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三十五章 辨析

第三十五章 辨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州、阳武郡。

    此郡武风颇盛,当初贺宗入侵之时曾激烈抵抗,被屠杀得极惨。

    这时虽然已经收复,但路上少有人烟,草丛偶见白骨,令人不寒而栗。

    马车之上,叶知鱼披着雪白大氅,小脸红扑扑,有些兴奋:“大哥,我问过了,这郡的田果然便宜,并且多有连田,说不定真能买到上万亩呢……可惜钱不够了,之前不该在历元县那么大手大脚的。”

    言语之中,颇为惋惜自责。

    盘膝而坐的段玉听到这话,却是‘噗哧’一声笑了:“真要跟官府买田?送财童子也不是这样……我们现在也算一县豪强,你这么软弱可欺,要被人笑话的。”

    “那该怎么做?”叶知鱼眨着大眼睛,有些不解。

    “当然是跟当地官府勾结……你看那些县里,有的县令与其它官员都被杀了,朝廷一时来不及增补,你先去圈了地,招募流民种着,再买通几个吏员,便可将地契改了,万亩只是小意思……”

    “还能这么做?”叶知鱼倒吸一口凉气。

    “郡县世家,就是要脸黑心狠……”段玉笑了笑:“眼明手快,造成既定事实,不说那些原地主或早就死了,哪怕没死,回来打官司也不怕……”

    叶知鱼沉默,却是知道其中意思,遇到那种势单力孤的,甚至可以直接扮作盗匪杀了。

    这虽然是挖庆国的墙角,但也是一州幸存豪强的盛宴,法不责众啊!纵然后来州牧再怎样,也只能认定既成事实。

    段玉又补充了句:“当然……我们还是寻那种真正被杀绝户了的,少沾惹罪孽!但实际上,这些都没有用!”

    “为什么没用?”叶知鱼对这个很敏锐。

    段玉一怔,旋即苦笑不语。

    难道他能说数十年后,胡人南下,及至自己陨落之时,庆国也是领土失陷大半,有若风中残烛么?

    纵然连田数万十数万,在铁蹄之下,也不过是待宰的肥猪而已,更是惹祸之源!

    他此时还收些地来,只不过是为了秦飞鱼打算的而已。

    毕竟数十年时间,也够飞鱼在军中打下根基了,而这些,都需要外界财力物力支持!

    不是没想过苦心经营数十年,积蓄实力与胡人血战到底,但前世陨落,还未看清天下大势,只觉其中内幕深深。

    此世重生,只想着快意恩仇,将前世仇敌斩尽。

    ‘至于天下大势,胡人南下?或许可以做些准备,到时候,事情可为,便为之,不可为,南下避祸便是……纵然要立根基,也不是在这里!’

    庆国乃四战之地,位置实在不是很好。

    而作为穿越者,只是跟几人有着交情,可没有为这庆国或者哪家天下捐躯的觉悟。

    “反正数十年经营,必要狡兔三窟,哪里都有基业……纵然到时候秦飞鱼与所练的精兵亲卫,与白毫山关系好的众人都去,也能容得下……”

    这是最坏打算,段玉觉得自己重生数十年,应当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当务之急,还是本身修为!”

    跟叶知鱼又说了几句,段玉旋即开始修炼。

    识海之内,一转木印略微发亮,作为印纽的螭吻沉稳大气,下方的印身之中,木纹氤氲,已经填满了五成。

    “三花聚顶是一个大境界,我上次侥幸,杀了王鉴之,才有一半的积累……接下来光靠呼吸吐纳,想将这一半填满,起码需要一年!”

    至于所谓的杀人夺气什么的,实际上他已经试过了。

    但不论那些杂牌小兵,甚至上次的亢龙手宁守玄,木印都是毫无反应,或许是等级不够?

    “只是宁守玄身为武道大宗师,半步入道门的人物,论实力只比王鉴之差一阶,无论如何也不该没有反应,那就不是修为的问题,而是气运命数了?”

    王鉴之可是正阳道应运而生的人物,修炼到游神御气的修为,甚至自己陨落之时,他依旧风光无限,日后说不定还有进益,这就非常恐怖了!

    段玉有些疑惑:“这木印,能汲取气运与命数修炼?那龙气呢?”

    所谓的龙气,便是人间神道天庭体系,只能用于庇护活人,但高官死了之后赐予谥号,也可造就封神般的效果。

    “论气运之隆厚,无过于龙气,而利用龙气者,只有寥寥几种……”

    段玉揉揉眉心,前世的记忆便浮现而出:“第一种是国师!此册封非同小可,非天师根基不可承受,甚至还要消耗国主的命数与气运,但册封之后,国师便可同时施展神通与龙气,却又不受龙气所制,神妙非常!”

    “第二种,便是儒生了……书院修行,养浩然之气,明心见性,却依旧是凡人之身,无法增长寿元,百年一死,即入神道,与朝廷体制最是相配!真正修炼有成的大儒,便可令妖邪退避,若是再配合龙气,一喝之下,当真妖邪尽去,涤清寰宇!”

    “至于兵家?专修肉身,最多拥有一两样神通,受龙气克制也是极小……”

    “如此看来……所谓的神道与炼气士不能兼容,只是低层次时的差异,宛若烧汽油还是烧柴油的区别……但本质上,都是燃料的一种!修炼到了高层境界之后,便可信手拈来么?”

    有着这点,便顿时大悟:“至少……呼风唤雨的天师便不惧龙气加身,反而大有裨益。而兵家与儒家从低层次时便不惧,是因为不涉及根基……”

    “而我的木印不惧,是因为它比道种高了一级,能消化低阶道人消化不了的气运?”

    上一世段玉走的是道种之路,并未凝聚本命道印,因此直到这时,才发现道印的不凡。

    “这简直是……若传出去,道门震动,我八成会死无葬身之地啊……”

    毫无疑问,自己这种便是道门异端了,有时候比异教徒还要可恨。

    “光是妒忌便可杀人……至少在呼风唤雨的境界之前,这点丝毫不能透露,否则立即便有大祸!”

    段玉细细一想,又觉得炼气士能以气运修炼,才应是常理。

    毕竟穿越之前,历朝历代,都有着道人求着朝廷册封,甚至每逢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混迹朝堂,篡取气数,难道都是虚假?

    “或许是世界规则的细微不同,又或者是之前曾经出现过变故?但我能利用此点,便足够了……”

    段玉有些遗憾:“原本这次外出,就有着避祸的心思,免得受到朝廷打压……但现在看来,或许一些低品级的官职,大可以接了试试,看它是妨碍我,还是助益我的道业!若发现实在消化不良,顶多挂印逃亡,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

    前世元神,还没有触及这个世界的根本。此世重来,必要站在更高的巅峰,看得更多的景色!

    当下平心静气,呼吸吐纳,体内木印清光流转,氤氲之气自生。

    “三花聚顶境界只是基础,在于灵气的积累,到了五气朝元的大境界,便有着区别,五气朝元之境,可分为凝五气、朝元神、无漏道体三个阶段……只有成就无漏道体,方能尝试突破下一大境界,元神出窍!”

    只要迈入元神出窍境界,便可称真人,这也是段玉前世的极限!

    当然,真正论起来,不论三花聚顶,还是五气朝元,为的便是积蓄灵气,打磨肉窍,成就无漏道体。

    这些基础,都是为了最后的元神出窍做准备。

    “我的篆刻师之功法,这两个大境界便是木印与石印,与篆刻材质类似……在篆刻师手下,一开始便是攻木石,而攻金便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铜乃五金之一,是以铜印也算金印,这便是一个本质的区别。

    在道门中,石印升为铜印,便是元神出窍的突破!

    “若真能消化气运,我突破到三转铜印的时间,当可大大缩短……如此一来,给我三十年,或许我真的能够抗击胡人!”

    段玉眼睛一亮,突然间,却是又有些心悸:“兵凶战危啊……”

    自己活过一世,可是清楚日后战事不断升级的可怖。

    天下大乱,多出兵家猛人。

    那时候的大军,当真是连元神都可围杀,甚至破灭一大道脉,都不是问题。

    “想这些做什么?我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自身实力……”

    段玉自修炼中醒来,望着外界天色,已经是近于黄昏。

    叶知鱼看到段玉醒了,顿时问着:“今晚我们只有在野外过了,倒是大哥,你的目的地究竟在哪里?”

    虽然说要出来撞仙缘,但叶知鱼自己都还迷糊着。

    “先去东阳乡,将一个人才收了,再去为你取得一处道藏……得了那里,你便可以修炼了!”

    段玉哈哈一笑,望着叶知鱼的小脸,神色便不由温柔。

    无论如何,自己这一世,总得掌握足以庇护亲近之人的力量才是。

    纵然外界风雨飘摇,自己也得为他们撑起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