一阵轰鸣,又有五骑冲锋,马蹄横跨障碍如飞,这时看起来绝对是阴兵无疑。

    于静白暗暗内省,毫不犹豫地施展道法:“敕令!木行召来!急急如律!疾!”

    砰!

    在地面上,骤然生出许多荆棘藤蔓,仿佛蟒蛇一般,带着倒刺,向着骑士卷去。

    此种小术,在真正的阳世大军面前,根本连施展都施展不出,但在此法域之内,却是效果奇佳。

    几个骑兵冲锋的势头,顿时被这些荆棘阻挡,趁着这个机会,段玉纵身上前,刀光几闪。

    “啊!”

    伴随着尖利的惨叫声,一个骑兵头颅飞出,竟然在半空中就化为灰黑之气,又被鬼切吸纳。

    段玉脚步不停,杀光这些人后,纵身冲入敌阵,接连大砍大杀。

    鬼切之前,竟然没有一合之敌!

    纵然这些阴兵精锐至极,甚至凝聚出盔甲,能抵挡普通人刀枪劈砍突刺,但被刀之煞气一冲,都是溃不成军。

    “痛快!当真痛快!”

    段玉到了最后,一刀之下,竟然连斩数人,不由仰天大笑。

    果然刀才是专司杀伐之器,于此斗争当中,他都感觉自己的刀术随时都可以更进一步,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中去。

    正思索间,又一道法术落在身上,乃是增益类的白毫甲,附着全身,形成一层明光甲胄。

    段玉见此,刀刃之上也浮现出破邪法咒,光芒连闪,将残余的阴兵杀尽。

    “原来是同道!”

    于静白上前一步,眉目间带着诧异。

    如此少年,刀法竟然就到了宗师之境,并且还是五气朝元的炼气士,不由暗暗钦佩,又有些惋惜。

    若是早些时间,在此人还没有入道之前遇上,自己一定会引他拜入白毫山。

    可惜此时道种已凝,无法可改,纵然再引入进去,也是一辈子外门,最多做到外门长老,无法入得核心。

    “此处恐怕是某一位大神的法域,我等还是尽快离开为妙!”

    段玉提都不提董薛,更是有些幸灾乐祸。

    在法域之中,遇到阴兵阴将,道术便很有用了,董薛可没有自己的鬼切,光靠武者的一腔热血,能坚持爆发几次?

    “正是如此!”

    于静白连连颌首,更不会理之前抛弃她那一帮人的死活。

    此时看着周围,只见阴兵尽灭之后,原本的行人也消失无踪,街道上弥漫着一股雾气,建筑影影幢幢,不由更是心里一寒:“果是阴域!速退!”

    撤退之时,段玉还是将心底疑惑问了出来:“书院林不器,道友可曾看到了?”

    “段兄称呼我静白即可!”

    于静白细声细气地道:“林先生进入这法域之后,没有多久也是与我们走散,看来是有神祗暗中主持,故意分而击之!”

    此世神祗虽然能略微干涉阳世,但花费如此大的心血代价,绝对不可能只是闹着玩。

    而段玉联想到之前的酒楼买刀,却是若有所悟。

    他们两人脚力飞快,再加上已经勘破迷雾,有着道法护身,更不会被鬼打墙之类的引着走错路,没有多久便杀到边界范畴。

    段玉手持鬼切,勇不可挡,纵然真正的神祗,也不敢来吃上一刀。

    波!

    两人穿过槐树结界,再回首望时,都是怔住。

    只见一层五彩光幕缓缓破碎,现出其中的小城,还有若影若现的街道。

    迷雾朦胧中,那城郭、大街、乃至车水马龙的行人,都是渐渐虚幻,慢慢消失不见。

    ……

    另外一处密林中,遥望天街消失,高冈神色有些茫然。

    “臣林不器,拜见主公!”

    在他面前,林不器深深跪伏,一丝不苟地行大礼:“愿为主公鞍前马后,肝脑涂地!”

    “你起来吧……我现在脑袋还有些迷糊着!”

    高冈摆摆手,苦笑道:“刚刚那个,真是我祖宗?”

    “主公天潢贵胄,绝无可疑,我书院受大夏大恩,当奉正统!”林不器再拜:“主公手上的大夏龙雀,便是明证!”

    “大夏龙雀?”

    高冈一怔,旋即望着手上的残破朴刀。

    只见此时这刀赫然发生了变化,一丝丝光芒流转,金柄银鞘,龙形吞口,紫气暗蕴,尊贵非凡。

    耳边,又传来林不器激动的声音:“此刀乃是大夏皇室所铸,只有皇家血脉才能持有!主公持之,便是大义在身,天下正统,四地的忠贞之士,无不翘首以盼主公重兴大夏啊!”

    “大夏?!”

    高冈苦笑更甚:“当年的大夏天下,早已一朝倾覆,群雄逐鹿,我何德何能?敢与庆君、楚王相提并论?”

    只是目光之中,名为野心的火焰却渐渐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