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二十七章 螭吻

第二十七章 螭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乒乓!

    刀剑交击,王鉴之身上多了一道血痕。

    段玉步步进逼,心里却在暗暗赞叹:“不愧是前世的正阳门真人,此时修为已经五气朝元巅峰了吧?差一步便可成就无漏道体!一旦给他出了元神,我就拿不下他了!”

    这一次袭击,乃是自己携前世战斗经验与记忆,出其不意,对方对自己却是一无所知。

    有着这个大前提,再加上符箭偷袭,才能造成如此效果。

    否则,若正面迎战,光是那四个武士一关就不好过!

    “符箭乃十大道脉秘传,虽然犀利,却无法用于战阵,不过我用的却不是符箭,而是木符!”

    篆刻师突破之后,段玉终于可以破开限制,制作真正的木符!

    木符以木为载体,威力天然便超过普通的纸质符箓,再加上自己别出心裁,刻在箭杆之上,便造就‘符箓箭矢’的效果。

    而篆刻师的恐怖,在此时方展露一角。

    “若能制作金符,便可破开气运神通乃至铁血煞气、浩然正气的防护……这世间之道,不论神、妖、儒、兵、道,实质上并无高下之分,只有力量强弱……”

    铜是五金之一,因此铜符也算金符!

    如果此次自己用的是金符,那管他什么防护法器,气运护身,煞气逼人……都得在一箭之下灰灰。

    甫一交手,王鉴之虽然负伤,脸上却泛起一丝狐疑:“你也是修道之人,还在三花聚顶之境?!”

    这个发现令他心里一振。

    对方能杀得他如同丧家之犬,靠的还是符箭偷袭。

    此时正面近身战,无法再用,便只能以武艺道术定胜负。

    他五气朝元顶峰,只差一步便要成就无漏道体,内炼精深,化生神力。

    相比之下,对面那个强敌差了他一个大境界,但武艺千锤百炼,反而胜出一线。

    此时不暇思索,飞快持咒:“六丁六甲,护我之身,神仙大慈,普降甘霖!”

    一层金光甲胄在他身上浮现,随之而来的还有丝丝雨雾,滋润伤口,促使其痊愈。

    “贼子,我必杀你!”

    王鉴之杀意大胜,猛地疾扑上前,飞快刺出六剑,这六道剑影叠加,竟然宛若同时刺出的一般。

    光是这份武艺,也肯定能考个武进士!

    但下一瞬,段玉意念一动,一转木印中便浮现出三个光点。

    “御风咒!”

    他身形速度激增,躲过长剑突刺,返还一刀。

    “破邪咒!”

    “缚身咒!”

    两道咒语瞬发,落在王鉴之身上。

    王鉴之神色一怔,六丁六甲护身光芒溃散,身形慢了刹那。

    就在这刹那间,刀光已经掠过他的胸膛,鲜血飞溅。

    “不可能!”

    王鉴之倒在地上,满脸不可置信。他能于斗剑中施法,已经是千锤百炼,间不容发,却仍旧需要持咒。

    但对面这人,竟然一念生咒?这是元神真人才能触及的领域!

    此时虽然胸口中刀,却仍有生机,顽强盯着段玉:“你究竟是谁?”

    “去死吧!”

    前世血仇,让段玉丝毫没有心软的意思,直接一刀斩落。

    毕竟反派都是死于话多,此人前世能修炼到游神御气境界,命格气运都是非凡,稍不注意就有可能给得了生机。

    “大胆凶徒!”

    就在此时,官道上喧哗传来,显然是屠杀被人发现。

    王鉴之心里一喜,手上浮现出一道符箓。

    这符纸明黄一片,上有两枚古篆文,四四方方,光华闪闪,意思赫然是‘土遁’!

    “走!”

    土遁符无风自燃,化为一道流光,将王鉴之包裹,就要没入大地。

    只要给他这次走掉,必能逃出生天,并且大难不死,后福绵长!

    但段玉似乎早有预料,同时丢出一块木符,没入土中,顿时土壤凝结,顺滑一片。

    砰!

    王鉴之所化的流光砸入土层,仿佛撞上一堵坚墙,令他头破血流,土遁符立即被破!

    “指地成刚?你怎么会?你怎么知?”

    王鉴之还未说完,刀光一闪,头颅就飞起,在地上滚了几滚,尸身更是不甘地挺立着,血泉飙飞。

    “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保命底牌么?”

    前世,王坚之还未成元神之前,也遭逢大劫,差点兵解,靠的就是土遁符保了性命。

    自己作为他的敌人,这点情报还是早早收集到的。

    虽然王鉴之用的符箓明显等级很高,但自己以木符制之,只要能阻他一瞬,便奠定大局!

    杀了此人之后,段玉心里似喜非喜,滋味复杂难言。

    更关键的是,识海之中,一转木印轰鸣,似生出什么变化。

    “此子身负大气运,纵然死了,若给他魂魄去了阴间也很麻烦,再说,道门还有索魂之法,七日有效……”

    段玉下手不停,正要让王鉴之魂飞魄散或者打入轮回,却是突然一怔:“他的魂魄?怎么没了?”

    便在此时,一群人从官道上追来,竟然是官兵模样。

    “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一名将领模样的人冷冷一喝,有若冰玉交击,段玉顿时感觉尸山血海扑面而来。

    “真正以武入道的兵家大师?靠!这王鉴之果然好命,若再撑片刻,或许就能活命……”

    段玉头也不回,跑入密林之中。

    “呵呵……敢不听?我宇文商出道以来,还未曾见得此种人!”

    后面的将领冷笑一声,蓦然一声爆喝:“兵来!”

    “兵来!”

    “兵来!!”

    声音在树林中回荡。

    忽然间,一株株古木如同活了一般,将根须从泥土中拔出,枝桠乱颤,纠结成粗壮的手臂。

    大量的草藤融合,化为一个个草人,与树兵合围而来。

    “不仅是兵家大师,更到了草木皆兵的境界!”

    段玉弯弓搭箭,三支长箭飞射。

    轰隆隆!

    火光之中,草木横飞,现出一条路来。

    “道门秘传符箭?”

    那宇文商一怔,有些忌惮,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地望着贼人逃离。

    “将军!”

    这时候,搜索战场的士兵回来,献上从王鉴之身上搜到的书信。

    “竟然是正阳道的人?”

    宇文商展开一看,有些诧异,但看到后面,更是怒发冲冠:“真是该杀!!!”

    ……

    “呼……”

    跑出良久之后,段玉终于松了口长气:“这王鉴之果然气运隆重,命格过人,杀了就有反噬……那个领兵将军,绝对是兵家大师,纵然放在天下评论,也是一等一的名将!”

    以武入道,承接的便是兵家。

    但秦飞鱼与对方相比,简直有若云泥。纵然大将陈策,也要相形见绌。

    “此等名将,庆国中也没有几个……宇文商,竟然是他!”

    这个世界将门的力量非同小可,毕竟掌握兵家真传,多出无双猛将,更能运筹帷幄。

    除此之外,国君掌握部分祭祀与官员支持,身负国运庇护,诸邪退避。

    又有儒家掌握文脉气数,匡扶社稷。

    这些都是能与道家争锋的大势力,否则的话,能道法显圣,为何不干脆夺取世界?

    道门并非不敢想,只是纯粹由实力决定而已。

    此时得了闲暇,段玉才有时间来仔细内视自身:“刚才击杀王鉴之时,木印似乎有所异变……”

    他心神内沉,便见得识海之中,木印下镇压着一物,似是条小黑鳅。

    这黑鳅身带金丝,云水相随,似含道韵,特别是眼珠,活灵活现,此时就不断挣扎。

    而在木印之上,一个印纽缓缓浮现出来,龙头鱼身,作张口欲吞状。

    “竟然是螭吻!”

    段玉一见,便认了出来。

    这螭吻乃是传闻中的龙生九子之一,能驱凶辟邪,又好望喜吞。

    “说白了,就是一条喜欢吞噬的鱼龙……螭吻,螭者,无角之龙也,倒也名副其实!”

    此时印纽一旦清晰,上面的螭吻便浮现出虚影,大口一张,将镇压的黑鳅吞了下去。

    “这吞噬的……是王鉴之的命格、气数、还是……修为?”

    一种满足的感觉,骤然传遍全身,段玉只觉通体舒泰,似饱餐一顿,满足无比。识海中的木印也是光芒一闪,变得更加凝实了些,上面的木制纹理愈发玄秘。

    “我此时还是处在三花聚顶的大境界中,按照道门方法,至少需要数年苦功,才能进入五气朝元之境,内炼五脏,但吞噬之后,那黑鳅化为灵气,竟然让我的修为突飞猛进,已经完成了一半?!”

    段玉感知到这点,不由有些颤栗。

    此举当真可谓逆天而行,甚至更类似魔道!

    但魔道速成,好处便在这里,段玉只是一想,脑海中便浮现出几个名字,都是与王鉴之不相上下的。

    要是杀了他们,或许自己便可飞快突破,再次修成元神?

    “不……不行,若是如此,我成什么了?”段玉暗暗惊惧:“或许这修为进步并非吞噬黑鳅带来,而是我完成印纽的收获……”

    “反正我敌人众多,没有犯在我手上,前世无仇的,自然不能杀,但报仇过程中,若是杀了敌人,还有此种灵应,那便真是可怖可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