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三十七章 招揽

第三十七章 招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么直接?”连郭百忍都怔住,神色诧异,旋即才问着:“你代表何势力?”

    “确切地来说,我就代表自己……手段虽然直接,但就是这样,任凭说得天花乱坠,如何担保许诺,实际上还是要建立主次,确定名分,所以……我就是来招揽你的!”段玉大笑。

    这实际上也是知道这郭百忍内慧于心,其它的说了也是白说,甚至还有反效果,不如单刀直入。

    郭百忍低头,似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下,才发问:“投靠你,我有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就要招揽属下,那是耍流氓……”段玉点点头:“第一,我可以先给你白银一千两,良田五百亩,这是安家费,日后每年都有年俸,总价不低于白银五百两!”

    “嘶……大哥!”叶知鱼不顾形象,拉了拉段玉的袖子。

    这条件,实在太过厚重了。

    要知道之前乡中多有械斗之事,有时候闹大了,官府追查,需要人去‘抵命’,出价也往往不过数十两,这就是一条人命的价格!

    而郭百忍虽然祖上阔过,是乡中地主,田亩也不超过千亩。

    “第二,我不会要求你改易道法,还是继续修炼为山九仞诀!”段玉恍若未觉,竖起第二根手指。

    “第三,等到你奠基入道之后,我会一直指点你,而为山九仞诀的后续与传承,我知道在哪里!”

    这一点却是保证他自己修为能始终压过郭百忍一头,作为重生者的段玉,有着这个自信。

    而为山九仞诀的后续……呵呵,这是前世郭百忍自己发掘的线索,最后找到一处道藏。

    奈何最终还是泄漏,引来不少豺狼秃鹫,段玉便有所耳闻。

    “如此条件,纵然招揽五气朝元的炼气士,都差不多了吧?”郭百忍苦笑:“我何德何能?”

    段玉摇摇头:“我既然定下这种待遇,就认定你有着此价值,只说可与不可,其它一切休提!”

    此种待遇,纵然拉拢低阶炼气士都是足够,但如果对方是元神真人的话,却是大赚了。

    “还是那句,我都不知道你是谁呢?”郭百忍几乎要翻白眼。

    “嗯,我名段玉,也是一个散修,刚刚奠基入道,在历元县当土豪,身为锦鲤帮帮主,有三四千亩地,还有一个二弟在军中为校尉……就这些了吧……”段玉摸摸下巴。

    “散修么……”

    郭百忍若有所思,旋即拜下,行大礼:“见过公子!愿为公子驱使。”

    这一拜,就是定了君臣主次,受了招揽,日后若是反叛,整个天下都要不齿。

    “哈哈……先生不必多礼,快快请起!”虽然之前随意,此时却要做出姿态,段玉立即上前掺扶,心里大喜。

    在他身后,叶知鱼却是翻着白眼;‘此人家徒四壁,听大哥说虽然奠基三层极是圆满,但丝毫武艺都没有,论武力还不如二哥手下的薛真,听到这样的条件,不死死靠上来才是怪事呢!’

    不得不说,段玉此时也算一县豪强,招揽这样一个家伙,肯定是十拿九稳,没有丝毫困难。

    “嗯,就委屈先生,先当锦鲤帮的总管,管着一应事务了!”

    将前世一个高手收为属下,段玉还是很兴奋,关键这郭百忍不仅是修行天才,更是幕僚谋主型的人物,以后自己就可以当甩手掌柜了。

    至于忠诚问题?只要自己修为始终压过他,再加上叶知鱼与秦飞鱼偶尔看着,也不怕翻了天去。

    “总管?”

    叶知鱼有些皱眉,不过锦鲤帮是段玉的一言堂,加个职位就是一句话的事。

    段玉顿了顿,又说道:“正好先生准备搬家,那就与我们一起吧!”

    “唉……”郭百忍苦笑一声:“李子夷与我少年便认识了,只是后来他功名之心日重,投了行人司,这行人司有监察之责,但凡练武修道的,都会被注意!也不知怎么的,就对我锲而不舍……”

    “历来朝廷坐拥天下,要将一切尽在掌握,也是情理之中……”段玉叹息道:“特别是此种官府特务,最是麻烦,手段无所不用,却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这种人,纵然杀了,也只会引起行人司的大规模反扑,而不杀,手段必越加激烈。

    “公子说的是,我看你是散修,又为县中豪强,恐怕也已经到了行人司的红线……”郭百忍眼中精光一闪。

    “正是如此……我这次出来游学,也有避祸的心思在内,但只是暂缓之计,你觉得该如何应对呢?”段玉饶有兴致地问着,带着考核之意。

    郭百忍也懂这个意思,顿时变得肃穆起来:“对抗官府,殊为不智,倒是还有上中下三策可行。”

    “下策如何?”

    “下策虚与委蛇,贿赂上司,不断周旋……”

    “中策又如何?”

    “中策者,可借力而行,行人司毕竟只是一方特权,州中镇抚使也只有五品,若能从州牧、都督、或者巡查御史那里借来势力,便可逍遥一时。”

    段玉听了,却是大笑:“这都或许不够,要找大树,恐怕还是得去国都,至于上策,必是跳出棋盘,海阔天空吧?”

    郭百忍听了,顿时心中诧异,又有些欣然:“正是……天下强国相争,小国无数,哪里不可去得?只是要舍弃基业,非大魄力不可为!”

    “想不到郭先生对天下大势都有研究,日后倒是要多多请教……”

    段玉欣喜无比,又聊了几句,见天色已晚,就在郭家先住下。

    入夜,天空中明月悬挂,旁边点点繁星。

    段玉盘膝而坐,内视自身:“嗯,木印没有多少变化,难道收服人才不能得气运?必须杀而夺之?咦?”

    此时细细观察,却有了点发现。

    之前木印印身上的木纹只占据五成二分左右,此时却大致涨到了五成七分。

    “这五分,不是修炼而得,那便是郭百忍的贡献?也是……他毕竟还未成元神,哪有收了就立即大得气运的事,总得慢慢培养出来……但有着这个,似乎下属的忠诚便也清晰可见了。”

    只要真心效忠,自己肯定能获得对方的气数支持,这在修炼中都能反应出来,简直好比网游搞出了个忠诚度一样。

    当然,这种特例,只能如郭百忍这种,未来潜力很大的才有着,但也是一重保险了。

    “这么算起来,这次秦飞鱼回来,我传了他龙蛇阴符经,或许下次见面,便可完成以武入道,除此之外,九天玄女宗的传承也很不错,叶知鱼虽然资质一般,但我加大资源培养,总能入道,不知不觉,也可形成一个散修小团体了,这就是宗门道脉的雏形?”

    段玉哑然失笑,忽然间,又有些凛然。

    如此搜罗羽翼,扩建势力,击杀强敌,都能促进木印修炼,那意味着什么?

    “印玺,本来就是权柄之意,难道我的道路,就是不断扩张道之权柄?”

    段玉一个激灵,张角、白莲教等****造反集团的事迹就浮现出来,不由滴落些冷汗。

    ……

    另外一间卧室之内,郭百忍也在修炼。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日复一日,不可懈怠……”

    每日积蓄元气,冲击入道的关卡,几乎已经成为习惯。

    行功过后,还是一无所得,郭百忍站起身,又有些疑惑。

    自己修道不成,为何得公子如此看重,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才能?

    但无论如何,已经拜了主公,定下主臣名分,日后便只能生死相随了。

    而这个祖业,终究是要舍弃。

    毕竟得罪了县中行人司,怎么看都没有好事。

    “祖宅啊……”

    收功之后,郭百忍起身,在庭院内行走着,再是聪慧,此时也不由有些黯然。

    虽然那些家具与古玩字画早已变卖,但门庭依旧,往昔的一幕幕便似近在眼前。

    自己幼年、少年之事,一幕幕浮现出来。

    真是舍不得啊……这宅子,还有这里的一切。

    郭百忍感受着这股眷念,却没有斩断,修道若容不下本心,那便是砖石树木,不复归人了。

    但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沉浸在这种状态之中后,一层又一层土黄色的光芒,就慢慢蔓延全身。

    段玉最先发觉异象,来到庭园外围,叶知鱼随后而来,被他阻住:“好好看……九年奠基,一朝入道,若能有所领悟,对你修炼也是大有好处!”

    “大哥你是说……他入道了?”叶知鱼望着一丝丝涟漪,不由呆滞。

    ‘这声势……真是浩大,也难怪,毕竟积蓄了九年么……’

    段玉睁开灵眼,依稀可见郭百忍身上,浮现出一座土黄色巨山的虚影。

    旋即,灵气灌溉,宛若春雨。

    咔嚓!

    巨山缩小千万倍,没入郭百忍识海。

    一声清啸传出,震动数里,破空穿云,宛若大鹏展翅,直冲云天!

    “哈哈……恭喜郭先生了!”段玉见此,不由大笑,知道郭百忍已经切实踏过了入道的瓶颈,从此一马平川,海阔天空。

    “九年积蓄,一朝入道……”

    郭百忍回过神来,望着自己粗糙的双手,不由泪水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