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十八章 土地

第十八章 土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本修道人,此心慕道去……”

    筑基功法晋升第三层,段玉只感觉自己的灵觉大幅拔高,道性欢呼雀跃,不由一叹。

    他前世元神,今生自然是道门中人,天生的修道种子。

    “若不是前世因果太多,我心意难平,按照原本的心思,应该是直接找一偏僻之地隐居,一意修炼到元神再出来……”

    但此时,不灭周家、不报陨落之仇,他终究心意难平。

    有着这点,要成就元神,便千难万难,乃是生死之心魔!

    更何况,想要一心修道,也离不开财侣法地等资源的支持!

    自己若一意深山潜修,不理外事,那最后八成是修炼得肉身精血干枯,灰灰了走神道去也的下场!

    “但神道更需要资源,像今日的土地庙,没有人祭祀,神祗便几乎不存……哪怕气运隆厚如大夏太祖,一旦阳面朝廷倾覆,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下场不也是陨落?”

    神道苟延残喘,是以真修都不取。

    “不过也有不对劲的地方……今日之土地庙,我都能隐约感受到有灵沉睡……以大夏坐拥天下积累的气运,阴面龙庭为何一夜倾覆?不是应当还能维持千百年的么?难道是遭受了攻击?”

    段玉隐约觉得有些不对。

    奈何他前世只是堪堪成就元神,对于这等隐秘大事,还是没有丝毫了解。

    “不过无论如何,这清幽所在,倒还真是宜人,适合修炼……”

    段玉面露微笑,感受着自己的精神拔升,与精气组成三花,和谐圆满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慢慢增长精神,让三花聚顶,寻找那最为玄之又玄的一点。

    这是体内一点真性灵光,也是精气神三花的平衡所得,能以此铸就道基!

    “此乃水磨功夫,更讲究一点手段,不过我已经经历过一次,有着经验,不到一月便可成就……当务之急,是马上开启篆刻师传承!”

    段玉默默沉吟,忽然灵觉又感知有异。

    树林静谧间,隐约有着人影,但又不似活人,忽远忽近。

    “呵呵……深山大泽,实生龙蛇,但此地还远远算不上,连产生妖精都难……”

    妖精妖精,实际上也是两个种类。

    妖者有肉身,精者只是一团魂魄,只能走神道鬼道。

    “但这给我的感觉却并非精怪一流……反而有着人间的香火气息……”

    说实话,要不是筑基功法到了第三层,段玉也无法感知得如此详细:“罢了,待我看看你想说什么……”

    说着,就盘膝而坐,开始假寐。

    他本身气血强大,普通精鬼难以靠近,但此时主动入梦,却又有着不同。

    隐隐约约间,段玉就来到一处,周围山花遍地,果树葱郁,只是弥漫着雾气。

    一名白须持杖老者出现,向他行大礼:“多谢先生之前一香之恩!”

    “嗯,你是刚才的土地!”

    段玉颌首,看着这老者身上的衣服装饰,倒是与之前看到的木漆神像有些类似,不由问道:“你找我何事?”

    须知阴阳有隔,此等阴神没有香火来源,还要花费法力入梦,简直就是消耗性命!

    “之前老朽沉睡,无人祭祀,已经渐渐消亡,幸得先生香火,才复苏过来……唯请先生救我!”土地老头拜了一拜,简直是声泪俱下。

    这老头也是真惨,原本还有着香火,但后来兵连祸结,土地庙就渐渐荒废,他只能陷入沉睡中不断消耗。

    今日侥幸,被段玉一炷香唤醒,只是又遇上大祸,土地庙被人一把火烧了!

    这可是真正釜底抽薪,恐怕没有多久,就只能变成孤魂野鬼,慢慢消亡了。

    “救你?”段玉却是一怔:“难道你要我为你起座庙,再重塑金身么?”

    心中打定主意,要是这土地老头敢如此过份,那便直接走人。

    别看此时这土地灵异,但实际上都在自己的梦中,要斩他当真不费吹灰之力。

    而阳世当中,此时的土地比孤魂野鬼都不如,恐怕都靠近不了自己之身,难道还怕他报应?

    “不敢劳烦先生……老朽原是乡绅之家,也曾做了本地一任县令,有些名声,死后得大夏天子封神在此……”土地老儿再拜说着:“时至今日,我那一家也已衰落,不过后院大槐树下,尚有老朽所埋的三坛金银,还请先生告知,让他们记得祭祀老夫!”

    “原来如此!”

    段玉颌首,有些理解这老头了。

    话说大夏官制,异地为官是前提,这老头在本地做的县令,那就肯定不是本地人,故乡说不定都不在叶州。

    偏偏土地这种阴神,是出了名的地缚灵,难以离开一定范围,就更不用说回家给自己后代托梦了。

    而地主老财,在自家挖坑藏宝,也是应有之义。

    “所以……你是让我给你家带个口信,顺带最好把你送回去,当个祖灵?”

    段玉摇摇头:“这事说麻烦倒不麻烦,但说不麻烦也是假的……你家出了讨债鬼,说不定祖宅都卖了,难道别人肯让你挖宝?再说,将你运回去也有些犯难,好在如今不是大夏,否则我此举便是以人道干涉神道,大受忌讳……你给我什么好处?”

    土地老儿一怔。

    他苏醒过来,能找到这么一个能交流的人,也是很不容易。

    要知道那些普通人浑浑噩噩,他一个法力衰微的土地要托梦也难,而计施那种一身浩然正气,头顶三寸明光的养气之士,他更是靠近都靠近不了。

    也就段玉这种,还愿意听他说两句。

    但想不到这个年青人看着年纪轻轻,对于鬼神之事竟然如此清楚底细!

    特别是张口就要好处,难以忽悠啊。

    “但听先生吩咐!”

    不过此时,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感受到又即将沉睡,土地老儿只能苦着脸道。

    “将你带回老家,绝不可能!”

    段玉一摆手:“你也不用恳求什么,这事弊大于利,我绝不会做……但替你传句话,让你子孙得以发迹,乃至嘱咐他们来请你回去,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如此,多谢恩公!”土地老儿称呼再变:“老朽张福吉,家住昌州许城大功坊……老朽在此地也见曾得几人埋金,更记得几株灵药所在,这便一一告诉恩公!”

    这便是报酬了,土地身为一地阴神,与大地相合,能知不少隐秘琐碎之事。

    段玉微微一笑,也不推辞,末了,却是若有所思地问:“还有一事……你可知那群烧你庙宇的恶人如何了?”

    “请恩公稍待……”张福吉一个作揖,没入土中,片刻后又出现:“启禀恩公,那群恶人与原先庙内的人搏杀,很是死了些人,那少年与书生中了几刀,吐血而走,还有高冈,却是与一宗师两败俱伤,被追杀入密林……”

    “你是阴神,可见高冈身上有着宝气之流?”段玉踱了几步,还是问着。

    “不曾!”张福吉摇头:“不过宝物自晦,老朽也有可能走眼,若恩公想查看一二,老朽倒是知晓路线,不过要快,他们已经快出老朽法域了……”

    “也罢,那便去瞧瞧!”

    段玉颌首,只见雾气散去,浑身一震,似从高空坠落,整个人就醒了过来。

    溪水潺潺,青石嶙峋,带着寒气,哪里还有之前景象?

    “托了这一个梦后,那土地老儿大概又要陷入沉睡了……”

    段玉站起身,沿着之前张福吉说的路线,飞快赶路,有着土地这个内鬼,自然处处占据先机。

    他赶了一段路,就来到一个山洞之前,洞口血迹隐隐,对于一位宗师而言,这实在是懈怠。

    “是真重伤至此?还是陷阱?”

    段玉呵呵一笑,也不在意,大步走进。

    呼!

    黑暗当中,一道棍影顿时铺天盖地般砸下,势大力沉,隐有龙吟,给人无可匹敌之感。

    啪!

    段玉举袖一挡,不退反进,上前三步,右手横扫,一个人就倒在地上,闷哼出声:“你不是飞天鹫!?”

    “我当然不是他!”段玉吹亮火折,看着地面上的高冈。

    此人脸色苍白,身上伤口却并不是作假,目瞪口呆:“是你!你是宗师!”

    “你重伤至此,还布置陷阱,显是知道事不可为了……”段玉却淡淡说着:“我对你,却有些好奇。”

    “你也想要那道书?”高冈目光狼一样,盯着段玉:“也是……你业已宗师,必然不甘愿化为腐朽,想要以武入道……”

    “原来你们争抢的,就是这个?”段玉有些疑惑:“给我看看如何?”

    此世人身修炼,大体只有三条路,便是书院养气士、修道神通士、以及最后的以武入道!

    至于神道、妖精等等,都非寻常人能涉及。

    或许还有一些隐秘传承,但真正的源流,便只有这些。

    “给你?”高冈咬牙冷笑:“凭什么?”

    “就凭我能救你一命,或者给你报仇?”段玉耸了耸肩膀:“要不我等到三山会追来,将你杀了,再慢慢搜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