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四章 厮杀(求收藏!!!)

第四章 厮杀(求收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醉仙楼是历元县城中最大的酒楼,最出名的招牌便是鱼血羹与烤鸭,还有醉仙酿。

    那鱼血羹制作工艺复杂,每天天不亮,就有伙计去渔家那里,买了最为鲜活的大鲤鱼来,快马加鞭地送到后厨,厨师将其料理干净之后,悬挂于汤锅之上,一刀放血。

    伴随着鲤鱼挣扎,那最鲜活的鱼血便落入汤羹之内,如红丝缕缕,又蕴含一口生猛之气,最是滋补气血。

    而烤鸭也是精选的上好肥鸭,往鸭嘴里灌以汤料,在烤炉内外烤内蒸,如此烤出来的烤鸭再切成薄片,配以面皮、葱酱等调料,当真是肥而不腻,齿颊留香,若再配上一口醉仙酿,当真是给个仙人都不换。

    传闻中,此楼原本不叫醉仙,不过某一日,有着一位仙人炼气士在此楼大醉,泼墨写下‘醉仙’二字,因此声名远播,原来的酒楼名字也就改成了醉仙楼,生意兴隆。

    段玉虽然身为锦鲤帮的帮主,但能在此地享受的机会,还真是屈指可数。

    不过此次乃是周家出钱,他自然施施然来到醉仙楼。

    正值夜间,醉仙楼旁边两排大红灯笼悬挂而下,照亮四方,倒也颇有几分气势。

    出示帖子之后,就被请到一个僻静的大包厢内。

    “呵呵……段老大,请!”

    一身金钱绸缎袍子的周秉起身,拱拱手,请段玉坐下。

    桌面上自然摆满了山珍海味,酒是醉仙酿,鱼血羹与烤鸭也是少不了的。

    段玉自顾自地坐下,斟了一杯醉仙酿,慢慢在鼻前品了品,旋即就把酒杯放在了桌上。

    “段老大连酒都不喝,莫非看不起本人?”周秉笑吟吟地道,目光却是如狼般冷冽,仿佛在看死人。

    “周管事有事直说!”

    段玉却是望着周围的环境,有些怅然。

    “好,痛快!二公子上次招揽之事,你拒绝了,不知现在可改了心意?”周秉带着一丝戏弄之色,随口问道。

    “周子玉此人志大才疏,只历练了一张表皮出来,外加好色无度,还想霸占全城的帮派势力?岂不知这本来就是取死之道?”

    段玉摇摇头,神色戏谑。

    “哦?那看来段老大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周秉原本也没有真正劝降的念头,之前所说,大多还是为了麻痹:“久闻你锦鲤帮的二当家秦飞鱼手上功夫了得,怎么不见?”

    “你既然派人去抄我老巢,他自然需要居中防御!”段玉摇摇头,手上不知何时,浮现出一柄印刀,一块黄石,慢慢雕琢着,竟似完全不理外物一般:“你这里酒菜中下毒,是一重手段,还有一重,尽管施展出来便是!”

    “好!”周秉面色不变,抚掌赞叹:“素闻锦鲤帮大当家深藏不露,今日老夫可要开一开眼界了!”

    他摔杯为号,外面顿时涌进一群人,皆身穿劲装,腰藏尖刀。

    这包房之内剑拔弩张,外界却是一片寂静,显然醉仙楼早就被打好了招呼。

    纵然落入鸿门宴中,段玉却是依旧不疾不徐,默默雕刻着手上的黄石。

    “单论这份镇定功夫,段老大你实在了得!”周秉不着声色地退开一段距离,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就是不知真正打起来,你比疾风剑如何?”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就从周管事背后闪了出来,自然便是花了重金请来的疾风剑范井。

    此人三十来岁,身形消瘦,貌不惊人,眼中也是黯淡无神,唯有腰上一柄虎形吞口的宝剑,却是寒气凛凛,令他整个人都似带上了一丝锋锐之意。

    “疾风剑范井!所谓的大侠,呵呵……怎么变成了士绅养的一条狗?”

    段玉望着来人,语气中带着莫名的冷冽。

    上一世,他带着秦飞鱼赴宴,也识破了酒水中的伎俩,若是没有此人拦路,凭借自己与秦飞鱼两人双刀,还是有很大可能杀出重围的。

    听到这一句,范井脸上却是青气大盛:“你是城狐社鼠,我杀你是行侠仗义,为民除害,有何不可?”

    实际上,穷文富武乃是常态,要想习练武艺,每日的肉食是最基础的,这就需要一个起码小富之家才能养得起。

    更何况,范井乃是‘大侠’,行走天下,结交四方豪士,听起来威风八面,实际上衣食住行,哪一样不要白花花的银子?

    为了五斗米折腰,出手为富户除一恶棍,也就顺理成章了。

    “既然如此,上前受死!”

    段玉手里印刀不停,眼睛却是闭了起来,似在祭奠前世。

    “狂妄!”

    只听呛的一声,范井长剑出鞘,果然锋利无匹,剑身宛若一汪秋水,寒意逼人。

    他疾风剑并非浪得虚名,特别是一手‘井字剑’,挥手之间,便可以将面前酒桌划为均匀的九块。

    此等眼力、手劲,已经足以堪称江湖年青俊彦中的一流人物,当然,也仅仅限于江湖当中。

    既然拔剑,范井便剑出无回,直取段玉胸口,这一剑刺出,直如毒蛇吐信,迅捷无比,宛若疾风。

    段玉忽然睁眼,手中印刀一挥!

    当!

    金铁交击之中,一截剑尖落在地上,范井捂着自己的脖子,从指缝中流淌出大量的血液:“不……可能!”

    直到尸体倒在地上,他依旧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疾风剑,竟然一招就被杀了?”周秉望着死尸,脸色有些发白,蓦然一挥手,用变形的声音厉喝道:“你们还在做什么?给我上!”

    周围的大汉抽出尖刀,却见一道青影扑面而来,还没有来得及动作,两三个大汉就惨叫着捂手倒在地上,赫然是手筋被挑!

    俗话说一寸短、一寸险。

    段玉手里的印刀长不过掌,自然是险到了极处。

    他往人群中一扑,身形如同鬼魅,没有多久,打手们就躺了一地,又来到周秉面前。

    “老夫果然走了眼,想不到段老大你竟是个武林高手,还能杀了疾风剑……”周秉咬牙切齿:“但你就不为你的帮众想想?纵然他们能打退围攻,现在齐捕头也已经带着人在路上了……”

    “果然,还是这一套,以弱点威胁……”段玉摇摇头:“我既然敢单身赴会,帮内怎么可能没有布置?倒是你这条老狗,我倒想杀了,看看周家是什么反应。”

    “你要杀我?”周秉心里唯一一个念头,就是‘疯了’!他既想不到这个段老大竟然软硬不吃,也想不到对方敢丧心病狂地对他动手。

    “你虽然姓周,但说到底还是个外人,不!只是他们养的一条狗,我如果杀了周子玉,周家自然要与我不死不休,但如果只是杀了你这条老狗呢?”段玉的印刀放在周秉的脖子上,慢条斯理地道:“难道周家会为了一条狗,与一个武林高手不死不休?”

    “一条老狗自然不值,但周家的颜面值得!更何况……疾风剑还有师父与师兄弟!”这周秉也是个人物,到了此时,反而镇静下来。

    “不错,但如果再加一位神通之士呢?”段玉嘴角带起一丝笑容,在周秉耳边轻声道。

    “神通?不可能!”周秉听了,眼珠立即瞪大,下一刻,他就捂着脖子,倒在地上。

    ……

    锦鲤帮大宅。

    负责围攻此地的,乃是周家的一个护院头目——李虎!

    此人家传一本残缺的五虎断门刀,日夜苦练,也算江湖上的三流好手,平常对付五六个持棍大汉并无丝毫问题。

    但此时,望着锦鲤帮的大门,却是有些额头冒汗。

    “虎哥,真是邪了门了!”旁边两个护院在他耳边低语:“这宅子有古怪,兄弟们进去之后纷纷迷路,不知不觉又走到门外了,莫不是遇到鬼打墙?”

    “这县城之中,岂会闹鬼?必是妖术!”

    李虎虽然内心同样在打鼓,声音还算镇定:“要破妖术,便是童子尿、黑狗血、女天葵……这等东西急切之间我们没有准备,好在二公子还安排了后手,让齐捕头出马,他乃公门中人,自然有着一份气数庇护,若是能请到盖了县尊大印的文书就更好了!”

    手下一听有理,立即去请齐捕头。

    这捕头是一名四十来岁,手长脚长的汉子,穿着捕服,听到请求,却是摇头拒绝:“本捕头是为了维持治安而来,若你们与宅内之人起了冲突,见刀为凶,自然有我收拾,但此时,委实不好擅闯民宅!收队!”

    他走出数十步之后,旁边一名捕快便上前:“齐爷,这可是周家二公子的请托!”

    啪!

    捕快还没有说完,脸上就挨了一个大耳刮子,遭到齐捕头低声斥责:“虽然周家有托,但临出发之前,你可知县尊大人身边的李师爷也来过,嘱咐我们要依法行事,老子还想在衙门里干下去呢!”

    此时的县尊或许奈何不得周家,但要革了一个捕头却是手拿把掐的事,齐捕头也就不由做了一回墙头草:“说起来,这锦鲤帮的确厉害,平时的孝敬不说,竟然还走通了县尊大老爷的门路……”