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十二章 复仇

第十二章 复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宣、李恭,便是活下来的两个九品带刀侍卫。

    丁让身为巡查御史,虽无钦差之名,却有钦差之实,这次查访民情,说不定还暗中接了国君旨意,因此才拨了四个带刀侍卫。

    这次贺宗的杀手也是做事做绝,不仅陷阱伏杀,刀箭上更是淬了剧毒!

    段玉他们救人的时候,丁让看似被溅了一身血,实则都是别人的。

    反而是吴、李两个,下了山之后就面色乌青,被抬回县衙。

    虽然延请名医,但看了都是摇头,显然命不久矣。

    实际上,这些医生能拖延到现在,已经是医术过人了。

    丁让念及这次自己兴致一起,游览名胜,竟然落得护卫死绝,最后成为孤家寡人的下场,不由恻然。

    “毒伤么?”段玉听了,眼珠却是一转:“不瞒大人,在下出身江湖,不善战场杀阵,但对毒物却也有些研究,若是信得过在下,不若让我去看看!”

    “哦?”

    丁让眼睛一亮:“便请先生去看看!”

    毕竟那些医生说了两个侍卫活不了几天,都是束手无策,此时听到一根救命稻草,总得试一试,也算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之前混江湖的,只有一把勇力,丁让就叫我壮士,此时或许还有一手医术,能救人性命,立即就升格成先生?这是社会地位提高了啊……’

    行走之时,段玉心里还在暗暗腹诽。

    两个侍卫就在县衙之内养伤,相隔不远,段玉一进院子,鼻子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草药味。

    “大人!”

    几个侍女上前,向丁让行礼:“刚才叶老医师来看过,说是两位大人外邪入骨,毒气攻心,已经活不过今晚子时了!”

    “什么?”丁让一听,顿时整个人就有些晕眩:“是我害了他们啊!”

    “丁大人,不妨让我一看!”

    段玉掺扶了一把,轻声说道。

    “罢了罢了,任凭先生施为,尽人事,听天命吧!”

    丁让挥挥手,惨然说着。

    段玉走进厢房,拨开帘帐,就见吴宣平躺,嘴唇乌青,脸上更是隐约有着黑气游走。

    再看伤口,一处处发红肿胀,恶臭流脓,果然是命不久矣的征兆,旁边厢房内的李恭也差不多。

    “伤口并非致命伤,之所以如此,乃是中毒!”

    段玉摇摇头,拿来几个医者开的方子,又嗅了嗅包扎伤口的白布,略微颌首,问向旁边一个丫鬟:“大夫们怎么说?”

    “大夫说此乃金汁之毒,必须不断以药水清洗伤口,一旦发疡,便是无救!”

    穿着绿色裙裳的丫鬟拭了拭眼泪,小声回答,显然是在害怕这两位贵人死去,她们也要遭到牵连。

    所谓的‘疡’,就是伤口化脓感染,在古代极难救治。

    当然,这个世界不同,因为有着神通!

    丁让也不是敝帚自珍的人,手上的小回春符早就给二人用了,奈何只是略略好转,又复恶化。

    “先生,你看如何?”

    见到段玉走出来,丁让不由紧张问着。

    “此二人中的,并不只有金汁之毒,因此回春符无效……”段玉摇摇头:“这金汁毒当中,应该还混了腐尸毒,因为其发作与金汁毒类似,因此都被忽略了过去……”

    “腐尸毒?”

    丁让一听,有些迷惑,又有些熟悉,顿了顿,终于想了起来一些记载:“怎么牵扯到了炼气士?”

    这腐尸毒的来历却非同寻常,能与神通之士扯上关系。

    云澜大陆南方之地多瘴气、毒虫,由此巫蛊之术大盛,其中就有一脉,名为炼尸之术。

    所谓的炼尸,需要取阴年阴月阴时出生之人死去的尸首,挖掘而出,加以药物锤炼,配以符法、月露精华,再寻阴地埋葬……耗时日久,若是成功,便可以得到一具力大无穷、唯命是从、不知疼痛的铁尸。

    而这铁尸周身,就附带极其厉害的毒素,特别是其居住的尸洞之中,毒气凝结,连土层都化为青黑色。

    南方有些苗寨中人,就从‘仙师’那求了这尸土来,加以秘药熬炼,这就是腐尸毒的由来。

    此毒与神通之士有些关系,自然非同小可,普通医者束手无策。

    甚至若有生辰符合,八字带阴的人中腐尸毒而死,七日之后便有可能‘尸变’,化为一具行尸走肉。

    这‘腐尸毒’酷烈至此,自然令人谈之色变,便有一游方书生,将其记录在了游记之上。

    丁让也曾看过,此时回想起来,不由额头滴落冷汗:“这……可怎生是好?”

    “请大人宽心,腐尸毒以铁尸身上的为最佳,二位大人中的,已经不知道转了几手,毒性微弱,还有办法救治!”

    段玉宽慰几句,让人采买糯米、烈酒,再进病房。

    此时吴宣已经是气若游丝,段玉也不耽搁,直接灌以烈酒,并将糯米敷在伤口之上。

    没有多久,伤口上的糯米便变得乌黑发亮,被段玉用小镊子夹走。

    ‘说起来,也算这两人走运……腐尸毒虽然凡人谈之色变,但在神通士圈子之内,还当真算不了什么……并且,真正能尸变的八字带阴之人,终究是极少数!’

    ……

    良久之后,段玉从厢房中走出,神色有些疲惫。

    “如何?”丁让过来,满脸急迫之色。

    “幸不辱命,已经将腐尸毒拔出,让丫鬟将绷带、糯米等物都烧了吧!”段玉微笑回答。

    “好!好啊!”

    丁让连忙进去,发现吴、李二人虽然依旧昏迷,但脸上的青黑之气竟然消退大半,连伤口都有些消肿,不由大喜:“先生真是大才!”

    “不敢当,只是行走江湖之时,听过几个游方郎中讲过几个偏方验方而已……”段玉连连摆手:“接下来还得交给那些大夫!”

    这时候外面一阵喧嚣,一名穿着灰色长袍,面容清癯的郎中也被请了进来,搭脉之后,就对丁让拱手:“两位大人脉象平缓,有着转危为安之兆,不知请了那位国手?”

    “呼……”

    听到这句,丁让也是吐出口长气,望向段玉的目光不由带了几分器重的味道。

    ……

    历元县。

    几匹快马奔驰,进入城外一处义庄。

    这些骑士一个个身手矫健,有男有女,为首者却是一名身材高大、眉毛如霜的剑客。

    “见过泰老师傅!”

    李虎亲自迎接,又上前持着缰绳,态度十分恭敬。

    这位泰老爷子,名为泰准,在江湖上有个外号,唤作‘凌云剑’,也是叶州一个大帮的帮主,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

    李虎这种人在江湖中只能算三流,遇到此种前辈名宿,天生就要矮了一头。

    “人在哪里?”

    泰准走进义庄,被李虎引到一处棺木之前,神色终于变得有些哀伤,挥了挥手。

    两个弟子立即上前,合力打开棺木,见到范井尸首,虽然洒了香料,依旧散发出尸臭,混合起来,更是令人难以忍受。

    “师兄……”

    见到这一幕,其中一名侠女已经泣不成声。

    “江湖中人,死于刀剑之下,也是宿命……”泰准叹息一声,让李虎送上一柄断剑,抚摸着缺口,沉吟不语,良久才道:“锦鲤帮帮主段玉……老夫久不履江湖,想不到小小一个历元县内,竟然出了此等高手!”

    交手的场景,自然早有断了手筋的家丁护院还原,范井的师兄弟们听到对方竟然以一柄小小的印刀,先断剑,再杀人,都是自忖不敌,只能望向泰准老爷子。

    “师父,您一定要为师兄报仇啊!”那女弟子更是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虽然是江湖仇杀,但那段玉下手实在太狠!”

    泰准能亲身来此,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此时就问:“此人在哪里?你替老夫下一战帖!”

    “启禀泰老爷子,那锦鲤帮帮主段玉数日前便消失无踪,我们探查消息,却是往九山县去了……”

    李虎躬身回答,能获得这些,足见周家这个地头蛇的厉害。

    当然,那等乡绅,基本不会与江湖巨擘打交道,因此连周子玉都不出来,只让李虎主持所有。

    ‘呵呵……我那徒儿之死,段玉一半,这周家也有一半……’

    泰准目中精光一闪,却没有动作。

    对方是高门大户,家中还有人在朝廷做官,他这种江湖门派之主,说起来是德高望重,但实际上,在官府那边,地位说不定还没有一个举人高!

    因此明知道范井之死周家也有些不清不楚的地方,也只能忍下。

    “我家东主知道诸位侠士前来,不胜欣喜,只是身体抱恙,谨备程仪一千两,请各位权且收下……”

    李虎笑意充满,又命人送上白花花的银子。

    这一下,泰准还没有什么,背后的弟子们却是一个个呼吸粗重。

    “多谢周老爷子了,日后我这把老骨头必然上门拜访道谢……”泰准让人将棺木收好,不阴不阳地对答着。

    忽然间,一个护院进来,对李虎耳语几句。

    李虎听了,顿时大喜:“我收到消息,那段玉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