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四十九章 神捕

第四十九章 神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正凝聚道印的篆刻师,在段玉看来,都是气运大盗,为世俗所不容。

    或许篆刻师还零星存在着,但八成都是如同他前世一般,成为了高级匠师一类存在。正如他从丁让那里打听到的寒山子一样。

    否则的话,肯定要天下大乱。

    不真正凝聚道印,就不知道这个职业的恐怖!

    ‘总不可能只有我一个是不同的吧?’

    一丝自嘲的想法,浮现在心底,旋即又飞快散去。

    此时的段玉,白衣大袖,配着黑色刀鞘,当真是英姿勃发,将杂念压下,步入丁让的府邸。

    “见过大人!”

    入了体制,便要有着姿态,段玉向丁让行礼,态度更加恭敬。

    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已经能感受到丁让身上传来的凛冽威压,虽然这人手无缚鸡之力,可能被两三个泼皮无赖拿刀子捅死,但却有着官气护佑,抵抗着一切的非凡伤害。

    龙气排外,可见一斑!

    ‘所谓刑不上大夫,法不上贵人,便是如此吧?只是我若要杀他,有得是迂回的手段……’

    对面的丁让可不知道段玉的想法,看到此人恭敬守礼,还是很满意:“你能得武举解元,当真不错……为何不继续考武进士?现在授官,太可惜了……”

    “我不想任职庆都,还是在州里做些事吧!”

    一般的武进士,有一半都会被留在庆国国都,段玉才有此一说。

    “哦?”丁让听了,却是有些惊奇:“你年纪轻轻,能按捺功名之心,还能知晓如今都城的形式,当真了得……”

    “庆都之中,出了何事?”段玉却是有些惊讶了,他只是不想在得罪八贤王后跑到他眼皮底下去而已。怎么在丁让看来,似乎还是别有隐情的样子?

    “咳咳……不该你问的,不必多问!”

    丁让却是反应过来,咳嗽一声,知道自己说多了,不由神色转厉地呵斥了一句。

    同时,又有些诧异,在不知情的前提下,还能坚持不去庆都,却也算是有着气数在身了吧?

    纵然是他,也不想此时被卷入那个漩涡当中。

    “那么,若要入仕,武举人从军是最正统的道路,老夫可以保举你为正九品!”

    沉默片刻之后,丁让便缓缓说着。

    “请大人恕罪,卑职不想从军!”段玉笑着摇了摇头。

    不说军中军纪严苛杀人,此时叶州大乱方歇,难道去熬资历么?

    “那就是从政?下放的话,县尉不可能,便只有一县巡检了。”

    县尉统领县兵,巡检则是掌握县内巡防力量,类似地方军队长官与警察局长的区别。

    “巡检也非我所愿……”段玉行礼道:“只是听闻州中有神捕司,愿为之。”

    这是庆国相当于六扇门的机构,毕竟此世个体拥有力量,对付真正的武林高手、游方术士,普通县衙捕快有些相形见绌,便相应而生出这个公门机构。

    最关键的是,将原本只是吏员的巡捕与捕快阶级,提升到了官身的地步。

    段玉要求这个,自然有着自己的思量。

    因为从理论上而言,这种巡捕,纠察的就是非凡者的不法行径。

    不论是正阳道、还是白毫山中的某些叛徒,若露出把柄,都可以公器杀之!

    ‘而我手上,掌握的白毫山高层隐秘罪证,以及正阳道的据点,还是有着几个的……若是能逼得白毫山叛徒狗急跳墙,更是大善。’

    “你想入神捕司?”丁让略有些惊讶:“以武举人之身进去,最多做一个铜章捕头,距离七品银章、五品金章还有一大段距离,并且到了五品,便升无可升!”

    古代技术型的官僚,就是这么凄惨。

    而段玉听了,更是暗自冷笑,能成五品金章者,显然都是十分强大并掌握专业技术的人才,却依旧遇到天花板。

    当然,这比那些捕快捕头到死都是吏员,还是要好上不少。

    这时没有流露丝毫不满,只是坚定地一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既然如此,老夫便为你运作一二……”

    对于丁让来说,这却不是什么问题,轻松答应下来。

    只是等到段玉离开之后,望着这个年青人的背影,眉头不由蹙起:“考武举人、担任铜章捕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

    丁让办事速度还是很快,三日之后,便有公文下来。

    接到任命之后,段玉便来到州城内的神捕司所在。

    此处衙门位于府衙之侧,占地不小,门口矗立着两头獬豸。

    獬豸,其形如麒麟,黑毛独角,性别曲直,见人斗,触不直者。乃是传说中执法公正的象征。

    是以庆国神捕司之官员,皆戴獬豸冠,着獬豸服。

    段玉上前,让人引进,又验证了公文与举人身份,顿时被引到一间正房之内。

    “段玉,解元公?历元县锦鲤帮的帮主?曾经一掌打死宁守玄?”

    堂上正坐一人,身穿五品武服,高大威猛,国字脸,有着一股律法威严之气在身,双目如电,注视而下之时,竟然令段玉都感到有几分不自在。

    “正是下官!”

    段玉行礼,明白这就是叶州神捕房统领,五品金章捕头——聂敏了。

    此人乃是名闻天下的神捕,屡破大案要案,并且刚正不阿,执法如山,缉捕归案的神通术士、武林高手不计其数。

    可以说,在叶州武林之中,他的名声简直如雷贯耳,可止小儿夜啼。

    “既为神捕司之官,之前的绿林习气,便得好好改改,另外……你锦鲤帮若有横行不法之事,你应该明白如何做!”

    聂敏毫不客气地一通训斥,显然极不待见这种黑道头目,末了,才神色略微转和:“好在你尚知道报效朝廷,有着改过自新之意,董薛!赐他铜章印信,捕头服饰,以后他便归属你麾下,好好教导!”

    “卑职遵命!”

    旁边,一名银章捕头出列,轰然应是,带着段玉出去。

    “呵呵……你莫要惊颤,咱们总捕大人便是这么个脾气……”董薛笑意吟吟,眼神真诚,令人一见便不由生出几分好感,热情至极地带着段玉熟悉巡捕司,又带他领了印信与公服。

    武举人从官,一般为从九品,不过有着丁让出力,最终却是正九品的铜章捕头。

    这印信婴儿拳头大小,印纽便是一头獬豸,有着黑色的绶带穿过,可以方便地悬挂在腰间,形制也十分正式,比举人的腰牌更进一步,显然是真正的官了。

    而铜章捕头的公服也是十分华丽,胸口绣着一头獬豸,令段玉不由联想到了明代锦衣卫的‘飞鱼服’。

    除此之外,还有一柄百炼钢材的雁翎刀,这与公服都是一年一换,但段玉弃之不用,还是将自己的鬼切配在腰间。

    此时换装出来,身穿獬豸武服,腰悬铜印、黑刀,便有一股凛冽威严而出,让董薛大赞:“好一个少年神捕!”

    “多谢大人夸奖!”

    段玉微笑拱手,似是真诚致谢。

    暗地里却有一部分精神沉入识海,果然见得又有一股气运飘来,被螭吻吞噬,石印略略一亮。

    ‘这是正九品武职的气数,虽然不多,但胜在细水长流,每天都有,也相当于每天都吞一份补品了……有此之助,我凝练五气的过程,应当能缩减一半时间……’

    ‘此外,聂敏也就罢了,董薛这个顶头上司,竟然这么和善?呵呵……颇有几分笑面虎的味道啊。’

    纵然如此腹诽,但段玉表面上还是滴水不漏,与董薛虚与委蛇。

    “哈哈……既然你做了我老董的属下,便是缘分,今晚在怡红楼,我为你摆酒,好好庆贺一番,也是见见你的日后同僚……”

    “多谢大人!”

    ……

    两人如此其乐融融的状态,直到段玉告辞离开,才蓦然一变。

    董薛回到公房之内,关上门户,不由摸了摸两撇鼠须:“唉……大好人才,若要埋没,未免可惜……”

    “再好的人才,有了桀骜之心,便是不臣!”房内还有另外一人,若是段玉在此,必然会认出,正是他见过的行人司中年文士。

    此时他轻摇折扇,冷笑不已:“以为不入我行人司,便奈何不了么?殊不知只要进了这体制,自然有的是办法拿捏,董大人,交给你了!”

    董薛却是面无表情:“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将事情办得妥当,只是最近不行,否则太惹人注目了……还是等到六月之后吧。”

    “纵然如此,也不能让他好过……必得多磨一磨他的性子!”中年文士一合折扇,斩钉截铁地道。

    “这还不容易?叶州战乱,趁此机会出来打家劫舍的绿林高手、或者装神弄鬼的江湖术士层出不穷,其中有几个我都颇觉得棘手的,大可以扔给他,这叫人尽其用!”

    此实际上,还是跟行人司的手段一样,不停地给艰难任务,再天才也得给消磨干净了。

    到最后,自然生杀予夺,皆在人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