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五十二章 巨资

第五十二章 巨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寨之内。

    吊桥放下,钱季通亲自在门口迎接,将孙校尉与黄子平迎入寨内,嘴里还在抱歉连连:“之前诸多得罪,只是我家多有女眷,不能见人……”

    “请钱家主放心,兄弟们自然知道规矩!”

    收了一张银票的孙校尉心情极好:“必不会骚扰了内眷!”

    黄子平也是笑意吟吟,暗想着拖延了如此长的时间,钱家肯定能将一些违禁之物收拾干净,算是两厢情愿,心照不宣。

    地方官员与这等缙绅,本来就有着这个默契,甚至还有点不以为意。

    之前叶州大乱,钱家畏惧兵灾,建了个寨子,招揽亡命勇士,甚至还收藏几具盔甲乃至弓弩,这都不算啥。

    以此家的人脉关系,纵然巡捕们看到了也会当成没看见。

    毕竟他们的目标是黑蜘蛛,可不会管这小小逾越,只要上下银子打点够了,更是无妨。

    只是他根本不会想到,这山寨之中潜藏的违禁之物,可不仅仅只有那点数量,而是多到了一个吓人的地步,让钱家父子宁可杀官造反逃亡,也不愿意将裁决权交在官府手中!

    “如此甚好,还请入大厅奉茶!”

    钱家父子将孙校尉与黄子平请入大厅,对视一眼,立即拉开距离,两个青衣仆役低眉顺眼地捧着木盘上前。

    “咦?怎么没有丫鬟?反而是家丁奉茶?”

    黄子平一看,顿时有些奇怪,纵然这钱家有着龙阳之好,也不会如此——太失礼数了。

    但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念头。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瓷器碎裂之声响,一抹寒光已经来到他面前。

    赫然是那个送茶的小厮,手持着利刃,嘴里噙着冷笑,将匕首捅入黄子平心口。

    “你……你敢杀官造反?”

    他扑在地上,一时不死,举起血淋淋的手指头,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老夫也不想这么早,奈何……”

    钱季通冷冷摇头。

    伴随着摔杯为号,大厅内突然浮现出十数人,皆是身披铁甲,将他护卫在内。

    孙校尉却是武功过人,又穿着镶鉄皮甲,一刀将刺客杀了,头也不回地逃出大厅:“儿郎们听令,钱家杀官造反,立即诛杀!”

    咻咻!

    回答他的,却是从四面八方射来的弩箭。

    这箭威力十足,近距离甚至能穿透比较薄的铁甲。

    惨叫连连当中,被他带进来的一营士卒与数十捕快,顿时死伤惨重。

    “杀!”

    箭矢射完之后,在钱季通的一声令下,又有数十披甲之士围杀上来,一举一动之间皆有章法,竟然是以军法操练!

    “数十弩箭、铁甲、还以军法练兵,这已经超出民用防贼的范畴,根本就是造反!”

    在孙校尉心底,一个声音狂吼,又不断挥刀:“杀贼啊!”

    “哼,弩箭手上!”

    见到此人凶猛无比,连杀数人,钱富脸皮一抽,让围攻的甲士退下,又调来几个弩手。

    此时他们之前射完的弩箭又重新装填完毕,新一轮箭雨落下。

    这一次,孙校尉就没有了之前的好运,被集火攻击,身中数箭,血流如注,倒了下去:“杀……贼啊!”

    终究是死不瞑目!

    “杀啊!”

    但就在这时,喊杀声又从寨门响起。

    “怎么回事?”

    钱富大惊失色之下,看到一名满头流血的庄丁,狼狈不堪地过来禀告:“官兵攻寨,已经占了大门!”

    “该死的!”钱季通神色顿变:“为何反应如此迅速?可恶……若我有三百壮士,又何惧这群官兵!”

    钱家之前还是处于休养生息的潜伏状态,纵然接到了北面的命令,开始招兵买马,但亡命徒也没有凑足百人。

    更何况,官军来得太过突然,那些壮丁农夫都还在耕地上呢!

    “怕什么?”

    此时,一名道人从偏厅中走出,见着满堂血色,眼皮都不眨一下:“敌方还有几人?我方伤亡如何?”

    “对方还有一营过百兵,已经占了寨门,我方能战者还有四十,但都甲胄齐全!”

    钱富扫视一圈,立即说着。

    “虽然寨门被攻陷,失了地利,但你们随我迎敌便是!”

    道人一挥拂尘,有着傲然之气。

    ……

    时间略微往前片刻。

    几乎是山寨之内剧变开始的同时,段玉就带着营兵,开始强攻寨门。

    因为之前为了麻痹官兵,吊桥也没有收起,并且大多数有生力量都被叫去伏击官军,因此进展得十分顺利,特别是段玉身先士卒,一刀斩了敌方首领之后。

    “这……这是要造反么?”

    副指挥使熊宜望着不远处的修罗场,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鹅蛋。

    “呵呵……大人,他们就是要造反,此时必得尽数杀了,方能有功无过,否则……”段玉冷冷的声音传来,立即令他打了个激灵。

    心知这战场生死存亡,都在自己一念,此时万万犹豫不得,立即怒吼一声:“钱家杀官造反,丧心病狂,给我尽数杀了!”

    当下身先士卒,向着弓弩手杀了过去。

    在这年代,纵然有亡命之徒敢杀人见血,亡命天涯,但真正跟官军短兵相接,还是要手软三分。

    只是两道洪流冲在一起之后,居然还是官兵一方被逼入下风。

    “该死的,这么多铁甲,到底谁是官兵?”

    甫一交手,熊宜就吓了一跳,因为对面的叛逆,竟然每个都穿着铁甲,防御惊人。

    往往受到几刀劈砍都混若无事,反手一刀却能要走官兵的小命。

    历来古代都严禁盔甲,便是这个道理。

    真正灾荒年代,数百甲士一冲,上万流民军都要抱头鼠窜,这便是铠甲之利!

    好在这帮叛逆人数较少,之前纵然是围杀陷阱,也折损了些人手与体力,而官兵人数是他们的两倍!

    “杀!”

    既然下了决心,段玉也是身先士卒,鬼切连斩。

    仅仅凭着刀刃锋锐,便连连破开铁甲,让数个大汉倒地身亡,及时挽回士气。

    此时心念一动,脚下如飞,又绕到敌侧,见到几个手持弓弩的家伙,正在忙不迭地装填。

    弩箭虽然射程远,威力大,但是装填麻烦。

    这时自然冷笑而上,一个个杀了,人头横飞,鲜血洒满墙壁。

    “休得逞凶!”

    就在段玉杀掉最后一个弩箭手的同时,一个青年道人追赶而来,手上长剑疾刺。

    嗤!

    他长剑一出,便嗤嗤作响,有着浩然大日的意境。

    “正阳道的朝阳九剑?武道宗师?”

    段玉一见,又是一喜:“想不到还有一条大鱼……杀!”

    乒!

    任凭对面剑光万千,他就是一刀斩出,传来清脆的声响。

    旋即,剑身断裂,对面的道人望着胸口的血痕,满脸不甘地倒了下去:“你依仗神兵之利,我不服!”

    他手中长剑也是利器,道袍内更穿了内甲,奈何在鬼切锋锐之前,还是跟纸张一样,一撕就破。

    “哼,无法在此等小军阵前演法,连元神都不是的家伙,就敢如此小视天下群雄!”

    段玉上前,将这道人敲晕,又冲入敌阵,如同猛虎下山一般,连连杀伤敌人。

    对面的叛军也就四十人不到,折损过半之后立即士气崩溃,做鸟兽散。

    段玉眼尖,拦住钱家父子:“两位真是做得好大事。”

    “不过成王败寇罢了,杀!”

    钱季通神色狰狞,挥剑冲来,被段玉一刀枭首,又敲碎了钱富膝盖,令此人脸色扭曲,跪在地上,被士卒俘虏。

    “快快……追击!”

    熊宜见胜利在望,却是越战越勇,连连发号施令。

    ……

    黄昏,夕阳如血。

    段玉轻轻擦拭着鬼切刀刃,后面郡兵们正在收敛同僚与敌人的尸体,外带抄家发财。

    片刻后,副指挥使熊宜来到他身边,语气都在打颤:“段铜章,我们摊上大事了!你最好亲自过来看看……”

    说着,就带着段玉,来到一个仓库里。

    里面是一排排木架,摆放着皮甲等物,除此之外,成捆的刀枪堆积成山,锋刃簇新,形制都是一般无二,显然都是制式军械。

    “经查,共计缴获刀五百柄,枪五百柄,弩箭五十架,铁甲四十九具,皮甲一百具……都是军械……”

    熊宜声音里都透着凉气:“如此多军械,再随便凑凑,武装两千人都足够了,并且还是州兵水准……除此之外,还有金银合计五万两,粮食九千石……”

    这种大事,不仅会惊动州里,甚至会惊动国君!

    “幸好他们只有五十人,还没开始招兵买马……”

    段玉也是吓了一跳,距离造反还有几十年,钱家不至于如此早便购置这么多军械吧?

    原本他最好的打算,也只是搜出十几副铠甲弩箭,顺带与正阳道勾结的书信罢了。

    此时便只有庆幸自己先发制人,没有让他们发展起来。

    “是啊……若是给他们时间发动附近庄丁,那就真的是一支乱兵,非州军出动不可剿……”

    熊宜擦了擦冷汗:“从审问上来看,似乎与北燕有些关系,我们怎么办?”

    此时的他,无疑与段玉已经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还能如何?上报州郡吧!”

    段玉耸了耸肩膀,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