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九章 金符

第九章 金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线天。

    此乃九山坳一处独特的景色,两边尽皆是悬崖峭壁,高有十几丈,中间却狭窄若羊肠,最险处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处于其中,天成一线,故而得名。

    只不过这里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是很不错,但同时也是一个伏击的绝佳地点!

    作为庆国的六品巡查御史,丁让虽然喜欢微服,但也不会作死,身边肯定跟着十分得力的家丁护院,不仅如此,更是有着四个朝廷专门派来的带刀侍卫,每一个身上都有官身与品级!

    可以说,此种组合,纵然遇到神通士进逼,也能抵挡个一时半刻的,而只要能撑过一定时间,丁让完全可以调动任何一处官方兵力来援!

    如此防卫,已经堪称固若金汤。

    奈何今日他碰上的,却并非简单的刺杀,而是一镇节度布置的杀局!!

    在丁让进入一线天之后,布局便全面发动,用巨石封锁两边,继而崖上便射下连珠冷箭,这些弓箭手每一个都比段玉干掉的家伙厉害,用的也是狼牙箭,箭头不仅带着倒钩,还涂抹了剧毒!显然是准备做绝,不留一点生路。

    这一波突然袭击之下,不仅丁让身边的人死伤惨重,就连四个带刀侍卫都是挂了俩!

    等到几波箭雨过后,就轮到了专门的刺客出场,下去检查那些死尸,一一核对补刀,并且确保没有逃出一个!

    这点很关键,毕竟贺宗此时还是庆国的节度使,一旦行刺御史这种事被捅出去,那真是不反也得反了。

    不过他自信能将事情做得滴水不漏,并且还有一只现成的替罪羊在那里,因此也是信心十足。

    这次派来主持这一干事宜的,便是他的心腹谋士——左然!

    奈何这左然虽然老谋深算,做事滴水不漏,却依旧算错了一件事!那便是这波人当中虽然没有炼气修道的神通之士,而丁让家中也是十分清贫,但他却有神通士留下的宝物护身!

    话说这丁让出身贫寒之家,五代中最佳的也不过出了一个秀才。

    做官之后,也是在御史这一类低品职位中打转,更不用说他并不贪贿,自然积蓄不到什么钱财。

    这种实力,纵然是那种江湖术士,也不稀得看他一眼。

    但万事都有例外,丁让虽然没有钱财,却有奇遇!

    他宅心仁厚,少年之时便喜好接济四方,某一年冬天大寒,曾经在一处破庙当中,救下了一位老丐。

    那老人原本已经奄奄一息,但喝了一碗薄粥之后,却是奇迹般地保住了小命,并自称寒山子,乃是隐世修真,擅长摸骨之术,施展之后,发现丁让三十三岁那年命中注定有一大劫,几乎到了要殒命的程度,因此送上一个锦囊,遇危机打开,方可保命。

    但实际上,真正的修行者,怎么可能差点变成路边饿殍?十有六七,乃是故作如此,想要从丁让身上谋取一些什么东西——就跟此时段玉的打算一样。

    少年时的丁让自然不信,但那寒山子后来展露一手神通,当场就令少年敬若天人,深信不疑,将锦囊贴身携带。

    匆匆忙忙间,十余年过去,今年他不多不少,正好是三十三岁!

    因此,在一线天遇伏之时,丁让若有所悟,立即打开锦囊。

    在锦囊之内,却是只有一道金片,类似长生锁片一般,历久弥新,旁边还有一张纸条说明,这金片自然并非什么长生锁,而是一道符箓——土遁之符!

    丁让没见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论权势比周家那个四品官还大些,自然也听过神通之士的传说。

    甚至,庆国以一国之力,也供养了一些炼气士作为客卿,丁让身上便有国君御赐的‘小回春符’一道,遇到金创之伤,只要兑水一施,立即就能止血愈合,十分神奇。

    但这种纸符,威力肯定是伴随着时光流逝而不断削减,十几年过去,基本就所剩无几了。

    更不用说,这次袭击的,还是精锐牙兵,自带铁血煞气,而丁让自己又是官身。

    这些都是神通法力十分忌讳之物,能令其效果锐减。

    奈何当时千钧一发,甚至已经是走入死路,丁让也只能一试。

    这一试,才发现那道金符的效果实在是好到不得了。

    哪怕间隔十几年,激发之后,浓郁的土行之力依旧将丁让与他周围几个人护住,化为一道流光,逃出这死地!

    ……

    “大哥!牙兵在此埋伏,我们还冲上去,实在是有些……”

    另外一边,段玉与秦飞鱼打发走向导,却是不断向一线天靠近。

    秦飞鱼虽然前面一战打得很爽,此时依旧有些迟疑。

    毕竟他之前只是一个县城中的混混头目,脑袋里面思索的也只是砍人与被砍的问题,惹到一个周家,已经不堪重负了。

    但前面是什么?居然有牙兵乔装劫道!纵然用屁股想一想也知道是一个可怕无比的漩涡啊!

    毫不客气地说,哪怕是周家的家主,周彦那头老狐狸在这里,也要吓得屁滚尿流,掉头就走,因为这漩涡肯定可以将周家毫不留情地撕碎!

    偏偏一向谨慎的帮主大哥,却好奇心大起,非要一探究竟。

    秦飞鱼在心里叹息的同时,却还是不得不跟上。

    因为他相信段玉这个帮主,更相信他做的一切事情!

    这种死忠与信赖,是从小就培养出来的。

    毕竟段玉上一世还是带着记忆穿越,因此就有些少年老成,智谋百出,这种印象早已在其余两人心中根深蒂固。

    但当段玉转过一个拐角,看到一线天悬崖,还有那一道厚土光辉之后,依旧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那是……遁地之符?”

    普通的遁地符虽然稀少,但庆国国君肯定可以搞到,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面对这牙兵的煞气冲击,还有丁让他们等人的官身阻碍,用普通遁地符就是找死!十成有五成可能直接施法失败,符箓变成一堆灰烬,而剩下的五成更惨,会被活埋在土层内!

    “除非……他们用的不是纸符,而是石符!乃至金符!”

    作为一名篆刻师,段玉对辨认同道的符箓,还是有着几分信心的。

    如果他知道丁让所使用的符箓,居然还是十几年前就绘制好的一道金符的话,估计更要诧异半天。

    因为那代表着给出符箓的寒山子,不仅同为篆刻师,并且起码也是一位‘攻金之匠’,等级就比初入篆刻之道的‘攻木石’高上一大截!

    “原来牙兵出动,就是要埋伏这些人……”

    秦飞鱼见到一拨人虽然逃出一线天,但后面却跟着十来个刀客追杀,不由喃喃自语。

    那些刀客一看便是军中悍卒,哪怕此种小型格斗搏杀,也习惯以三人成阵,进退自如。

    前面被追击的丁让很快就家丁亲朋死伤殆尽,只剩下两个带刀侍卫保护。

    “帮主……”

    秦飞鱼此时反而没有了那么多杂念,只是静静望着段玉。

    “我们下去,救人!”

    段玉深吸口气,身形宛若鹰隼,俯冲下去。

    见此,秦飞鱼握紧长刀,脸上带着一丝坚毅的光芒,紧随其后。

    他这条命本来就是段玉给的,哪怕对方要跳刀山火海,他也得跟着去!

    “大胆匪类!前面放暗箭伤人,此时还敢持刀行凶,反了你们了!”

    俯冲的同时,段玉更是发出一声大喝,表明自己的身份立场。

    对于丁让而言,这一声当真是久旱逢甘霖啊!

    他此时当真已经到了势若危卵之际,所有家仆朋友都死伤殆尽,连身边两个带刀侍卫也是浑身伤口,鲜血都溅到他脸上了!

    可以想见的是,只要再过片刻,他们必然被后面的杀手追到,杀人灭口!

    段玉他们两人的出现,当真是实打实的救命之恩,掺不得半点水份。

    “两位壮士,我们老爷乃是豪富之家,只要你能挡住后面的匪徒,每人送银一千两!”

    一名带刀侍卫更是眼珠一转,大声喊道。

    他也是奸猾,直接给后面的杀手定义成剪径的劫匪蟊贼,就是害怕牙兵身份吓跑这两个生力军。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要拿他们的命去拖延时间!

    丁让虽然为官清廉,此时关乎自身生死之下,嘴巴张了张,终于是没吐出什么字来,只是暗暗下定决心,若能逃出生天,必会厚葬这两位‘壮士’,并且善待他们的家人。

    “杀!”

    秦飞鱼一马当先,掠过丁让几人,一刀劈向对面的‘盗匪’。

    当!

    最前方的盗匪,是一个三角阵,见到这一幕,当先的一名牙兵立即举起手上的圆盘小盾一挡。

    他们三人合练久了,都是心意相通,看到他如此,另外两个同伴立即从旁边杀来,双刀往秦飞鱼要害上招呼。

    咻咻!

    就在这时,两道箭影贴着秦飞鱼的身体飞过,那两个同伴顿时咽喉中箭,倒了下来。

    却是段玉拿了之前那个死鬼弓箭手的强弓,双箭齐发,救了秦飞鱼一条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