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二十三章 杀机

第二十三章 杀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昌州,许城。

    茶馆内,来客们谈论的,也大多是叶州镇东军叛乱之事。

    “听闻那贺宗乃是天杀星转世,之前投靠庆国时,有钦天监便看出此人面带反骨,建议杀之,先君力排众议,最后还是收下……想不到此时反噬!”

    “事后再说这些,又有何意义?钦天监之说,也八成谣传,但此人天杀星转世可能是真的,据说已经屠了几城……”

    纵然乱世,听到屠城惨事,四周食客依旧不由颤栗。

    段玉呷了一口热茶,望着天气,却是暗自算计:“此时大概已经到了遥城之战?让秦飞鱼献的计策应当能让他提拔一级?陈策大概会很喜欢这计……毕竟前世就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纵然他有着前知,也想不到秦飞鱼竟然会被任命为前锋,先立了一个夺城之功。

    “倒是贺宗……行事有些奇异,给人歇斯底里之感!”

    乱世用重典,屠城也没有什么。说不定反而可以威慑,逼迫其它各郡城纷纷投降。

    但接连屠城,却是丧心病狂,没有人会愿意投靠此等杀人狂魔。

    “前世不怎么觉得,此时结合前后一看,却是充满绝望……难道是被东陈耍了?”

    虽然此贼覆灭甚快,与陈策接战后就进入倒计时,但段玉还是敏锐发觉出一点不对,差不多猜出真相。

    “东陈不想要这两姓家奴,故意挑唆反叛,为王先驱,却又不给支持,让他送死,准备坐收渔翁之利?但谁能想到,贺宗竟然会败亡得如此迅速呢?”

    东陈的如意算盘的确不错,奈何出了个变数,毕竟之前连都督夏无鸠都斩了,谁也想不到贺宗会在陈策手上折戟沉沙。

    而失去一个如此好的机会,那个东陈的领兵大将,事后也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黑燕山之事已完结,这次便来了结张福吉的因缘……”

    除了三害之后,段玉自认对黑风村寨已经仁至义尽,虽然取走临近的一个传承,但那毕竟也不是对方的东西。

    因此走得毫不拖泥带水,更没有管乌瑛的不舍与挽留,虽然看起来那个老村长很有招赘的意思,瑛子也是千肯万肯来着……

    “我此生目标,不论修行还是势力,都必站在世界之巅!”

    段玉暗自摇首,一路打探,便来到了大功坊。

    这是城内一条普通的胡同巷,因巷口那一面牌坊而得名,段玉去看了看,大意是褒奖某位有功之臣的。

    只是世事变迁,那位功臣的后代,或许都不在此地久矣。

    不过段玉也不是找他们,当即寻了个牙婆,问着大功坊张家,还要大户人家,祖上出过县令的。

    这么一来,范围自然大大减小,只有两家,最后又剔除掉一家已经消亡的。

    按照指引,便来到一座大宅院前。

    这院子修建得极是气派,四面高墙环绕,皆以青砖砌成,高三米,有若一座小坞堡。

    门面威严,设有一个正门,四个边门,此时大门敞开,可见内部庭院宽敞、雕梁画栋,雄伟壮观。

    在正大门的墙壁上,则还有一副石刻,上书“金玉家声”,右边还有一排竖字,提名‘张潜之’,一枚四方印章,为‘紫藤斋主’。

    “这样一座宅院,正厅厢房加起来怕不下百余房间,一个宗族都可装下了!”

    段玉见得,不由深深感叹世家大族的力量,但此时观之,又觉得有些难以言述的破败之气。

    他有些疑惑,不由进入其中,也没有专门的门子来拦着,直接抓到一人问:“这里可是张家宅地?”

    “你是哪个?”

    被抓到的一人三十来岁,穿着打满补丁的棉服,满脸瘦弱之色,此时望着段玉,又有些警惕。

    “回答我,这个就是你的!”

    段玉懒得聒噪,直接亮了亮一枚银子。

    这汉子也是个黑眼珠见不得白银子的,立即道:“张家几代之前就败了……你要找人?那还真是问对了,都在后宅园子里呢……”

    此人虽然颠三倒四,但段玉听着,也渐渐明白过来。

    这张家祖上阔过,诗书传家,原本是县中大户,但后来战乱,文事不振,又接连出了几代败家子,也就破落下来。

    到了上一代,更是几乎赤贫,将祖宅都租了出去。

    说是租,实际上等到那房的男人一去,便几乎是卖了,反正搬进去的几家,还有一些泼皮混混、三教九流,都在此事中占了些便宜,直如食腐的秃鹫。

    “现在那一家也是可怜,一个寡妇带着婆婆与孩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饿死了……”

    汉子说到最后,也是有些不胜唏嘘。

    “给你了!”

    段玉扔出银子,找到后门,从那里进去。

    原本此处应该是一个花园,范围极大,但此时早已荒芜,偶见断壁残垣,宛若到了野外。

    倒是角落里一株粗大的槐树很醒目,大概有着五百年以上的树龄了。

    在一处墙角,还有几间矮房,歪歪斜斜,与前面看到的天差地别。

    咚咚!

    敲了敲门,良久之后,才有回应传来。

    “咳咳……怎么还来?这是祖产,不能卖的……”

    房门拉开,就见得一名妇人,形容枯槁,虽然不过中年,却已生华发,见得老态,更是满脸愁苦之色,看到段玉,也是一怔。

    “这位大婶,你误会了!”段玉一礼:“我是张家故人,听闻其嫡脉在此,过来看看……”

    “娘……我饿!”

    就在这时,一个小脑袋从妇人身后伸出,满脸祈求之色。

    “唉……”段玉见到这一幕,也唯有叹息。

    很显然,孤儿寡母,在此时是最容易受到剥削迫害的对象,这一对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

    这时也不多说,看在张福吉指点几处草药的情分上,直接给了几钱银子去买米,看到他们衣衫单薄,还特地扯了几尺布。

    没有多久,久违的炊烟升腾,张氏熬了一锅米粥出来,却告罪一声,先去了内屋,服侍婆婆。

    片刻后出来,又舀了一碗给孩子,这才向段玉盈盈一礼:“多谢公子,这实是救了我们的性命……”

    “罢了,你们如何落到这个地步,我也不便多问,只是有一件事……”

    段玉说到这里,又有些迟疑。

    以此家的情况,告诉她们埋金的事情,恐怕不是救人,而是在害人了。

    “实在抱歉……这有着祖训,不能卖祖产……之前的布米,容妾身先欠着,日后必定奉还……”虽然一脸菜色,但张氏还是十分坚定。

    “你误会了,不过前院那些,又是怎么回事?”

    段玉又聊了几句,才知道这一家的确是张家嫡系,最后一点血脉了。

    至于前院,既有着租出去的,也有给妻族占了的,之前此家男人还在时,或还给些铜钱,等到男人一死,就直接翻脸。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段玉暗自摇头,衡量一下,还是决定说了。

    就在这时,一名道人闯入:“张氏,贫道之前所说,你可答应?”

    他见到段玉,不由一怔。

    殊不知段玉猛地见到这个道人,也是手掌一紧,心里不可扼制地生出些杀机来。

    此道人他认得,乃是正阳道门之人,这正阳道位列十大道脉之一,门中真修众多,外围依附道观如云,前世更是支持胡人铁骑南下的幕后黑手之一!

    而这道人名为牛吉,据说散修出身,后来投入正阳道中,为一真人走狗。

    在一段时间之内,与前世的自己争锋相对,各有胜负。

    ‘难道此时他还未入正阳道门?’

    段玉知道此时杀机生得不合时宜,强行忍了。

    “此人是谁?”

    而牛吉见到段玉,有些奇怪。看到锅里的白粥,更是心里暗恨:‘竖子坏我大事!’

    “此乃本家好友……”张氏低声细语,神情却是颇为坚定:“道长好意,我心领了,只是祖产不能卖,否则九泉之下,如何去见列祖列宗?”

    “张氏……”牛吉一听,顿时气急败坏:“少给脸不要脸,以为道爷治不了你么?你也不想想,前院那些人难道能容你好?还继续在这住着?不怕那天突然就死了,连带着孩子婆婆一起?不如听本道的,乖乖拿了银子远走高飞,才是正途……”

    ‘原来这牛吉也看上了此宅……也是,纵然他现在还是个散修,但弄些手段,吓走前院那些无赖租客不成问题,光是宅子便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等一等!’

    想到张福吉之前所说的埋银,还有牛吉后来的飞黄腾达,段玉似乎发现了某个关键!

    ‘莫非这大宅,还有那埋下的金银,正是这牛吉发家的第一桶金?’

    所谓的江湖术士,就是一些从典籍中知道只言片语,悟出一些小窍门的散修。

    他们往往未入道脉,甚至有的都不曾筑基,但靠着一两手小法术招摇撞骗,日子也过得十分滋润。

    此时看到这么大一块肥肉,觉得有利可图,扑上来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