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三十三章 反噬

第三十三章 反噬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州城,行人司衙门。

    这行人司是庆国国君设立,各级官府不得过问,有侦查直奏之权,诸多奇人异士充斥其中,说白了,就是庆国的特务机关。

    虽然黑暗,但有利君权,是以国君都设,汉朝有绣衣直指、唐朝有内卫、宋朝有皇城司、明朝有东西厂与锦衣卫、清朝粘杆处,都是此类。

    行人司设一司正,常伴君前,有着从三品。

    除此之外,各州州城设衙门,主管为镇抚使,正五品,郡中设千户,正七品,县中设百户,正九品。

    其网络遍布州郡县,各级主官之下,又有副手与辅职,都是国君耳目。

    叶州行人司镇抚使名为胡德,国字脸,神色阴骘,身材消瘦,带着股阴冷之气。这不是天然形成,而是后天浸染。

    比如官员,养移体、居移气,自然而然便有着一股气度。而做特务头子的,阴沉难测也是基本素质。

    此时翻阅着公文,一篇奏报便印入眼帘:“有一县级世家被灭门?历元县,周家?”

    当下一个激灵,细细看了,又叫副手前来。

    “见过大人!”

    副手也有着六品,相差不大,不必下跪,只是长揖:“召属下前来,不知有何吩咐?”

    “你先看看……”

    胡德不言,递过情报。

    “历元县……周家……锦鲤帮……正八品校尉……段玉……”

    虽然时间有限,但上面资料还是很详细,这副手看了,略微想了想,慢慢道:“周家勾结叛军,又藏有甲胄弩箭,县令也有呈文,已经成了铁案,抄家灭门不算冤枉,连带着那位朝中周大人也有责任……”

    “嗯,还有呢……”胡德闭目养神,看不出喜怒。

    “但这事来龙去脉,总逃不脱私仇的影子……特别是这秦飞鱼,虽然有着军令在身,但也免不了一个跋扈的评价!”

    这副手可是知道,那些武林人士被当成乱兵,剿杀得极惨是一方面,说不得还要祸连亲族。

    不过此种所谓江湖武林,在官府眼中都是打击对象,还要夸一声杀得好。

    但后面胁令县尉,围杀一县乡绅,特别是一开始证据不足,杀了之后才找到证据,就有些跋扈了。

    “虽然略微过界,但并未调动大军围杀,只是亲兵出场,加上县兵辅助,这就得了县尉背书……只是略微过界,再说他属都督陈策管辖,要治罪也不是我们……”胡德摆摆手。

    杀了贺宗之后,陈策立下大功,日前朝廷已经有了旨意,提拔为叶州都督,总理军事。

    “接下来,便是这锦鲤帮帮主段玉了……一掌打死宁守玄,疑似炼气神通士,最关键的是才十七岁!不可小觑啊!”副手有点明白上司的心意了:“此人工于心计,这一桩桩、一件件看似没有什么,但合在一起,便有几分大逆不道的味道!关键是还给他做成了,从此以后,历元县又多一豪强矣……”

    “不错,就是这个!此人谋定后动,虽杀了一大户,但县中得了好处,巡查御史那里也有遮掩,竟然没什么反噬……这便是国之大贼!”

    胡德睁开眼睛:“我等身为国君耳目,岂能坐视不理?”

    顿了顿,又道:“再说……此人竟然已经修得神通,也不知哪里得来的传承!”

    打击豪强、监视神通之士,也是行人司的任务之一。

    哪怕强如宁守玄,在官方力量打击之下,后半生依旧蹉跎,不得不入山林苦修,这便是一国之力的恐怖!

    副手深深明白,有着那种武力不可怕,修成一些法术也没有什么,但两者合一,便有些麻烦,特别是当那人才十七的时候,就简直可怖!

    当下再次行礼:“请大人示下!”

    “先派人去,招揽一次吧!毕竟也是我庆国子民,自当为国君效力!”胡德沉吟了下,做出决定。

    既然此世有着种种力量,作为世俗体制的朝廷,又怎么可能不收为己用?

    下面县中或许还没有什么,但在州郡一级,哪家没有暗暗养着几个散修之流?

    特别是行人司,总揽全国情报,暗中收纳的武林败类、江湖术士、甚至入道的儒生、炼气士之流,都不在少数。

    “遵命!”

    副手听了,心中一凜,告辞下去,知道那个段玉既然入了自家大人的眼,将来路途肯定堪忧了。

    若不入这个体制,立即就要雷霆打压之。

    若入了,那更是生死不由自己,毕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以年青人需要多多磨砺为名,多派危险任务,数次下来,便是不死也残!

    除非能狠下心,抛弃所有基业,远逃他国,否则总有办法拿捏!

    ……

    大林乡。

    段玉与叶知鱼行走在田垄上,望着农夫耕作,细细规划着。

    “此地可建个磨坊,不仅方便我们自己,日后还可给其它农人碾磨,收个一斗两斗的麦谷便可……”

    “是!”叶知鱼凛然听着,又道:“县里我已经去看过,周家的田很不错,我选了三千亩,可惜不能连在一起!”

    听到这话,段玉就噗哧一声笑了:“你这是贪心不足,连田的好处,哪个地主不知道?但又有几个愿意平价换的?”

    “别的不说,若给连田万亩,那按十亩一户来,可招流民千户,五户出一丁常备,这就是二百军壮,一旦有事,连县城都说不定能打下!”

    “这历元县是没机会了,但可去贺宗肆虐过,特别是屠了城的那几县……说不定还真能给连田万亩!那就是真正的豪强基业!”

    ……

    历元县还没有真正受过兵灾,但那些被贺宗屠杀过的郡县,真正十室九空,许多田亩就成了官田,十分便宜,乃是豪门乡绅的盛宴。

    段玉就计划着,想去分一杯羹。

    “其实贺宗也是个可怜人……”不由得,心里就有一念。

    此人善于用兵,也练得精兵,大破原本的都督夏无鸠,可谓意气风发。

    但仔细研究他这次反叛的轨迹,就会发现前期还好,或心存希望,虽有抢掠等事,待民却不算苛刻,但到了后期,知道东陈放弃了他,不由纵容手下大掠大杀,显是已经绝望。

    在两国之力面前,纵然一大藩镇节度使也要绝望,更何况他人?

    “一县豪强啊?”

    叶知鱼神色怔怔。

    想想十几年孤儿挣扎,能拼搏到这步,简直有若梦中。

    “等到跨县田亩落实,我们实力或许便不逊色郡内望族,但也没有什么……”

    段玉摇摇头:“你准备一下,我们差不多应该出发了,去撞一撞仙缘!”

    这不仅是为了叶知鱼,同时也是为了他自己,之前记忆中虽然有着诸多道藏机缘,但未曾入道,便连准入门槛都过不去。

    “要想改革白毫山,我现在的实力简直微不足道……”

    十大道脉,明面上都有元神真人坐镇,而暗藏实力更是不可小觑。

    段玉前世在白毫山内待久了,也知晓门中有着几个游神御气的长老,甚至还有一位能呼风唤雨的老祖宗一直闭着死关。

    不仅如此,白毫山受庆国册封,有田二十万亩,各地道观香火无数,以此为根基,又暗暗训练了一支道兵!

    这道兵虽然不如兵家精兵,但对上普通军队也是无往不利,可怕非常。

    特别是其中道将,主征战杀伐,斗法起来以最大限度杀伤敌人为上,乃是道脉手中最锋利的一柄刀。

    “当然……精兵消耗资源甚多,陈策的饕餮营,所耗能另养五千军,道兵也是类似……”

    如此实力,以自己一个区区三花聚顶的炼气士,想要改变什么简直是呓语。

    “此世伟力在于自身,因此个人实力与羽翼势力都不可忽视……”

    段玉仰天,望着白云苍狗,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我才三花聚顶,元神之前,需要杀伐之术护道!远程我有符箭,此次就应该去寻一个有着近战杀伐神通的道藏,或者适合我此时的法器?”

    “叶知鱼要修道,还要为她寻找一个合适的道脉传承……记得有一个九天玄女宗的遗留,就很不错……”

    “除此之外,便是个人羽翼方面,虽然前世人才众多,但没有根基、就在附近、又适合招揽的也就那几个……郭百忍!嗯,便是他了!”

    这个郭百忍可是散修中的天才人物,名气甚大,九年筑基、十年元神!

    要知段玉上一世在白毫山中,也是花了数十年,方才元神成就呢。

    “此人应该还在筑基阶段,招揽甚是容易,并且回报很大,值得一去!只是他后来下场似乎不是太妙,毕竟是散修……呵,我如今也是散修了!”

    段玉一笑,眸子幽深。

    道脉强势,也有不得已的缘故在内,毕竟散修没有靠山,就容易受到各方打压。

    自己此时,或许也快轮到了吧?

    “不过我先跳出去看看,又是海阔天空……至于基业?飞鱼、知鱼都不在此,随便别人动,动过之后,我再十倍回报过去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