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十九章 阴符经

第十九章 阴符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咳咳……”

    高冈正要说些什么,神色一变,就猛地咳嗽,吐出血来:“你……真能救我?”

    “我不会为了你对抗三山会,但带你走还是没有丝毫问题,现在命在你手上,你赌不赌?”

    段玉负手而立,当真是一点都不着急。

    从高冈的状态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个飞天鹫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

    自己突破筑基第三层,武艺堪比宗师,江湖大可去得。

    “也罢!我就赌这一把!”

    高冈苦笑道:“若你救我出去,我就将道书给你!”

    “一言为定!”

    段玉来到高冈面前,下手如飞,将他身上伤口包扎,旋即提着他,好像提着个大包裹一般,就往丛林深处而去。

    宗师体力不是盖的,他奔行五六个时辰,依旧精力充沛,只见群山苍茫,登高而望,又隐约可见一小城。

    赫然是带着高冈,穿过了整片丛林!

    此等脚力,普通武者自然是望尘莫及,只能在后面吃灰。

    “如何?”

    此时将高冈一扔,就冷声问着。

    高冈听到段玉的声音,却是心里一寒,知道自己再不满足对方,立即便有杀身大祸。

    无奈之下,只能将衣服撕了,现出里面夹藏的一张帛书:“我高冈一诺千金,这《龙蛇阴符经》便送与公子了!”

    “嗯?”

    段玉接过一看,手感便有些特异:“竟然是冰蚕丝织就?”

    “公子也认得?这冰蚕乃北方极寒之地的特产,不仅珍惜难见,并且每次吐丝也只有一点点,要收集织就这样一份帛书,恐怕财力物力不知道要耗费多少……”高冈苦笑道:“光是这帛书材质,便是一件难得的异宝,若是编织成蚕丝软甲,那端是刀枪不入,能辟水火,关键是极轻,价值连城!”

    “不错,看来你没有蒙我!”段玉颌首,将帛书展开,就见到一个个古文篆字。

    他篆刻师出身,对此世的古文研究颇深,一看之下,便知道这些微言大义,还有其中精妙语句绝非作假,或者说,高冈远没有这个水平:“果然是以武入道之法!”

    等看到后面,越发有些惊喜:“这法门,似比我前世记忆,准备给秦飞鱼的更加精妙,转化与效率足可提高三成,关键是后续也很完整,并非我前世获得的残篇……”

    这一下,当真有捡到宝的感觉,特别是看到后面的部分,竟然连自己元神真人的见识都一时难以索解,只能隐约看出,有一些星辰之道的内容。

    “不过我之前的理解也没有错,这实际上是兵家内容……或者说,想要以武入道,必走兵家?”

    “如此论起来,此世的显学,便是道家、儒家、还有兵家?”

    段玉若有所思,将布帛丢给高冈。

    “你这是?”高冈一头雾水。

    “我只是想借书一观,此时既然已经记住,自然就还你了!当结个善缘吧!”

    段玉也是有些奇怪,这个高冈虽然是前世宗师,但后来似乎就没有了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书的缘故,被人给剿了。

    “多谢公子!”

    看着龙蛇阴符经失而复得,高冈却是十分惊喜。

    段玉沉默着,仔细看了高冈几眼,更是不解,暗暗思索:“我左看右看,不见此人身上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反而面相很是有些刻薄,之前为何能汇聚我们于土地庙中,借运逃脱大难?难道是我道行太浅薄,只能看皮相,无法入骨的缘故?”

    他此时毕竟只是肉体凡胎,甚至还未开启修炼之途,灵觉失效,也是情理之中。

    但提着高冈走路之时,他早已将高冈浑身看透,没有携带什么重宝,又暗暗打听过了,此人一路逃亡,并未碰到什么江湖术士算卦,天师改命。

    “如此看来,还是他身带大运,命不该绝?”

    有着这个念头,段玉便存了结交的心思,将阴符经奉还。

    反正他已经记住全文,还回去也没有什么。

    并且,纵然这高冈无能,最后还是死了,也没啥关系,当成一次失败投资便可。

    既然是投资,他也不吝啬再指点几句:“你可知你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子……这阴符经上说的以武入道,此‘道’并非修道,炼气士才吸纳天地灵气,你想要以武入道,需要是……兵气!”

    “兵气?”高冈浑身一震,旋即大悟:“原来我之前……走错路了?”

    “当然,这阴符经乃是兵家典籍,你不去军中修炼,反而学道士盘膝打坐,岂非南辕北辙?”段玉大笑。

    这也是野狐禅的悲哀,纵然得到典籍,但无人指点,只能靠自己领悟,一些关窍便似是而非,十分凶险。

    若是遇到愚钝些的,说不定将自己练死!

    段玉毕竟有着前世的正统出身,记忆里又有另外的典籍参照,虽然此时还难以参悟阴符经后半,但前半部却是成竹在胸。

    此时略微点拨几句,高冈顿时目光大亮,竟然跪下磕头,砰砰有声:“多谢公子指点!”

    段玉也不回避,坦然受了。

    这是传道大恩,几句点拨,找对了路子,高冈便有可能一步踏破桎梏,成为修行者!

    “罢了,我们便在此告辞吧!”指点完后,段玉一怔,觉得自身似有变化,又似没有,不由哑然失笑,摆摆手,消失在密林中。

    “真是奇人也,可惜不知姓名……”

    高冈矗立良久,这才长出口气:“蹉跎半生,不说穷困潦倒,却也是步步荆棘,今日得贵人相助,莫非昭示我要时来运转了?”

    他笑了笑,又若有所思:“兵家么?看来是得从军!幸好此时叶州贺宗叛乱,有着机会!”

    就在这时,天空中某处星辰似亮了亮,又飞快消失不见。

    ……

    段玉也不知道天象有异,白日星现的事。

    他沿着原路返回,又抓了几个三山会的头目,严刑逼供,得知他们追杀高冈,的确是为了一件冰蚕丝织就的宝物,顿时放下心来。

    以他宗师武力,此时已经折损过半的三山会根本拿不下,反而被他吸引走注意力,估计是要完全错过高冈了。

    做到这一步,段玉也放松心情,开始在山间游走,采摘自己的报酬。

    这些都是张福吉许给自己的,其中以一株百年份的黄精最为珍贵。

    而那些人埋藏的金银之类,零零总总加起来大概有着千两,段玉都懒得去取。

    “土地啊土地,收了你这些好处,我自然会去你老家,找到你的子孙……”

    时间入夜,星空璀璨。

    月光如水银铺地,段玉来到原本的土地庙之前,发现已经是一片废墟。

    他摇摇头,来到中间,双手飞快挖掘,有如神兵利爪。

    一块块残砖碎瓦飞溅,横梁抬起,最终从土下挖出一截半焦的木头,劈开之后,找到一块木芯,散发出香气。

    这半截烧焦的木头,就是原本的神像,其中的木芯,更是张福吉阴神寄托所在。

    段玉拿了木芯,在旁边找了找,发现一株歪脖子树很是醒目,便在此树之下挖坑半丈,将木芯用布包了,埋了下去。

    做完这些之后,他才施施然启程:“老张啊老张,不是我帮人不帮到底,而是这实在太犯忌讳,还是你子孙亲自来的好……更何况,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怎么能让旁人观看?哪怕是沉睡的阴神都不行!”

    依照他的计划,肯定是先去开启传承,再去昌州办事。

    而将张福吉带入传承之地?段玉估计自己肯定会杀神灭口。

    至于这神为何不留在本地?看看周围环境便知道了,大夏覆灭,诸国乱战,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原本的繁华之地早已变成一片废墟,连个信徒都找不到,现在连土地庙都烧了,再守着此处唯有陨落,不如回去做个祖灵。

    “好在再过几日,便可到了!”

    段玉估计着脚程,顿时眼神有些迷离,想到了前世。

    那时自己炼气入道,成就道基,奉命下山行走,积累道功。

    曾经以为已是神仙中人,至少也是修真者,心态不免有些变化,随之便被狠狠打脸。

    这反而是好事,后来收敛了心气,慢慢游历人间,看得人生百态,终于大彻大悟。

    若没有那次心性磨炼,自己必成不了元神,撑不过内外的劫数!

    并且,还在游历当中,发现了一处传承。

    那传承位于一处小村边上,乃是一位篆刻师前辈所留,后来灵性外溢,吸引来几只孤魂野鬼,山野妖精,很是闹得鸡犬不宁。

    自己出手除妖,又细细查探,终于寻到蛛丝马迹,开启了传承,获得篆刻师之道,奠定日后的气数。

    可以说,他穿越以来最大的奇遇,就这一次了。

    其余的道藏之类,大部分跟他无缘,或者被气运之子捷足先登,去了只能喝些汤水。

    “但这一世,一切都不同了!篆刻师传承只是开始……记忆当中,还有很多珍宝道藏,只要我入道,便是有缘,可以去尝试一二!”

    一念至此,段玉眸子便有些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