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四十六章 武举

第四十六章 武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丁让乃是出了名的清廉之官,住宅十分清贫。

    段玉不以为意,望着面前略显破旧的宅子,上前叫门。

    片刻,一个门子出来,脸上带着诧异:“阁下是?”

    “历元县段玉,求见丁公!”

    段玉提着个礼盒,又塞了一块银子过去。

    那门子收了,掂量一下,觉得足有二三两,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我只能为你通禀一声,至于见不见,那就是老爷的事情了。”

    “这个自然!”段玉颌首,看着门子进去,片刻后,大门打开:“老爷有命,在书房见客!”

    “有劳了!”

    段玉跟着进去,过了一个小花园,饶过大厅,便到了书房。

    丁让一身常服,正在看书,见到他手上的礼盒,顿时不悦道:“到我这来,何必还拿这些!”

    “只是一些普通的笔墨纸砚而已……”段玉一笑:“来见大人,不敢失礼!”

    “既是如此,这次便算……”

    丁让肃穆的脸上多出一丝笑意,让旁边的管家接了礼物,又命令婢女上茶。

    那管家婢女看向段玉的眼神顿时多出一丝不同,他们知道自家老爷的难缠,能让他收下薄礼,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事。

    段玉轻轻呷着茶水,心里却是笑而不语。

    丁让虽然清廉,但自己可是知道,对方十分欣赏前朝书法大家王煦真的字帖,因此昨夜已经偷偷送了一幅去他的外宅处。

    今日态度如此,便也可以理解。

    丁让望着段玉,就见一翩翩少年,十六七岁,气度潇洒,眼中不由就多了一丝异色,问道:“段公子所来何事?”

    “为谋个出身……”段玉现出苦笑,将行人司之事说了。

    “原来如此,你们兄弟报效朝廷的心思,老夫是知道的,当初秦飞鱼还是老夫保举的呢,如今履立功勋,老夫也与有荣焉……你大好人才,去做那些阴私之事,的确是委屈你了。”丁让捋捋胡须,心里有些思量。

    虽然上次周家之事,令他略微有些不喜,但这两兄弟看起来都是可造就之才,特别是早早有了关系,或许可以培养一下。

    此外,不论文武官僚,对于行人司这种特务机关都有一种天生的敌意,对他而言,对方分薄了他的监察之权柄,更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因此,当真是一拍即合。

    丁让当即允诺会为段玉武举之事出力,聊了片刻,忽然又是面色奇异:“说到秦飞鱼,你可知最近州军之中,出了一件大事!”

    “哦?出了何事?”段玉一惊,丁让特意提及这事,显然与他也有些关系。

    “一罪营中的刑徒,竟然杀了一个参将,逃亡了……”丁让不甚唏嘘地说着。

    “什么?他竟然能杀了参将,不仅如此,还能跑的掉?”

    段玉张了张嘴,有些吃惊。

    军营守卫森严,与龙潭虎穴也差不多,杀人逃亡,这简直跟笑话一样。

    特别是杀了人还能逃走,真是天方夜谭,不由起了些好奇心:“不知是何人?”

    “刑徒高冈……听闻原本是个队正,后来因为喝酒误事,顶撞上级,被罚入罪营……”丁让眯着眼睛,似乎在看段玉的反应:“出了这事……连秦飞鱼都要落些干系,好在高冈只是刚刚调入他那营……此人你认识?”

    “有过一面之缘,听闻他是武道宗师,难怪……”段玉表现得十分平静。

    而实际上,纵然武道宗师,要在州军大营中杀掉一个参将,并且顺利逃亡,这难度也简直骇人听闻。

    “哼……我已经查过了,此人丧心病狂,胆大包天……”对于杀官者,丁让自然没有什么好感。

    而段玉却是在暗暗诧异。

    那个高冈倒还真是面相坎坷,纵然投了军也没得转运,只是在此绝境之中,竟然还能挣得一线生机,倒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此人命格奇异,或许还能有相见之日?’

    没来由的,一种预感便浮现在段玉心底。

    ……

    庆国武乡试,分为外场与内场。

    外场先考骑射、刀法、气力。这其中,骑射要求考生策马疾驰过靶场,来回期间射出九支箭矢,五支中靶方算合格;刀有三十、四十、五十斤三种,要求至少舞动其中一柄,水泼不露;最后的气力则是举重,分为三石、四石、五石三类,起码得举起三石过肩,也就是三百斤才算合格。

    内场乃是文试,考帖经与策论。帖经是默写,从武经中挑选出几段,掐头去尾,要求考生默写出全文;策论则是围绕某个议题,论述自己的观点。

    若外场被黜落,便没有资格考内场。

    如此严苛而困难的武举,能杀出重围的,自然都是文武双全之辈,若从政,可直接授予官身,提拔也很快。

    而更高一级的武进士乃至武状元,便是整个庆国真正的精华武者,大将之才。

    如今的叶州都督陈策,就是武进士出身。

    阳光明媚,校场上烟尘滚滚。

    “全州武秀才、武监生等有资格考武举的,来了一千九百余,而录取名额只有三十个……”

    见着如此多武者济济一堂,段玉不由在心里暗叹。

    这还是遭了兵乱,否则的话,录取比例可能会飚升到一百取一的地步,当真是千军万马挤着独木桥了。

    反倒是文试,举人功名一直不温不火地保持在三四十取一的比例上,比武举好考多了,纵然如此,文状元也是文章能惊动文曲的一时俊彦。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这个世界个体有着力量啊……而有力量者,必掌握权力!若统治集团不吸纳,便只有腐朽……’

    此世界重武轻文,也是没有办法,甚至庆国还算好的。

    这是因为有着书院儒生,同样可以掌握一些力量的原因,否则的话,读书人的地位便当真要如元朝时候一般,被打入泥地里。

    “庆历十七年,叶州武乡试,开始!”

    轰隆隆三声礼炮过后,校场中的气氛骤然浓烈。诸多考生被分到不同的区域,开始外场考试。

    “第一场,骑射!石磊上场、马训准备!”

    一名憨厚少年立即上马,双腿一夹,骏马化为一道黑风,疾驰过靶场。

    他弯弓搭箭,矢落如雨,在线香燃烧殆尽之前回到位置,略微喘着粗气。

    在对面的靶场,则是有专人观看,打着旗号。

    “九矢中五,中平!”

    考官点头:“马训上场,王善忠准备!”

    ……

    ‘这来的考生,大多都算武林好手,能以一敌十啊……当然,大部分考武举人还是不足……’

    段玉冷眼旁观,见着一个个考生上场,合格者不过半数。

    这已经很了不得了,在草原上,能骑射者,都是一等一的勇士。

    “下一个,历元县段玉!”

    忽然间,考官的声音响起,段玉上前,望着自己的马,眉头略微一皱。

    这马虽然是上等战匹,但之前被操劳过度,有些气喘吁吁,但又没有到不能下场的地步。

    可以说,是在允许范围内的刁难。

    心里,不由就浮现出一丝冷笑:‘行人司?’

    当下更加仔细地检查弓箭,这时检查出器械问题还可要求更换,上了场可就没这个待遇了。

    检查无误之后,他轻抚着战马的鬃毛,翻身而上。

    骏马嘶吼一声,如箭矢般冲出。

    一个来回之后,对面传来旗语:“九箭命中红心,上上!”

    ‘不过是普通靶而已,要是换成考武进士的移动靶,或许还有几分难度……’

    望着周围敬畏的目光,段玉却是没有多少感觉。

    ‘说起来,庆国的武进士,大部分应当都有宗师实力,这还是最基础的武考,其它文学素养与军事水平更是顶尖,因此才是一个个大将之才!’

    不由想到薛真、秦飞鱼、甚至高冈,都是严重的偏科生,纵然武艺达标,但其它失分太严重,也是无可奈何。

    ‘只是……总觉得武生的待遇,还是太低了!’

    庆国武状元,授正七品武职,直接入军带兵,文状元最多才从七品,但跟印象中的清朝一比,又是不如。

    清朝武状元授正三品武职,武榜眼授从三品游击,武探花授正四品都司。纵然武进士也有五品到从五品的待遇。

    虽然那时候贵文贱武,但这品级待遇差距还是十分明显。

    ‘可以说……朝廷虽然重视超凡的力量,但还存着某些剥削压迫的心思,这也十分正常,不如此怎么建立统一集权的王国乃至帝国?’

    ‘龙气的本质,便是威服与杀戮!’

    ‘但……若是缩小数百倍呢?区区一个县,甚至一乡一村法度所生出的神道与气运,还能否压制炼气士?’

    一个念头,开始不可扼制地浮现,却又被段玉理智地镇压了下去。

    这不是他应该考虑的范畴,至少,此时不应该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