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十一章 从军(新书求收藏!)

第十一章 从军(新书求收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山县,县衙。

    听闻巡查御史在治下遇刺,整个县衙都是一片忙乱。

    县城门被临时封锁,开始搜捕可疑人等。

    实际上,这些不过无用功,顶多抓些混混入狱吃白饭,另外给衙役捕快们闯门发财的机会罢了。

    但无论如何,这个态度总得做出来。

    段玉因为‘救驾有功’的关系,待遇还算不错,被妥善安置,将叶知鱼也叫了过来。

    当然,待遇归待遇,该有的审查还是一样都少不了,不仅每人录了一份口供,就连那个向导都未能幸免。

    段玉见到这一幕,却是暗暗心喜,知道查得越细,自己的嫌疑就越小。

    唯一令他可惜的,就是那一张强弓,同样作为物证,被收了上去。

    这弓可不是普通猎弓,而是真正的军用品,制作精良。

    古代制弓首重六材,名为“干、角、筋、胶、丝、漆”,其后冬剖其干,春治其角,夏治其筋,秋合诸材,普遍需要二到三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段玉前世经验丰富,弓术也有涉猎,只是缺了一张好弓,此时不免有些惋惜。

    “段兄弟!”

    正沉吟间,花四郎满面春风地走了过来,微笑打着招呼。

    “花捕头,恭喜发财!”

    段玉拱手为礼,嘴角含笑,历来全城大索,都是衙役捕快发财的好机会,不仅可以从那些升斗小民手中弄些好处,纵然高门大户,也有难言之隐,比如女眷不能见人之类,得给几个草鞋钱。

    “托福托福!只是上峰也有严令,若逾期未得线索,难免要吃上几杖……”花四郎提到这个,脸上又露出苦色:“到时候,还得请段兄弟美言几句!”

    虽然段玉只是白身,但就凭他之前的表现,丁让就不能亏待了他。

    即使丁让本性凉薄,对于这种‘救命大恩’,也是必须重重厚报的,否则传出去不仅忘恩负义,官场名声败坏,日后更是不会有谁再拼命救他了,更不用说这厮还一向官声不错。

    “若御史大人问起,在下一定尽力为诸位大人转圜!”

    段玉很肯定地回答,令听惯了云山雾绕的花捕头都不由一愣,旋即掏出一份文书:“兄弟爽快,这是承东大街上的地契,听闻令妹之前一直在办这个,为兄便自作主张给拿下了,送与兄弟!”

    “那便却之不恭了!”段玉笑了笑,就将地契收下。

    这承东大街,便是县衙门的所在处,在九山县中的繁华首屈一指,如此一间商铺,每年起码有数百两银子入账,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没有那个猪油蒙了心的会去发卖。

    并且,花捕头纵然有这样的身家,也肯定舍不得拿出来送人。

    因此只有一个可能,这是县衙诸位大人的意思!

    段玉也很清楚这点,因此直接说会为‘诸位大人’转圜,心里还在暗笑,知道县令县丞已经惊惶到病急乱投医的地步。

    所以他也很滑头地加了一个‘若御史大人问起’的前提,实际上这种事情,丁让怎么可能来问他一个无名小卒?前世记忆中,这些县衙高官最后下场都不怎么样,因此坦然收下,交给叶知鱼。

    叶知鱼将地契贴身收好,又敬佩地望了段玉一眼。

    她这些时日一直在办这事,自然知道其中的难度,但现在,居然是别人双手奉上?心中不由觉得帮主无所不能,同时又有些欣喜,知道这狡兔的第二窟,终是成了。

    女孩子就喜欢精打细算,叶知鱼想到纵然历元县中不敌周家,至少她也可以跟帮主与二哥来此好好过日子,不知道为何,心中似乎还有些期待与甜蜜。

    ……

    密室之内。

    四周漆黑一片,也没有窗户,唯有一灯如豆,绽放出森然的光芒。

    “大人!历元县急报!”

    一只淡黄干枯的手掌接过信笺,抽出洁白的信纸,仔细查阅着上面的文字。

    “段玉,孤儿出身,锦鲤帮老大,少年老成,曾……”

    “秦飞鱼,锦鲤帮二当家,精擅刀法,心狠手辣……”

    “叶知鱼……”

    ……

    在短短时日之内,段玉他们几个与更多牵扯进丁让被刺案之人的背景,就被尽数收集而来。

    “……因得罪周家,已经开始渐渐退出县城,在城外大林乡置办田庄,来九山县五日,一直在考察民情,有意购买商铺……”

    良久,手掌放下情报,一扣一扣地敲击着木桌:“此子为准备后路而来,不错,也算有点急智了……”

    作为庆国主管一方的密探头目,这主人能说不错,已经难能可贵:“就是遇危还上,略微有些疑点,但也可能是想要捞好处,毕竟是江湖中人,喜欢冒险投机……”

    想了想,他又转头望向下属:“他已经收了地契?”

    “花四已经送到他手上,坦然收下,很是欢喜!”

    一个跪地的属下想了想,肯定地回答。

    “敢收商铺,日后还要在我们眼皮底下做事,看来倒是真的没有什么背景关系,身家也还算清白,这次应该是巧合遇到,罢了,就此存档吧……只是日后记得多加注意一二……”

    密探头目挥挥手,就要打发走属下。

    “大人!镇东军密探急报!”

    这时候,另外一名属下疾步进来,举着手上一只小小的竹筒。

    竹筒既短且细,应当是绑在信鸽腿上送来。

    啪!

    而看完之后,密探头目一掌拍在桌案上,竟然烙印出一个深深的红色手印:“贺宗!你好大的胆子!!”

    ……

    既然查清真凶,又证明段玉的确是清白的,接下来,自然轮到丁让酬恩了。

    他摆了一桌宴席,邀请段玉与秦飞鱼前去小酌。

    酒是二十年的女儿红,十六色菜肴,每一道都是县城中的大厨精心烹饪,光是一道香酥鸡,就鲜香可口,皮脆肉酥,轻轻一撕,骨头就与肉自然分离,咬下去又有香甜的肉汁涌出,令秦飞鱼吃得赞不绝口。

    酒过三巡之后,丁让起身,肃然一礼:“本官这次能苟全性命,多亏两位壮士相助,小小谢礼,还望两位一定要收下!”

    说着,后面自有仆役送上两个托盘,盘上盖着红绸,里面是一个个银光发亮的小元宝,估计应有二百两左右。

    “大人折煞小人了!”

    段玉偷偷瞄了一眼,就见到那老仆满脸肉疼之色,知道这丁让为官清廉,这些说不定是倾家之资,不由连连推拒,最后道:“在下习惯闲云野鹤,别无所求,倒是我这个兄弟很有些勇力,想要投身军伍,报效国家,还请大人引荐!”

    “秦壮士的确是行伍之才,日后弓马取功名,光宗耀祖,也非难事!”丁让捋捋胡须,若这两人什么赏赐都不要,反而让他生厌,但明言所求,却是令他觉得坦坦荡荡,不由更增几分好感:“我立即修书一封,保举你从军便是!”

    “多谢大人!”段玉立即拉着一脸蒙的秦飞鱼行礼。

    虽然此时诸国乱战,想从军到处都有招募点,但进去只是大头兵,想要被赏识提拔,乃至积功上升,何等艰难?

    纵然秦飞鱼一身好本事,但性格不行,肯定是混不开的,更不用说此时军中还有一些潜规则什么的,比如军官侵占下属军功。

    但有着丁让背书,待遇立即不同,起码也可以从小军官起步,有什么才华也可施展。

    秦飞鱼虽然还是有些怔怔,但相信段玉,没有说什么,磕头谢恩。

    “……听闻陈策陈将军治军严谨,爱兵如子,我兄弟一直仰慕已久,愿意投他麾下……”

    段玉又说着。

    “此事易尔!”陈策也是叶州之将,丁让跟他还算有点交情,立即挥笔成书。

    拿到这封书信之后,段玉心里顿时一笑。

    既然决定转型,就得给几个兄弟姐妹寻找出路,对于秦飞鱼而言,去军伍中血战杀人,才是武功提升的捷径!

    更何况,马上就有一场大功好刷!

    前世,丁让遇刺,镇东军叛乱,为何如此快便被平定?完全不符合东陈国的打算?

    靠的便是这位陈策将军!

    这也是一个有着大运的,用兵如神,英勇善战,几乎是以一己之力,连战连捷,五千破两万,旬月便平定了贺宗之乱。

    否则的话,叶州糜烂,东陈入侵,整个庆国都会风云飘摇。

    段玉此时送秦飞鱼去陈策帐下,毫无疑问是要捡便宜的,狠狠捞一个军功,到时候若秦飞鱼不想从军,那便退下来做县尉,若功劳小了,也可以捞一个巡检,堪称升官捷径,在数个月之内就可以爬到白身武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企及的成就!

    丁让哪里知道段玉心里如此多弯弯绕,还赞许了几句精忠报国之类的话。

    三人推杯换盏,又饮了几巡,段玉察觉丁让神色有些晦暗,不由问道:“大人有何忧郁?”

    “唉……此次我虽幸免,但属下与护卫,几乎要尽皆为我而死了……”

    丁让长长一叹,神色痛苦:“吴宣、李恭两位毒创发作,命不久矣,此皆我之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