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五十章 缉捕

第五十章 缉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州神捕司设有金章总捕一名,银章捕头四人,铜章捕头十六人,凭借手中印章,有权调动任何一县的捕快衙役。

    除此之外,还有不定总额的从九品采风使,负责侦缉情报,探查消息。

    ‘行人司、监察御史、神捕司……呵呵……总觉得那位庆国国君,对于辖下十分不放心呢……不过,这也是被逼的,谁让这个世界,非凡者太多了……’

    带着一点暗暗吐槽,段玉平静站在印章捕头董薛身前。

    跟他一起的,则是几个铜章捕头,还有采风使。

    “哼!这个大盗黑蜘蛛,一夜连盗十家,简直视我们神捕司如无物,你们谁愿意为我分忧?”董薛铁青着脸,将情报砸在桌上。

    几个铜章捕头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叫苦不迭:“大人,我们手上还有案子未完……”

    “既然如此,段巡捕……”

    董薛看向段玉。

    “愿为大人分忧!”段玉心里冷笑,平时再怎么亲之重之的下属,也逃不脱关键时刻推出去的本质。

    但区区一个黑蜘蛛,自然没有放在眼里,当即答应下来。

    ……

    “大盗黑蜘蛛,善飞爪攀爬之术,面目不祥,武功高强,精于用毒……最近在青叶郡连盗十家……”

    一辆马车缓缓在官道上前行,段玉默默看着资料,不由一笑:“也是找死……若偷的是百姓富户也就罢了,但一惹到缙绅头上,立即就是‘民怨沸腾’,这是触碰到红线了啊……”

    在马车上,还有郭百忍与叶知鱼。

    这次段玉出行,特地带上了他们:“百忍,我命你为锦鲤帮总管,与叶知鱼一起先管好历元县的数千亩地,还有在外面准备圈的一万亩,也要有所准备。”

    “请大人放心!”

    郭百忍肃穆行礼:“必为大人守得家业!”

    这些日子以来,段玉对他亲信无比,倚为心腹,郭百忍不由也生出几分以国士报之的心思。

    ‘仅仅是守得家业么?看来忠诚度还没到九十啊……’

    段玉听了,心里却在默默腹诽,但是也知道这十分正常。

    招揽属下,与招揽死士,还是两码事。

    不过忠诚度么,可以慢慢培养,以郭百忍的性格,有了此种表态,便不用担心太多。

    马车先到了青叶郡郡城,将段玉放下,旋即叶知鱼与郭百忍便踏上了回归历元县的路途。

    “啧啧……到底是郡城,相当热闹啊……”段玉没有穿獬豸服,只是一袭青衫,腰间悬刀,潇洒倜傥,倒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招惹。

    放眼望去,只见青叶郡城商铺鳞次栉比,字画店、成衣店、书店、伞店、绸缎庄、车马行、米铺、肉铺……一同汇聚成一条热闹的大街,上面的行人摩肩接踵,更有挑着扁担的货郎,测字算卦的术师,以及摇着铜铃的游方郎中。

    一点都没有大战之后的萧条,反而十分繁荣。

    段玉见到这一幕,顿时若有所思地来到郡衙。

    “这位秀才,请问有何事?”

    站岗的两个衙役目光在段玉腰间的刀鞘上瞥了一眼,态度十分客气,与那些小民截然不同。

    段玉点点头,将自己的铜章扔了过去:“给你!”

    “原来是铜章巡捕大人,您稍待!”

    那两个衙役有些吃惊,更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怎么回事?”

    见此,段玉眉头不由一皱。

    “大人有所不知,黑蜘蛛横行无忌,之前……已经有一位铜章巡捕殉职……”

    “殉职?”段玉有些讶然:“竟然如此棘手么?”

    还没有等到他问清具体情况,一名官员迎接出来:“可是段巡捕?请!”

    段玉见到来人二三十岁左右,穿着正九品官服,满脸精明强干之色,不由问道:“阁下是?”

    “本官黄子平,忝为本郡贼曹掾,请!”

    黄子平说着,就将段玉请进郡衙,往一处走去。

    “听闻之前有着铜章捕头殉职?”段玉却是立即问着。

    “唉……李巡捕一心为公,只是不合中了黑蜘蛛的淬毒暗器,虽然本郡已经汇集名医诊治,奈何最终毒发无救!”

    黄子平十分遗憾地说着,作为本郡贼曹,这本是他的职责,现在多了一个阵亡铜章,罪责更大:“段巡捕可有章程?”

    “自然是先验尸……”

    段玉与黄子平来到仵作房,命仵作将之前那个倒霉捕头的尸体取出,细细看了,顿时心里有数。

    这尸首赫然浑身黑紫,肿胀发亮,令人见之震怖。

    但段玉望了眼,却是若有所思:“这似乎是……水尸之毒?”

    “大人明鉴!”

    旁边的仵作立即说着:“的确是腐尸之毒,并且还是十分罕见的水尸之毒!是以尸首死后肿胀,宛若溺水。”

    “这个黑蜘蛛……”

    段玉沉吟了下,看向黄子平:“不知这次郡内能给我多少支持?”

    “本郡十个捕头,五十个捕快,随时听候差遣,但若要封闭城门,挨户搜索之类,则是必须通过郡守大人的同意……”黄子平立即说了。

    “既然如此,再请大人派人带我一一查验被盗之家的现场,随后再逛一逛本地大户的家宅所在吧……”

    段玉想了想,慨然说着。

    “这个容易……”

    这些都是应有之题,看到段玉就是如此,黄子平心底不由闪过一丝失望,但还是忙前忙后地张罗着。

    到了晚上,段玉命令捕头捕快们都出去巡街,自己找了处高楼,对着月夜独酌。

    “青叶郡啊……本地属于正阳道,或者说是我敌人的势力,有着哪些呢?”

    对于董薛隐约的恶意,他自然有着警惕,但还是那句,对方以初阶炼气士与武举人的水准来衡量他,最终肯定会输得惨不忍睹。

    所谓的黑蜘蛛什么的,在段玉看来,完全是顺手的事情,真正要办的,还是自己的私事。

    酒过三巡,月至中天。

    寂静的街道上,忽然钟鼓齐鸣:“抓贼啊!黑蜘蛛在那里!”

    “哦?”

    段玉眺望远方,就见得郡城中东南一角灯火大起,一个黑影在房梁上穿梭来去,身手矫健,又偶尔飞出钩爪,翻墙越门如履平地,果然不负黑蜘蛛之名。

    “可惜……实在太蠢!”

    段玉望着桌上的几块石片。

    修为到了二转石印,便能篆刻石符。

    此符质地更加坚固,虽然还是无法直接抵消神通与煞气,但今日巡逻,他已经暗暗在各高门大户角落标记。

    借着玄光镜之术,一副图像便浮现在眼前。

    “该走了!”

    他飞快下楼,背负长弓与箭囊,向东南角而去。

    “大人,已发现黑蜘蛛踪迹!”

    一路上,大量火把点燃,来自各处的捕头汇聚,凛然从命。

    “此人实在嚣张,但晚上宵禁,城门关闭,且看吧……”自古多少江洋大盗,就是出了事来不及跑出城门,在城中被围堵而亡。

    黑蜘蛛能接连逃走,当有不凡之处。

    段玉闲庭信步地上前,望着包围网不断压缩,将黑衣人逼迫至城墙跟脚。

    青叶郡城的墙当然没有庆都那么高,但也足有五六丈,就是十六米以上,遥望过去,宛若巍峨的山脉。

    之所以如此不惜工本,自然是为了应对这个世界的危险。

    此时被逼到墙角之后,黑蜘蛛却喑哑地笑了一声,右手上探。

    噗!

    一根黑色的绳索联系着飞爪,一下攀到城墙,他整个人脚步在城墙上轻点,竟然仿佛以超越重力的姿态,笔直跑上了城墙。

    “啧啧……真是好轻功,可惜了!”

    段玉叹息一声,弯弓如满月:“射!”

    咻咻!

    不止是他,队伍里的弓箭手连连放弦,箭矢如雨点般落下。

    其中有着一支,通体纯黑,若闪电般扎中黑蜘蛛肩膀。

    “啊!”

    黑蜘蛛惨叫一声,却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在城墙上的巡逻士卒赶来支援之前,纵身一跃,翻过了城墙。

    “大人……”

    另外一队人马急匆匆赶来,赫然是黄子平,听着手下诉说今晚的经过,不由扼腕叹息:“大人布置精密,可惜还是让此贼跑了!”

    “这倒没有!”

    段玉笑了笑,抽出一根黑色的箭矢:“我在此箭之上淬了暗梅香,只要等到明日,以巨犬索拿,此人断无幸理……”

    “何必等到明日?”黄子平却是瞪大眼睛:“命人立即带狼犬前来,沿着城外血迹追寻!那人中箭,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段玉听了,却没有反驳,只是暗自摇头。

    没有城内的地利,在外面黑灯瞎火的野外环境中,追捕黑蜘蛛这等悍匪?

    呵呵……除非行动者皆是精兵,否则普通衙役过去,只有送死的份。

    黑蜘蛛的伤有多重,自己是最清楚的那个,更知道以对方的武功与毒术,恐怕武举人一对一都难以讨好。

    “既然大人如此,那我先告辞了!”

    见到黄子平执意如此,也不阻挡,直接一摆手,自去睡觉了。

    “你……”黄子平脸色一红,但想到什么,硬是忍耐下来。

    若是普通捕头,只是吏员,他自然打骂随意,但对方也是正九品官身,跟他同级,还是州官,这就难以呵斥了,但心里不由就生出一个念头:‘朝廷怎么能让此等卑贱之人有了官身,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