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三十四章 错失

第三十四章 错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北国有山,名为长白。

    某处山顶,白气连绵,浩然十数里,中间隐有亭台楼阁、琼楼玉宇,宛若仙境。

    正中大殿内,两名道人正在下棋。

    执黑者面容清癯,脑后隐约放出一圈赤光,中有金色氤氲之气而生,气度自凝,此时又下了一子,不由就笑:“又吃了一子!”

    “天机浑变,如之奈何!”对面的道人羽衣星冠,雍容华贵,身上清气昭昭,将一粒白子拾起,随手一丢:“鉴直道人大有根基,福寿绵长,将来至少可证真人位,此时陨落,我道失一根基……”

    正阳道按‘心朗照幽深,性明鉴崇祚’排辈,王鉴之道号‘鉴直’,乃是二代弟子,这两人的师侄辈。

    据说原本应该排进崇字辈,因其天资过人,引得一位明字辈的道人动心,破格收为衣钵。

    “一枚棋子,原不算如何,但由此展露的天机变化,却令人震怖……”

    众生畏果,菩萨畏因,这两人都修行到极高境界,有着几分秋风未动而蝉先知的味道。

    羽衣星冠的道人一怔:“天机变数,从何而来?可能推算?”

    “难!难!难!”赤光道人苦笑:“世人皆以为我等掐指一算,无所不知,实是大谬!或许纯阳不朽有着此等神通,但于我等而言,牵涉越大,卜卦越难,甚至可得天谴!”

    说到这里,不由全身一震,继续道:“唯有上敬天意,下洞察幽冥,中间再加以几分人事,或可寻得几分线索……世俗追查,道门索魂,尽皆试过,只知鉴直道人死于庆国昌州、又被一凶煞将星混淆遮掩!”

    羽衣道人接口:“将星是宇文商,此人乃兵家大师,已经修行到草木皆兵的神通之境……而另有一说,此人不过恰逢其会,真正动手者别有他人,似是道门道将!”

    “继续追查……倒是此棋子折损,对我等而言也是警示……原本想等着数十年,才将棋子一一激活,从容而定,此时却是不得不速发了……”

    既然已经出现变数,拖延越久,无疑变数越大。

    除非立即找出灭杀,但从目前情况来看,简直一片迷雾。

    “速发?”羽衣星冠的道人一个激灵:“如此一来,根基不稳,若能扶龙庭成功,还可慢慢弥补,但若大事不成,其败更速啊!”

    “话虽如此,我等可有退路?”赤光道人苦笑反问。

    “那具体该如何?”

    “虽黑龙未成,但加快凝聚,数年之后,黑蛟也勉强可用……除此之外,双管齐下才是王道,那天机变数必加紧追查!上穷碧落下黄泉,都得查个水落石出!”

    ……

    历元县。

    行人司百户苏文宏坐在马车上,缓缓驶进大林乡,身边还跟着一个道人。

    眼见周围农田阡陌纵横,屋舍林立,不由一笑:“贺宗既平,战火也未烧至,虽有小乱,民心却思定,这是大好事啊!”

    “正是如此,但经此一役,我叶州纵然有着陈都督,十年之内,也无东进之力了……”道人面容清癯,摸着山羊胡一叹。

    庆国位于四战之地,原本是大大的不利,但几代国君锐意进取,此时也是天下有数的强国。

    “等会还要麻烦青羊道长……”苏文宏摸了摸手上的令牌、告身等物,眸中光芒一闪:“好好看看那位段玉的面相气数……”

    这位青羊老道,乃是自郡中而来的行人司供奉,有着异术在身,擅长灵目!

    “面相望气之术,不过小道尔……”青羊道人对此却很谦虚:“历来气运深藏,纵真人也不过看得皮相,而真正勃发之时,便是大势所趋,谁能阻止?”

    这话意思就是说,气运、命格之流,大体便等同于实力,而潜势之时,外人很难看出,等到真正发迹,就是飞龙在天,也无法阻止。

    当然,有的特例,机缘巧合之下,还是能看出几分根基,这便是望气士的立身之本、不传之秘了。

    苏文宏听了,却是不由叹息:“纵然表面皮相,看看也是好的……这次州里也算下了本钱,直接招为官身呢!”

    行人司内也有体制,普通人进去,先是外围,随后是番子、档头、大档头……这些都是白身与吏员,甚至能蹉跎一辈子。

    唯有立下大功,又或者上面青眼有加,才能提拔为从九品官身,这一步出去,宛若鲤鱼跃龙门,便是海阔天空,可惜,能者寥寥无几。

    苏文宏三代为行人司做事,祖父、父亲都是因公殉职,自己本身也颇有才干,屡立功勋,又搭上不少关系人情,才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上。

    此时,见到一个白身就要一步登天,不由本能地厌恶。

    ‘呵呵……你要招募,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呢!’

    青羊老道见着这一幕,却是心里暗笑:“所谓官职、气运,不过是一国百姓愿力变异而来,与神道之力类似,修道士不是不可以担任官职,但就跟那些凡人官员一样,丝毫都取用不得,甚至对修行还甚有不利之处,低品之时还好,一旦到了五品之上,这冲突就激烈了,若不是真人,则必废一门才可……要想龙气与神通并行,那除非国师!”

    如果一个普通的三花聚顶炼气士接了九品官职,那修炼还是可以修炼,只是体内就多了一团神力,无法驱使,也无法利用,甚至还会混淆自身法力,导致修炼变慢,也更加难以突破。

    此情况会愈演愈烈,特别是那种主政一地的主官,直接面对数万数十万军民百姓,受到的‘污染’更加严重。

    因此,道人很少领着这种职位,特别是正五品之上,哪怕元神都会运转滞涩,未达元神更是被严重干扰,几乎废了道基,只有一个例外,那便是国师!

    当然,对整个道脉的册封,却是以道脉之公器承纳,就并非个人之事了。

    此时行人司要给段玉官身,就有着要敲打磨练的意思在内,至少也是大大压制其修炼速度,连青羊老道都有些怜悯。

    但这就是制度,如之奈何?

    正如段玉之前带县兵灭周家一样,反抗是死,不反抗也没有活路。

    “大人,到了!”

    不多时,马车一停,外面的一个护卫就说道。

    “嗯,你去叫门!”

    苏文宏摸了摸告身,脸色恢复平静。

    护卫应声去了,但没有多久就回来禀告:“大人……那段玉与叶知鱼,却是不在,说是要去外地!”

    “什么?”苏文宏一惊,几乎要跳起来:“去哪里了?”

    “呃……不知!”

    “废物!”苏文宏恨恨骂道,却无法可想:“听闻刚刚才购田数千亩……怎么就走了?这下失之交臂,上峰之命可怎么办?”

    心里却是更加怨恨了。

    反倒是青羊老道,目中精光一闪,暗暗思量:‘这里面大有可怖可畏之处,若是明悟,跳出棋局,那便是大魄力,舍弃这千亩基业如浮云!而若机缘巧合,就必是身负大气数,才有此趋吉避凶的灵应……’

    “既然人不在,我们便只能先回去了!”想明白之后,青羊老道打了个稽首。

    “居然连叶知鱼也不在……”

    苏文宏恨恨道,原本若这女子在,便不怕段玉跑了去,要挟家人虽然有些下作,但哪国不用?更何况他们是行人司,又不是正经官府,表面上还要讲究些证据与公理,真正是可以不顾脸皮。

    “叶知鱼不在,秦飞鱼又回了军中,听说此人屡立功勋,颇得陈策赏识,也是动不了……难道这是畏罪潜逃?不……真要潜逃,为何还买这么多田地?”

    苏文宏大惑不解。

    至于其它的锦鲤帮帮众,在情报中都是下属,没有情分,根本没有份量。

    真正上位者,又怎么可能在乎属下牺牲?

    那段玉也是一帮之主,枭雄人物,肯定明白这个道理。

    “应当不是潜逃……”青羊老道笑道:“只是事有凑巧……为今之计,还有两条路,第一条便是上书承情,请镇抚使发动全州暗探寻找……”

    “这不现实,刚刚兵乱,半州残破,我行人司也遭遇重创,有很多空白之处啊……”苏文宏立即反对。

    实际上,这并非主要原因,真正原因,还是害怕受到斥责。

    毕竟事情没有办好,还要劳累上司动手,甚至惊动到州里,一个无能的评价怎么也免不掉。

    “那第二条路呢?”

    “第二条路,便是等!派人监视着……幸好上峰给的限期还算宽裕,再说其购买了如此多田土,总不可能是扔着玩吧?总会回来的!”青羊老道捋捋胡须。

    “正是这个道理!”

    苏文宏听了,无奈道:“只是要劳累你我了……到时候必不能让此子再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